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章 吞噬大法好(求订阅)
    六合境中期以上的实力!

    这让谢远和姜夜都感受到了压力。

    最可怕的是,眼前这铠甲巨人并没有因为体形的巨大而变得笨拙,仅仅半息不到的时间便冲到了两人面前,大斧一挥,将两人都卷入了战圈。

    抱着试探的心思,谢远抽出斩月一剑砍在了那巨斧之上。

    哧!

    颇为刺耳的摩擦声响起,随即谢远身形暴退。

    他看了一眼自己略微颤抖的手腕,有些皱眉。

    单纯论力量而言,这巨人实在可怕,谢远即便暴发全力恐怕也不能和他抗衡。

    不过谢远也有优势,那就是他无人可及的速度,若只是他一个人的话,他大概早就溜了。

    可是……

    看了看在那巨斧之下险象环生的姜夜,谢远也只能无奈的再度出剑,尽可能的吸引巨人的仇恨。

    你什么时候变成烂好人了?

    心中不望鄙视自己一番,有些走神的谢远闪避的动作慢了一拍,顿时被那巨斧的斧刃刮了一下。

    刺啦!

    谢远的黑袍被撕裂了大半,隐约可见血痕。

    他顿时有些怒了。

    这衣服可是林清浅……呸,不对,老子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

    啪啪啪……

    谢远脚下好似有神光环绕,雷霆声响骤然急促了起来。

    哪怕正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姜夜也疑惑的抬了抬头。

    刚才那一瞬间,他好似听到了十响的雷霆声,只是那最后一声雷霆声响不太清晰,好似错觉。

    但随即姜夜又是摇头,他肯定是听错了。

    众所周知,“风雷九动”最高也只有九响罢了。

    轰!

    天地仿佛被劈开,姜夜看着那巨大的斧影朝自己劈下,只觉得身形迟滞起来。

    差距实在太大。

    五行巅峰和六合境本就存在着一条鸿沟,哪怕姜夜已经到了突破的边缘,但对方却是六合境中期的强者,如此差距几乎难以弥补。

    正在这时,姜夜眼前好似有闪电划过,下一刻他只觉得身形一轻,已经被一股力量远远的抛飞出去。

    “走远点,别拖累我!”

    谢远的声音也是在他耳边一闪而逝。

    获得了一丝喘息机会的姜夜一怔,随即苦笑。

    谢远这句“别拖累他”直接让姜夜打消了再度冲上去的念头。

    看着身形恍若流光穿梭在铠甲巨人周围的谢远,姜夜也只能默默的退出数十丈的距离,迅速的调息起来。

    刚才那短短片刻的纠缠,已经让他受了不轻的内伤。

    ……

    “凡人,你的速度很快!”

    铠甲巨人在数次挥空了巨斧之后,嗡嗡开口道。

    “只是速度快吗?”

    谢远冷笑,身形连闪,在半空留下一连串残影,随即剑光乍现,等铠甲巨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谢远的斩月已经洞穿了他的一条手臂。

    火红色的血液飞溅,铠甲巨人吃痛的怒吼一声,巨斧狠狠砸下,却只砸中了谢远留下的一道残影。

    “凡人,你竟能伤到本神灵?”

    铠甲巨人惊怒般的吼道。

    “我不仅能伤你,还能杀你!”

    谢远冷笑一声,心中却是有些凝重。

    刚才那一式生死剑他实际上已经用出了全力,否则还真可能连对方的防御都破不了。

    对方身上那铠甲可不仅仅只是装饰,更像是某种高阶灵器,若是换做姜夜,只怕全力一击连痕迹都难以留下。

    但即便谢远足以留下洞穿伤口,可这铠甲巨人的体形实在过于巨大,那伤口便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算了,不过就是多出几百剑罢了,也没什么区别。”

    谢远安慰了自己一句,身形一闪,如雷如电,剑光纵横。

    铠甲巨人陷入了暴怒之中,因为他根本无法捕捉谢远的身形,谢远总是能从缝隙中穿过,随后在他身上留下道道伤口。

    猩红色的雾气逐渐布满了遗迹,全是铠甲巨人的血液所化。

    奇特的是,这血雾并没有腥味,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不知怎么的,沐浴着这血雾,谢远竟是感觉到异常舒适,不过此刻沉浸在战斗之中的谢远也没有去深究原因。

    肉眼可见之下,铠甲巨人的动作逐渐迟缓,他的身形也开始逐渐变得暗淡。

    气息越来越孱弱的铠甲巨人忽的收回了巨斧,低喝道:“凡人,住手!”

    谢远一怔,随即摇头道,“现在才求饶不觉得太晚了吗?”

    “求饶?”铠甲巨人轻蔑道:“神灵岂会向凡人求饶?”

    谢远看出对方好像不是在装逼,一时间也有些不解,莫非对方还有什么手段不成?

    “凡人,你的实力强横,神主也会认可,神通你可带走,就此离去吧。”铠甲巨人沉声道。

    “可我这个人不喜欢留后患,我还是想宰了你再走。”谢远摇头道。

    神通?

    这才是“神魔之术”的正确叫法吗?

    谢远琢磨了一下,好像神通是更贴切一点。

    “凡人,你杀不了我的。”铠甲巨人淡漠道,“你只可以让我受伤,削弱我的灵体,但我是神灵,神灵……不死不灭!”

    “真的假的?”谢远嘴上问道,心中却是已经信了几分。

    因为他已经出了几百剑,天下间应该没有生命力如此强悍的生物,可以在他全力几百剑之下不死。

    毕竟,这铠甲巨人的实力算不得多强。

    可是……原因呢?

    谢远不信真有什么不死不灭的存在,对神灵的说法更是嗤之以鼻,但对方必然是有着某种底气的。

    一念及此,谢远以神识充斥双目,重新审视了眼前的这巨人一番。

    “凡人,趁本神灵没有改变主意之前,速速离去吧。”铠甲巨人被谢远的目光刺得有些不舒服,皱眉道。

    谢远收回了目光,恍然道:“原来如此,你的命脉似乎和这大地相连,除非这迷雾之地毁灭,否则你也不可能死亡。”

    “凡人,你的见识让我惊讶。”铠甲巨人一愣,随即说道。

    搞清了事情的真相,谢远也只能遗憾收手,说实话,他还挺喜欢这巨人身上铠甲的样式的,可惜不能带回去研究了。

    除非谢远有着将这迷雾之地彻底毁灭的实力,否则他还真拿这铠甲巨人没什么办法。

    而且,谢远还发现了更多东西。

    那些猩红色的血雾正缓缓流回巨人的身体,不止如此,在那地底也不断有雾气从四处涌来,然后流进巨人的体内。

    而巨人本来千疮百孔的身体,也在不断变得凝实。

    也就是说,只要给这巨人足够的时间,他很快就能恢复全部实力。

    太无耻了……

    暗骂一声,准备转身走人的谢远忽然脚步一顿。

    咦,等等……

    猛然想到了什么的谢远转回身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巨人。

    “凡人,你还有何事?”铠甲巨人被谢远盯着,莫名的有些不自在,因为谢远的目光实在太诡异了。

    “源地源地……原来如此。”

    谢远脸上出现了笑容,淡淡道:“我只是突然想到,这源地之中的妖兽灵化,灵植也灵化,那组成它们的灵气又是哪里来的呢?

    这世上没有无源的水,而源地却又是一个自成一体的封闭空间,那么,它的灵气来源究竟是什么呢?”

    “凡人,你到底想说什么?”铠甲巨人迷惑道。

    “是我们对吗?”谢远抬头,目光越加明亮,“我们这些外来修士,其实才是这源地的养料,我们的元力我们的血肉魂魄其实就是那些灵植妖兽的养料,所有的灵气,其实都来自于我们!”

    铠甲巨人不语。

    谢远见状,反而笃定了自己的猜测,“每年都有那么多修士进入源地闯荡,可真正能变为强者走出去的又有几人?

    这就是一个死循环,今日我杀你,明日他杀我,换言之,这就是一个绞肉机场,弱者只能成为强者的踏脚石,而强者也终会陨落,又有新的弱者崛起……”

    谢远说着说着,内心隐隐又想到了什么,只是一时间却无法触及。

    “那又如何?”铠甲巨人终于冷冷的开口了,“物竞天择,强者生存,天道亘古如此。”

    “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算了,先说说你吧。”谢远轻笑道。

    “我?”铠甲巨人更困惑了。

    “我没说错的话,你的身体也是由灵气组成的吧?

    也许不止是灵气,但灵气应该是基础才对,或许还混杂着一点生命力魂魄之类的……

    所以你其实不是不死不灭,只是进入源地的这些强者,没有谁能够一击之下打破你承受的极限。

    而源地又能源源不断的给你提供灵气,所以你才会看起来不死不灭,只能被削弱,却无法被杀死。”

    谢远像是在解释,又像是自言自语。

    “凡人,何须多言,速速离去!”

    不知为何,铠甲巨人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虽然他不知道谢远就算猜到了这些又能怎么样。

    他承认对方很强,但却也没有足够抹杀自己的实力。

    或许王侯境强者还有一些可能。

    但铠甲巨人可不认为对方是王侯境强者。

    “可惜,你遇到了我。”谢远笑了,露出了整齐的牙齿,而此刻不知道是不是巨灵神的错觉,那牙齿竟然散发着森寒的光芒。

    “刚好刚才一番战斗,把我之前吞噬的灵石消化了不少,不然,我还真不一定吞得下你。”

    谢远自言自语了一句,还不等巨灵神想明白是什么意思,这片天地,突然暗了下来。

    早在两人停手的时候,姜夜就已经睁开了眼睛。

    见巨灵神竟然服软,姜夜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对谢远只剩下叹服。

    但谢远又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姜夜也不知道谢远还想做什么,直到此刻……

    看着那恍若凭空出现在谢远身后的巨大金色虚影,姜夜有一瞬间的恍惚。

    他……究竟是人是神?

    吼!

    无声的嘶吼穿透了亿万星空,可惜这里却无人能听到。

    下一刻,谢远和那巨大的金色兽影同时张开了嘴巴。

    在巨大兽影之下显得有些迷你的巨灵神先是呆了一瞬,下一刻脸色狂变。

    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吸力开始拉扯着他的身体,那些本来已经流回他体内的血雾,在短暂的一顿之后,竟是开始疯狂往外涌去。

    不仅如此,他体内剩余的血液甚至他的肉体都开始被撕裂,化作无数暗红色的灵气,朝着那仿佛遮天蔽日的巨口涌去。

    “神兽血脉……不,这不可能,凡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巨灵神有些语无伦次,竭尽全力想要抵挡那狂暴的吞噬力量。

    但是,他却莫名受到了压制。

    在那巨大兽影的金色眸子注视下,他甚至生不出抵抗之心,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

    这是血脉之中自带威压的顶级神兽!

    脚下的大地之中,依旧有着暗红色的灵气不断涌入巨灵神的体内。

    但若将这些灵气形容为汇聚而来的溪流的话,那高空之中倒悬的巨口就像是永无止境的巨大黑洞。

    那些补充进来的灵气,不过是杯水车薪。

    已经消失了千百年岁月的对死亡的恐惧,在这一刻充斥着巨灵神的心头。

    他的身体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变得稀薄,甚至他的意识都开始模糊。

    “大人,饶了我,饶了小神……”巨灵神开始求饶。

    但谢远却是置之不理。

    “我知道许多源地的秘密,也知道神主留下的最大宝藏在哪里,饶了我,我都献给大人,我们巨灵一族还有许多族人在源地沉睡,杀了我他们也会惊醒,对大人并没有什么好处……”

    巨灵神的右臂已经崩裂,在极致的恐惧之下,他一口气说道。

    “哦?”谢远一怔,吞噬的动作也放缓下来。

    若是这巨灵神直接开口威胁他,他只会嗤之以鼻,但没想到对方说话还挺有技巧的,再加上那神主宝藏的诱惑,谢远想了想,终于停手。

    而此时,巨灵神那高达五丈的躯体已经变得残破不堪,甚至面目都开始模糊。

    金色虚影缓缓消散,谢远也恢复了本来模样,只是身上灵气四溢,却是有些吃撑了。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谢远问道。

    “小神哪敢欺骗大人?”巨灵神苦笑道。

    谢远略微沉吟,冲不远处还呆立在原地的姜夜招了招手。

    这巨灵神看起来已经存货了悠久岁月,应该知道不少隐秘,甚至关于整个极东之地那段缺失的历史,对方或许都有了解。

    谢远心中存在已久的许多疑惑,说不定这次终于能得到一个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