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陨!
    (还没写完,章节内容是乱的,明早再看哈)

    谢远一剑被那诡异的珠子阻挡,他没再急着去追杀拓跋云。

    拓跋云也没有趁机逃遁,只因两人都清楚,今日除非谢远身死,否则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逃脱谢远的追杀。

    咚咚!咚咚!

    恍若擂鼓般的心跳声越加急促,所有人俱都静默下来,惊疑不定的注视着那开始摇晃的道场支柱。

    高超过数百丈的石柱外壳不断剥落,有着赤红色显露出来。

    直到所有石屑剥落,一道仿佛擎天般的身影便出现在了这天地之间。

    他有着和人一样的外貌,全身璀璨如红水晶,他紧闭着双眼,双手正托举着头顶的道场。

    好像是感应到了众人的注视,他的双眼打开了一丝缝隙。

    刹那间,这片天地好似都被照亮。

    一股沉寂已久却强大至极的气息开始缓缓苏醒过来。

    “他也是巨灵神?”

    在场的强者对这迷雾之地多少都已经有了一些了解,甚至见识过巨灵一族的也不在少数,但是却没有哪个巨灵神能给他们如此巨大的压力。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压抑。

    “是。”石尊缓缓道,“准确的说,他是巨灵神将,比普通的巨灵神还要高出一个层次的存在。”

    “巨灵神将?”

    “这气息,好像已经快脱离六合境的界限了……”

    众人都是脸色凝重,即便不能确定这巨灵神将是否踏入了传说中的王侯境,但对方必定是六合巅峰无疑了。

    六合巅峰……

    这是青州三巨头的层次。

    因为某种限制,极东之地已经多年没有出现过王侯境强者。

    在这里,六合巅峰就是站在顶端的存在。

    “云尊疯了,他竟然唤醒了巨灵神将!”鬼尊又是愤怒又是恐惧。

    “那又如何?”忘川不解的问道。

    “你们之前应该都遇见过普通的巨灵神吧?”鬼尊的脸色很是难看。

    众人纷纷点头。

    踏入迷雾之地后,在场的强者大都探查过一些遗迹,自然少不了和那些守护遗迹的巨灵神打交道。

    “那些守护遗迹的巨灵神”

    众人闻言脸色均是一变,画王不以为然的说道,“我们就算不是对手,逃跑总没问题吧?”

    “你还不明白吗?”鬼尊苦笑道:“这里是迷雾之地啊,对方可以唤醒所有巨灵神围杀我们,巨灵一族在这迷雾之地的力量堪称无穷无尽,之前那些遗迹的巨灵神不过是一盘散沙,也不会主动走出遗迹,但现在神将醒来……”

    画王沉默了下去,众人也都是心中忐忑。

    “擅闯道场者,杀无赦!”

    而此时,那巨灵神将终于完全睁开了眼睛,恍若燃烧着火焰的巨大双眸漠然的注视着众人,就在众人各自警戒准备逃遁的时候,巨灵神将忽的视线一转,定格在了谢远身上。

    “凡人,毁坏天狱,偷窃石刻,永世不可超生之死罪!”

    低沉的声音如雷鸣一般响彻在半空,巨灵神将骤然伸出一只手,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朝谢远抓去。

    正准备逃窜的众人都是一怔。

    谁也没想到,这巨灵神将似乎并不在意他们,竟像是认准了谢远一般。

    只是……天狱又是什么意思?

    本已陷入疯狂的云尊也是愣住了,随即便是狂喜,他大笑道:“哈哈哈,果然是天不亡我拓跋云,青帝,今日依旧是你的死期!”

    众人意外之余也是纷纷松了一口气,哪怕鬼尊也在退出数里之后停了下来。

    “巨灵神将出手,青帝必死无疑!”

    鬼尊在发现巨灵神将果然并不理会逃窜的众人后心头大定,他笑着出声道。

    众人联手竟也压制不了谢远,云尊更是被逼得使出同归于尽的招数。

    ……

    下一刻,离谢远最近的七大强者在拓跋云的高喝下纷纷出手,谢远施展的战技声势实在太过可怕,没有人敢掉以轻心。

    “不灭罗汉体!”

    石尊率先低喝一声,体形骤然胀大,变为一丈多高。

    他修炼多年的“大罗天石体”刚才被谢远击破,短时间无法恢复,此时拿出手的却是他另一门绝技。

    不过比起“大罗天石体”,这“罗汉体”却是要差上一筹。

    “石破天惊!”

    变身的石尊施展战技一拳轰出,虚空震荡,其中竟是没有多少元力的痕迹,光是这一拳的威力,便能硬生生轰杀一名五行巅峰的强者。

    “天罚令!”

    血魔淡笑一声,双手齐舞,他的衣服彻底变成血红,随手抛出一枚令牌,迎风暴涨,变为一枚遮天大印,上面血色环绕,隐隐还有无数冤魂哭嚎,让人头皮发麻。

    “百鬼夜行!”

    鬼尊的面目陡然被黑气环绕,衣袍撩开,一道影子从他背后显现出来,这方天地刹那变得阴森。

    那影子化作数百道,倒是隐隐和谢远的“万剑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只不过从声势上,却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了。

    但三人所展露的,却皆是六合境的气息。

    甚至血魔的气息,已经隐隐达到了六合境三重天的地步。

    天臂站定不动,却也是挥出了一刀,只是那一刀的轨迹有些不太寻常,忍不住让谢远多看了他一眼。

    “我倒要看看,这是什么层次的剑法?”

    忘川在震撼过后双手一张,周身浮现了七柄剑。

    “浮屠剑阵!”

    随着忘川双手合十往前一推,七剑瞬间合一,也是化作了一柄巨剑,朝着谢远当头斩下。

    “好久没有以天作画了,青帝,你却是够资格让我施展了。”

    画王哈哈大笑一声,取出了一直挂在腰间的粗大毛笔,对着长空便涂画起来。

    随着他每一次挥动手中笔,那长空之上便有一只金色大鸟被勾勒了出来,吞吐着火焰朝谢远冲了过去

    七大强者,除了压阵的拓跋云纷纷出手。

    这般层次的战斗,外围的五行强者也是有些插不上手,只是不断的维持着阵法防止谢远逃脱。

    那一瞬间的绚烂,甚至彻底撕裂了天空,隐约有星辰在那高空之上展露出来,一股奇特的气息从裂缝中传来,不过除了神识敏锐的谢远,却是无人察觉到。

    所有人,都紧盯着半空,准确的说是盯着谢远。

    ……

    谢远的剑阵刚刚成形,六大强者的攻势已经袭来。

    “围!”

    谢远低喝一声,伸出二指往前一引。

    在半空中旋转的剑阵化作了一条咆哮的恶龙,随即灵动的一摆尾,牢牢将谢远护在正中。

    轰!轰!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血魔的天罚令和石尊的铁拳当下撞上了巨龙。

    无数碎裂声响起,几乎是眨眼间便有数百道剑光破碎。

    紧随其后,忘川等人的攻势也纷纷落下。

    咔嚓咔嚓……

    撞击声演变成为了惊天的爆炸声,元力和元力碰撞的余波横扫了整个长空。

    除了风暴正中心的谢远,所有人都被掀飞了出去,甚至有几个猝不及防的五行强者直接是在这余波之下重伤坠落。

    距离实在太近,延绵不过数里的战局,所有人都受到了波及,而离风暴中心最近的七大强者此刻看上去也是颇为狼狈。

    石尊手臂鲜血淋漓,近乎断裂,血魔身上的血色黯淡了不少,忘川的巨剑倒飞而回,再度分化,已经有四把剑彻底破碎,画王的金鸟也呜咽一声直接被搅碎在了那剑刃风暴中……

    除了表面看不出异常的天臂,就只有鬼尊受伤最轻,但他分裂出的鬼影却也尽数埋葬在剑阵之中。

    然而此刻,所有强者都没有关心自身的伤势,只是死死盯着那风暴中心。

    那里依旧被混乱的元力风暴所笼罩,看不清其中的景象。

    众人屏息。

    谢远……到底如何了?

    ……

    “谢远!”

    躺在废墟之中的姜夜直接被这剧烈的震动惊醒,他怔怔的看着长空之上,忍不住喊了一声。

    姜夜的脸色多少有些灰败。

    即便他对谢远有再大的信心,此时也是不敢相信谢远还能活下来。

    那可是六大六合境强者的合力一击啊!

    到了这个境界,即便没有事先演练,六人的配合却可用天衣无缝来形容。

    无论是时机还是角度,绝对最大程度的发挥了围杀的优势。

    别说是谢远,就算是门主亲至,又能挡得住吗?

    姜夜不知道,只是握紧了双拳,紧盯着那风暴中心。

    ……

    “青帝……应该死了吧?”

    鬼尊等人和姜夜也是一样的想法。

    而此时,在众人的等待之中,半空之中的风暴终于开始消散。

    隐约间,一道身影自烟雾之后显现出来。

    “不,这不可能!”

    拓跋云率先色变,其他人也是不可置信。

    这都没死?

    他们不死心的继续盯着

    终于,烟雾彻底消散,露出了保持着双手交叉姿势护住头颅要害的谢远。

    而在他的四周,还围绕着十数把斩月剑。

    等谢远终于抬起头来,露出了那略显苍白但是依旧纤尘不染的脸庞,众人终于死心。

    “为什么?”

    “青帝这都没死?”

    “这到底是什么战技,竟然有如此威能,可以以一敌六而毫发无损!”

    此起彼伏的倒吸凉气的声音在长空之上响起。

    无论是忘川等人亦或是外围的五行强者,都是震惊、不解还有迷惑等种种情绪交织,一时间呆在原地。

    “咳咳……”

    这时,谢远放下了手咳嗽起来,有血迹自嘴角流淌而下,他摇头无奈道:“都有点东西啊,我差点被你们震死。”

    看到谢远受伤了,好像终于找到了某种心理上的平衡,众人不知为何,都是齐齐松了一口气。

    至少……他还是受伤了。

    拓跋云也终于回过神来,怒喝道:“都还愣着做什么,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要停手!”

    鬼尊等人醒悟,也不接谢远的话,身上元力滚动,气势再度开始攀升。

    他们此刻只有一个想法。

    青帝……绝不能活!

    如此人物,不该出现在这里,至少,不该出现在他们眼前。

    谢远没什么意外,只是轻轻抚过周身的剑,忽的笑了笑道:“已经让了你们一招,这次该我了吧?”

    众人正皱眉的时候,谢远轻轻弹响了其中一柄斩月剑。

    清脆的剑鸣好似会传染,所有的剑都鸣叫起来,好似天乐。

    下一刻,让所有人都是面色凝重的事情发生了。

    “道生一,一生二……这一式,依旧是万剑诀。”

    随着谢远低语,他周围的剑影开始分裂。

    很快,密密麻麻的斩月剑再度布满了天际。

    ……

    “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难道他有用之不尽的元力吗?”

    “就算如此,可他的肉体如何能承受元力的不断冲击?”

    石尊等人都是有些茫然,那种茫然甚至压过了心中的恐惧。

    何为绝招?

    短时间内只能施展一次,再无余力,这才叫绝招啊!

    但谢远的万剑诀竟然可以连续施展……

    就算体内真有取之不尽的元力,可人的肉体是有负荷极限的,任何战技都是元力的压缩和重组,对经脉总会有所损伤。

    就算石尊炼体多年,像是“石破天惊”这等威力奇大的绝招,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连续施展。

    否则,要么重伤要么直接爆体而亡。

    所谓的拼命,也不是想拼就能拼的。

    但此刻谢远,却是完全打破了这种常理。

    除非,他施展的不是绝招……

    可是可能吗?

    ……

    无论众人如何想不通,但那悬浮天际的如恶龙一般的剑阵却是再度浮现。

    剑锋缓缓调转,直指众人。

    拓跋云也是色变,但随即他又怒道:“诸位,何须恐惧,谁知他这次是不是花架子?就算他真的又施展了一次万剑诀,但这剑法防御如此之强,莫非威能也可逆天吗?”

    拓跋云的话点醒了众人。

    是啊,任何剑法都有偏重,有的追求杀伤力,有的追求极致的快,也有的以防护为主。

    这万剑诀,看上去便更像一门防护的剑法。

    “杀!”

    谢远恍若没有听到拓跋云的话语,再度伸手一引。

    如怒龙出海,数之不清的剑影组成的长龙咆哮掠出,剑锋直指拓跋云。

    “出手,破剑阵,诛青帝!”

    拓跋云脸色微变,怒吼一声,双手齐出,早已积蓄多时的元力倾泻而出。

    “烈日当空!”

    只见双手一捧,无数元力汇聚之下,顿时在半空形成了一轮璀璨的曜日。

    仿佛是为了与谢远的剑气长龙匹敌,那曜日竟也有十丈直径,炽烈的温度,甚至让凝霜阵都消散了不少。

    “吼!”

    无数长剑的鸣叫好似恶龙的咆哮,一头撞上了那照亮半个天空的曜日。

    石尊等人也没有闲着,各自出手,恐怖的元力风暴再度席卷整个长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