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一十章 谢远的极限
    (大家依旧过会看,才到家不久,还没写完,重复的一会就改过来了)

    冰凉的触感传来,掌中的迷你石刻依旧不时闪烁着神秘的光芒,隐约还能看到无数幻象自那表面掠过。

    不过这小小的石刻却是重逾万斤,寻常人恐怕未必拿得动。

    虽然万分好奇,但此时谢远也来不及再去细看手中的石刻,因为他已经感受到了那来自四面八方的凛冽目光。

    “青帝!”

    谢远抬头,却是封禁已经破碎,在正前方不远处,拓跋云正眼神冰冷的注视着他。

    ……

    “谢远!”

    废墟下方,姜夜早在古塔发威的时候便已经赶了回来。

    此刻看到谢远拿到了遗刻,姜夜先是一喜但随即又眉头紧皱。

    因为他已经察觉到,笼罩着这道场的封印完全破碎了。

    “这么多强者……竟还有阵法相辅,真是一点余地都不留啊。”

    姜夜环顾四周,云尊、石尊、鬼尊、忘川、画王,还有两个不认识但气机强大甚至不弱于石尊的顶级强者。

    更外一圈,则是孟不惑、古浪等超过二十个源榜强者。

    放在外界,哪个不是天之骄子?

    而此刻,这些人却是严阵以待,气机俱都牢牢锁定了一人。

    谢远听到了姜夜的呼喊,低头看去,微微摇头,眼神之中的意思很是明显。

    ……

    打发了姜夜,谢远这才抬起头来。

    “诸位居然摆出这种阵仗,还真是看得起我。”

    “青帝,这莫非就是你的真实面目吗?”

    谢远的银色面具在古塔之中炸裂,此时已经露出了原本的容貌。

    拓跋云等人都是瞳孔一缩,倒不是被谢远帅气的容颜所震惊,而是因为谢远的年轻。

    眼前这张脸眉目之间还略显青涩,竟是分明不到二十岁的样子。

    谢远这也才意识到自己忘记遮脸了,不过谢远倒也不在意,闻言只是淡淡道:“你觉得呢?”

    “青帝,到了此时何须再玩这些小把戏。”鬼尊回过神来,嗤笑道:“变幻出这样一张脸,你是想说明什么?你天资纵横无人可及?”

    此时众人也回过神来,也都是面露不屑。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想改变一下容貌简单至极,唯独一个人的生命气息极难改变。

    此刻,却是无人相信谢远真的是这个年纪。

    唯独拓跋云心中隐约有一丝阴霾,他依稀记得谢远曾经说过“我不满二十岁,修道不到三年”,莫非,那竟然是真的吗?

    拓跋云不知为何,心底竟是隐约有一丝相信。

    “居然被你们看穿了,没意思。”

    谢远呵呵一笑,眨眼间又变了一张脸,帅得十分不真实,“没错,这才是我原本的面目。”

    “为何依旧无人认识你?”拓跋云盯着谢远道:“你究竟是什么来历,莫非是从石头缝之中蹦出来的吗?”

    “重要吗?”谢远笑了笑道:“不如你去黄泉路上再慢慢思考吧。”

    “大言不惭!”感受到了谢远的杀机,拓跋云瞳孔一缩,却是冷笑,“今日三十一位源榜强者在此围杀,你莫非觉得你还有生路?”

    “我已经盯上了你,你莫非觉得你今日还有生路?”谢远淡淡道,“还有鬼尊、古浪、孟不惑,其他人我不知道,但你们三个同样必死!”

    “笑话!”

    “死到临头竟还嘴硬?”

    “李白,你诛杀我浮光剑宗无数弟子,更是让我大师兄几乎陨灭,今日必报此仇!”

    被谢远点名的三人都是嗤笑。

    “青帝!”一直沉默的石尊忽的开口了,“不如你说出古塔的秘密,再将神魔遗刻留下,让我带回王庭有个交代,我可做主放你离去。”

    “古塔的秘密?”谢远一怔。

    “是啊,我们可都看到了。”血魔轻笑道:“刚才那一瞬间的威压究竟是什么,我们大家可都是很好奇。”

    谢远这才反应过来,可能是泷临走时破碎虚空的动静传了出来。

    即便是拓跋云,也不知道那古塔之中是什么,但那动静如此巨大,却是引发了所有人的遐想。

    直到谢远安全走出,他们自然忍不住猜测谢远在其中的际遇。

    源地存在的时间实在太过久远,在场的不少人都知道源地之中可能隐藏着一些大秘密,但却无人知晓到底是什么。

    ……

    轰隆!轰隆!泷已经遍体鳞伤,满头黑红色长发当空乱舞,隐约露出那扭曲的面容。

    某一刻,谢远忽的一抬手,那奔袭而去的数道黑色雷霆顿时恍若冻结一般停在了半空。

    泷剧烈喘息着,微微抬起头来,深不见底的眼眸透过头发的缝隙注视着他,眼神中满是冰冷和愤怒,还带有一丝疑惑,似是不明白谢远为什么突然停手?

    “你不求饶吗?”谢远问道。

    “可笑,神明岂会向蝼蚁摇尾乞怜?”泷淡淡道。

    “你若告诉我一些事,再给我点好处,我说不定真会放了你……”

    谢远说着突然皱眉,一挥手,分出了一丝神识,形成了一片马赛克遮住了泷的躯体,随后谢远的眉头舒展开来,“嗯,这样就好多了。”

    “怎么,莫非是你的神念快耗尽了吗?”泷嘴角露出一丝讥笑。

    谢远一怔,随即光棍的点头,“你感知极强,这也没法瞒你,难怪你一直不吭声。”

    在泷刚冷笑着想说点什么的时候,谢远又是笑了笑,“不过你若以为你还有翻盘的机会的话,那可能就错了。”

    一边说着,谢远一边翻手从储物戒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

    看到这木盒,谢远多少有些纠结,但随即他又摇头,“算求,自家婆娘有什么好客气的!”

    决定认命的谢远打开了木盒,露出了其中满满当当的一盒子妖核来。

    随手拿起一个吞了,在泷不可思议的眼神中,谢远本已开始孱弱的神识竟是又变得充盈起来。

    “不,不对……你这是星空兽族的能力,人族怎么可能如此?”泷的表情时而迷茫困惑,时而愤怒不解,“你身上如此多秘密,你到底是谁,难道……难道那个传言是真的……可是这怎么可能?”

    见泷一直在自言自语,谢远一怔之后却是陡然目光锐利,“你究竟知道什么?”

    泷却是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凝视了一会谢远,忽的笑了,“原来……你也只是个可怜人罢了。”

    我可怜?

    谢远眉头大皱,骤然冷哼一声,黑色雷霆再现,在泷的大腿上击穿了一个黑洞。

    “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留你一条生路。”

    “嗬……哈哈哈……”泷忽的放肆大笑起来,那夹杂着痛苦的扭曲笑容竟是有些妖异的味道,“谢远啊谢远,我是神,神……永远不会被人威胁。”

    “所以你选择死?”

    “你还是不明白……”泷略微收敛了一些,轻笑道:“你越想知道我却越是不想让你知道,你就困惑吧,猜测吧,也许你慢慢会知道一些,但最终你什么都改变不了,总过一天,你会品尝比我更深的绝望!”

    不知道是不是泷的声音带有某种蛊惑的术法,谢远被她几句话说得有些脊背发寒。

    好似刚才那一瞬间,冥冥之中有一个不可敌的恐怖存在睁开眼眸,朝他看了一眼。

    “不说的话,那我就送你上路。”

    谢远瞬间判断出从泷嘴里恐怕问不出什么了,他也没那么多时间和对方耗,当下冷哼一声,有些恼怒的谢远又嗑了几颗妖核,直接在半空之中召唤出了上百道黑色雷霆。

    注视着那些雷霆,泷渐渐停止了笑,她的眼眸幽深如大海,定定注视了谢远一会,似乎要把谢远的样子刻在脑海中。

    “我一直不想再走这条路,九重虚空之中危险重重,没有光亮没有希望,神也会迷失,但现在看来,却也只能这样了。”

    泷喃喃道。

    谢远听出了什么,不再犹豫,一挥手,无数雷霆轰击而下。

    泷低低呻吟了一声,直接扯下了自己一条手臂往空中一丢,那手臂化作漫天水幕勉强阻挡住了黑色雷霆。

    “谢远,希望有再见的一天,我活了亿万年,能让我记住的人可不多,在凡俗之中你是第一个。”

    泷冲谢远一笑,笑容轻柔,恍若初见时不可亵渎的神女。

    下一刻,泷背后的虚空裂开了一条口子,隐约可以看到那虚空之中的虚空继续裂开,环环相扣,直到第九重。

    古塔好似感知到了什么,忽的剧烈摇晃起来,成千上万道漆黑无比的雷霆自古塔内部浮现。

    “灭!”

    好似有一个不带感情的冰冷声音响起,千万雷霆轰击而下,谢远唤出的那上百道雷霆,就好似广袤大海之中的小浪花,眨眼间便被淹没。

    泷没有再看谢远一眼,转身踏入了虚空之中,密集的雷霆追随者她的身形蜂拥而去。

    第一重,第二重……

    泷的步伐不快,那背影甚至透出一种优雅的味道,好似回归深渊的恶魔。

    雷霆一直追逐着她,却始终慢她一步。

    直到泷踏入最深的那层漆黑之中,黑色雷霆也终于后继乏力,再也追不上去。

    泷的身影彻底消失,虚空也开始愈合。

    ……

    但这些景象谢远都没看到,因为早在古塔察觉到泷想要脱困而开始发威的时候,谢远就已经脸色大变。

    因为这古塔竟是无差别攻击!

    哪怕大部分的黑色雷霆被泷带进了虚空裂缝之中,但依旧有成千数的黑色雷霆朝着谢远当头轰下。

    谢远的速度虽快,但也没有快到超越光速的地步,也就是说……

    他他妈的躲不开!

    每一道黑色雷霆都堪比五行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这里有上千道,那就是一千个五行巅峰强者在攻击谢远。

    若是正常情况,真来一千个五行巅峰强者,谢远压力也没有那么大,毕竟可以各个击破,但此刻,他却是同时面对这一千道雷霆。

    就算是王侯境,也不敢站在这里硬抗吧?

    谢远没想到泷在临走之际竟然还是坑了他一把,这是真正的生死危机。

    “草!”

    谢远骂了一句,眼见黑色雷霆袭来,他也只得无奈的掏出了那张已经布满了裂痕的“命卡”。

    “命卡”在半空迎风变大,化作了一个白衣谢远,面色冷漠,身躯陡然膨胀,将真正的谢远牢牢护在下方。

    轰隆!

    上千道黑色雷霆一瞬间爆发的光芒让谢远也忍不住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周围已经恢复了正常,古塔也不再摇晃。

    环视四周,一片空荡,这里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唯有飘飞的命卡碎屑在提醒着谢远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的命卡啊……”

    谢远有些叹息,也有点无奈。

    他视之为最大底牌的“命卡”,竟然一天之内动用了两次,而且第二次直接破灭。

    为了得到“命卡”奖励,谢远读那本稳健书都快读吐了。

    不仅如此,孕养这张“命卡”也耗费了谢远不少的时间和精力,现在又得重头再来了。

    而且平白耗费了一张“命卡”,却是没有留下泷,谁知道日后会有什么后患?

    没事没事,我不止这一张……

    谢远也只能强行安慰自己一波了。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换做寻常的强者,刚才早就死了,自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不气不气,你谢远不是这种小心眼的人……嗯,果然舒服多了!”

    谢远不断的深呼吸,恢复了平静。

    往前走了几步,谢远忽的跳起一脚踢飞了脚下的一块巨石,骂道:“麻蛋,不行,我还是好气啊!”

    因为谢远忽的发现那本来已经被他视为囊中之物的灵髓星辰也不见了。

    最后时刻泷分明没有拿走,但此时却是找不到,也不知是如何被泷藏匿了起来,即便谢远动用神识查探也一无所获。

    想起泷临走前优雅的背影,谢远不禁摇头,“果然神也不是好惹的啊,以后还得再稳点……”

    ……

    在古塔内四下巡视了一圈,确定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之后,谢远飞身而起,直上塔顶。

    不知是因为泷的离去还是因为古塔刚才那一击耗尽了所有能量,谢远已经感知不到周围有禁制的存在了。

    轰隆!

    谢远直接一拳轰破了古塔的顶端,耀眼的光芒洒下,那在塔顶不断旋转着的石刻已经近在眼前。

    谢远一手握住令符,随后谨慎的伸出另一只手掌,轻轻的碰触到了石刻。

    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石刻在一阵剧烈颤抖之后,光芒骤然收敛,尺寸也陡然从数丈大小化作了巴掌大小,静静停留在了谢远的掌心之中。

    神魔遗刻,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