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六合巅峰!
    季有德立于长空,不知是不是在那遮天蔽日的九把巨剑加持之下,他的身影也变得无限高大起来。

    恍惚间,谢远好像在他身后看见了另外一道不太清晰的影子,不过只是一闪而逝。

    谢远默默记下了这个细节,握着手中的底牌全神警惕。

    诛仙剑阵,这是他第一次听闻还有如此阵法。

    未知才是最可怕。

    而且季有德宁愿牺牲三十六个五行巅峰的强者,都不愿意轻启这剑阵,就说明在他心中,这剑阵的重要程度远胜那三十六个追随多年的五行强者。

    “不知道这‘诛仙剑阵’是不是青云门传下来的……”

    谢远忽的想到了什么,笑了笑道。

    “青云门?有这个宗派吗?”

    张青木一怔。

    “开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

    谢远笑着瞥了一眼张青木,却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对,好似有一阵青红之色正在若隐若现,不禁奇道:“张师兄,你没事吧?”

    “无妨。”张青木摇头。

    “一会你尽力护佑自身周全,我未必顾得上你。”谢远轻声道,“若有机会我会破开一个口子,你伺机逃遁即可。”

    和张青木说完,谢远这才转过身来,与季有德遥遥相对。

    ……

    季有德迟迟没有发动剑阵,倒不是故意拖延,而是在蓄势。

    这一点谢远也看出来了。

    九柄巨剑好似是在吸收天地之间的精粹,光华越加璀璨,但其上的裂痕却是越来越多。

    好似,这就是它们谢幕前的最后演出。

    谢远也在蓄势。

    他从未如此用尽全力的调动体内每一分元力,他的脊背渐渐挺直,一种极其压迫感的气势从他体内投射而出。

    张青木脸上的青红之色越加浓郁,但眼中也止不住的流露出震惊。

    “这才是你的真正实力吗?”

    张青木注视着谢远的背影喃喃道,“能见识到也算无憾了……”

    脸上满是杀意本不想再开口的季有德这一刻也有些动容。

    “六合境六重天……”季有德叹息一声,“你比我想象的更加妖孽,老夫不得不承认,哪怕是在东荒王朝之中,你也可以算作一等一的天才了。”

    “老夫现在倒是对你真正起了招揽之心,可惜诛仙剑阵已成,即便是老夫也无法逆转,只能说你的命数还是差了点……”

    谢远原本是六合境五重天巅峰,不过刚才在他全力运转体内元力的情况下,那本就几乎不存在的壁垒也直接被捅破。

    实力又增强了三分,但谢远的脸色却依旧凝重。

    因为那隐约的压力竟是并没有减少,反而……增强了。

    这说明诛仙剑阵的威能远比他想象的更加可怕,很可能已经超出了他承受的极限,所以他越是强大,感知的才会越加清晰。

    想到这谢远多少有些无奈。

    季有德对他实在太过重视,也没有留下任何余地。

    说实话,若不是刚好研制出了“解千愁”,单是三十六个五行巅峰的强者就足以逼出他大半底牌。

    而对方竟然还布下了足以威胁王侯的诛仙剑阵……

    就这,谢远都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已经用出了所有手上的牌。

    “张师兄,尽力活下来吧。”

    谢远深吸一口气,忽的对张青木说道。

    他自己也未必有把握接下这剑阵,至于张青木更不用说。

    到了这个时候,谢远也无法再分心去护持他了。

    这无关是否冷血,只是最明智的选择罢了。

    张青木没有多说也没有多问,只是默默点头。

    “一炷香了,还是没来吗?”

    谢远眯了眯眼睛,左右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天空尽头,终于放弃了残存的一丝念想,身形骤然虚晃了一下。

    长空之中好似没有什么异常,但季有德却是忽的眉头一挑,淡笑道:“忍不住了吗,可惜,没什么用……”

    季有德身形也虚晃了一下,瞬间出现在数十丈之外,而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一抹剑光好似死亡之花,正静悄悄的绽放着。

    谢远的身形出现在了剑光之后,略微皱眉。

    季有德的身法之快,虽然还比不上他,却也相去不远了。

    “更难了。”

    谢远毫不犹豫的捏碎了手中的一张命卡。

    轰隆!

    天空之中好似有一瞬间的暗淡。

    当光亮再现,好似有一道白影一闪而逝,融入了谢远的体内。

    他的气息开始疯狂暴涨,六合境七重天、八重天、九重天……

    只是刹那之间,谢远的修为便不可思议的来到了六合境巅峰!

    命卡,是稳健书的奖励。

    也是谢远最为珍贵的底牌。

    为了孕养三张命卡,谢远不知耗费了多少资源和生命力。

    可以说若不是有这三张命卡拖累,谢远的修为绝不止如今这么简单。

    命卡有两种用法。

    第一种,在关键时刻可以替代谢远承受致死一击,相当于被动的重生十字架。

    第二种,直接捏碎,可以让谢远的实力在短时间内暴涨一大截,但一炷香的时间后便会退散。

    此时,谢远便选择了万不得已的第二种用法。

    诛仙剑阵谢远不熟悉,也不知道如何破解,但他的想法很简单,将剑阵的操控者杀死,就算剑阵不能告破,也必定威能大减!

    “你……”

    季有德这次是真的被惊到了。

    这世上不乏短暂提升实力的秘法,但有的是损耗自身的魂魄,有的是同归于尽的方法,就算如此,也至多提升两三成实力算是顶尖。

    而如谢远这般,实力近乎暴涨一倍,他简直是闻所未闻。

    更可怕的是,季有德几乎没有感受到谢远有什么严重的损耗,精气神反而变得更加圆润,这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若不是万重山被彻底隔绝,我都怀疑你是东荒皇族之人了!”季有德眼神炽亮,“待杀了你之后,老夫一定要好好挖掘一番,你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谢远没有再跟他废话,因为他知道时间不多了,身形一动,半空之中竟是出现了上百道幻影。

    不,那已经不是单纯的幻影,因为每一道影子都是挥舞出了剑芒,而每一道剑芒,竟也是瞬间分化千百!

    一时间,整个长空都变成了一片剑海,好似无数星斗。

    “陨!”

    几乎将一身实力发挥到了极致的谢远脸色苍白,眼神却是无比明亮。

    他低喝一声,剑芒如雨,倾盆而下!

    季有德早在第一道剑芒出现的时候便怒吼一声,身形如闪电般在长空瞬间辗转数十次。

    但剑芒实在太过密集,而且近乎无穷无尽,任季有德如何闪避,却也不断被剑芒击中。

    叮叮叮……

    密集到牙酸的碰撞声响起,其中不时夹杂着季有德的闷哼声。

    有泛着金色的血液不断自长空洒落,季有德的气息也在急速衰弱。

    “落!”

    数息之后,季有德终于忍不住了,几乎是从喉咙之中挤出了一个字来。

    苍穹颤抖。

    尚未蓄势到极致的诛仙剑阵一顿,下一刻,正北方位的巨剑骤然消失在原地。

    狂风大作,那正北方位的巨剑化作了无数冰雹,覆盖了正片长空。

    剑芒不断与冰雹碰撞,随后双双消融,季有德也获得了一些喘息的机会。

    “落!落!落!”

    又是接连三首怒吼。

    西北、东北以及正西的三柄巨剑也纷纷从天际坠落。

    一化为流星,一化为烈焰,一化为陨石。

    方圆十里的天空好似变成了调色盘,这一瞬间的绚烂,哪怕在千里之外也隐约可见。

    整个极东之地好似突然出现了极光,甚至海州边缘也有无数修士惊诧的抬头,遥遥看向青州方向,不知道又发生了何等大事。

    谢远幻化的万千剑芒不断消融,季有德终于寻到了空隙脱身而出。

    当他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半空之时,张青木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此时的季有德几乎有半个身子都化为了骷髅,甚至头顶都有几个血洞,若不是一团绿色的光芒不住在他身上游走治愈,只怕他早就已经陨落。

    谢远以六合境巅峰修为施展的万剑诀岂同小可?

    这一击不仅是抽空了谢远体内的元力,连他的神念也近乎消耗一空。

    “落!落!”

    季有德又是接连两声,西南以及正西两柄巨剑也纷纷坠落。

    万物生长又毁灭,一种诡异的灰色力量席卷了整个长空。

    张青木发出痛苦的嘶吼,本命灵器几乎是在瞬间破碎。

    若不是大部分力量都被谢远的星辰剑海所抵挡,张青木也活不过一息。

    而当六剑落下,谢远的剑阵也近乎支离破碎,幻影重新合一,谢远负手站在半空,除了脸色苍白,眼神却是依旧平静。

    “还有三剑……”

    “每一剑的威能都比之前更强,竟是在不断叠加……”

    “第六剑已经无限接近六合巅峰,那第七剑呢?”

    咻!

    “落!”

    谢远很快便得到了答案。

    失去了剑海的阻碍,东南的第七剑从天际坠落,好似吞噬一切的深渊,让天空刹那黑暗下来。

    谢远闭了闭眼睛,再伸手,手中出现了斩月剑。

    “剑二十四!”

    谢远低喝一声,一道金中带银的身影从他身上呼啸而出,毅然冲向了那片深渊。

    在将“剑二十三”提升到无暇境之后,谢远就一直有种感觉,他可以创出更强的剑法,但却始终差一点什么。

    而此时,在修为强行提升,无限接近王侯境之后,谢远脑海中也是多了一些莫名的感悟。

    到此时,他终于施展出了这一式从未面世过的“剑二十四”!

    锵!

    碧落黄泉,此刻只闻剑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