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灵脉炸了!(求订阅)
    确认篪已经死绝后,谢远掏出一个水壶,往篪的身躯上一倒。

    轰!

    篪的身躯灼烧起来,只是烧的却很慢。

    于是在齐欢等人持续的嘴角抽搐中,谢远又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把巴掌大的灰不溜秋的小剑,开始分解篪的身躯。

    “咳咳,靓仔师弟,我们可是名门正派,这么多人看着……这样不太妥当吧?”

    齐欢左顾右盼,和谢远拉开了一点距离。

    “有道理。”

    谢远微微点头,随手在周围布下了一个隔绝视野的屏障,继续操作起来。

    齐欢:“……”

    不一会,随着屏障消失,一阵飞灰也随风消散,几人连忙闪躲。

    赵无极若无其事的掸了掸衣袖,负手看向高空的战局,皱眉道:“逐日魔教这是要不死不休吗?”

    “可是……他们的目的何在?”周生生不解道,“真是为了林师妹而来吗?”

    “若是如此,早该停手了。”齐欢摇头,“可他们却好似要死战到底一般,莫非就是要屠尽银甲卫,灭尽青州宗族强者?”

    “杀一千,损八百……银甲卫只是新锐,魔教军却都是百战之士,值得吗?”

    谢远瞥了一眼尚未苏醒的林清浅,喃喃道。

    ……

    高空之上,在篪陨落之后,掘墓人率领着逐日魔教强者再度出手。

    经过数轮厮杀,双方都是死伤不少。

    此刻,逐日魔教强者不过六十之数,而银甲卫和宗族强者直接折损一半,仅剩七八十人。

    看似银甲卫和宗族强者人数更多,但陈万峰脸色却是难看至极。

    双方在拼死的决心以及生死战的经验上,相差实在太多。

    这种单打独斗时极其细微的差别,放在混战之中却是被无限放大。

    常有修为更高的银甲卫被突袭至死,而一个不过四象初期的魔教强者竟是能逼得一个四象中期的宗族强者连连后退。

    即便是受过严苛训练的银甲卫气势也在衰败,更遑论一盘散沙的宗族强者,人人都只想着如何保命,至于争什么灵脉份额,早就无人再有心思。

    “混账!”

    见掘墓人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陈万峰怒吼道,“你别逼我!”

    “逼你又如何?”掘墓人冷笑,手中长棍敲得陈万峰节节败退,已经是衣衫破碎,气息不稳。

    陈万峰眼神一狠,冷冷道:“你当真以为镇守使大人煞费苦心布下的阵法是摆设吗?”

    “不就是增幅了一些力量和身法,面对我魔教铁血强者,与摆设何异?”

    掘墓人又一棒砸飞了陈万峰,身形骤然一停,嗤笑道。

    “好,很好!”

    陈万峰怒极,在又看到一个他亲手培养出来的四象巅峰银甲卫被两个魔教强者虐杀之后,他眼睛一红,手腕翻转间,一枚晶莹剔透的令符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与之前林镇州掏出的那令符明显不同,陈万峰手中的令符不仅做工极具精致,在出现的刹那,竟是在虚空之中荡起层层涟漪。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禁被那令符吸引。

    “我好似在上面感受到了季有德那老狗的气息,所以这才是真正启动阵法的令符吗?”

    掘墓人眼睛一眯。

    “这道令符本来不是为你准备的,可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统统去死吧!”

    陈万峰脸上尽是狰狞,顾虑只是一闪而逝。

    他也是果决之人,根本不待掘墓人再说什么,便直接吐出了一口泛着金色的心头血,引动了令符。

    叮!

    天地好似寂静了一刹那。

    所有人的动作都不由迟滞。

    咔咔……

    恍若齿轮运转的声音轰然作响,但又不知来自何处,那声音就像是直接响彻在心间。

    随着掘墓人一挥手,所有的魔教强者都聚拢到了一处,警惕的盯着四周。

    这片天地原本有三重阵法。

    最里面的一重被谢远提前破去,还剩下那有着八座异兽石柱的第二重阵法,以及最外围那好似火红色帘幕的第三重阵法。

    八座异兽石柱的作用众人已经知晓,比如那苍鹰可以探查敌踪,蛮虎可以增大力量,夔牛可以增强气魄……

    而第三重阵法,那火红色的帘幕,在众人的认知之中,便是困敌!

    从其上的波动来看,只怕就算是六合强者也无法轻易破开。

    而此时,所有人都意识到自己错了。

    这两重阵法,竟然还另有乾坤。

    “吼!”

    “吱!”

    随着八道各异的兽吼声响彻在天地,原本静止不动的八兽仿佛突然活了过来。

    它们身上开始爆发出各色光芒,它们的眼神开始变得灵动,体形开始不断增长。

    而它们身上原本死寂的气息,也开始节节攀升。

    三才、四象,随后直入五行。

    在即将到达六合临界点的时候,有一刹那的停滞,随着一阵极其强烈的灵气波动,它们又吼叫着踏入了六合。

    一重天、二重天、三重天……

    八只灵兽的气势,足足暴涨到了六合境六重天才停下。

    这般变化,让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

    “好强的阵法……而且不符合典籍上任何记载,这是什么阵?”

    对阵法颇有研究的齐欢震惊过后,忍不住说道。

    “不知。”

    赵无极等人都是摇头,至于谢远,虽然由于系统的缘故对阵法已经没有那么陌生,但这种高阶阵法,他却也认不出来。

    不过想到这阵法很可能是季有德亲自布置,谢远轻声道:“也许不是极东之地的阵法。”

    众人微微点头。

    青州镇守使季有德并非青州本土人氏,或许是从东荒王朝带来的阵法也说不定。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阵法,但是八头六合境的妖兽出现,却也足够说明它的可怕。

    “又增加了八大六合战力,只怕逐日魔教很难再保持优势了。”

    周生生摇头。

    “恐怕不止……”

    谢远眼睛一眯。

    ……

    随着谢远话音刚落,最外围那火红色帘幕也是开始剧烈波动起来。

    在所有人惊愕的眼神之中,绝强的吸力产生,周围所有的灵气都朝着那帘幕汇聚而去,眨眼间就形成了巨大的灵气风暴。

    不仅如此,原本火红色帘幕周围有不少围观的青州修士。

    毕竟有帘幕遮挡,这些人凑的也是极近。

    而此刻,那绝强的吸力骤然出现,顿时有无数来不及反应的修士被一同卷入了风暴之中,刹那间就化为了无数血肉,被帘幕吞噬殆尽。

    惨叫声和哀嚎声响起,帘幕之后的围观者最起码有十数万人,竟是瞬间死伤了超过三成。

    除了三才境以上的强者勉强逃脱,剩下的则是一片哀鸿遍野。

    但帘幕之内的人已经无暇关注这等惨状,或者说大部分人为之漠然。

    看热闹的蝼蚁,也只是蝼蚁。

    他们此刻都是紧紧盯着那火红色帘幕之上,风暴汇聚的正中心,正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

    角、须、鳞、爪……

    随着那延伸千丈的巨大形体逐渐浮现,不少人都是骇然。

    “龙!”

    “是妖龙!”

    哪怕是在修士遍地的极东之地,似龙这等妖兽也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但这不妨碍每个人都知道它的模样。

    传说中最为强大的妖兽之一,生来就背负王侯血脉。

    甚至只要进入过神陨之地的修士,都知道灵脉在其中的化形就是妖龙。

    无数极东之地子民家中供奉的图腾,也是妖龙,有典籍曾记载上古时期极东之地妖龙遍地,因此图画倒是不少,不过无人相信这等滑稽之谈罢了。

    此刻诞生在那火红色帘幕之中的妖龙也只是一道幻影,但它的威压却是真实无比。

    尤其是当那巨大的身躯完全显露在帘幕之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感受到了一种窒息。

    “六合巅峰,不,比六合巅峰更强!”

    “王侯境的妖龙?”

    齐欢倒吸了一口凉气。

    “气息是王侯不假,不过这妖龙毕竟没有实体,似乎只能在那火红色帘幕之上游动,应该不如真正的王侯强者。”

    赵无极微微摇头,但脸色也是颇为凝重。

    唯有谢远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一时间却也说不上来。

    ……

    “吼!”

    妖龙睁开了眼眸,那其中尽是冰冷和残暴,似乎还有一种隐约的兴奋。

    手捏令符的陈万峰忽的冷笑一声,手中令符光华一闪。

    而随着陈万峰的动作,妖龙大嘴猛然间一张,周围无数光芒涌动而来,在它口中化为了烈焰,喷涌而出。

    烈焰的速度极快,而且范围极广,刹那间就有三个来不及反应的魔教强者化为了飞灰。

    一击奏效,看着聚拢在一起脸色凝重的魔教强者,陈万峰终于畅快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本城主早就说了,你们都要死在这里!”

    “原来城主早有后手,却是让我等白担心了。”

    秦雷、朱蓟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还有你们!”陈万峰又以冰冷目光看向谢远等人,“三番两次坏本城主大计,今日也别想好过!”

    赵无极脸色一冷,正想反唇相讥,说几句场面话,却被谢远拉住了。

    见赵无极投来疑惑的目光,谢远摇头道,“大师兄,别急,也许……还有变数。”

    “何意?”赵无极一怔。

    “你不觉得,掘墓人的反应太寻常了吗……而且刚才,我总觉得他是在故意刺激陈万峰,甚至还留给了陈万峰引动令符的时间,不对劲。”

    谢远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有吗?”李晟狐疑道,“人家戴着面具你也知道人家很冷静?会不会是你想多了?”

    “你懂个屁,看看便知。”

    谢远负手,语气多少有些嫌弃。

    李晟张了张嘴,还是忍住了,心中暗骂,妈的,现在打不过你,迟早要让你跪着叫爸爸!

    先让你再嚣张几个月……呃,几年……不,最多十年!

    李晟握拳,恶狠狠地想道。

    ……

    高空之上。

    掘墓人注视着陈万峰,目光幽深。

    “想不到那老狗倒是真舍得,竟然以两仪炎焱阵为阵盘,又布下了寻龙阵。”

    掘墓人语气平静,目光开始慢慢变得明亮起来,“可惜,一切都逃不过主上的算计。”

    “主上?”

    陈万峰先是一愣,随即冷笑,“临死之前的嘴硬吗?且不说你那所谓的主上是否真的算计到了一切,就算他真的算计到了又如何,此刻他若敢现身,也不过一个死字!

    难不成你逐日魔教,也埋伏了无数六合强者不成?”

    “今非昔比,神教的六合强者的确不多了。”

    掘墓人忽的一笑。

    “不过从你的举动来看,那老狗果真不在青州,也是,他若在,看到你如此轻易的就落入陷阱,只怕会将你诛杀当场吧……”

    “故弄玄虚!”

    陈万峰冷笑道,心中却莫名的有一丝不安。

    “是吗?”掘墓人看向正士气大振的青州宗族强者,“你们很高兴吧,看到陈万峰竟然发动了如此强大的阵法,你们心里肯定在想,有便宜捡了吧?”

    林镇州等人听得一头雾水,不过林镇州还是嗤笑,“此时还想祸乱我等心志,只怕迟了吧?”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掘墓人目光越发明亮,一字一句的道:“这寻龙阵明明如此强大,还有那八荒灵兽阵,也强横如斯,为何陈万峰一开始不动用?”

    陈万峰脸色微微一变,正想说什么,掘墓人却是陡然加快了语速。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承担不起后果,而这后果,却需要在场的诸位一起买单!”

    “什么后果?”

    好似注意到了陈万峰表情的变化,秦雷眉头一皱道。

    “妖言惑众!”

    陈万峰怒道,手中令符再度亮起。

    但就在此时,天地间忽然响起了“轰隆轰隆”的声音。

    这声音让所有人愕然,也让陈万峰手中动作下意识一顿。

    “声音好似来自地底?”

    “四面八方都有,好像遍布整个青州城,这是什么声音……”

    在场都是感知敏锐的修士,顿时判断出了声音的来源。

    “什么后果?”

    掘墓人的声音骤然放大,在元力的裹挟下全城可闻。

    “后果就是……这两大阵法若是持续发动下去,将会抽空青州城地底的灵脉!”

    掘墓人的声音如滚滚雷霆,一时间倒是和地底那轰鸣声相映成趣。

    而他一番话,却是令得在场的所有青州宗族强者脸色大变。

    “什么?!”

    “抽空灵脉!这是什么意思?”

    “城主,他所言可为真?”

    灵脉是修士之根本,任何资源都不如灵脉重要。

    而整个青州只有一条灵脉,它就是孕育了青州千万修士的根本!

    因此一听掘墓人的话语,莫说在场的宗族强者,便是整个青州城的修士,都有些坐不住了。

    “哈哈哈,你们其实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又何必问他?”

    掘墓人大笑道,“这世上任何阵法都不可能是无根之源,威能如此恐怖甚至超越了六合巅峰的寻龙阵,需要多少灵石来支撑,你们想过吗?”

    “而你们又可见过陈万峰布置哪怕半块灵石?”

    众人闻言,脸色渐渐变了。

    “诸位不要听他胡说八道!”

    陈万峰脸色阴沉,却是强笑道,“不错,这两大阵法的确是与地底的灵脉相连,但那也是无奈之举,否则镇守使大人不在,我等如何与这些魔教余孽抗争?

    但抽空灵脉纯属无稽之谈,我青州灵脉是整个极东之地最大的一条,这点消耗不过数年之数,伤不了根本……”

    “哈哈哈哈,陈万峰,事到如今,你还在编织谎言!”

    掘墓人直接打断了他,冷笑道,“诸位,我再奉送你们一个消息,只怕你们少有人知道,这青州城地底的灵脉已经近乎枯竭,莫说十年,能再开采五年都是万幸!”

    掘墓人这一句恍若晴天霹雳,震得整个青州城都鸦雀无声。

    短暂的寂静后,整个青州城都骚动了起来。

    “什么,灵脉即将枯竭?”

    “那我们怎么办……”

    “若是灵脉枯竭,修炼如何为继!”

    “城主岂能为了一己之私,直接葬送我青州两百万修士的修道之路!”

    而在林府上空,一众宗族强者看到陈万峰的脸色变化,哪里还不知道掘墓人说的居然全是真的!

    “城主,此事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除了似乎早有意料的林镇州躲到了一边,秦雷等人瞬间变得怒不可遏。

    “你找死!”

    陈万峰却不想理会他们,他只是用吃人一般的目光死死盯着掘墓人。

    今日他就是拼着和一众宗族强者翻脸,也要将眼前这个藏头露尾的鼠辈灭杀!

    “是吗,那我再给你一个惊喜如何?”

    掘墓人见陈万峰要发动寻龙阵,却是并不慌张,只是诡异一笑。

    轰隆!轰隆!……

    也就在掘墓人笑声刚落,那地底的轰鸣声猛然变成了爆炸声响。

    地动山摇!

    整个青州城都在颤抖。

    但此时所有修士却没有急于躲避,他们只是惊呆的看着四周的景象。

    因为就在爆炸声响起的同时,整个青州城四面八方,有十数个方向都有彩光冲天。

    那七彩绚烂的点点光芒,伴随着冲天的灵气炸开,随后如雨点一般落下。

    有修士离得近,刚好被光芒砸中,伸手一捞,手中却是出现了一块闪着蒙蒙光华的灵石,甚至余温犹在。

    短暂的愣怔过后,那修士终于反应过来,惊道:“灵脉,那彩光是灵脉……灵脉炸了!”

    “灵脉炸了!”

    “快去抢灵石!”

    无数的惊呼和大叫声浪汇聚在青州城上空,好似要掀翻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