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道有缺(求订阅)
    这方天地的灵气波动强烈起来,眨眼间一个防护大阵便成形,将墓园圈在其中。

    载物立于正中。

    此时一阵狂风吹过,将眼前的树叶灰尘尽数拂去,才发现那神龙形状的浮雕下方,矗立着一座巨大的墓碑。

    墓碑虽大,却大半留白,除了年月唯有两行娟秀的文字。

    “显夫林惊龙之墓。妻程瑶瑶泣立。”

    在这巨大墓碑的一侧,还有一块不太起眼的小墓碑,或许是材质太差的缘故,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唯有仔细看去,才能隐约看到“程氏”两个小字。

    载物本来凌厉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柔和和茫然,但随即又隐去。

    静立了数息之后,载物忽的一抬手。

    半空之中盘旋的惊龙剑鸣叫一声,直冲而下。

    “开!”

    载物捏出手印,引动惊龙剑芒围绕着墓碑以一种奇异轨迹环行,速度越来越快。

    在墓碑周围,渐渐有种种铭文浮现而出,光华大作,随即又在剑芒之下不断消融。

    数十息过后,随着最后一枚铭文消失,那环绕在墓碑周围的光芒也随之隐去。

    咔!

    生涩的挪动声响起,墓碑微微倾斜,隐约露出了一条通往地底的通道来。

    载物伸手虚空一推,墓碑横移数丈,彻底露出了那黑漆漆的通道。

    他再屈指一弹,通道之中阵法被引动,明珠颗颗亮起,腐朽尘土也被一扫而空。

    墓穴终于在明亮的灯光下了露出了全貌。

    一段五六丈的阶梯过后,便是方圆十数丈的墓室。

    与这占地极广的墓园相比,眼前的坟冢多少有些寒酸的意味,整个墓室之中,除了大量维系阵法运转的灵石,便再无任何宝物。

    载物的目光,只是盯着坟冢正中,那矗立在石阶尽头的一座玉棺。

    玉棺高约两丈,晶莹剔透,寒气逼人,其中静静躺着一个女子。

    女子双手交叠放于胸腹,身穿白裙,身材高挑,五官如画? 仔细看去? 眉目间和林清浅竟有七分相似,只是脸色苍白? 双目紧闭。

    “瑶瑶……”

    这一刻? 载物的目光第一次剧烈波动,喉咙中发出的声音沙哑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 载物的脸色终于平静,他伸手一抓? 直接将那玉棺抓到了地底之上。

    有斜阳照射而来? 程瑶瑶的脸庞好似也变得生动了许多。

    载物伸手轻轻一划,随着“咔”的一声,那封存了不知道多久的玉棺缓缓开启。

    外界的空气涌入,但程瑶瑶还是毫无动静? 好似已经寂灭。

    载物迟疑了一瞬? 随即伸手抚上了程瑶瑶的脸颊,最后停留在了嘴唇的位置。

    吸力自手掌产生,程瑶瑶身上骤然光华大作,几乎整个墓园都被照亮。

    而那些光华,正渐渐的朝着程瑶瑶的脖颈以及下巴汇聚? 直到自程瑶瑶嘴中浮出的时候,已经变为了一颗通体碧绿的珠子。

    在离开程瑶瑶身体之后? 珠子好似也耗尽了最后一丝能量,光华尽敛? 再无灵气。

    载物随手捏碎了珠子,就这般站在玉棺之前? 默默等待着。

    若有人在此? 便会看到惊骇一幕? 因为玉棺中本该死去已经近二十年的程瑶瑶,手指忽的动了一下。

    她的身上,有某种气息在渐渐的复苏。

    四周的草木开始枯萎,恍若生机被掠夺,而程瑶瑶的脸色,却是越加红润。

    直到某一刻。

    她的睫毛轻轻的颤动了一下,随即忽的睁开了眼睛。

    ……

    天空开始有乌云汇聚,渐渐遮蔽了阳光。

    程瑶瑶迷茫的坐起身来,一时间不知今夕何年,身在何处。

    直到那些潮水般的记忆一点点袭来,直到站在她眼前的中年男子面目变化了几分,露出了一些熟悉的轮廓来。

    “……二哥?”

    许久没开口,程瑶瑶的声调有些怪异,但依旧能听出其中的惊喜和颤抖。

    “瑶瑶。”

    载物的目光也有些迷茫,但随即好似想起了不少东西,轻声道。

    “二哥!”程瑶瑶扑进了载物的怀中,泪水如雨下,“二哥,我终于等到你了……”

    “十九年了,辛苦你了。”载物的目光变得柔和,轻抚着程瑶瑶的长发。

    “原来已经那么久了吗……”程瑶瑶呢喃一声,抬头问道,“那魔教覆灭了吗,林家还好吗?”

    “神……魔教已经覆灭,这二十年极东之地局势已经大不同,青州承平,三大宗门与青州宗族共治,荒州王庭也恢复了主宰……”

    载物抱着程瑶瑶坐下,缓缓叙说了起来。

    这一刻,他好似就是林惊龙,连语气都已经变得截然不同。

    “真好,林家也都还好吧?”程瑶瑶先是问了一句,随即又失笑道,“啊,我真笨,有二哥你在,林家怎么可能不好?对了,那依依呢,天阳门竟然成了青州第一宗门,那她和天明也应该成亲了吧?”

    载物语气一滞,看了一眼逐渐灰暗的天色,随即微笑点头,“嗯,他们也很好。”

    “那……清浅呢?”程瑶瑶疑惑的看向四周,“她没有过来吗,还是……她还在怨着我这个母亲,当初如此决绝的留下她一个人……”

    见程瑶瑶脸色陡然黯淡,载物不由笑着摇头,“放心吧,她没有怪你,这些年她一直在天阳门随蒋天明修行,无灾无难,对了,有一件事你可能想不到……”

    “什么?”

    “她啊,也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子了。”

    “啊?”程瑶瑶紧张道,“是哪家的男儿,你可把过关了?人品、操守可有问题?”

    “是天阳门弟子,人品……嗯,他的实力在极东之地年轻一辈应当无人出其右,看样子对清浅应该不错,你无须操心。”

    “那怎么行?”程瑶瑶从载物怀中挣脱,摇头道,“清浅从小就心善,也没什么心机,我不在乎她以后的夫君有多强大,但一定要真心对她好。”

    程瑶瑶越想越迫切,下意识站起身来。

    “不行不行……二哥你得带我去看看,清浅的性子有些像依依,当初依依被蒋天明骗得团团转,还被那个叫殷素的狐狸精经常欺负,我总要去看看才能安心。”

    “嗯?二哥,你怎么不走?”

    程瑶瑶走了几步,转身却见载物依旧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由疑惑道。

    载物不语。

    程瑶瑶奇怪的转回去,看清载物的面孔后不由“呀”了一声,“二哥,你……你怎么流泪了?”

    载物抬头,缓缓站起身来,他依旧保持着微笑,只是却有泪水不住从那眼眸中流淌而下。

    “瑶瑶,你过来。”

    程瑶瑶走近,随后被载物再次抱进怀里,她有些茫然,不知道为何载物如此用力,但还是回抱住了载物。

    “瑶瑶,你记得初见之时吗?”

    “嗯,在不周镇嘛……不对,现在叫见龙镇了。”

    “这是你当时掉落的玉佩,拿着它。”

    程瑶瑶接过玉佩,好似也想起了那些青葱岁月,一时笑靥如花,和载物静静相拥。

    哪怕是近乎漆黑的天空,也遮蔽不了她此时脸上的光彩。

    直到……

    一道极其轻微的“噗嗤”声,打破了此时的寂静。

    程瑶瑶怔住了,随即不可置信的低头。

    在她的腹间,一柄泛着妖异光芒的匕首穿透了她的内脏,不仅如此,还在以极其可怕的速度吞噬着她的生机,甚至是她的血肉,她的魂魄……

    程瑶瑶又抬起头,眼前男子的面貌开始模糊不清,一会变成林惊龙的模样,一会又变成另外一张狰狞的面孔。

    载物的瞳孔也化为了红蓝两色,不断挣扎。

    “二哥,为什么?”

    程瑶瑶没有痛呼,她只是茫然的问道。

    “因为大道有缺,唯有如此才能补齐。”

    载物的声音变得漠然,好似成了另外一个声音。

    “大道有缺?”

    “是,逐日神教无上之道,无情道,唯有献祭心爱之人方可成道。”

    载物说完,面貌忽的一变,又成了满脸痛苦的林惊龙,“……不是你,便是清浅。”

    程瑶瑶好像懂了,又好像什么都没懂,她已经接近魂飞魄散的边缘,似乎是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说话,她便只是静静看着眼前的男子。

    眼神中,似有千言万语。

    她努力的抬起手,想要去抚摸那张魂牵梦绕的面孔,却连这个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做到。

    又化为了本来面目的载物略微迟疑,还是牵起了程瑶瑶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程瑶瑶嘴角牵动,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即身形化为烟雾,消散在了这天地之间。

    “啊!”

    化为了林惊龙模样的载物发出一声怒吼,其中隐有哭腔又有笑意,听之让人毛骨悚然。

    他猛地一抬手,自衣袖之中飞出了一条迷你的妖龙,迎风便涨,眨眼间,便化为了千丈大小的恐怖妖兽。

    若谢远还在此,便能一眼认出,这就是寻龙阵催生出的那条妖龙。

    “给我破!”

    在载物的驱使下,满眼狂暴之色的妖龙咆哮一声,朝着苍穹最深处怒冲而上。

    遥远处蓦然起了一股隐晦而又强大的气息,似是想要阻止,但终究因距离太远迟了一步。

    而妖龙,已经狠狠撞在了苍穹得最顶端。

    随着“啵”的一声,苍穹身处荡起涟漪,一层红色的壁垒浮现出来。

    轰隆!

    妖龙竟是毫不犹豫的自爆了身躯。

    剧烈的爆炸让天地都在摇晃,而在妖龙近乎王侯境实力的自爆之下,红色壁垒也是被破开了一个裂口。

    也就在这一瞬间,载物浮空而起,一口吞下了手中匕首。

    轰隆隆!

    天空乌云起,狂风吹,而在红色壁垒之上的天外,有星辰汇集而来,无数星光顺着那裂口倾泻而下,朝着载物屹立半空的身躯灌注而去。

    这一刻,他披头散发,脸上满是扭曲和狰狞,恍若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