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九十七章 迷雾之地
    “身法上略微有些感悟,看来效果还不错。”谢远笑道。

    “何止是还不错?”张青木感叹道,“有此等身法不去做刺客可惜了。”

    “吴师兄,你的‘风雷九动’已经到达圆满境界了吧,还可以继续提升?”陈星辰倒是好奇的问道。

    谢远注意到姜夜也看了过来,不由愕然,“你们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这下子张青木也怔住了。

    “唔,任何战技在‘圆满’之上其实都还有一个境界的。”见几人似乎是真的不知道,谢远略一沉吟解释道,“这个境界我称之为‘无暇’,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这么叫。”

    “无暇?”姜夜闻言道,“我好似听师尊说过,他年轻时候去东荒王朝游历,那边便有如此划分,不过哪怕是在人口亿万万的东荒王朝,这等境界也只存在于传说。”

    “我等修士终其一生能将一门战技修炼到圆满已经是难得,更惶论什么无暇之境了。”张青木摇头,随后看了一眼谢远笑道:“李师弟倒是有可能。”

    谢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几人也没有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张青木脸色凝重的说道,“今早牧羊城的商行那边有人进来报信,此次‘源地’只怕比想象的还要热闹。”

    “哦?”

    张青木将手中的传讯符递给了谢远。

    传讯符算是一次性的消耗品,若非有重大之事哪怕如天阳门这等势力也不会轻易动用,谢远好奇的接了过来。

    手中的传讯符已经失去了光彩,不过其中储存的信息却还在。

    以心神粗略一看过后,谢远不由惊讶道,“竟有这么多源榜强者在昨夜进入源地吗,好像前十都快凑齐了。”

    “从情报上来看,只怕其中绝大部分强者都是冲着那‘神魔遗刻’而来。”张青木眉头紧皱。

    “‘神魔遗刻’是什么?”谢远奇道。

    传讯符之中只是粗略的提了提,却是没有详说。

    “那迷雾之地中存在着‘神魔之术’,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其实在这个消息开始流传的时候,还有一种更为夸张的说法。”

    陈星辰解释道,“有人说那迷雾之地中最大的宝藏其实是‘神魔遗刻’,而这‘神魔遗刻’上,记载着总共七十二种‘神魔之术’!”

    “七十二种?”谢远惊道,“这不科学吧?”

    “科学?”

    “哦,口误……这不可能吧?”

    按照之前二长老所说,任何一种“神魔之术”都是极为珍贵的存在,而现在竟然有一块遗刻上记载了七十二种“神魔之术”。

    这足以让所有人疯狂。

    “我们也觉得不可能,所以当时有这种传言的时候谁都没当回事,但现在却是不一样了。”

    陈星辰苦笑道,“据说三天前牧羊城有一个小家族子弟,原本是进入源地完成成年礼试炼,却是误打误撞进入了迷雾之地当中,而且亲眼看到了那神魔遗刻。”

    “他怎么知道那就是‘神魔遗刻’?”谢远挑眉,“况且若是小家族子弟,实力应该一般吧,他竟能轻易进入核心地带?不是说,只有源榜强者方可进入其中吗?”

    “他其实并没有说那是‘神魔遗刻’,只是说看到一遮天石碑,上有种种玄奥符文,更有山河日月变迁,疑似传说的‘神魔遗刻’……”

    张青木说道,“他也的确不是源榜强者,因而只在其中短暂停留便被神秘力量抛出,不过也就是在停留那刹那,他看到了不少东西,甚至好似感应到了其中有生灵存在。”

    “迷雾之地中有生灵吗?”谢远一愣。

    “不知道。”张青木看了一眼姜夜,“但是不好说,因为姜夜师弟所见到的那大手也未必就是禁制。”

    谢远点点头,“不管那‘神魔遗刻’是真是假,只怕进入此地的人都不会甘心就此放弃……七十二种神通,谁若拿到岂不是立马可以成就极东之地第一宗门?”

    谢远有些自嘲的笑笑,但又忽然想到了逐日魔教。

    按理说这‘源地’当年便是逐日魔教的地盘,那若真有“神魔遗刻”的存在,逐日魔教就一无所知吗?

    或者说,即便是逐日魔教也无法拿到这“神魔遗刻”?

    ……

    杀戮之地的某处边缘地带。

    山丘上,谢远等四人并肩站立。

    前方数里外,焦黑色的大地猛然被一层浓厚的雾气所吞噬,即便是谢远悄悄在双眼之间凝聚了神识,竟也是看不清其中有什么,只能隐约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子。

    “上一次,我和吴欢师弟便是从此地进入,进入迷雾后往西北方前行三十里便能看到一座遗迹,那其中便有着一门‘神魔之术’。”

    姜夜目视前方,简单说了一下当日的情况。

    至于他口中的吴欢,曾经也是登上了“源榜”的强者,排名四十三,可惜就是上次陨落在了迷雾之中。

    “可惜我们在杀戮之地徘徊了许久,却是都没有遇见‘源榜’强者,只怕我和陈师弟却是进不去了。”张青木遗憾的说道。

    唯有被源榜承认的强者方可踏入迷雾之中,之前数个时辰,几人也在杀戮之地寻找了一番,试图找到两个源榜强者,让张青木和陈星辰斩杀。

    如此一来,他们便可取代对方登上源榜。

    只可惜,源地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也遇见了一些普通强者,至于源榜上的强者并未找到。

    “进入源地的源榜强者绝对不少,只是估计大半都已经进入了迷雾之地,一无所获也是正常。”陈星辰轻叹道。

    一尊神魔遗刻,引得无数天骄云集其中。

    如此盛事却不能进入见识一番,两人都是颇为失望。

    “也未必是坏事,这迷雾之地真的只有好处存在吗?”谢远摇头,“我看其中凶险也不小,只有我和姜夜进入还方便行事一些。”

    虽然谢远说的委婉,但张青木和陈星辰哪里不知道他的意思?

    对此,两人却也只能相视苦笑了。

    他们好歹也是五行强者了,怎么在谢远嘴里就跟弱鸡似的?

    不过弱鸡就弱**,就像谢远说的,至少弱鸡安全,却也不用进入其中冒险了。

    “这是一些疗伤药,大部分是我师尊亲手炼制,效果不凡,你们带着吧,或许用得上。”

    张青木想了想,又从储物戒中拿出了几个小巧的瓷瓶,递给了姜夜和谢远。

    “都给姜夜吧,我不缺这个。”谢远摆摆手道。

    “走?”姜夜接过了瓷瓶,看向谢远问道。

    “走。”谢远点点头。

    和张青木约定了汇合地点之后,两人也不再耽搁,身形一跃而起,朝着那迷雾之地疾掠而去。

    陈星辰注视着两人远去的身形,忽的开口道:“临行前我去见过师尊,你知道师尊是如何评价吴师兄的吗?”

    “哦?”张青木好奇的看了过来。

    “师尊说,此子看似平和随意,骨子里却有一种隐含的戾气,天地皆不入他眼。”陈星辰神色复杂的说道,“我当时还不解其意,直到那日吴师兄将海神宗强者屠戮一空,我才有些后知后觉,还是师尊看人更准啊!”

    “其实,我也听说过门主对他的评价。”张青木笑道。

    “门主怎么说?”陈星辰来了兴趣。

    “门主就说了一句话,若非亲耳听到,我恐怕都不信这是门主说的。”张青木苦笑道,“门主说……这就是个滑不溜秋的小混蛋。”

    “咳咳……”陈星辰听了咳嗽不止,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好像门主和师尊说的都不是什么好话啊!”

    张青木轻声道:“所幸,他是天阳门之人。”

    陈星辰一怔,随即默默点头,深有同感。

    ……

    “阿嚏!”

    刚刚进入迷雾,谢远就打了个喷嚏。

    他狐疑的左右看看,却见姜夜没什么异常,不由有些纳闷,难不成自己还对雾气过敏不成?

    等又前行了一阵,谢远没什么感觉之后,也就不再多想。

    他左右看去,进入迷雾之后,视野也并没有变好,只能看到方圆数十丈之内的景象。

    随即谢远用神识尝试了一下,倒是可以轻易延伸至百丈外,这让他放下心来。

    至少在这迷雾之中,他反而在无形中占据了某种优势。

    两人此刻正前往姜夜之前来过的那处遗迹,仅仅数十个呼吸过后,前方,一处巨大的黑影透过雾气隐约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就是那里。”姜夜提醒了一声,“小心一些,再往前走半里便可能碰触到禁制。”

    谢远微微点头,略微提高了警惕。

    随着两人不断靠近,雾气好似也开始变得稀薄,又前行了数百米,眼前的雾气骤然消散,露出了一座延绵数里极其宏伟的建筑物。

    说是建筑物也不太准确,因为眼前这曾经可能是一片连绵宫阙的存在,此刻只剩下了残壁断垣,有大半建筑的主体都被沙石掩埋,一派荒凉。

    而在那建筑群的中央,有一座古塔还算是完整,也就在古塔的顶尖,有一块不断旋转着的石板正散发着蒙蒙光亮。

    石板的上空,隐隐有虚幻的景象在半空闪烁,却是一道好似顶天立地的庞大身影正不断动作着,似在演示着什么。

    只可惜那景象过于模糊,却是一时间看之不清。

    “神魔之术?”

    谢远和姜夜都是目光一凝,但此时也来不及再多看,只因这片遗迹上空……还有别人存在。

    前方数里之外,另一个方位的遗迹边缘,此刻正有三道身影伫立虚空。

    在谢远和姜夜刚刚出现的时候,那三人便把视线投射了过来。

    “是你们?”其中一人皱眉出声道。

    谢远和姜夜看去,这三人中有两人都赤果着上身,皮肤上有古怪纹路缠绕,相貌粗犷,正是荒州王庭的强者。

    而且出声那人,谢远说起来还见过。

    “‘火王’?”姜夜淡淡道,“没想到你也在此。”

    姜夜口中的“火王”是一个腰间缠绕着粗大鞭子的矮壮青年,谢远曾在牧羊城广场见过,真名呼延灼,谢远没记错的话,对方在“源榜”上的排名仅仅是三十七罢了。

    见谢远投来问询的目光,姜夜又打量了那两人一番,略微沉吟道:“站在右边的那个青年应该是‘青虎’,源榜排名四十一,至于中间那个……我也不认识。”

    谢远又扫了一眼位于中间那华服青年,对方倒是一脸傲色,不过观气息并不是太强,甚至给谢远的感觉还不如“火王”和“青虎”。

    只是看对方所站的位置,又隐隐是三人之首,却是令人迷惑。

    ……

    在谢远和姜夜交流的时候,荒州王庭的三人也正在低语着。

    “这两人是谁?”站在中间的华服青年皱眉问道。

    “少主,这两人都来自青州。”呼延灼低声道,“左边那人是‘夜王’姜夜,源榜排名第十二的顶级强者,修为应当是五行境巅峰,至于右边那人……”

    说到此处,呼延灼眼中有着忌惮之色一闪而逝,“正是这几日声名鹊起的‘青帝’,真名不详,但对方目前在源榜排名第六,实力极为可怕。”

    “哦?”听呼延灼介绍姜夜时也面无表情的华服青年终于来了几分兴趣,“不是浪得虚名吗?”

    “应该不是,毕竟前日那一战有许多人都看到了,对方凭借一人之力,硬是镇压了十数个海神宗强者,甚至……‘鬼尊’都被他追得仓皇逃窜!”

    “‘鬼尊’也不是他对手?”华服青年眼睛一亮,“有没有可能招揽到我王庭来?”

    “哦?”听呼延灼介绍姜夜时也面无表情的华服青年终于来了几分兴趣,“不是浪得虚名吗?”

    “应该不是,毕竟前日那一战有许多人都看到了,对方凭借一人之力,硬是镇压了十数个海神宗强者,甚至……‘鬼尊’都被他追得仓皇逃窜!”

    “‘鬼尊’也不是他对手?”华服青年眼睛一亮,“有没有可能招揽到我王庭来?”

    “哦?”听呼延灼介绍姜夜时也面无表情的华服青年终于来了几分兴趣,“不是浪得虚名吗?”

    “应该不是,毕竟前日那一战有许多人都看到了,对方凭借一人之力,硬是镇压了十数个海神宗强者,甚至……‘鬼尊’都被他追得仓皇逃窜!”

    “‘鬼尊’也不是他对手?”华服青年眼睛一亮,“有没有可能招揽到我王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