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四十章 交锋(求订阅)
    不知为何,在林镇州大吼出声之后,战场的氛围好似一变。

    逐日魔教强者的进攻,瞬间变得更加疯狂了。

    逐日魔教强者的反应,似乎也证实了一些事情。

    柯烬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果真将目光转向了在一旁矗立的天阳门六人。

    但谢远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向柯烬,反而抬头喝道,“林镇州,你说出这番话,便是彻底与我天阳门对立,你可知后果?”

    “笑话,你天阳门无故屠我家族强者十数人,难不成我们还能握手言和?”

    林镇州愤怒的大吼回荡在半空,但谢远好似只要他这一句回答,却是没再理会他,又看向了半空之中正与掘墓人交手的陈万峰。

    “敢问城主大人,林家如此作派,你也不管吗,却不知城主府对我天阳门又是何态度?”

    齐欢几人有些奇怪于谢远为何这个时候却在纠结这个,但他们也知道谢远多半有自己的盘算,因此并没有插嘴。

    陈万峰微微皱眉,没有季有德的允诺,他并不想直接和天阳门决裂,但此时……

    若不借助柯烬之力,今日结局难料。

    况且若不是谢远破坏了威能最强的第三重阵法,逐日魔教强者焉能如此猖狂?

    “天阳门姜夜等子,破阵杀人,坏我大计,罪不可恕!

    天阳门林清浅,与魔教勾连,罪同叛逆!

    城主令,当诛!”

    陈万峰森林的话语回荡于青州上空。

    柯烬皱眉看了一眼谢远,随即好似明白了什么,摇头失笑,“你不会这个时候还想跟陈万峰摇尾乞怜吧?啧啧,倒不如跟本世子求饶一番,说不定还有点机会……”

    谢远没说话,只是将目光收回,平静的注视着他。

    柯烬略微一顿,只能自顾自的接着说道:“虽然你们求饶也没什么用,要怪,就怪那个叫田幸的死胖子吧!”

    柯烬目光冰冷,齐欢等人则是有些茫然,不知道这又关田幸什么事?

    “今日,除了这两个女人,你们都要死!”

    柯烬轻笑一声,或许是谢远迟迟没有回应,让他有些恼火,他不再废话,直接冲身后的两人说道:“出手,速战速决!”

    站在柯烬背后的青年男女起先略微有些迟疑,但很快便是气势一凛,直接冲了过来。

    五行巅峰!

    齐欢等人都是脸色凝重。

    他们之前在青州河边已经见识过两人的修为,此刻正面相对,压力也是油然而生。

    虽然齐欢和周生生也已经达到了五行巅峰,但生死之战,却不是简单的修为可以决定的。

    更何况,还有柯烬和那个光头仆从尚未出手,这两人才是真正的恐怖所在。

    六合中后期,那意味着什么两人再清楚不过。

    “无须在意,你们拖住这两人就好。”

    谢远仿佛看穿了两人的顾虑,轻声道。

    齐欢和周生生一怔,但也没多说什么,箫在手,剑离鞘,两人一左一右迎了上去。

    “至于你,能让本世子亲自动手,你也可以瞑目了。”

    柯烬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谢远,冷声道。

    “谢远……”

    身后传来李晟欲言又止的声音。

    “你不用上,你和唐师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谢远直接打断了这货。

    他知道李晟想干什么。

    他想挡住柯烬,好让自己能专心对付那深不可测的光头仆从。

    开什么玩笑!

    李晟虽然修为进步神速,但也不过五行初期,对上柯烬死路一条。

    “我们要做什么?”李晟一怔。

    “拿着,一会帮我撒一下。”谢远从怀里掏出一大堆纸钱,直接塞到了李晟手中,“如果不够用了就找林清浅拿……你上次叠的还有吧?”

    “我其实没受什么伤……”林清浅欲言又止。

    “想都别想,就你这智商只会给我添乱,你就和唐师妹呆在一起,不准乱来。”

    谢远不耐烦的挥手道。

    见林清浅默默点头,李晟在一旁不由肃然起敬,随即又有些沮丧。

    他想了想,好像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这么跟唐世嫣说话的。

    莫非……

    这就是两人的差距?

    李晟开始琢磨要不要转换一下风格了。

    在李晟胡思乱想的时候,谢远又塞了一块传讯玉符给他,“记住,如果我杀了人,就放三遍,你要忙得过来的话,再顺便帮我收敛一下尸体。”

    话音落,谢远犹在身边,但另一个谢远已经骤然跨越百丈距离,长刀在手,元力涌动之下,一刀朝着柯烬斩去。

    “哼!”

    没想到谢远竟还敢主动出击,柯烬不由冷笑。

    因为此时谢远表现出的气势不过是六合境三重天,虽然也不弱,但已经六合境六重天的柯烬又岂会惧之?

    况且,他是王朝世子,这些隔世已久的边民,又岂知他的强大!

    柯烬掏出一把闪烁着三色彩芒的长戟,随手一卷,便化解了谢远的一剑,但他人却也在那巨力的冲击下不自觉后退了数十丈。

    两人沿途撞翻无数建筑,很快便来到了战场的另一角。

    光头仆从微微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因为此刻,柯烬距离他实在太远,虽然以他的速度,瞬间跨越这点距离只要毫秒级的时间,但高手相争,生死只在一线。

    随即光头仆从又是自嘲,即便这名为姜夜的隐藏了一些实力,莫非还能强过少主不成?

    即便少主在那秘境之中折损了诸多手段和底牌,但即便是修为已经近乎六合圆满的自己,也不敢说可以轻易胜过少主。

    就在光头仆从如此想的时候,清脆的折断声传来,光头仆从抬头看去,恰好是看到了谢远手中的长刀寸寸碎裂,以及柯烬轻蔑的冷哼声。

    “不堪一击!”

    长戟斩断了长刀,而谢远好似也受了不轻的伤,无力抵挡。

    “姜师兄!”

    齐欢等人见状都是焦急的大喊了一声。

    李晟也是面色一紧,正欲出手,一抹无比璀璨的光华骤然自谢远手中亮起。

    “生死剑!”

    那是难以形容的一剑。

    有草木枯寂,有寒风凛冽,又有春芽破土,秋雷肃杀!

    “蕴生机于方寸间,置之死地再后生,斩尽世间一切敌……这才是真正的生死剑吗?”

    哪怕是正在对敌的周生生也忍不住有片刻失神。

    自从荆不归的“生死剑”被收入天阳门的藏书阁后,无数剑修前往翻阅,周生生也是其中一人。

    可任他如何琢磨,始终差了一些意境,使出的生死剑和荆不归相差十万八千里。

    但此时,他却是在另一个人身上,一个不是荆不归的人身上,看到了真正的生死剑法!

    这一剑之光亮,哪怕在混战之中,也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

    “生死剑?姜夜怎么可能会用生死剑!”

    秦观先是愣怔,随后联系之前的种种猜测,他好似瞬间明白了什么。

    “天阳剑神?李白,是你!”

    秦观忍不住喊出了声。

    这一声好似石块入水,瞬间在整个战场激起了阵阵波澜。

    天阳剑神!

    恍若是为了印证秦观的猜测,就在生死剑光绽放,与柯烬手中的长戟狠狠相撞之后,又一道金色的虚影自谢远手中长剑透体而出,以漠然姿态冲向了有些失措的柯烬。

    “剑二十三!”

    此剑一出,战场外围,无数围观的青州修士顿时有人失声叫道。

    这不属于人间的剑法,早就在不周山一战之后广为人知。

    而它,只属于一个人。

    “姜夜就是天阳剑神?”

    “不,不对,姜夜不可能是他,当初有人上天阳门挑战,李白和姜夜曾一同出现……”

    “他不是叫叶孤城吗?”

    “肯定是叫李白,这才像剑客的名字……”

    “放屁,明明叶孤城更像!”

    “你找死!”

    外围起了一阵骚乱,但却无人关心,所有人只死死盯着谢远和柯烬交手的方向。

    便是高空中的混战,也短暂的凝滞了一瞬。

    正用手中那脏兮兮的长棍抽得陈万峰手忙脚乱的掘墓人,隐隐往林清浅靠近的步伐也不由一顿,随即喃喃道:“原来是这小子,那应该不用急了,就算老子看走眼了,主上总不会错吧……”

    于是掘墓人重新专心起来,长棍威能再增三分,本就勉力抵挡的陈万峰叫苦不迭,却又发不出声音来。

    受掘墓人的影响,本来疯狂的逐日魔教强者也沉稳了一些,但却依旧占据上风,只是局势变得焦灼起来。

    “少主小心!”

    光头仆从听不懂周围的人在议论什么,或者说也无暇顾及,他只是焦虑的大喊了一声,人已经如离弦之箭,朝着两人交手的方位飙射而去。

    谢远……隐藏了修为!

    他这一瞬间爆发的气势,竟也是六合境六重天!

    不仅如此。

    他所施展的战技也是闻所未闻,其中竟好似蕴含了神魂之力。

    只是短短一息的判断,光头仆从就知道柯烬挡不住这一剑。

    或者说,柯烬还在化解着“生死剑”的剑芒,而“剑二十三”已经如死神之剑,朝着柯烬当头斩下。

    刚刚光头仆从以为的瞬息距离,此刻却是变得无比遥远。

    他心中充满了懊恼。

    这一刻他才明白,谢远分明早就算计好了一切。

    “啊!”

    满心愤怒的光头仆从只能遥遥轰出一拳。

    锵!

    叮!

    过于自信的柯烬被谢远骤然拔升的修为和几乎毫无缝隙的两剑逼得怒吼一声,手中长戟骤然爆发出一阵强光,上面镶嵌的一颗妖核碎裂,幻化出了一道凶兽虚影。

    凶兽嘶吼一声,咬住了剑二十三幻化的金色虚影。

    虽然凶兽瞬间便被金色虚影吞没,但却为柯烬争取了半息的时间。

    他努力将身子一侧,终于避开了要害,身形与金色虚影交错而过。

    唰!

    一条手臂冲天而起,带起无数鲜血。

    噗嗤!

    而黯淡了不少的金色虚影也被光头仆从那一拳轰灭。

    柯烬,终归是逃过了一劫。

    矗立原地的他大口的喘着粗气,脸色苍白无比,也不知往嘴里塞了什么丹药,肩膀上断裂的伤口一阵蠕动,血被止住,竟还有新生肉芽的迹象。

    谢远看得多少有些心疼,如此神效的丹药就这么被这逼吃了……那可是他的财产啊!

    于是谢远二话不说,将手中已经报废的长剑随手一扔,又摸出了一柄新的长剑来,再次朝着柯烬扑去。

    “竖子尔敢!”

    光头仆从怒吼一声朝着谢远冲来,同时大吼道,“世子速退!”

    谢远却是根本不理他,只是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声,“该出手了,若你挡不住他,那我们就换一下。”

    齐欢等人都是一怔,不知道谢远在和谁说话,李晟正在思考是不是自己的时候,一道人影骤然从云层中一闪而出,恍若踏天之梯,大笑而来。

    “笑话?这天下有我赵无极挡不住的人吗……喂,光头,你的对手是我!”

    来人一身黑衣,长发随风而舞,冷峻的脸颊上满是战意。

    见光头仆从对自己视若无睹,依旧朝着谢远杀去,赵无极不由摇头,“老子明明比他更强,你连谁威胁大都不知道当什么护卫,给我回来!”

    随着无比霸道的一声呵斥,一道恍若点亮了天际几乎晃瞎了所有人眼睛的二十丈刀芒从天而降,生生截断了光头仆从的去路。

    湛蓝色的刀芒一收,赵无极的身形已经挡在了光头仆从的面前,只在半空留下了了一连串的雷霆声响。

    “八响的风雷九动,圆满境!”

    “大师兄!”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而齐欢等人也认出了来人,都是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谢远为何早就知道赵无极也在,但看到这道身影,却是令他们重燃了信心。

    外围的无数修士,也是忍不住惊呼。

    “是赵无极!”

    “他竟然也来了……”

    “我就说嘛,今日林清浅招亲,无极刀王怎么可能不出现!”

    光头仆从被赵无极挡住了去路,暴怒般轰出了一拳。

    “挡我者死!”

    “这个笑话真好笑。”

    赵无极撇了撇嘴,再次抽刀,那亮瞎人眼的刀芒再次出现,和光头仆从的拳影狠狠撞在了一起。

    轰隆!

    “这不可能!”

    光头仆从惊怒交加的声音先于碰撞声传了出来。

    他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分明年轻无比的黑衣青年,修为竟是不比他弱多少。

    这一刻,整个战场仿佛都寂然。

    “嘶,六……六合境八重天?”

    “赵无极竟如此之强!”

    “这就是青州年轻一辈第一人的真正实力吗?”

    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