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零七章 局(求订阅)
    (后面部分还没写完,过半个小时再看哈,实在忙的没时间,天天要熬夜,心累,谢谢理解)

    “当初不周山对骨龄的限制是三十岁,赵无极都未能进入,他却进入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狄阳淡淡说了一句。

    他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

    潜意识之中他并不想和谢远为敌,特别是上次无名山脉之后,狄阳已经清醒了过来。

    如此人物,当不可招惹。

    但无名山脉已经结下嫌隙,此时众人似有围杀之意,若要永绝后患,这的确是最好的机会。

    然而真正令狄阳忧心的是……

    即便是众人联手,真的能留下对方吗?

    当他产生如此想法的时候,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可纵观对方的过往,狄阳几乎就没见过他处于被动,特别是刚才,许多人或许不知道姬霄用了什么手段,但龙虎山曾经有个长老,便是死于那银针之手。

    而那长老是六合境三重天修为……

    因而刚才孟不惑鼓动他出声他才犹豫了,此刻更是纠结不已。

    “不超过三十岁吗……”忘川自嘲的笑了笑,“若不算荆不归的话,我等之中最年轻的应该是鬼尊吧,但也应该接近四十岁了。”

    鬼尊轻哼一声道,“再天才又如何,这世上的天才多了去了,但修炼一途,又岂是天赋决定一切?”

    “别废话了。”拓跋云这时出声,打断了众人的议论,他瞥了一眼道场的方向,皱眉道:“青帝已经进入了古塔,那遗刻多半是他囊中之物,你们若甘愿放弃,那当我没说。”

    “连石尊都不是青帝对手,如何杀之?”有人质疑道。

    “当然是联手,而且参与围杀的必须是顶尖强者,否则在青帝那无人可及的身法之下,只会被逐个击破!”拓跋云说完,率先看向了盘坐在地上调息的石尊,“石尊,你意下如何?”

    石尊皱了皱眉,缓缓道:“若以我本意,我绝不会同意这样做,技不如人,下次再战便是……但王庭于我有恩,未能护三太子周全,我当替他报仇。”

    石尊说完就闭口不言,但显然是已经同意了。

    “那也算我一个吧。”

    忘川紧随其后轻笑道,“用剑的强者,不需要那么多。”

    画王轻摇手中的折扇,淡淡道:“青帝和你们的仇怨与我无关,但他竟想独吞这神魔遗刻,却是有些过分了。”

    “不错,而且此人嚣张跋扈,睚眦必报,上次无名山脉不过是宝物之争,对方却屠尽我海神宗满门……你们谁能保证自己永远不得罪他?难道以后见到他就得躲开?”

    鬼尊也是沉声说道,“今日如此多强者共聚于此,正是诛杀他的最好机会,错过了可就再也难遇到了……

    你们可别忘了,他的真实身份至今还是一个谜!”

    “鬼尊,你倒是会蛊惑,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你说的有几分道理,既然如此,那也算我一个吧。”

    一个看不清面目身形有些佝偻的灰衣人从云层之中踏步而出,轻笑道。

    此人一出现,空气之中好像多了些粘稠意味,一些熟识此人的强者都是脸色一变,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

    “你们这是做什么,显得老夫好像很可怕一般?”

    看到众人的反应,灰衣人有些不太高兴的说道。

    “你是血……血魔?”

    有新近登上源榜的强者本来满脸迷惑,但一听到有人说出了对方的名字,也纷纷警惕起来,不断后退。

    若说在青帝之前有谁是源榜公敌,那血魔绝对有这个资格。

    其臭名之昭著,在源地人人闻之色变。

    对方明明年纪不大,却是喜欢扮成老者,凡所杀之人必饮其血,因而得名“血魔”。

    “血魔,你果然在这里。”

    石尊看见对方先是眼睛一亮,但随即又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他此生嗜战如命,但随着他修为越来越高,对手也越来越少。

    之前他便时常找血魔切磋,而血魔烦不胜烦之下却是不断躲着他,此刻好不容易看到血魔出现,石尊的第一反应便是找他战个痛快。

    但石尊忽的想到了谢远,若自己不能超越他,即便战胜再多人又有何意义?

    “石尊,你不是一向除了修罗谁都不放在眼里吗,怎么现在被人打得龟壳都掉了?”血魔嘲笑道。

    “我的确不如他。”石尊倒是没什么羞恼之意,点头道。

    “石尊,和‘修罗’交过手的强者之中,你是唯一一个还活着的,那以你看来,青帝和修罗谁更强?”

    血魔摸了摸下巴,忽的奇道。

    众人闻言都是竖起了耳朵,便是拓跋云也饶有兴致的看了过来。

    源榜第一的“修罗”,已经占据了那个位置近十年之久,他神秘无比,见过的人极少,但至今那榜首位置却是牢不可破。

    而“青帝”,则是深不可测,好像永远不知道他的极限在哪里。

    如此两个人物,究竟谁更强?

    石尊似乎被问住了,他沉吟了好一会才开口道:“这两人都似无底深渊,不知他们实力的极限在哪里,但若硬要比较的话,青帝给我的感觉更可怕一些……

    不过也不好说,因为我和修罗交手已经是数年前的事了,又岂知他这几年到了何等境界?”

    众人微微点头,的确,这个级数的强者除非生死交战,否则又焉知孰强孰弱?

    “说起来,修罗真的没有来吗?”孟不惑眼神闪烁的问道,“若是修罗也在此地,只怕青帝就算有通天本事也不可能再逃得了吧?”

    “修罗应该没有来。”石尊摇头道,“以他的性格若是来了,也不会隐匿到现在。”

    忘川则是有些厌弃的看了一眼孟不惑,“如此多强者在此,你若还是畏首畏尾的话,不如现在就滚。”

    孟不惑讪笑一声,没有接话。

    拓跋云忽然出声道:“修罗虽然没有在此,但是还有一个顶级强者没有表态……‘天臂’你说呢?”

    天臂也在?

    众人随着拓跋云的目光看向某个方向,那里,一个全身隐匿在斗篷之中的身影见众人目光看来,不由轻叹一声走了出来,“我并不想参与此事,不知可否?”

    “你若不想参与也可以,但必须现在就离开。”拓跋云冷哼道,“否则谁知道你有没有别样心思?还有其他人,也是如此,谁若不愿一同联手,那就现在离开,不然皆是死敌!”

    不少人都是脸色微微一变,但最终还是无人出声。

    神魔遗刻就在眼前,谁甘心现在离去?

    况且大家都清楚,有时候这等机缘的争夺并非是靠单纯的实力说话,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传奇的诞生了。

    天臂沉默了一会,略微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为众位掠阵吧。”

    见天臂也答应联手,剩下摇摆不定的人都不再犹豫,纷纷出声。

    “我愿出力!”

    “我有一秘宝,可短暂令空间结冰,或可限制青帝的身形。”

    “我可现在布下阵法,增强诸位感知……”

    如此多强者,会的手段也是五花八门,随着各自表态,众人的信心也是暴涨起来。

    虽然围杀青帝这等级别的强者,就算成功也不可能没有伤亡,但此时倒也无人后退。

    “待事了后,那神魔遗刻归谁?”

    鬼尊忽的问道。

    众人一静,都是看向拓跋云。

    “诸位都是冲着那神魔遗刻来的,此事自然要事先说好。”拓跋云笑道,“想必让任何一人放弃诸位都不甘心,依我所见,最后只要出力之人,这神魔遗刻我们共观之如何?

    “如此也不错,毕竟其中有七十二种神通,就算一人只能学得一种,却也是不小的收获了。”忘川点头道。

    ……

    若说在青帝之前有谁是源榜公敌,那血魔绝对有这个资格。

    其臭名之昭著,在源地人人闻之色变。

    对方明明年纪不大,却是喜欢扮成老者,凡所杀之人必饮其血,因而得名“血魔”。

    “血魔,你果然在这里。”

    石尊看见对方先是眼睛一亮,但随即又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他此生嗜战如命,但随着他修为越来越高,对手也越来越少。

    之前他便时常找血魔切磋,而血魔烦不胜烦之下却是不断躲着他,此刻好不容易看到血魔出现,石尊的第一反应便是找他战个痛快。

    但石尊忽的想到了谢远,若自己不能超越他,即便战胜再多人又有何意义?

    “石尊,你不是一向除了修罗谁都不放在眼里吗,怎么现在被人打得龟壳都掉了?”血魔嘲笑道。

    “我的确不如他。”石尊倒是没什么羞恼之意,点头道。

    “石尊,和‘修罗’交过手的强者之中,你是唯一一个还活着的,那以你看来,青帝和修罗谁更强?”

    血魔摸了摸下巴,忽的奇道。

    众人闻言都是竖起了耳朵,便是拓跋云也饶有兴致的看了过来。

    源榜第一的“修罗”,已经占据了那个位置近十年之久,他神秘无比,见过的人极少,但至今那榜首位置却是牢不可破。

    而“青帝”,则是深不可测,好像永远不知道他的极限在哪里。

    如此两个人物,究竟谁更强?

    石尊似乎被问住了,他沉吟了好一会才开口道:“这两人都似无底深渊,不知他们实力的极限在哪里,但若硬要比较的话,青帝给我的感觉更可怕一些……

    不过也不好说,因为我和修罗交手已经是数年前的事了,又岂知他这几年到了何等境界?”

    众人微微点头,的确,这个级数的强者除非生死交战,否则又焉知孰强孰弱?

    “说起来,修罗真的没有来吗?”孟不惑眼神闪烁的问道,“若是修罗也在此地,只怕青帝就算有通天本事也不可能再逃得了吧?”

    “修罗应该没有来。”石尊摇头道,“以他的性格若是来了,也不会隐匿到现在。”

    忘川则是有些厌弃的看了一眼孟不惑,“如此多强者在此,你若还是畏首畏尾的话,不如现在就滚。”

    孟不惑讪笑一声,没有接话。

    拓跋云忽然出声道:“修罗虽然没有在此,但是还有一个顶级强者没有表态……‘天臂’你说呢?”

    天臂也在?

    众人随着拓跋云的目光看向某个方向,那里,一个全身隐匿在斗篷之中的身影见众人目光看来,不由轻叹一声走了出来,“我并不想参与此事,不知可否?”

    “你若不想参与也可以,但必须现在就离开。”拓跋云冷哼道,“否则谁知道你有没有别样心思?还有其他人,也是如此,谁若不愿一同联手,那就现在离开,不然皆是死敌!”

    不少人都是脸色微微一变,但最终还是无人出声。

    神魔遗刻就在眼前,谁甘心现在离去?

    况且大家都清楚,有时候这等机缘的争夺并非是靠单纯的实力说话,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传奇的诞生了。

    天臂沉默了一会,略微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就为众位掠阵吧。”

    见天臂也答应联手,剩下摇摆不定的人都不再犹豫,纷纷出声。

    “我愿出力!”

    “我有一秘宝,可短暂令空间结冰,或可限制青帝的身形。”

    “我可现在布下阵法,增强诸位感知……”

    如此多强者,会的手段也是五花八门,随着各自表态,众人的信心也是暴涨起来。

    虽然围杀青帝这等级别的强者,就算成功也不可能没有伤亡,但此时倒也无人后退。

    “待事了后,那神魔遗刻归谁?”

    鬼尊忽的问道。

    众人一静,都是看向拓跋云。

    “诸位都是冲着那神魔遗刻来的,此事自然要事先说好。”拓跋云笑道,“想必让任何一人放弃诸位都不甘心,依我所见,最后只要出力之人,这神魔遗刻我们共观之如何?

    “如此也不错,毕竟其中有七十二种神通,就算一人只能学得一种,却也是不小的收获了。”忘川点头道。

    “诸位都是冲着那神魔遗刻来的,此事自然要事先说好。”拓跋云笑道,“想必让任何一人放弃诸位都不甘心,依我所见,最后只要出力之人,这神魔遗刻我们共观之如何?

    “如此也不错,毕竟其中有七十二种神通,就算一人只能学得一种,却也是不小的收获了。”忘川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