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一波三折(求订阅)
    为什么?

    这个疑问不止存在于秦观心中,哪怕是遭到袭杀的林家强者心中也是满是不解。

    先不说天阳门和青州众家族一向泾渭分明,就算是有着仇怨,此刻天阳门在场不过四五人,他们怎么敢动手?

    但无论起因是什么,事实却是天阳门众人的确动手了。

    如雷霆乍现,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林家强者已经死伤惨重。

    虽然齐欢几人出手的目标都只是重伤,但元力波及之下,却有不少修为低微的林家修士直接陨落。

    血腥味,一时间填满了空气。

    一击过后,天阳门众人没有追击,而是迅速后退,很快便是靠到了谢远和林清浅身边。

    而也就在此时,“天罡剑阵”倾泻而下。

    “林家众人,结阵防御!”

    林镇州被谢远袭杀,恍若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但此时他根本来不及后怕,看到那剑阵落下,只是焦急的大喊道。

    此刻这院落之中聚集了林家大半强者,若任由剑阵发威,那今日过后,林家也可以等着从青州城除名了。

    但就在惶恐的林家众强者结阵的时候,却是愕然的发现那些剑光并非是向着他们而去,而是四面八方,朝着林家府邸的各处角落落下!

    大部分人都有些茫然,但林镇州在一怔之后却是睚眦欲裂。

    “混账,尔敢!”

    同样脸色大变的还有青州城主陈万峰。

    ……

    “李师弟,你这剑阵是……”

    齐欢等人也不解的看向谢远。

    其实他们直到动手之前,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动手。

    只是谢远既然这么说了,他们就选择相信他。

    “为了破另外一阵。”

    谢远简短的说了一句。

    几人正不明所以的时候,惊天的轰鸣声猛然自那剑光落下的地方炸开,有数十个黑墨一般的物体冲天而起。

    “阵盘?”

    齐欢等人惊诧。

    在踏入林家府邸之前,谁也没想到这里竟是已经布下了如此之多的阵盘。

    ……

    “那是……阵盘?”

    “什么样的阵法需要三十六道阵盘?”

    “林镇州,你是何用意?”

    在场的众世家之主愕然之后,都是有些惊怒。

    因为他们竟无一人,察觉到这里布下了阵法。

    世家门阀,或是宗门宗派,在自己的地盘布下阵法再正常不过,大到防护阵法、聚灵阵法,小到引路阵法、去尘阵法乃至灭蚊阵法。

    但……

    有客来,不闭阵!

    有违者,共伐之!

    所有阵法,都应摆在明处。

    这是修士间不成文的规矩。

    尤其是世家门阀之间,来往更密,这一条堪称铁律。

    否则谁还敢轻易踏入别人地盘?

    而此刻,林家却是悄然布下了大阵,用意难明,他们自然惊怒。

    “混账,安敢坏本城主大计!”

    陈万峰怒骂出声,让所有人都有些后知后觉,似乎这阵法是陈万峰所布下。

    林镇州此时已经聚拢着剩余的林家强者靠到了陈万峰身边,正一脸警惕的注视着天阳门众人。

    “城主,现在怎么办?”林镇州低声问道。

    “还不速速启动剩余的两重阵法?”陈万峰阴沉着脸说道,“这是镇守使大人亲自布下的阵法,若再出差池你可担得起责任?”

    林镇州猛然惊醒,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枚令符来直接捏碎。

    哗啦啦!

    隐约间,有着恍若海浪奔涌一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在所有人都有些惊诧莫名的时候,地动山摇,好似青州城都在摇晃。

    一道呈火红之色的帘幕在天地间升起,以林府为中心,笼罩了方圆二十里,甚至林府外的数条街道也被笼罩其中。

    这还不是结束。

    又是一阵轰然巨响,地面骤然起伏,四面八方,有着八座形似异兽的石柱自地底升腾而起。

    石柱异常巨大,每一道都高达百丈,宽逾五丈。

    林府的建筑也被这忽然改变的地形粉碎的七零八落,变成了一片废墟。

    视野变得开阔起来,还在外等着看热闹的泱泱人群茫然四顾,看到了府中的景象,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城主,林镇州,这到底是什么?”

    同样陷入迷茫的还有在场的青州氏族们,秦雷怒喝道。

    林镇州看了一眼陈万峰,见对方没什么表示,这才负手走上前来,“诸位不必紧张,此阵法乃是镇守使大人亲自布下,只是为了对付一些宵小之辈,诸位只要不站错了位置就不会有事。”

    一听这阵法竟是镇守使亲自布置,在场的氏族强者顿时声音小了不少。

    在青州,三大宗门或许对于季有德没有多少敬畏,但在这些青州宗族眼中,季有德却是不可忤逆的存在。

    但如秦雷、朱蓟等人对视一眼却也有些心惊。

    因为林镇州似乎话中有话……

    “李师弟,这阵法莫非是针对我们?”

    而此时齐欢等人也已经警惕的退到了谢远身边,齐欢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提前发现了阵法的存在,但不知道目的何在……不过我觉得应该和我们没太大关系。”

    谢远脸色略微凝重。

    他的阵法知识虽然经过了系统的一通恶补,但只对剑阵比较精通,而如眼前这般阵法却是有些抓瞎了。

    不过谢远却是看出了这是三重连环阵,威能叵测,因而谢远才出其不意,先破去了一重。

    管这阵法是为了什么,既然谢远踏足其中,他就不会让自己处在最大的劣势上。

    恍若是为了验证谢远的猜想,只见陈万峰手一指,那八座异兽石柱之中一座形似苍鹰的石柱爆发出了光芒,随后苍鹰睁开了眼眸,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鸣叫。

    一阵无形的恍若声浪一般的气浪以极快的速度扫过全场,不断向着远方延伸而去。

    齐欢等人刚刚警惕,谢远却是轻轻摆了摆手。

    声浪扫过众人,却是没什么异样,好似不存在一般。

    “这声浪是……”周生生皱眉。

    “应该是为了探测什么。”谢远喃喃道。

    声浪以极快的速度扫过整个林家,一直延伸到那红色帘幕的尽头。

    在所有人疑惑的眼神之中,石鹰却好似发现了什么,骤然张开双翅,上百道黑色羽毛化作流光飞掠而出,其中数道飞向后方,而剩下的则是落在了林府之外的人群中。

    “哈哈哈,陈万峰,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无趣,整天玩些阴魔诡计!”

    随着黑色流光落下,一道大笑声骤然响起,好似半个青州城都清晰可闻。

    “想要见我,又何须动用阵法,你只管说一声,老子难道还会怕了你?”

    那聚拢在街道上的人群中,骤然有上百人冲天而起,他们的形貌开始变幻,尽皆是清一色的黑色斗篷,面目看不清晰。

    但所有人,却都是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只因在这些人的胸口,都印着一个奇异图案,一截尖牙好似戳穿了太阳,鲜血淋漓。

    “逐……逐日……”

    一个白发老者想发出声音,却是莫名的结巴。

    实际上不用他说,所有人看到那印记的瞬间,便已经色变。

    二十年说久不久,对修士而言更是如此。

    曾经在极东之地统治了悠久岁月的逐日神教,即便在名义上已经覆灭,但区区二十年,却是根本抹不掉人们心中的阴影。

    况且这二十年间,依旧不时有魔教余孽活跃在极东之地的各处。

    哪怕是后来成长起来的年轻一辈,所见的遗迹秘境也多为逐日魔教所留。

    单是那遍布三州的各种遗迹,就很难让人相信,这样的势力竟然会在朝夕间覆灭。

    也正是因此,林惊龙才变成了极东之地的一个神话。

    而如今,逐日魔教竟是再次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青州城。

    最可怕的是,这是上百个可以御空的强者。

    这说明,他们最少都是四象境的修为!

    这是何等可怕!

    虽说青州一流世家的顶尖战力都最少达到了五行,但那只是少数罢了,谁能拥有一百个四象的强者?

    “这真的是所谓的魔教余孽?”齐欢看着这一幕喃喃道,“那全盛时期的逐日魔教该有多可怕?”

    谢远也露出思索之色,看来上次在那地底遗迹中,他见到的那上千个黑袍只是逐日魔教的冰山一角罢了。

    不过谢远没有过多纠结这个,而是疑惑的注视着那为首的黑袍人,问齐欢等人道:“你们不觉得这人很眼熟吗?”

    “眼熟?”

    齐欢等人一怔,仔细看向那站在最前方半空中的黑袍人。

    黑袍人身形普通,看不清面目,几人打量了一番都是摇头,表示没有印象。

    “听他的声音,像不像……神陨之地出现过的那个掘墓人?”

    “掘墓人?”

    修士的记性都很好,被谢远这么一提醒,几人仔细回忆一番,周生生不确定的说道,“好像是有点那种感觉。”

    虽然几人还是不确定,但谢远却是眼睛一眯,已经确定对方就是那掘墓人无疑。

    因为谢远其实并不是从对方的声音感觉到熟悉的。

    而是他看到对方的时候,那一闪而逝的熟悉感。

    就跟初次在神陨之地见面时一模一样。

    谢远以前一度猜测过掘墓人是不是就是老狐狸,但后来比对了一下又排除了。

    “能让我觉得熟悉,那说明一定有过不止一次接触……会是谁呢?”

    谢远盯着对方的身形喃喃道。

    ……

    “你是谁?”

    陈万峰盯着为首的黑袍人,似乎想看穿对方的伪装,“我们见过?”

    “说见过的确见过,但又不认识。”掘墓人呵呵一笑,“当年我只是个小人物,而陈大人当时就已经是青州之主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还是没有什么长进啊!”

    “哈哈哈……”

    半空中上百个黑袍人都是发出了嘲笑。

    陈万峰脸色阴沉下来,随即又是冷笑,“藏头露尾之辈,不管你是谁,都不过是魔教养的一条狗罢了,今日此地就是你埋骨之所!”

    “是吗?”掘墓人摇头,“就凭你这么点人加两个破烂阵法,老子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这么点人?”

    陈万峰忽的笑了。

    随着他的笑容,四面八方的地底,以及那林府之外的人群之中,忽的又有上百人腾空而起。

    这些人俱都身穿银甲,气势凛然,竟也都是四象强者。

    更可怕的是,自那八道石柱上,有数道石柱忽的爆发璀璨光芒,映照到了这些银甲卫士身上。

    他们的气势开始攀升,精气神逐渐变得饱满,实力竟是再上一层楼。

    ……

    被困在阵法之中的青州修士本来还在惊惶,毕竟这突然窜出来的逐日魔教实力实在太过可怕。

    而在场虽然汇聚了青州大半的宗族,但加起来四象以上的强者也不过十数人,更别提林家还被天阳门的弟子打残了。

    此刻,他们却是尽皆松了一口气。

    谁也没想到陈万峰好似早有预料一般,同样准备了后手。

    ……

    从谢远破阵开始,这一连串的变化也是看得天阳门几人有些眼花缭乱。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李晟有些懵。

    说实话,在谢远说动手的时候,他们虽然没有想那么多,却也做好了苦战的准备,但此刻……

    似乎没人理他们了。

    “这……逐日魔教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林家?”齐欢也是一头雾水,“而林家也好似早有准备,一直在等着?”

    周生生摇头,“何必纠结,至少我们可以从容脱身了。”

    齐欢几人相视一笑,这倒的确是最好的结果。

    逐日魔教人人诛之,他们又刚与林家结下了死仇,此刻已经与林清浅汇合,直接离去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说的不错。”谢远点点头,“你们这就走吧。”

    “你说什么?”齐欢等人一怔,“你还要留下来?”

    “不是我要留下来。”

    谢远摇头,看了一眼还依偎在自己身上的林清浅,见对方微微摇头,不由叹息道:“你们就没有想过,为什么偏偏是今日,是清浅招亲的日子?”

    “你的意思是……这些人的出现和林师妹有关?”齐欢更迷茫了。

    “我大概能猜到一些了……孰正孰邪?”

    谢远摇头一笑,看了一眼依旧懵逼的齐欢等人,“你们说,我要是出手帮逐日魔教,门主会不会砍我?”

    1603386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