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零二章 老大徒伤悲(求订阅)
    迷蒙雾气之中。

    隐约之间,有着两道人影狂奔而来。

    待到了近前,才看清这是两道身影衣衫褴褛,满脸血污,恍若逃难的乞丐一般。

    “呼延,我,我跑不动了……他们跟来了吗?”

    姬霄再无之前的意气风发,此刻满脸的惊惶之色。

    而一个堂堂的四象强者竟然连举步都维艰,这说出去多少有些荒谬。

    呼延灼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略微感知了一下,体内元力十不存一,丹药更是早已用完……

    那可是整整十一瓶数百颗神行丹和数之不尽的回气丹啊!

    光是姬霄一人,就拿出了十瓶神行丹。

    也正是靠着这些丹药加上姬霄的三张千里符,两人才勉强支撑到了现在。

    若以灵石计,姬霄已经花去了最少五十万灵石,堪称天数……

    但姬霄只觉得这次能保住性命已经是万幸,却是根本没有心情去计较这巨大的损失。

    感觉像是已经过去了很久,但呼延灼略微一算,也不过才一天一夜罢了。

    想到这里,呼延灼嘴角不由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两人原本想要去预定的地点和狼牙等荒州强者汇合,但在谢远和姜夜几乎没有停歇的追杀之下,两人却是根本没有时间去仔细分辨方向,只得如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逃。

    “暂时没什么动静。”呼延灼四下感知了一番,随即又是面色沉重的说道,“可这迷雾之中感知范围实在太小,就算是两人杀到近前我们也难以发现啊!”

    先前数次都是这般,直到两人靠近姬霄和呼延灼才能发现,然后就是慌不择路的逃亡,如此反复。

    姬霄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若说那两人实力强绝,感知范围大一些也正常,可我们每次逃脱数十里,转眼就被追上,这未免太过匪夷所思,莫说是在迷雾之地,就算是在外界,六合强者的感知范围也不可能如此广阔吧?”

    关于谢远是如何能追踪到两人,两人到现在打破脑袋都还没想通。

    咻!

    正在这时,迷雾中有着尖锐的破空声响起。

    早已成惊弓之鸟的两人都是满脸绝望,呼延灼更是面露决绝,“少主,你逃吧,我尽力拖住这两人。”

    呼延灼并没有姬霄的种种保命手段,其实有数次他感觉谢远都可以轻易取走他的性命,但也不知为何,谢远并没有特别针对他。

    但呼延灼知道自己这次怕是逃不过了。

    姬霄点点头,也没有什么客气,他是少主,性命自然比呼延灼珍贵。

    正在姬霄准备转身逃遁的时候,那半空中掠来的身影却是忽的一顿,随即惊疑不定的问道:“少主?”

    “狼牙!”呼延灼也认出了来人,不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出现在半空的身影是一个戴着面具的青年强者,正是源榜之上排名十七的狼牙。

    “少主,呼延,你们这是怎么了?”狼牙自高空落下,看着狼狈无比的两人,十分惊讶,刚才他差点没认出来。

    惊喜无比的姬霄重新挺直了脊背,闻言寒声道:“有两个人,我要他们死,不,我要他他们受尽折磨,求死不得!”

    狼牙下意识看向呼延灼,呼延灼微微摇头道:“说来话长……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无面呢?”

    无面正是之前在牧羊城与狼牙一同出现那身穿斗篷的强者。

    他是第一次入源地,但实力强绝,在呼延灼看来甚至要强于夜王。

    也唯有对方在,呼延灼才敢真正的放心。

    “我与无面还有其他荒州强者本来在约定的那处遗迹等候少主,但少主迟迟未至,无面便让我们出来分头寻找,我已经找寻了许多地方,这才遇到了少主。”

    狼牙解释了一番,听闻至少还有三四个荒州强者在等候他,姬霄顿时心头大定。

    “走,先找到无面他们再说。”

    姬霄冷笑着一挥手,离去之前却是看了一眼四周的迷雾。

    这一次,他反而是期待谢远能够尽快找到他了。

    ……

    三十里外的一处峡谷之中。

    姜夜看谢远忙碌了半晌,终于忍不住说道:“不就弄点吃的,有必要那么麻烦吗?”

    在此之前,姜夜从未见过有人用整整一夜的时间来熬一锅汤的,也没有见过有人仅仅是嫌弃羊肉的味道太膻,就直接掏出了几株灵植,鼓捣了半天只为调配出一种名为“咖喱”的酱料的。

    那可是价值数千的灵石啊!

    在内门,这就是一个寻常弟子三年的月供。

    姜夜简直难以理解。

    现在不是追杀那姬霄才是正事吗?

    这一天一夜两人已经截杀了那姬霄十几次,可对方保命手段之多,简直超出了姜夜的想象,这也越加坚定了姜夜杀他的决心,但谢远却在这里做饭,不由让姜夜有些烦躁。

    抱着这种情绪,姜夜摇头坐下,随手接过了谢远递来的羊肉串和大骨汤。

    一边咀嚼着,姜夜一边感叹。

    这姬霄真好吃啊……

    嗯?

    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于是姜夜又喝了一口汤。

    细细品味之后,姜夜不动声色的将嘴中的羊肉串嚼完,又伸手拿了一串,淡淡问道:“这‘咖喱’的味道还真是特别,想必配方很是复杂吧?”

    “不复杂。”

    正闷头喝汤的谢远回了三个字就没了下文。

    姜夜感觉胸口有点闷。

    你平时没有这么不健谈的啊!

    “我仔细斟酌了一下。”姜夜沉默之后又接着说道,“也许你是对的,有时候那什么结合更利于什么来着?”

    “劳逸结合更有利于身体健康。”

    “不错,此话精湛。”姜夜微微点头。

    “扑哧!”

    谢远终于再也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

    姜夜多少有些挂不住脸,怒道。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另外一个人。”谢远抹了抹嘴角的油,由衷的道:“你们都他妈是些假冰山啊!”

    ……

    “谢远,你不觉得不太对劲吗?”

    “什么?”

    “刚才那巨灵神说,令符所在已经许久未移动,与之前的情况完全不同,难道你觉得那姬霄会在原地等死吗?”

    此时已经是三个时辰之后。

    一顿烧烤也不知怎么的就吃了两个时辰,姜夜直到将所有身上的存酒喝完以后,才意犹未尽的答应了谢远上路的请求。

    “我想过了,只有两种可能。”谢远点点头,“第一,姬霄发现了异常,将那令符丢弃,第二,则是对方有了什么依仗,不再惧怕我们。”

    “不管是哪一种都不太妙。”姜夜皱眉。

    “去看看就知道了。”谢远无所谓的说道,“即便这次杀不了他,后面总有机会的。”

    “谢远,做你的敌人还真是寝食难安。”姜夜摇头道。

    姜夜已经知道了谢远的真名,也知道了他外门弟子的身份……

    虽然姜夜完全不信。

    至于姜夜如何将这一切脑补成谢远的另一重伪装,那就不关谢远的事了。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杀人不灭门,老大徒伤悲。”谢远淡淡道。

    “还有这种诗?”虽然已经有些适应了谢远不时的惊人之语,但姜夜依旧听得很是迷茫。

    过了一会,姜夜又缓缓道:“可是姬霄背后,还有一个扎根极东之地甚至超过千年的家族。”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得在源地杀人灭口啊……呸,什么杀人灭口,我们明明是讨回公道,伸张正义。”

    谢远纠正了一句,继续说道,“如果真的出了万一那可能,让他逃出了源地,活着回到荒州……”

    谢远说着,却是停下了脚步,突然沉默。

    姜夜终究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道:“又如何?”

    “那我便被逐出天阳门,三年后,荒州再无轩辕氏!”

    谢远斩钉截铁的说完,继续往前走去。

    眼见谢远的身形要消失在迷雾之中,姜夜这才回过神来,脸色复杂的追了上去。

    荒州轩辕王庭,古老甚至超过天阳门的庞然大物。

    哪怕是蒋天明也对其忌惮不已。

    今日他却听到一个甚至比自己小的少年大放厥词,只需要三年便可让其除名。

    姜夜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但他发现自己开始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好像就有点不对劲了。

    ……

    “前方好像是一个遗迹,他们停留在那里做什么?”姜夜疑惑的问道。

    “因为有埋伏,大概是在等我们吧。”谢远笑了笑道,“还好,至少对方不是发现了令符的问题。”

    “有其他荒州强者在?”姜夜问道,“实力如何?”

    “人还是挺多的,不过实力一般。”谢远大概感知了一下,说道。

    “哦,那就好。”姜夜点头。

    “左边有五个,右边有一个,你选一边?”谢远问道。

    “嗯?”

    姜夜一怔,下意识就想选‘一个’的,但随即又意识到不对。

    “那一个是不是最强的?”姜夜狐疑道。

    “不是。”谢远摇头。

    “嗯,我信你。”姜夜面无表情的说道,“我选左边。”

    “好吧。”谢远无奈的耸了耸肩,下一刻,身形已经如闪电般划出,“动手!”

    ……

    这一处遗迹还残留着些许战斗的痕迹。

    而姬霄坐在废墟之中,正双眼放光的看着手中的石刻。

    滴血重生!

    他手中的这一门神通竟然是传说中的滴血重生!

    即便以姬霄自幼的见多识广,此刻也是颇不平静。

    传说当年那位留下了七十二门神通,记载了他一生大部分绝技。

    但即便是这七十二门神通之中,也分三六九等。

    而“滴血重生”无疑是其中最为顶级的那一种,若是排位的话,最起码也在前十之列。

    当然,石刻上也记载了这“滴血重生”修炼起来难度极高,甚至有陨落之危,但只要是心智正常的修士,谁会在意这区区风险?

    即便是这门神通要修炼到小成境界才初具威力,而这个时间可能要超过十年,但依旧是莫大的诱惑。

    这甚至是能比肩天阶战技的神通,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层次。

    姬霄一念及此,便觉得果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若非地点和时间不对,他真想现在便将这门神通据为所有。

    “少主,如何,是什么神通?”

    呼延灼见姬霄脸色变幻不定,不由疑惑道。

    其他人也纷纷看了过来。

    在一番苦战将守护此地的巨灵神击退之后,这石刻第一时间便被姬霄拿到了手上,其他人都还未看过。

    哪怕是远处正在以特殊法门查探周围的狼牙,也忍不住竖起了耳朵。

    “还行吧,是一门叫做‘顺风耳’的神通,可以极大的增强听觉。”姬霄淡笑道。

    众人一听虽然也颇为心动,但却没什么异样。

    如此神通,说强也强,但也有其局限性,在七十二门神通之中只算寻常。

    见全身遮盖在斗篷之下的“无面”也转过身去,似乎不感兴趣,姬霄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虽然平时张扬,但有些事情他还是拎得清的。

    他可以对呼延灼甚至狼牙指手画脚,但似无面这等在王庭也算顶级的天才,却未必会一直听从他。

    而且父王一向对这几人看重有加,到时若是无面得知自己手中的神通竟是“滴血重生”,届时直接跟父王索要,以姬霄对父王的了解,这门神通还真不一定就是他的。

    “那青帝怎么还没出现?”这时,已经等候多时的无面忽的不耐道,“呼延,你不是说他有追踪之法吗?”

    “我也不知道为何这次花了这么久,之前他和夜王都是很快就寻来,我和少主只能不断逃遁。”呼延灼疑惑道,“莫非他们出现了什么意外?”

    “但愿没有吧。”无面淡淡一笑,“这青帝被传得神乎其神,我还真想见识一番,他若事不出现,那我可真的要失望了。”

    “那青帝怎么还没出现?”这时,已经等候多时的无面忽的不耐道,“呼延,你不是说他有追踪之法吗?”

    “我也不知道为何这次花了这么久,之前他和夜王都是很快就寻来,我和少主只能不断逃遁。”呼延灼疑惑道,“莫非他们出现了什么意外?”

    “但愿没有吧。”无面淡淡一笑,“这青帝被传得神乎其神,我还真想见识一番,他若事不出现,那我可真的要失望了。”

    “我也不知道为何这次花了这么久,之前他和夜王都是很快就寻来,我和少主只能不断逃遁。”呼延灼疑惑道,“莫非他们出现了什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