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魂珠的收货(求订阅啊啊啊)
    其实到了三才境以后,修士对于食物的需求便开始下降,等到了五行以后,内修趋于圆满,便是十天半月不吃饭也无碍。

    不过满足口腹之欲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事,况且吃饭是自小的习惯,倒是很少有修士直接辟谷的。

    作为门内精英,几人在客栈受到的招待自然也是最上乘的。

    各种珍品的妖兽妖植为原料的酒菜,摆了整整一桌,不过菜众人没吃多少,倒是光顾着喝酒了。

    修士饮用的酒俱都劲道非凡,比如此刻上桌的名为“天池水”的酒酿,谢远大概估摸了一下,若是按照华夏的算法,可能有个接近两百度的样子。

    因此即便众人体质强大,在不刻意控制的情况下,也是醉的很快。

    谢远也稍微喝的有点迷糊,只记得先是唐世嫣凑了过来,然后李晟帮他抱走了,再然后田胖子抱着他推销了半天各种‘炸丹’,多少让谢远有些哭笑不得。

    齐欢和周生生等人比较克制,考虑到第二日还有正事要办,两人都留了几分清醒。

    刚到深夜,众人便各自散去,谢远走出餐厅,站立院落之中独自赏月。

    以前不觉得,此时才发现极东之地的月亮虽然皎洁,但却总像是蒙了一层灰雾一般看不清晰。

    不过谢远此时没有思考那些太过复杂的事情,他只是在想,自己此时看到的月亮不知道和地球是不是一个月亮。

    应该不是吧?

    谢远从科学的角度思考了一下,没听说人类已经探明的地域还有可以修仙的世界,不然肯定会掀起一波移民的热潮……

    扯远了。

    谢远略微惆怅的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前世的事情已经越来越遥远。

    记忆依旧清晰,但感觉却在变得模糊。

    不得不承认的是,谢远正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融入这方世界,并且习惯、适应直至竟然有点喜爱……

    这种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谢远想了想,将某个憨憨的影子从脑海里赶出去。

    “嗯,我本来就是一个热爱生活热爱世界的人,就是这样的。”

    谢远有了答案。

    哒哒……

    略微带着些迟疑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

    谢远没有动,但是已经知道是谁来了。

    “是你吗?”

    语气颇为复杂的声音在谢远背后响起。

    谢远转过身来,看着那原本很是熟悉但如今莫名多了几分陌生神采的面孔。

    “是我。”

    谢远将面具摘下,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果然……是你。”

    李晟的面色变得更加复杂。

    两人一时相对无言。

    这种静默不知道持续了多久,还是李晟苦笑着摇头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你身上有秘密,认识你没多久就知道。”

    “哦?”这倒是谢远没有想到的,他不禁一怔。

    “准确的说,是从当我发现跟着你值守山门好像从来没有出过事的时候……”

    李晟站到谢远旁边,略微感慨的道:“一次或许是巧合,两次三次……我虽然天资不太行,但不代表我是个傻子。”

    “跟着你去垃圾场淘宝,也总能淘到各种各样的宝贝,还有你总是莫名其妙的消失,又莫名其妙的出现,我有一次还远远的看到你进了后山,不过……”

    “其实这些都不是我发现你有秘密的原因,你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吗?”

    “什么?”谢远好奇道。

    “有一次,可能是两年前了吧,有一个受天阳庇护的门派来进贡,被安排在外门住宿,当时那门派有两个弟子颇为跋扈,竟是要让我们帮他们洗袜子,所以起了冲突……

    当时你的表情我现在还有些印象,那种不将一切放在心上的漠然和隐约的愤怒。

    给我的感觉,就好似你下一刻就会冲上前去,将他们斩杀当场。

    当时我觉得很荒谬,但我的确就是那么想的,后来……”

    “后来张哥及时出现,制止了那场冲突。”谢远被他这么一说,也想了起来,点点头接话道。

    “老实说,你当时到底是什么修为?”

    李晟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了两瓶酒来,递了一瓶给谢远。

    谢远接过,又从储物戒里掏出了几样卤味,两人便在这月色之中盘坐对饮。

    “两年前吗?”谢远思索了一下,“应当是四象境吧……”

    “卧槽……”李晟苦笑,“真好奇你是不是就是那种传说中从娘胎就开始修炼的人?”

    “如果我说我满打满算只修道了四年,你信吗?”

    “扯淡!”李晟骂完之后又有些被吓到了,“不会是真的吧?”

    “假的,我就是从娘胎里开始修炼的。”

    “哦,那还差不多。”

    李晟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忍不住问道:“你到底……”

    “唔……”

    “算了,别说了。”谢远正在沉吟的时候,李晟又赶紧摆手道,“你他么傻啊,这种秘密能告诉第二个人?”

    “我正在想该怎么骗你。”

    “滚!”

    两人相视一笑,又干了一碗酒。

    “谢远,我很庆幸。”

    “庆幸什么?”

    “庆幸我终究不是那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了。”李晟笑了笑道,“否则我只怕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平平淡淡过完一生不也是一种幸福吗?”谢远摇头道。

    李晟直接给谢远比了个中指,“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不是,不过那些鸡汤都是这么说的,而我之前也确实是这么想的……”

    李晟沉默了一会,随即开口道:“二狗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吧,我没和他说过。”谢远摇头,“对了,他最近怎么样?”

    “老样子吧,我也不清楚,也有很久没有见到他了。”李晟皱眉道,“我修为进步之后倒也想过帮助他,可他的体内有些奇怪,我也探不清楚原因……”

    谢远微微点头,这一点他早就发现了,后来谢远凝聚神识之后倒是想过再帮二狗探查一次,但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下雪了!”

    李晟忽的抬头,伸手道。

    谢远也抬头,星空不知何时骤然暗淡,明明白天还是酷暑,此时,恍若鹅毛一般的大雪却是飘飘扬扬的洒了下来。

    “极东之地……有什么大秘密吧?”李晟轻声道。

    “有吧。”

    “算了,我也不是太想知道。”李晟摆手道,“其他都是假的,修为才是真的,只要老子够强,什么牛鬼蛇神统统一拳打爆!”

    “你倒是想的开。”谢远失笑。

    “不然呢?”李晟一口干掉了杯中酒,“睡觉,明天抢亲去!”

    看着李晟离去的背影,谢远忍不住喊了一句,“李晟!”

    “嗯?”李晟疑惑的转头。

    “没事,走了。”谢远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挥挥手,往另外一个方向去了。

    ……

    回到自己房间,谢远回想起刚才的场景,多少有些愣怔。

    李晟身上好似有些不对劲……

    或者说,似李晟这般在一年内从无到有,直入五行的修炼速度本身就不对劲。

    不论其他本事,这等修炼速度甚至比当初的谢远还要夸张了。

    不知道是出于顾虑还是什么原因,谢远并没有选择用神识去探查。

    如果有什么问题,以李晟的性格应该不会对他隐瞒,若是隐瞒,只能说明他有难言之隐。

    “不管如何,他的基础看起来还挺扎实,应当暂时没什么大问题。”

    摇摇头,谢远没有再考虑李晟的事情。

    盘膝坐在床上,谢远一挥手,房间内顿时多了一头妖兽的尸体。

    银狰!

    以和柯烬死磕的代价得到的银狰。

    “若是那所谓的六品魂珠并不存在,这次就……好像也不太亏。”

    谢远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还收获了诸多魂珠,加起来花费的灵石不过十来万。

    这点钱若是去买妖核,最多也就买几颗五品的……亏是铁定不亏,现在就是赚多少的问题罢了。

    没有再多想,谢远直接开启了神识,开始寸寸探查银狰的尸体。

    其实可能藏有魂珠的地方也就那么几处,比如心脏、脑袋、腰腹这些地方。

    谢远先大致扫了一遍,随即皱起了眉头……竟是没有?

    不信邪的谢远又开始一点点探查银狰体内的其他地方。

    四肢没有,脊背没有,尾椎……还是没有!

    “难道这银狰果真没有魂珠,都是我们的臆想?”

    谢远眉头皱得更深,但又觉得不应该。

    随意打量着银狰尸首的谢远忽的心中一动,好像还有一个地方自己还没探查过。

    银狰的……双角!

    心念一动,无形的神识顿时如藤蔓一般缠绕上了银狰那两颗好似麒麟一般的犄角。

    在左边的犄角之中,一颗圆润无比呈现乳黄色上面还有着四道纹路拇指大小的珠子,便是出现在了谢远的视线之中。

    “果然有!”

    谢远心头一喜,直接以神识摄取,将那魂珠取了出来,纳入了灵台之中。

    无比强烈的吞噬念头,自谢远的神魂之中发出。

    这乳黄色珠子对谢远的吸引力,堪称可怕。

    不过谢远强行按捺住了那种欲望。

    他有一种感觉,吞噬了这乳黄色珠子,只怕他的神识不仅能够恢复如初,还能更上一层楼。

    但那也会带来一个麻烦。

    就是神识的进化必然需要一个过程,而谢远天亮之后还要去林家一趟,若是神识暂时不能动用,只怕大大的不便。

    想到这,谢远放弃了吞噬的想法。

    接下来,他又将今日在九天阁淘来的其他妖兽尸体一并放了出来,约莫二三十头之多,品阶也是从最低的一品到最高的五品,参差不齐。

    “希望多开出几个魂珠吧。”谢远自语之后又是失笑,“怎么有一种开盲盒的感觉?”

    ……

    一炷香之后。

    脸色略有些苍白的谢远擦拭掉额头的汗珠,看着灵台内浮动的十颗珠子,满意的笑了笑。

    除了银狰身上的六品魂珠,谢远从那二十多头妖兽之中还开出了总共九颗魂珠,收获颇丰。

    其中,二品魂珠三颗,三品魂珠两颗,四品魂珠三颗,五品魂珠也有一颗。

    二品魂珠是一种白中带黑的颜色,纹路也是不太清晰。

    三品魂珠则是呈现淡黑色,一样的凹凸不平,但已经能看到一条清晰的纹路。

    四品魂珠有两条纹路,黑色更深。

    五品魂珠已经呈现完美的圆形,黑色中染上了一些乳黄。

    而六品魂珠,则是纯正的乳黄色。

    “看来这魂珠可以用颜色来分类,还有圆润程度以及纹路,此外,一品妖兽看来不可能出现魂珠,或者说概率很小……”

    大概做了一下总结,谢远也对魂珠重新有了一个认知。

    此外,谢远还是忍不住想,九落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吞噬魂珠,究竟会引来什么?

    能让九天阁都忌惮的,只怕也是不俗……

    不过谢远的想法也很简单,连柯烬都敢吞,他怕个嘚!

    况且至少谢远没察觉到这魂珠对神识有什么副作用,这就足够了。

    之前吞噬妖核,谢远的神魂之外已经染上了一层血色,至今还没消除,也算是谢远一直惦记的一个隐患,可惜至今还没想到好的办法。

    为今之计,也只有不让这层血色继续加深了。

    想了想,谢远直接控制着神魂小人,吞噬了两颗二品的魂珠。

    黑白混杂的纯净魂力涌入了谢远的神识,几乎是刹那间,小型谢远背后的第二层金光就变得彻底凝实,距离完全饱满只差一线之遥。

    而谢远的神识,也终于完全恢复了过来,甚至更胜一筹。

    “呼,舒坦,可惜不能再吞了……不然引发了突破就不好玩了。”

    有些遗憾的从灵台之内退出,见距离天亮还有些时间,但时间又不是很多,谢远也不由有些纠结。

    得到那可能存在七十二种神通的神魔遗刻之后,谢远还没来得及好好研究一下,此时恐怕也只有先放一放了,等解决了那憨婆娘的事情再说。

    “算了,还是继续读书吧。”

    距离解锁下一本新书还差着不少进度,还得加把劲才行。

    摇摇头,谢远从书架之中拿出了《伤寒杂病论》,点灯苦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