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零六章 道场开启
    姬霄真的彻底绝望了。

    他的保命之物已经尽数用完,唯一剩下的,便是这由王祖传下的夺魄银针。

    其中可是蕴含着王祖倾尽所有的全力一击啊……

    而王祖,据父王所说,已经在六合境巅峰停留了多年。

    之前姬霄数次准备用这银针与谢远同归于尽,但终究没有找到机会,而此时他再也忍不住了。

    一旦石尊陨落,他必死无疑。

    姬霄也来不及想为何谢远连六合境巅峰强者一击都可以挡住,因为谢远这一刻甚至是放弃了石尊,朝他直掠而来。

    “挡住他,快,给本宫挡住他!”

    姬霄慌乱的朝身边两个荒州强者下令道。

    那两个荒州强者都是迟疑不定,谢远之强已经毋庸置疑,明知必死还要上前,他们可不是呼延灼那个傻缺,为了身在王庭的姐姐什么都肯做。

    见指挥不动两人,逃无可逃的姬霄已经接近崩溃,但就在这个时候,谢远忽的停下了脚步。

    就在姬霄以为是不是还有转机的时候,谢远忽的冲那两个荒州强者说道:“杀了姬霄。”

    “嗯?”

    两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愣在原地。

    “否则,你们死。”

    谢远没有重复,只是淡淡补了一句。

    就这一句,让两人色变。

    他们的第一念头就是逃,但随即注意到了谢远玩味的眼神。

    这时他们才猛然想起谢远那无人可及的速度,他们逃得了吗?

    见两人脸色变幻不定,姬霄不由威胁道:“你们杀了我你们也活不了,你们逃得过王庭的追杀吗?”

    “呵呵。”

    谢远笑了笑,没有反驳,但其中意思却是很明显。

    不杀姬霄,他们现在就得死。

    谢远一招手,一直徘徊在石尊四周的斩月剑到了他手中,剑芒一寸一寸亮起,带着一些倒计时的意味。

    “杀!”

    其中一人还在迟疑,另一人却是猛然打了个眼色,毫不犹豫的朝着姬霄扑了过去。’

    那人见谢远盯着自己,也不再迟疑,身形一闪截断了姬霄的退路。

    “不,你们不能杀我,我……”

    姬霄瞪大了眼睛,直接被一掌拍碎了心脉,声音戛然而止。

    在他死后,一道淡金色的流光自他身上冲天而起,隐匿在了虚空之中。

    “传讯符?”

    谢远皱了皱眉,随即又舒展开来。

    姬霄身上有与命脉相连的传讯符不足为奇,只是在这源地之中能否传递出去是个问题。

    其实倒也无关痛痒,今日众目睽睽,姬霄身死一事无论如何也瞒不下去了,区别只是荒州王庭何时会得到消息罢了。

    谢远原先是想悄无声息的杀死姬霄,但在石尊出现之时已经变为不可能,这才是谢远恼怒的原因。

    而他又不可能放姬霄活着离开,反正都要暴露,那不如杀了了事。

    见姬霄身陨,谢远一把抓过了他的储物戒,倒也信守承诺,并未对那两个荒州强者动手。

    即便如此,那两人脸色却也不是太好看。

    离开源地之后,他们只怕就得开始逃亡,但对于能否逃脱轩辕氏的追杀,两人却是一点信心也无。

    谢远懒得管两人怎么想,因为就在此时,随着一道惊呼,却是那一直笼罩着圣灵道场的透明光罩开始微微晃动起来。

    ……

    “圣灵道场要开启了!”

    此刻众人再也顾不得姬霄身死之事,毕竟归根结底也不关他们的事。

    咔嚓咔嚓……

    连绵不绝的碎裂声响起,那一直笼罩着圣灵道场的半透明光罩不断碎裂,顷刻间就化为了虚无。

    这好似伫立了千万年的道场也终于对众人露出了全貌。

    姜夜掠到了谢远身边,颇为震撼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好雄伟的建筑。”

    谢远也有些震撼。

    之前有光罩阻挡看不太清晰,此刻光罩消散,才赫然发现,之前以为的建筑群其实是一座一体的建筑!

    最下方是一根形状有些奇怪的石柱支撑,上方则好似一块完整的山石被人掏空,然后在其中雕琢出了各种各样奇诡的形状。

    至少谢远一眼看去,这是他走之前的华夏无法想象的建筑水平,就像是神的杰作一般。

    建筑的中央是一座高达千丈的石塔,石塔顶端,一块数人高的石板正在熠熠生辉,其上好似有星辰万象,日月轮转。

    哪怕以谢远的心神之坚定,看过去的时候都忍不住被吸引。

    “神魔遗刻!”

    即便这道场之中似还有不少地方都有光芒散发,疑似各种各样的宝物,但此刻所有人都死死盯着那神魔遗刻。

    在众人还有些愣神的时候,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已经穿透了迷雾,径直扑向那神魔遗刻。

    来人似乎早有准备,所在的位置距离那石塔不过百丈,这般距离,几乎是眨眼而至。

    “是鬼尊!”

    很快,便有人认出了那道疾掠而去的身影。

    谢远也是一怔,没想到消失许久的鬼尊刚才竟然一直隐匿在旁边。

    鬼尊反应快,其他人却也不慢,眨眼间便又有十数道身影如电光一般疾掠而出,朝着那神魔遗刻冲了过去。

    可惜他们终归慢了一步,眼看一马当先的鬼尊伸手就要碰触到遗刻,甚至他嘴角已经露出笑容的时候,只听“轰”的一声,一道黑色雷霆骤然毫无预兆的出现,轰击在了他的身上。

    猝不及防的鬼尊闷哼一声,往下摔落。

    轰轰轰!

    更多的黑色雷霆密密麻麻的出现,朝着鬼尊轰击而去。

    鬼尊大惊之下低吼一声,一道影子从他身上分离出来,替他挡住了那些雷霆,而他也急忙拔高身形,直到脱离道场范围那些黑色雷霆才消失不见。

    轰轰轰……

    其余疾掠而出的强者也不同程度的遭受到了雷霆的轰击,一时间惨叫连连,急忙后退。

    一些实力稍弱的,却因为冲得太快直接扑进了一片雷霆海中,只是顷刻间就化为虚无。

    这般景象看得所有人头皮发麻,再也无人敢轻举妄动。

    “这道场之中还有禁制!”

    “大家小心,每一道雷霆都堪比五行巅峰强者全力一击,凶险异常!”

    一个被数道雷霆击中的强者此刻阴沉着脸说道。

    其实不用他说众人也看不出来了,那被雷霆直接陨灭的数人,又有哪个不是五行境的强者?

    鬼尊在半空站定,脸色也是阴晴不定,“越往前走雷霆越是密集,别说五行强者,就算是六合境强者也扛不住。”

    一时间所有人都陷入了沉寂。

    如今在场的强者有三十余人,自踏入迷雾之地后谁不是谨小慎微,好不容易等到了道场开启,神魔遗刻就在眼前,却是望之不可得,这般结果谁能接受?

    “难道就没有破解方法吗?”画王皱眉道,“这道场既然自行开启,总不可能给我们一个死局吧?”

    这时,在地上盘坐调息的石尊站起身来,想了想说道:“我来之前曾听说,或许三太子知道进入其中的方法,不过……”

    石尊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众人都是了然,随即有些无语。

    姬霄都他妈死成一坨灵石了,那指望他也是白搭,或许呼延灼可能也知道一些什么,但同样开不了口了。

    “诸位,何须烦恼?”就在众人有些一筹莫展的时候,一道有些阴阴的声音响了起来,“何不看看青帝和夜王去哪了?”

    这声音来得突兀,让不少强者警惕的看向某处,那里,一道身影正缓缓自云层中显露出来。

    “云尊?”

    有人认出了这源榜排名第五的顶级强者,不过却是没有多少惊讶。

    此刻这高空之上,汇聚了源榜绝大多数强者,云尊在此也不奇怪。

    此时众人才想到了他说的话,左右一看,却是一怔,对啊,青帝和夜王人呢?

    “在地面!”

    不知谁大喊了一句,所有人都低头看去。

    而当众人目光所至时,谢远和姜夜也刚好一步踏入了道场之中。

    众人安静了一瞬,但什么都没有发生,预想中的黑色雷霆也并没有出现。

    “他们知道进入之法!”

    这时众人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纷纷躁动起来。

    反应最快的忘川身形一闪,已经落下地面,掠到了两人刚刚进入的位置。

    轰隆!

    黑色雷霆毫无预兆的出现,朝着忘川轰击而去。

    忘川脸色一变,手中剑光一转,搅碎了那道雷霆。

    更多的雷霆扑面而来,忘川不甘心的又斩出几剑,但终究被那无穷无尽的黑色雷霆淹没,只得身形暴退,又来到了道场之外。

    ……

    道场之中,姜夜碰触了一下旁边一道瑞兽石雕,摇头道:“姬霄临死之前竟是没有毁了那令符,白白便宜了我们。”

    “他不是不想,是不能。”谢远摩挲着手中满布裂痕的虎形玉符,随口道,“这玉符虽然残缺,但应该也是上古之物,材质奇特,他可毁不掉。”

    “谢远,一会若是拿到了遗刻,你先走。”

    姜夜想了想,开口道。

    谢远一怔,随即明白了什么,“你是担心我们成为公敌?”

    “不是担心,是肯定。”姜夜淡淡道,“你杀了姬霄,重伤石尊,与云尊有怨,鬼尊更不必说,海州和荒州强者你几乎得罪了个遍,至于青州强者……

    狄阳等人肯定也来了,上次已经撕破脸皮,他们也不会手软。

    这样算下来,你觉得最终会如何?”

    “怎么被你说的感觉我人缘很差的样子,这里也不全是敌人吧?”

    “比如那个谁……”谢远试图反驳,但他回头看了一眼,扫过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庞,最终也只能轻叹一声道:“好吧,好像的确是没什么朋友。”

    “可是这也不怪我吧?”谢远想了想挣扎了一句,“我也想做个好人,可他们不给我机会啊!”

    “哦。”

    “我说真的。”

    “嗯,我信。”

    “那你能笑一笑给我点安慰吗?”

    “呵呵。”

    “算了,你还是别笑了,你一笑我也想打死你了。”

    ……

    高空之上,一片沉寂。

    众人注视着那在道场之中前行的两道身影,神色各异,眼神闪烁。

    良久,终于有人打破了沉寂,“诸位,难道就这么干看着吗?”

    众人转头,却是拓跋云淡淡的开口了。

    “云尊,你的意思我们都明白,只是……”鬼尊突然嗤笑一声开口道,“你一个被青帝吓得抱头鼠窜的人,只怕没有这个资格说话吧?”

    众人皆是一怔,谢远和拓跋云相遇之时无人在场,他们此时才第一次听说这件事,不禁看向拓跋云,目光奇异。

    拓跋云脸上有着明显的红色过,他却是没想到鬼尊竟然看到了一切。

    但随即拓跋云又是镇定下来,冷笑道:“此子歪门邪道甚多,我虽不惧之,但又何必与他生死厮杀?

    倒是你,坐视同门被屠戮一空,竟是不战而逃,我却是很好奇,你到时要如何向你们海神宗的宗主交代?”

    “哼,关你何事?”被说到了痛处,鬼尊也是脸色一变。

    “两位,此时还是不要内讧吧?”见两人剑拔弩张,画王插嘴道,“神魔遗刻更重要一些不是吗?”

    两人皆是沉默不语,过了一会,还是忘川先开口问道:“云尊,你欲如何?”

    拓跋云深深看了一眼道场内谢远的背影说道:“夜王不足为虑,但青帝……我只问各位一句,此子不除,各位可能心安?”

    拓跋云只字未提神魔遗刻,但是这一问,便瞬间让所有人都是沉默。

    能站在此地者,谁不是骄傲之辈?

    真的……甘心输给任何人吗?

    不知过了多久,某个方位有一强者踏出,只听他咬牙道:“各位也知晓,我大师兄荆不归便是险些丧命在青帝手中,此仇若不报,誓不为人!”

    众人都是有些惊诧,只因这当先变态之人竟然是孟不惑,青州浮光剑宗的强者。

    孟不惑被众人看的有些不自在,忍不住说道:“诸位,如果传言无误的话,青帝今年甚至不到二十岁,你们自己斟酌吧。”

    此言一出,现场顿时一片哗然,不少人脸上更是浮现绝不相信的表情。

    一个吓跑鬼尊、惊退云尊甚至险些斩杀了石尊的人。

    你跟我说他还没有二十岁,这……

    骗鬼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