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去青州(求推荐票)
    (还没写完,有重复部分,晚点或者明早看哈,每天都到这个点没办法,上班事情太多了,对不住大家~)

    若不是分了姜夜等人不少,谢远估摸着自己赚取的灵石绝对稳稳超过三百万。

    哪怕以谢远的心智,此刻也觉得有些梦幻。

    一条大型灵脉一年的产出也不过百万灵石,谢远的财富已经相当于拥有了一条灵脉三年的产出,十足可怕!

    镇定了一下心神,谢远这才将目光转到那堆刚才他拿之不准的宝物上。

    世间宝物,其实对修士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四类,功法战技、灵石灵髓、丹药灵植以及本命灵器。

    其中灵器的话,由于一般都是自己孕养的能发挥出最大威力,因此对于别人的灵器,除非等级相差过于巨大,否则谢远也看不上眼。

    然后是功法战技,谢远有着解析书架,对于这个倒是来者不拒。

    灵石灵髓和丹药灵植自不必说。

    而除了这四类常见的宝物之外,还有一些不算常见的异宝,诸如谢远之前得到过的古神图卷,这些异宝用途奇诡,却是需要仔细分辨。

    此刻放在谢远面前的,便是一堆他分不太清的异宝。

    不过根据谢远的判断,估计也没什么太好的东西,谁也不是傻子,除非……那个人也拿不准这是什么或者还没有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

    谢远抱着捡漏的心理开始一样一样筛选起来。

    相比起其他人,谢远最大的优势便是他以六合境的修为却拥有了王侯境才可凝结的神识。

    “这灯盏……以神识感知竟是隐隐有些舒适的感觉,应当是以特定方法点燃,可以孕养神念,对王侯境以下强者有好处,对我却是无用……

    嗯,回头扔给那憨婆娘吧。”

    “空白图卷?”

    谢远放下灯盏,又拿起一物,略一沉吟,随后以神识扫视,上面浮现了一行行晦涩的文字。

    “上古文?不对……这竟是以神识传承的功法,好似是炼体之法……

    但我已有‘磐石诀’,况且短时间内只怕也没时间耗费在炼体之上……

    唔,这门叫《垂柳诀》的功法可以增加柔韧性,倒是感觉更适合女性一些,也丢给那憨婆娘吧。”

    谢远继续翻找。

    “这小玉瓶造型好娘啊……算了,给她。”

    “这吊坠竟可以短暂庇护神念,这人不识货却是丢给了我,但对我好像也没什么用啊,给她吧……”

    “怎么还有镜子这种东西,我这么帅还去照镜子是想把自己迷死吗?算了,给她。”

    “避雷珠?给她……”

    “……给她!”

    直到谢远眼前堆成了小山的宝物快见底之时,他才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谢远抬头左右看看,左边的是给林清浅的,右边的是留给自己的,而此时左边变成了一座新的小山,至于右边……

    空空如也。

    “什么鬼,没有一样我能用的?”

    谢远不信邪的又拿起了一件巴掌大的铠甲。

    随着元力注入,那铠甲开始变大,隐隐有光芒浮现。

    “浮屠软甲?”谢远在铠甲的右肩上看到了几个小字,不禁轻轻点头,“正好缺一件防装,终于有能用的了……咦,等等,为什么这软甲胸前会有两个隆起?!”

    谢远呆了一下,随即认命般把软甲往旁边一扔。

    他依稀有点印象……

    这软甲分明是拓跋云储物戒里的啊!

    想不通的谢远不抱希望的拿起了最后一样东西。

    这是一块有些古怪的残片,非金非玉,两个拇指大小,摸起来的触感极其特别,至少谢远一时间根本认不出这是什么材质。

    最奇怪的是,谢远的神识探查竟是没有任何反应。

    有些皱眉的谢远手上下意识加了一些力度,一股森寒的感觉传来,随即谢远猛地低头,眉头皱的更深。

    他的手指竟然被割破了……

    很不可思议。

    到了他这个境界,即便没有刻意淬炼过肉体,肉体之坚韧也媲美金石,更别提体内还随时有元力运转,一块没有丝毫气息的残片竟是割破了他的手指,这该是何等的锋利?

    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的谢远摇摇头,将残片收了起来。

    至少,自己还是有一点收获的,谢远安慰了自己一下,略略一感知,将营帐之中的宝物和灵石都收了起来,走出了营帐。

    数丈之外,一道身影负手而立,见到谢远出现才微微侧身,暗红色的长发之下是一张年轻俊朗的面孔,眼中却是有着沧桑之色,正是二长老齐天盛。

    “让二长老久等了。”谢远行了一礼。

    “无妨。”齐天盛淡笑着摇摇头,“随我来。”

    ……

    等所有人走光以后,一直漠然站立的谢远才放松了下来,随手将斩月剑往旁边一扔,他毫无形象的直接往地下一倒,呈大字型瘫在了废墟之中。

    接连以神识化形之法施展“万剑诀”,对谢远的负担极大,此时若不是还保留一些理智,谢远可能直接眼睛一闭就会睡个天昏地暗。

    “他们还没走远……”

    看到谢远眉目间毫不掩饰的疲惫,姜夜提醒了一句。

    “那又如何?”

    谢远不太在意的说道。

    姜夜先是皱眉,随即又是若有所思的说道:“你故意的?”

    “有意也好,无意也罢。”谢远微眯着眼睛,懒洋洋的说道,“他们要真有勇气接着动手,也不用等到现在了。”

    姜夜下意识想要反驳,但看了看那满地的灵石和各种珍稀秘宝,也不由苦笑摇头。

    是啊,真要有勇气一搏的话,又何须花钱买命?

    一念及此,姜夜也随之躺倒在谢远旁边,重重出了一口浊气。

    一直在旁边提心吊胆的看着……

    其实他也很累。

    两人看着暗红色的天空,周身的元力自动驱散了风中的灰尘,四周一片宁静,只是偶尔地底会传来一阵震动,却也惬意。

    良久良久,姜夜才忽的开口道:“其实你留手了对吧?”

    “怎么说?”谢远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但鼻间却传来一些声音。

    “你肯定留手了。”姜夜肯定的说了一遍,接着喃喃道,“你应该有本事将他们全部杀光的,虽然我不太想相信,但……是这样的。”

    “你应该也有顾忌吧?”

    “强大如你也会有顾忌,毕竟这些人代表的不仅是他们自己,还包括了极东之地几乎所有一流势力的绝顶天才……

    杀了,他们就要断一代最顶尖的传承。

    这是不死不休的仇怨。”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敬畏和彻底的恐惧总还是有一条界线的……”

    “门主……门主保得住你吗?”

    姜夜自顾自的说着,谢远一直没有接话,恍若睡着,直到此时姜夜提起了蒋天明,他忽的坐起身来,目光中有些复杂意味。

    “门主……”谢远顿了顿才接着说道,“你说他对‘源地’有多少了解?”

    姜夜先是一怔,随即目光一凝,摇头道:“据我所知,除了当初覆灭逐日魔教的时候,门主应该从未踏足过此地。”

    “可他还是来过不是吗?”

    谢远目光有些飘忽,“我只是很奇怪,听拓跋云还有石尊等人的语气,对这迷雾之地其实多少都有一些了解,甚至知道巨灵一族的存在,天阳门立宗也超过了千年,更是当年一战的主导,真的对这里一无所知吗?”

    “门主不知道,二长老也不知道?”

    “还有,姜夜,你想过没有,若此次我不在,你踏入这迷雾之地究竟有几分生还的把握?我不算的话,源榜之上的天阳门强者竟是只有你一人,说来也是滑稽……”

    姜夜沉默了下去。

    谢远却是突然变得话痨了起来,继续说道:“就算我也来了,不对,或者正是因为我来了,我们才进来了,但即便如此,这迷雾之地中的危机也完全超出了预期,若我再弱一点,若是……”

    “谢远,别说了。”姜夜打断道,“门主不是这样的人……”

    “谁知道谁是什么人?”谢远伸了一个懒腰站了起来,“在这天阳门之中,你们全都搞个人崇拜,有时候也许会被蒙蔽双眼呢?”

    见姜夜还想争辩什么,谢远及时止住了话头,摆手道:“行了,不说这个,赶紧收东西,我的储物戒可装不下这么多。”

    姜夜没有再多说,两人开始收拾了起来。

    “灵髓不太多,大部分都是灵石,虽然数量很多,但品质都一般……”

    “神通石刻有三块。”

    “咦,五品升元丹,品质还行……”

    “谢远,你看这又是什么……你没事吧?”

    姜夜说到一半,见谢远正捧着一卷丝巾发呆,不由疑惑道。

    姜夜走过去看了看,那丝巾上却是记载了一种叫做“开脉丹”的上古丹方,可以小幅增加元力上限,虽然也算珍贵,但对于谢远来说也不算什么吧?

    谢远回过神来,略微怀念的笑了笑,“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日子。”

    “以前?”姜夜迷惑道。

    “是啊,简单,安静,不过其实我知道也走不长远,不然人生岂不是太单调了?”谢远若有所思的道,“说不定我骨子里也是个不甘寂寞的人……毕竟我起码要活几万年,太枯燥了不好。”

    姜夜先还认真的听着,等听到最后一句不禁翻了个白眼。

    几万年?

    王侯境强者也没有那么长的寿元吧?

    两人将现场收拾干净,便往迷雾之地外掠去。

    不知为何,迷雾之地中的风沙好像剧烈了起来,很快便将两人的身形淹没,只隐约传来了一些模糊的对话声。

    “谢远,其实你知道为何我相信门主吗?”

    “为何?”

    “二十三年前,我祁州姜氏一族被仇敌灭门,门主在一堆尸骸中找到了我,那时候我才八岁,完全被吓傻了,他当时笑着问我说想不想报仇,我说想,他就牵着我去了断剑山,也就是我的仇家所在……

    你知道吗,当时的门主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强,他一手护着我,一手拎刀,就这么带着我走进了断剑山……

    断剑山灭了,门主也受伤极重,唯独那笑容从没变过,依旧从容镇定,仿佛天底下没有能令他色变之事。”

    “那你怎么拜二长老为师了?”

    “门主说我缺点灵性,不适合跟他学。”

    “可是林清浅和你一样呆啊,她怎么就成亲传了?”

    “林师妹呆吗,虽然这些年接触比较少,但我依稀记得,当年林师妹可是极其聪颖,我们这些师兄弟可没少被她捉弄过。”

    “嗯?”

    ……

    迷雾之地外的某处山丘。

    张青木和陈星辰正站在此处不断张望,两人脸上都有着焦虑。

    “张师兄,刚才那般动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似是爆发了一场大战,你看到那遮天的身影了吗?”

    陈星辰点头:“刚才某一瞬间迷雾全部散去,想不看到都难,可是……那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但我依稀记得以前听过一些传说,不管那到底是什么,只怕都不是好事,体形如此巨大的存在,实力也绝不会差。”

    “却不知道其中到底如何了,神魔遗刻是否真的出世了……”张青木叹息道。

    “但愿二师兄和吴师兄都没事吧……”

    两人心中都是迫切,却也只能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张青木猛然抬头,脸上出现警惕神色,“小心,有人出来了!”

    两人刚刚戒备,便看到一人自迷雾之中冲了出来。

    这人身穿灰衣,上面血迹斑斑,全身佝偻如老者,乍一看十分普通,但那双眼眸却深不见底。

    陈星辰看见这人先是一怔,略微回忆后猛地脸色一变,“是血魔,快退!”

    “血魔?”张青木也想起了之前看过的情报,面色凝重。

    传言血魔嗜杀如命,而且兼之是独行修士,行事作风可谓肆无忌惮,绝对是不可招惹的存在。

    两人刚想后撤,但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血魔也看到了两人。

    他脚步一停,打量了两人一番,随即不确定的问道:“青州天阳门?”

    “正是,血魔,我们最好井水不犯……”

    “娘的,一出来就看见你们,真是晦气!”

    陈星辰劝退的话语还没说完,血魔就脸色一变,骂了一句之后竟是身形一转,往另一个方向疾掠而去,眨眼间便消失在了长空之上。

    “这……”

    张青木和陈星辰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是有些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