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替我去看看
    (先放个老章节凑下字数,2点左右会更新成新章节,大家体谅一下,久等了,抱歉)

    若不是分了姜夜等人不少,谢远估摸着自己赚取的灵石绝对稳稳超过三百万。

    哪怕以谢远的心智,此刻也觉得有些梦幻。

    一条大型灵脉一年的产出也不过百万灵石,谢远的财富已经相当于拥有了一条灵脉三年的产出,十足可怕!

    镇定了一下心神,谢远这才将目光转到那堆刚才他拿之不准的宝物上。

    世间宝物,其实对修士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四类,功法战技、灵石灵髓、丹药灵植以及本命灵器。

    其中灵器的话,由于一般都是自己孕养的能发挥出最大威力,因此对于别人的灵器,除非等级相差过于巨大,否则谢远也看不上眼。

    然后是功法战技,谢远有着解析书架,对于这个倒是来者不拒。

    灵石灵髓和丹药灵植自不必说。

    而除了这四类常见的宝物之外,还有一些不算常见的异宝,诸如谢远之前得到过的古神图卷,这些异宝用途奇诡,却是需要仔细分辨。

    此刻放在谢远面前的,便是一堆他分不太清的异宝。

    不过根据谢远的判断,估计也没什么太好的东西,谁也不是傻子,除非……那个人也拿不准这是什么或者还没有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

    谢远抱着捡漏的心理开始一样一样筛选起来。

    相比起其他人,谢远最大的优势便是他以六合境的修为却拥有了王侯境才可凝结的神识。

    “这灯盏……以神识感知竟是隐隐有些舒适的感觉,应当是以特定方法点燃,可以孕养神念,对王侯境以下强者有好处,对我却是无用……

    嗯,回头扔给那憨婆娘吧。”

    “空白图卷?”

    谢远放下灯盏,又拿起一物,略一沉吟,随后以神识扫视,上面浮现了一行行晦涩的文字。

    “上古文?不对……这竟是以神识传承的功法,好似是炼体之法……

    但我已有‘磐石诀’,况且短时间内只怕也没时间耗费在炼体之上……

    唔,这门叫《垂柳诀》的功法可以增加柔韧性,倒是感觉更适合女性一些,也丢给那憨婆娘吧。”

    谢远继续翻找。

    “这小玉瓶造型好娘啊……算了,给她。”

    “这吊坠竟可以短暂庇护神念,这人不识货却是丢给了我,但对我好像也没什么用啊,给她吧……”

    “怎么还有镜子这种东西,我这么帅还去照镜子是想把自己迷死吗?算了,给她。”

    “避雷珠?给她……”

    “……给她!”

    直到谢远眼前堆成了小山的宝物快见底之时,他才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谢远抬头左右看看,左边的是给林清浅的,右边的是留给自己的,而此时左边变成了一座新的小山,至于右边……

    空空如也。

    “什么鬼,没有一样我能用的?”

    谢远不信邪的又拿起了一件巴掌大的铠甲。

    随着元力注入,那铠甲开始变大,隐隐有光芒浮现。

    “浮屠软甲?”谢远在铠甲的右肩上看到了几个小字,不禁轻轻点头,“正好缺一件防装,终于有能用的了……咦,等等,为什么这软甲胸前会有两个隆起?!”

    谢远呆了一下,随即认命般把软甲往旁边一扔。

    他依稀有点印象……

    这软甲分明是拓跋云储物戒里的啊!

    想不通的谢远不抱希望的拿起了最后一样东西。

    这是一块有些古怪的残片,非金非玉,两个拇指大小,摸起来的触感极其特别,至少谢远一时间根本认不出这是什么材质。

    最奇怪的是,谢远的神识探查竟是没有任何反应。

    有些皱眉的谢远手上下意识加了一些力度,一股森寒的感觉传来,随即谢远猛地低头,眉头皱的更深。

    他的手指竟然被割破了……

    很不可思议。

    到了他这个境界,即便没有刻意淬炼过肉体,肉体之坚韧也媲美金石,更别提体内还随时有元力运转,一块没有丝毫气息的残片竟是割破了他的手指,这该是何等的锋利?

    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的谢远摇摇头,将残片收了起来。

    至少,自己还是有一点收获的,谢远安慰了自己一下,略略一感知,将营帐之中的宝物和灵石都收了起来,走出了营帐。

    数丈之外,一道身影负手而立,见到谢远出现才微微侧身,暗红色的长发之下是一张年轻俊朗的面孔,眼中却是有着沧桑之色,正是二长老齐天盛。

    “让二长老久等了。”谢远行了一礼。

    “无妨。”齐天盛淡笑着摇摇头,“随我来。”

    ……

    天阳营帐数里外的一座高山之巅,两道人影依次降落。

    谢远落下之后便看到了什么,不由走到了悬崖边缘,挑眉看向远处,“那是什么?”

    在源地的四面八方,都隐约可以看到一些冲天的光柱,还有一些晦涩但却强大的气息传来。

    “你可以理解为施压,或者说是威胁。”

    齐天盛与谢远并肩而立,微微笑道。

    “那些是……各大势力的驻地?”

    谢远瞬间明白了什么。

    齐天盛点点头,“你们或者说你,这次闹出的动静太大,他们坐不住了。”

    谢远沉默了一下,随即问道:“顶得住吗?”

    “我在此,他们不敢怎样。”齐天盛笑了笑,随即话音一转,“不过你却是该走了。”

    “走?”谢远思索了片刻,了然的点头,“我是该走了……怕就怕他们依旧不会善罢甘休。”

    “总会有些余波的,不过无妨,没有人会怨恨你什么,修行一道,从来都是与天争命,与人争胜,若连这点觉悟都没有,也不配入我座下。”

    “终归是因我而起,我这人最怕因果,还是得有点表示吧?”

    谢远笑了笑,拿出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储物戒递给了齐天盛。

    齐天盛接过一看,脸上也浮现了一些讶然,随即失笑,“五十万灵石你随手就拿了出来,倒是比我还有钱……看来你们的收获远不止姜夜所说的那般,这小子,倒是多了一些圆滑,与你一行,也算是他的一场造化吧。”

    齐天盛又沉吟了几息,随即接着说道:“我手中好似还真没有你用得上的东西,这样吧,等你回山门的时候去找掌门师兄,这个人情就让他帮我还了吧。”

    “二长老何须客气,他们也是我的同门师兄弟,这点小小恩惠算什么……话说门主还有什么好东西吗?”

    “哈哈哈……”齐天盛大笑起来,“他手中的好东西可多了去了,只怕你到时候会挑花了眼。”

    “哦?”谢远眼睛一亮,随即又叹息道:“就怕门主不认账啊!”

    “放心,我既然敢如此说,自然有秘诀传授给你。”

    “什么秘诀?”

    “若是他不认账,你只需说出‘程依依’三字,他便不敢耍赖。”

    “程依依?”谢远狐疑道,“一个名字有那么大威力?”

    “比你想象的还要管用。”齐天盛笑道。

    “真的?”

    “你若还不放心,可再加上‘青竹湖’三字,不过过犹不及,小心真的惹恼了他。”齐天盛若有深意的瞥了一眼谢远,“你现在只怕还不是他的对手。”

    谢远一怔,随即摆手道:“二长老说笑了,我不是对手的人多了去了。”

    “也许吧,至少今日过后……极东之地年轻一辈第一人,还有谁敢轻言之?”

    齐天盛见谢远并不接话,也没有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手腕一翻拿出了一封信来,“不过你回山门之前,最好去一趟青州城。”

    “去青州做什么?”谢远一怔。

    “源地之中的时间流速与外界有些不一样,你们只去了数日,但外界已经过了月余……而她便在牧羊城等了你一月。”

    “她?”

    谢远随即反应了过来,“林清浅?”

    “倒是没想到你竟做成了赵无极一直没做成的事。”

    齐天盛打趣了一句,才是接着道:“不过你迟迟未出,她便直接往青州城去了。

    你也知道她和青州林家之间的纠葛,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此次应当是林家族会,却不知为何一定要让林清浅出席,似乎是与林惊龙的坟冢有关……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却是要你自己去探知了。”

    “还有这事?”

    谢远皱了皱眉,没想到林清浅竟然来过牧羊城,这憨婆娘就不会在老老实实在山门等他吗?

    但随即谢远又有些烦躁。

    以林清浅的性格,既然跑来了牧羊城,除非有一定要去青州的理由,否则绝对会等到她出来。

    那青州城到底发生了何事,竟让林清浅舍弃了等待,又跑回了青州?

    “不必忧心,我天阳门在青州不说一手遮天,却也不是谁都敢得罪,林清浅不会有事。”

    “我看起来很忧心吗?”谢远哈哈笑了几声,淡然道:“我会忧心?开什么玩笑……”

    “那不如歇息一日再走?”

    “这怎么行?”谢远立马摇头,“张青木师兄回去还有急事,他之前就和我说过了,让我千万不要耽搁。”

    “什么急事?”

    “他娘子快生了。”

    “哦?”齐天盛莞尔,“也罢,既然如此,那我这就送你们出去吧。”

    “那我替张师兄谢谢二长老了,二长老稍候,我这就去叫他。”

    谢远说完,身形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待谢远离去,齐天盛脸上的笑容忽然一收,随即轻叹:“蒋天明啊蒋天明,我不知道你这次又想做什么,只希望你依旧是对的吧……

    此子虽然行事老练,但身上分明还有些少年气,若真,则不世之天纵奇才,说不定,他就是那把你等待了多年的钥匙啊。

    但愿,最后不会落得一场空……”

    ……

    “我什么时候成亲了?”

    已经离开了牧羊城地界,张青木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道。

    “没办法,二长老盛情难却,想让我们多留几日,我只好随便找了个借口,张师兄你不会怪我吧?”谢远无奈道。

    “这样吗?”张青木恍然道,“难怪二长老的眼神有些怪怪的,想必就是不舍吧?倒是没想到二长老如此有人情味,与传闻中不太相符……”

    “谁说不是呢?”谢远点点头,随即又是摇头,“不行,张师兄,这样赶路太慢了,我带你走吧。”

    “嗯?”

    张青木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谢远抓住了手臂,随即周围的风声骤然消失。

    不过是一刹那间,等张青木运起元力恢复了感官,两人竟已经出现在了数里之外。

    “有必要这么赶吗?”

    这时呼啸的风声才灌进了张青木的耳朵,他苦笑着问道。

    “时间就是生命,怎么能随便浪费?不行,还是太慢,抓紧了!”

    “卧槽……”

    ……

    距离青州边界约莫百里的地方。

    半空中好似有黑点一闪而逝,速度太快却是根本让人看不清晰。

    骤然,好似凭空出现一般,两道身影便立在了半空中。

    谢远左右看了看,凝眉似乎在思索什么,片刻后,他开口道:“张师兄,我们之前来的时候,这一片应该是有一座山峰的吧?”

    谢远等了片刻,却是没等到张青木的回应,不禁奇怪的转头看去,却见张青木正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脸色也有些很奇怪的变化,好像是由青白转为红绿。

    谢远猛地想到了什么,不禁脸色一变赶紧让开。

    “呕……”

    下一刻,张青木嘴巴一张,一些不太好描述的东西便喷了出来。

    吐了好半天,张青木才算是缓过劲来,他直起身,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咳咳,我说这里之前是不是有座矮峰?”

    对于张青木都快六合境的人了竟然还随地呕吐,谢远也不好评价,只能干咳两声又重复了一遍。

    “山峰?”张青木敲了敲脑袋,终于恢复了一些清明,他左右看看,“这里有山峰吗,多高的山?”

    “大概数十丈吧。”谢远回忆了一下,不太确定的说道。

    “数十张高的山也叫山?”张青木有些无语,“再说你没事特意记一座山做什么?”

    “一些小习惯吧。”谢远解释了一句,“你到底有没有印象?”

    “这谁记得?”张青木无奈道:“我们一路行来,数千里路程,见过的山峰不知凡几,谁能记得住这些啊?”

    “是吗?”谢远皱眉,“但愿是我记错了吧。”

    神识延伸,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谢远摇摇头,拉着张青木继续赶路,不过速度放慢了不少。

    直到又走出千丈,谢远忽的停下。

    “怎么了?”张青木奇道。

    “不对,不对劲!”谢远一指脚下,凝眉道:“这里之前绝对有一条溪流,可是现在却不见了。”

    “可能……”

    “小心!”

    没等张青木说完,谢远忽的眼神一动,挡在了张青木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