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九落(求订阅)
    柯烬轰出一拳随即便是收手而立,而九天阁的两位强者也终于赶到。

    “世子,此地禁止杀戮打斗,为何坏我九天阁规矩?”

    一个垂须老者怒问道。

    柯烬面无表情,不言不语。

    那老者更怒,“你……”

    另一个中年人面色也是不太好看,若不是顾忌对方身份,刚才两人便会直接启动阵法镇压柯烬。

    中年人正准备说什么,忽的眼神一动,拉住了老者,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没死?”

    老者愕然,转头看向了墙壁的方向。

    众人从两人的动作中也听出了什么,都是转头看去,而柯烬也是脸色一变,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一道狼狈至极的肥胖身影从那墙壁之中挣脱了出来,他浑身颤抖,气息萎靡,身体更是被砸的扭曲,但却分明活了下来。

    “不可能!”

    柯烬瞳孔一缩道。

    他这一拳几近用了全力,别说这胖子才四象修为,就算是五行强者也绝无生还可能。

    谢远艰难的站起身来,胸膛以一种恐怖的弧度凹陷了下去,他急速的喘息着,那苍白的肥脸上却是挤出了一丝笑容,好似在后怕也在庆幸。

    “还好门主给了老子保命之物,否则今天还真就交代在这了……妈的,好疼!”

    众人都是有些惊疑不定。

    但也有些人认出了这胖子,一番窃窃私语后,不少人都是恍然。

    原来是天阳门核心弟子。

    蒋天明的威名在青州深入人心,若是他给出的保命之物,阻挡六合强者一击倒也不是不可能。

    “没死就好……”

    赶来的两个九天阁强者都是松了一口气。

    若是这胖子死了,此事还真有些不好处理,九天阁的规矩不能忽视,但柯烬的身份也是一个大问题。

    两人正在以眼神交流如何将此事了结的时候,旁边却是响起了一道有些刺耳的声音。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你说什么?”

    两人转头,都是一怔。

    “看我做什么?”谢远一边往嘴里倒着丹药,一边不解道:“我没记错的话,九天阁禁止杀戮的吧,他都这样了,你们还不出手干他?”

    “这……”

    两人一时语塞。

    “你们莫非想包庇他?”谢远声音又提高了八度,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哦,我知道了,你们是怕了他背后那王侯强者吧,啧啧,原来九天阁的所谓规矩只是个笑话啊!”

    “放肆!”

    “休得胡言!”

    两人顿时大怒。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谢远不屑道,“不然你们还在等什么?”

    “你……”

    “诸位都看看,这就是所谓有千年历史的九天阁,原来一样的欺软怕硬,大家在这做买卖可得小心了,不然谁看你不爽直接把你杀了,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住嘴!”

    谢远哪会理两人,接着说道:“我谢……呃,我田幸好歹是大鼎峰首席弟子,在天阳门那也是可以排进前十的人物,在这九天阁都被如此对待,诸位扪心自问,若是换做你们,只怕连说这几句话的机会都不会有了……”

    “够了!”

    “我九天阁一向公正,岂会如此……”

    两人见周围之人都露出了异样神色,更是开始窃窃私语,不由都有些急了,但一时间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呵呵,田小友倒是如传闻中一样,生得一张好嘴,这得理不饶人的脾气也是同样,难怪近来会闹得你们天阳门鸡飞狗跳了!”

    正在场面有些失控的时候,一道清越无比的声音骤然穿透了人群。

    半空之中,一道身影缓缓浮现,却是一个俊朗青年,只是眼神沧桑无比,一眼便知外表与年龄并不符合。

    “见过大执事!”

    那先前出现的两个九天阁强者都是恭敬行礼。

    现场却还有一些强者也认得此人,都是纷纷出声问好。

    谢远眼睛微微一眯,多少有些心惊,因为这人的气息虽然内敛,但以谢远隐约的感觉,只怕也是一个站在六合巅峰的强者。

    “你是九天阁的大执事?”

    谢远却是丝毫不慌,他田幸怕过谁?

    “我是。”青年微微一笑道,“你叫我九落也可以。”

    “随便吧,怎么,你觉得我说的不对?”

    “有些对,有些不对。”九落淡淡道,“我九天阁千年历史,规矩不会更改,柯烬先动的手是他不对,我九天阁自有处置,但你如此咄咄逼人,却是有些不将我九天阁放在眼里了。”

    “我咄咄逼人?”谢远好笑道,“难不成他要杀我,我还要礼貌的说声谢谢,谢谢他帮我挑了个好日子?”

    有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九落也是一怔,随即摇头失笑。

    “田小友,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说这些了。”

    九落坦然道,“柯烬的身份摆在那里,若说我九天阁丝毫没有顾忌,那当然是假话,这是实力至上的世界,所谓的公正都是相对的,这点谁也无法否认。”

    “当然,你差点身死也是事实,不如我做个提议,此事就此作罢如何?”

    “什么提议?”谢远本来已经有了打算,听九落如此说,便问道。

    “我倒也知道,你们是在争夺这银狰对吧?”九落淡笑道,“不知最终的价格如何?”

    “刚才我最后一次出价,是十五万灵石。”

    “十五万灵石,你倒是真敢说……”九落惊讶的一挑眉,随即沉吟道,“既然已经出到了十五万,却也不能亏了买家,这样吧。”

    “银狰依旧作价十五万,不过田小友只需出五万灵石,剩下的十万灵石,一半由我九天阁出,另一半则由柯烬出,既是赔礼,也算是补偿,小友觉得如何?”

    “不可能!”

    谢远还未来得及说话,柯烬便是脸色一变,大怒道。

    本来这银狰就该是他囊中之物,现在不仅被谢远得去不说,他竟然还要倒贴灵石,柯烬怎么可能接受?

    “世子,我九天阁虽然不愿意轻易得罪一个王侯,但若世子以为这就是你可以在此地为所欲为的倚仗,那就有些想当然了。”

    柯烬淡淡道,话音并不如何重,但这阁楼之上却是凭空起了一层寒意。

    柯烬脸色变幻不定,还想说些什么,却是终究没有说出来,如此僵持了数息,柯烬忽的吐出一口浊气,竟是平静了下来,好似想通了什么。

    “五万灵石,拿去!”

    柯烬从身后仆从那里拿过一个储物戒,丢给了九落,随即深深看了一眼谢远,转身便走。

    柯烬离去,除了那光头仆从,随后赶来的林清雨等人也跟着离去。

    “有趣。”

    秦观临走之前却是也看了一眼谢远,随即笑着摇头而去。

    谢远没在意秦观,倒是对柯烬的反应颇为意外,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还一瞬间将利弊也分析了个清楚。

    “不够蠢啊,这种人……留不得啊。”

    谢远看着柯烬远去的背影,不由喃喃道。

    “田小友,将你的五万灵石也拿出来吧,这银狰就是你的了。”

    九落转身看向谢远道。

    “我何时说过我也同意了?”

    谢远回过神来,却是哂笑道。

    “什么意思?”九落皱眉道。

    “我那门柱亲赐的保命之物最少价值五十万灵石,你才拿出十万灵石就将我打发了,是不是不太合适?”谢远摇头道。

    周围还残留的人群闻言都是嘴角一抽。

    五十万灵石的宝物?

    你吹,你接着吹……

    九落眼神一闪,“那你要如何?”

    “算了,我给你们九天阁一个面子,我可以再出五万灵石,不过还得加点东西,不然太亏了。”

    谢远其实知道自己已经很赚了,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你不狮子大开口一回,如何知道极限在哪里?

    况且,今日他若真是田幸的话,绝对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他必须替胖子讨回这个公道!

    “放肆,你真当我九天阁是软柿子吗?”垂须老者闻言就要发作。

    九落却是拦住了他,淡笑道:“说说看,你还想要什么?”

    “唔……”谢远才懒得管那两个九天阁强者要杀人的眼神,很认真的思索了起来。

    但一时半会之间,谢远还真想不出自己到底缺什么,好像什么都缺,但又不可能什么都要。

    突然,谢远心中一动,张口而出道:“我想要你的一个人情。”

    “我的人情?”九落愣住了。

    “不错,就是你的人情,若来日有机会,你再还我这个人情,如何?”

    “混账!”那垂须老者终于忍不住了,大怒道:“大执事何等身份,怎能轻易欠你人情?”

    九落却是不生气,再次拦住了垂须老者,忽的笑道:“可以,就加上我的一个人情。”

    “大执事,这如何使得!”

    “大执事……”

    “我已经决定了,你们不用再说。”九落微微摇头,拦住了九天阁激愤的一众强者,对谢远道:“满意了?”

    “满意。”谢远也没想到九落真的会答应,至于对方会不会耍赖,谢远却不是太担心。

    退一步讲,就算对方日后真的不认账,他也没有损失什么。

    今日能以五万灵石买到六品魂珠,已经是血赚,谢远怎么都不亏。

    谢远又交付了五万灵石,那粗豪大汉欢喜的离去后,谢远也是让九天阁的执事帮忙,又花了一万灵石买了三个储物戒,才将这银狰的尸首切割开全部装了进去。

    事情已了,见九天阁的执事也不是太想挽留自己的样子,谢远也只有遗憾的和对方挥手作别。

    讲个真,他还想喝几杯茶来着……

    ……

    出了万宝楼,谢远一路前行,眼看大门已经在望,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

    谢远微微皱眉,随即转身。

    这是一处四方的庭院,但诡异的是,本该人来人往的庭院,此时却是空无一人。

    不,准确的说有一个人。

    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站在那庭院的拱桥之上,负手而立。

    “大执事真是热情,竟然亲自相送。”

    谢远眼睛一眯,已经是全神戒备。

    “小友不必紧张,我找你,只是因为还有几句话没说完。”

    “什么话?”

    “我想知道,小友真的是田幸吗?”

    九落转过身来,目光灼灼道。

    “我不是田幸还能是谁?”谢远心中惊讶,脸上却是毫无表露,“你们九天阁号称无所不知,总不能连个人都会认错吧?”

    “也罢。”九落摇头一笑,眼中意味难明,却不知道是否相信了谢远的回答,他接着道:“小友,其实你心中是不是很困惑?”

    “困惑什么?”

    “困惑我九天阁……当真不知道魂珠的存在吗?”

    九落轻声道。

    “什么魂珠?”谢远瞳孔微微一缩,但却继续装傻。

    “我可没有在试探你,我九天阁数千年历史,根基更是在王朝大都,即便已经和总楼断绝联系许久,但这些事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见九落不是装的,谢远是真的惊讶了,他不解道:“既然知道,为何……”

    “为何视而不见是吗?”

    九落轻叹道,“极东之地曾经……算了,都是些很久之前的事,我只是不想辜负阁主的嘱咐,守住这一片净土罢了。”

    “要说就说清楚,说的云里雾里算什么?”谢远不爽道。

    “这背后的原因很复杂,我只能告诉你……魂珠虽然对神魂大有裨益,但其背后牵扯的因果也远超你的想象,若是可以,你最好不要去碰触。”

    谢远一怔,随即摇头道:“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谢远怎么可能因为九落几句话就真的放弃魂珠,至少在他的感知之中,魂珠并没有什么副作用,比妖核好用的多。

    至于因果……

    不知从何时起,谢远已然发现,他避不开了。

    既然如此,不如抓住一切机会增强实力,就如蒋天明曾说,只要足够强,又有何惧?

    见谢远不为所动,九落摇了摇头也没有多说,“那就祝你好运吧……另外,关于你欠我的那个人情,你知道我为何答应的如此干脆吗?”

    “这个我倒是大概能想到。”谢远耸了耸肩道,“恐怕你觉得,我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来跟你讨人情吧?”

    “事实上,本座觉得你能活过今日都算奇迹了。”

    九落转身,踏步而去,“可惜你已经和柯烬结了死仇,否则本座还真不建议你和他起冲突,你根本不知道,一个有封号的王侯强者是何等存在……”

    “是吗?”

    谢远喃喃了一句,回过神来的时候九落已经消失,他摇摇头颇有些自嘲的道,“看,逃不过的因果啊。”

    谢远转身看向大门方向,那里好似突然变得杀机隐现。

    谢远一边大步朝外走去,一边挣扎般自语道:“要不……我干脆跑路得了,反正柯烬要杀的是田幸,关我谢远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