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叠山海(求订阅)
    从柯烬等人出手,到赵无极出现,再到柯烬等人逃窜。

    前后加起来,不过半炷香的时间。

    而在这期间,半空之中的混战也是平和了许多。

    直到此刻只剩下光头仆从一人被谢远和赵无极围攻,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半空之中不由响起一阵大笑。

    “哈哈哈,陈万峰,看来这所谓的王朝强者也靠不住啊,不如你来当老子的狗算了!”

    掘墓人猖狂大笑,手中那黑不溜秋的长棍一阵轰鸣,好似天空都要被捅破。

    这就像是某种信号,逐日魔教强者们的进攻再次疯狂起来,天空开始不断有尸体坠落。

    “你别逼我,否则我拼着被镇守使大人惩罚的代价,今日也要让你知道何为绝望!”

    陈万峰被一棍敲得披头散发,大吼道,眼眸中起了一丝疯狂的意味。

    “呵,最可笑的就是弱者的威胁!”

    掘墓人不屑冷哼,手中攻势毫不停歇。

    “啊!”

    陈万峰不甘怒吼,四周的银甲卫和宗族强者也顾不得再思索为什么柯烬如此的不堪一击,为了活命也开始疯狂起来。

    ……

    高空中的战局进入了某种白热化的阶段,而下方,只有三人的战场却也同样惹人注目。

    这是三个六合高阶强者的交锋!

    而且,似乎还是生死之战!

    即便绝大部分人都看不清三人的身影和动作,只能偶尔捕捉到一些残像,但这丝毫不妨碍众人瞪大了眼睛,注视着这旷世难见的一战。

    恍若开天辟地的一剑杀来,光头仆从低喝一声,全身有银芒闪烁,一拳轰出。

    咔嚓!

    长剑碎裂,但光头仆从的拳头却也略微颤抖了一下,出现了一片血迹,露出了银白色的骨节。

    “炼体强者?”

    之前光头仆从和赵无极交锋的时候谢远并未仔细查探,此刻才惊觉这光头仆从赫然是一个罕见的炼体强者。

    炼体一道比炼气一道门槛低,但想要达到高深境界却是更加艰难,非心志至坚之辈不可得。

    而且需要消耗的资源太多太多……

    因而在极东之地,甚少有人会选择走这条路。

    就连谢远,从藏书阁得了那《磐石诀》之后,也一直没有修炼。

    这光头仆从竟然凭借炼体一道走到了中三境的顶端,甚至谢远没记错的话,对方是已经修出了神识的。

    倒果真是一个超级强者……留不得!

    谢远越发坚定了杀心。

    “剑二十三!”

    在赵无极一刀劈出,光头仆从身形略微凝滞的那一毫秒间,谢远再次出剑。

    光头仆从知道自己露出了一点破绽,也感知到谢远的出剑,但听到对方的呢喃以及看到谢远身上透体而出的那金黄色虚影之后,光头仆从却是冷笑。

    在他看来,这招隐隐有大道之光风采的剑法虽然不凡,但也只能逼得柯烬手忙脚乱罢了。

    用来对付他,却是差了太多。

    直到……

    他发现自己无法抬手。

    准确的说,他好似陷入了冰山之中,空有思维但是却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金色剑光越来越近,像是要寂灭一切。

    为什么?

    光头仆从怒吼一声,本不愿再动用的神魂之力此刻倾泻而出。

    终于,冰山化为了泥沼,他的身形依旧迟缓,但至少是有了一些挣扎的力量。

    发出了类似野兽的低吼,光头仆从勉强在胸前聚集了一道银光。

    咔嚓!

    好似玻璃破碎一般的声音响起,金色虚影自光头仆从身后透体而过,随后消散。

    短短的沉寂过后,灰尘重新舞动,地面重新龟裂。

    光头仆从静立原地,良久,方才开口道:“好剑法,名为二十三是吗?”

    “剑二十三。”

    谢远将手中已经龟裂的长剑一丢,心中多少有些叹息。

    自己的战技好像都有点费剑啊!

    至于从季有德那里捡来的诛仙剑,谢远还在孕养之中,却是不愿意轻易动用。

    “你小小年纪,是如何创造出如此剑法的。”

    一行泛着淡银色的血液自光头仆从的眼角流下,他的胸前此时也出现了一个血洞,血洞虽小,却是洞穿了他的心脏。

    略微感慨了一句,光头仆从好似想到了什么,再度问道:“所以刚才你和少主交手的时候留手了……为什么?”

    光头仆从眼中有着迷茫。

    他敢肯定,若刚才谢远施展的“剑二十三”也是如此水准,那柯烬却无半点生机可言。

    也就是说,谢远根本就是故意放跑柯烬的,他在谋划什么?

    而且他还有了一个更可怕的发现。

    就在刚才光头仆从动用神识的时候,他竟是受到了压制。

    被另一股更强大的神识力量压制。

    再联想到之前千里符的莫名破碎,光头仆从哪里还不明白,眼前这看眼神和气质无比年轻的少年,竟是已经修出了神识!

    “我可以回答你,不过你也得解答我一个疑惑。”谢远想了想,没有急着再动手,转而说道。

    “你问吧。”光头仆从好似已经看透了某些事情,身躯莫名放松下来。

    “你已经修出了神识,但你的神魂之力似乎有些奇怪,孱弱的可怕,而且……你运用的好似不是太纯熟。”

    谢远疑惑道。

    “这不奇怪,因为我的神识,本就不是靠自己凝聚的。”

    光头仆从淡淡道,“它来自于主上的恩赐,是从别人那里掠夺而来的……”

    光头仆从说到这里就闭口不言,似乎有着某种忌讳。

    谢远也没有再追问,只是若有所思,原来神识……还可以被掠夺?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也大概猜出为什么对方的神魂力量如此僵硬,谢远倒也没有食言,轻声道:“你问我是如何创出这式剑法的,其实答案很简单……因为我是个挂逼。”

    光头仆从闻言一脸茫然。

    “别想了,你理解不了的。”谢远摇头道:“其实我创出了一式更强大的剑法,名为剑二十四,不过我今日不会动用,你也没有机会见识到了。”

    光头仆从皱眉,虽然谢远话中好像没有轻蔑之意,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只是还没等光头仆从愤怒,谢远又接着道:“至于我之所以放走柯烬,是因为我需要他领个路。”

    光头仆从恍然,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冷漠道:“所以你还是不会放过少主?我劝你三思,惹怒了主上,任你上天下地绝无活路,你根本就不知道,一个封伯的王侯是何等可怕……”

    “莫非我放过了柯烬,他以后就不会找我麻烦了?”谢远好笑道。

    光头仆从一时语塞,正要再说什么,谢远却是摆手道,“行了,对话终止,看在你修为不错的份上,给你的戏份已经够多了,安心去吧,在下面不用担心没钱用……管够!”

    “动手!”

    谢远撤去了隔绝声音的屏障,冲早就等得不耐烦的赵无极喊了一句,金色虚影再度自谢远身上凝聚。

    “裂天斩!”

    赵无极也不知道酝酿了多久,一道无比璀璨长近乎百丈的刀芒延伸而出,朝着光头仆从怒斩而下。

    那光芒之强烈,把谢远的金色剑芒都淹没了。

    “神经病!”

    谢远忍不住暗骂一声,但也懒得和赵无极抢这个风头。

    光头仆从怒吼一声,拼尽了残存的神魂之力,勉强挣脱了那无形的束缚之力,一拳轰出。

    即便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但光头仆从毕竟是六合巅峰的超级强者,这一拳依旧是轻易破碎了赵无极的刀芒,唯独谢远的金色剑芒再度在他身上添了一道伤口。

    击退了两人,光头仆从的脸色却是没有好看起来。

    他的肉身强大,谢远的金色剑芒很难致命,但他体内元力总有耗尽的时候。

    而偏偏,他的实力又没有强大到碾压两人的程度,而赵无极看似受伤无数,实际上也没有受多重的伤势。

    这黑衣青年的战斗经验和直觉,哪怕放在东荒王朝,也堪称一等一的天才。

    这般下去,此消彼长,他必死无疑。

    “主上,恕篪不能再为您效死了!”

    光头仆从张合了一下嘴唇,低低说了一句。

    他的身形略微一滞。

    这一息之内的变化极其微弱,但谢远何等人也?

    他一直坚信这个世上老银币数不胜数,哪怕此刻占尽优势,谢远的神识也没有丝毫放松。

    他察觉到了光头仆从眼神的变化,也看到了对方嘴唇的开合。

    “小心!”

    谢远大喊一声,身形猛地后撤。

    赵无极再听到谢远声音的那一刻,也是毫不犹豫的收回了手中长刀,向后疾退。

    “想取我篪的性命,那就拿你们的命来换!”

    见两人有所察觉,篪也不再掩饰,喉咙之中发出了一声异响,恍若曜日一般的光芒自他身上爆发而出。

    那光芒是如此炽烈,甚至连高空之中的阵法都被洞开了一个口子。

    不仅如此。

    更上方的高空处,云层深处,竟是也出现了一条条裂纹。

    谢远看到了高空深处的景象,不由瞳孔一缩。

    他知道那是什么。

    当日与季有德交手,诛仙剑阵也曾经洞穿苍穹。

    这只能说明,这一刻篪爆发出的实力,已然超过了某种界限。

    高空之中的乱战再次停滞,双方人马都警惕的分开。

    掘墓人见状多少有些无奈,这是今天第几次被打断了,到底谁他妈才是主角啊?

    但当他看到那全身被火红色光芒笼罩的篪,依旧忍不住瞳孔一缩。

    此刻的篪,好似天神下凡,身上展露的强大气势,只怕已经一只脚迈入了王侯。

    谢远和赵无极退的已经足够果断,但篪只是脚下一动,便一个闪身到了赵无极面前。

    速度之快,几乎可以媲美谢远无暇境的“风雷九动”。

    如此巨大的增幅,让两人都是瞳孔一缩。

    “不可力敌!”高空中忽的传来了掘墓人急速的声音,“他本就是体修,此刻用秘法燃烧了自己的一切,相当于肉身成圣的王侯强者,力量和速度都达到了一个极致……尽量退避拖延,当他焚尽所有力量自会灭亡!”

    嘭!

    在掘墓人出声的时候,赵无极以刀横在身前已经挡了一拳。

    伴随着赵无极的一声闷哼,他的身形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又在地面上拖出了长达数十丈的沟壑,方才堪堪停下。

    谢远看去,不由眼神一凝,这一击之下,赵无极不仅受了重伤,便是那湛蓝色的长刀,也凹陷了下去。

    咻!

    下一刻,耳边风声起。

    谢远想都不想的一个后仰,在躲过了篪一脚的同时,手中长剑也是以难以看清的速度掠过了篪的腹部。

    鲜血喷涌,但篪却若无所觉,甚至连动作都没有丝毫迟滞,又是一拳砸下。

    谢远极力躲避,依旧被拳风刮中。

    “噗!”

    嘴边鲜血喷出,谢远好似胸口被重锤砸中,不由骇然。

    他敢肯定,单论力量而言,哪怕是正儿八经的王侯强者,也未必有此刻的篪可怕。

    况且此刻的篪根本不知疼痛,也不在乎伤势,寻常手段也不太好用。

    难道杀一个将死之人,也要大费周章?

    谢远皱眉。

    在谢远一边退避一边思索的时候,耳边却是忽的传来了赵无极的声音,“谢远,叠山海,拖死他!”

    谢远一怔,听到“叠山海”三字已经想到了什么。

    他正想回绝,却见赵无极已经冲了过来,不仅赵无极,齐欢、周生生以及林清浅,都是在向着谢远靠拢。

    谢远无奈,见无法拒绝,只能大喝一声,快速的结起了手印,同时小声的喊道:“千人一心,山海可平,天阳无敌,我为金!”

    谢远体内的元力一滞,随即以某种奇异的方式运行起来,本来遍布全身的元力开始合拢,只沿着某条主经脉运转。

    “千人一心,山海可平,天阳无敌,我为火!”

    赵无极大喝一声,在谢远被篪一拳砸飞之后托住了谢远,同时将手掌抵在了谢远脊背上。

    “……我为水!”

    林清浅也随后赶到,将手掌抵在了谢远背后。

    “我为木!”

    “我为土!”

    齐欢和周生生依次赶到,将手掌又放在林清浅和赵无极背后。

    轰隆!

    虚空生雷,隐约间有着五色光芒乍现,元力在五人体内流转,随后被口诀引动的力量强行扭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种新生的灰色元力。

    恰好此时篪又一拳袭来,谢远心念一动,牵引着五人融合的元力汇聚到自己手心上,同样一拳轰出。

    轰!

    元力炸裂,五人的身形后退,但在最前方的谢远却只是受了轻伤,其他人也只是脸色一白,并无大碍。

    “这是……天阳门的五行战阵叠山海?”

    “时隔二十年,想不到又见到了这战阵。”

    “当年天阳门最后一役,五大长老便是凭借此阵挡住了魔教不可一世的天护法,三死两伤,惨烈无比……”

    人群中适时出现了几个面貌沧桑的百晓生,感慨道。

    叠山海,是天阳门通用的一种战阵。

    原理也很简单,人在六合之前,就是在不断的开拓经脉,两仪分阴阳,三才拓天地人,四象开四脉……

    布阵之人只需将元力汇聚到某条主经脉,再辅以口诀,便可成阵。

    除了五行战阵,还有四象战阵、三才战阵以及最简单的两仪战阵,但等阶越高的战阵,对于修为的要求也越高,两仪强者不可能组成三才战阵……

    因为五行战阵的条件最为苛刻,需要五个五行以上的强者,但威能也最为强大。

    此时元力融合,经脉相通,同进则威能暴涨,同守则五人分担。

    如此战阵,其实原理并不复杂,难的是需要五人同心,彼此信任,而这在修士界又是最难达成的条件。

    唯有天阳门这修士界中的奇葩,每个弟子入门之时都立下了天道誓言,同门如手足,才将这战阵推广了开来。

    只不过近二十年来天阳门弟子协同作战的时候甚少,而且一旦施展“叠山海”战阵,不仅身法会被削弱,而且若一人先亡,其余之人也将遭受重创,因而这门战阵已经很久没有弟子使用过了。

    谢远虽然一直在外门,但这种就放在藏书阁一楼的战阵书籍,他之前却也看过。

    那等简单的口诀,只要看一遍就知如何施展,谢远不太情愿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此时五人合体的姿势好像葫芦娃……

    这对于谢远来说多少有点羞耻了。

    但谢远也不得不承认,此时面对发狂的篪,叠山海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篪连连怒吼,只是在五人合力之下,他却始终无法破开阵法。

    “主上!”

    篪最后怒吼一声,全身绷直,好似天外陨石一般撞向了五人。

    遍布他身体的火红色光芒璀璨到了极致,谢远面色凝重,低喝一声,将刚刚换到前方的林清浅拉了回来,重新挡在了最前面。

    轰隆隆!

    耀眼的光芒淹没了一切,伴随着数道闷哼,五人的阵形直接被冲散,各自跌落。

    谢远承受的伤势最重,但他生生以神魂之力压了下去,率先在半空止住了身形,随后脚下一动,出现在二十丈之外,接住了倒飞而出的林清浅。

    林清浅嘴唇染血,眼神略微涣散,看清是谢远抱住了自己后,她牵动了一下嘴角,便直接晕了过去。

    谢远查探了一下,见她只是元力耗尽,伤势并不算重,便落下地面,将林清浅交给了唐世嫣。

    赵无极咳嗽着从另一处废墟中站了起来,齐欢和周生生也互相搀扶着从尘土之中走了出来。

    谢远见三人也无致命伤势,便转头看向半空。

    三人也抬头。

    在那半空,一道人影“轰隆”落下,好似石像一般砸落在地面,一动不动。

    这石像一般的身影正是篪。

    篪身上的火红色光芒已经熄灭,重新露出了那暗灰色的皮肤,皮肤上布满了道道裂纹,气其中隐约可以看到淡银色的光芒闪烁。

    篪的双眼瞪大,却是已经气绝身亡。

    “六合巅峰的炼体强者,真他妈变态……”

    齐欢苦笑着摇头道。

    合五人之力,才是勉强挡下了篪的最后一击,而除了谢远和赵无极,另外三人的元力都是消耗殆尽。

    若再有一个六合后期的敌人,结果难料。

    “不必妄自菲薄,他最后施展的秘术,已经超越了六合的界限,抵挡不住很正常,毕竟我也没有真的拼命。”

    赵无极抚摸着差点断裂的长刀,淡淡道。

    在几人交流心得的时候,谢远却是没有说话,只是从李晟手中拿过了纸钱,嘴中念念有词,绕着篪的尸身撒了起来。

    或许是见篪依旧瞪着眼睛不太雅观,谢远便走上前去,用手去合拢他的双目。

    但很快,赵无极几人都忍不住嘴角一抽。

    你替死者瞑目很正常,只是…

    真的真的有必要再捅上十几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