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九十六章 神魔遗刻(求订阅)
    午夜时分的牧羊城依旧灯火通明。

    而此刻在那城中心的广场上,一块古老石碑正散发着光华。

    也正是这光芒,让这广场上聚集了成百上千的修士,甚至附近的屋顶上都站满了看热闹的人。

    “又有人登上‘源榜’了?”一个全身笼罩在灰色斗篷之中只能隐约看到一些年轻脸庞的人挤进了人群之中,有些好奇的问道。

    被他询问那人是个牧羊城本地修士,一看对方风尘仆仆的模样多少有些嫌弃,不耐烦地说道,“你不会自己看吗,‘源榜’投影就在那!”

    其实年轻人也不需要再问了,因为此刻四周,俱都是各种各样的议论声。

    “竟有人敢以‘青帝’为号?”

    “那又如何,你若能一举踏入源榜第六,你就是自称‘天帝’我也服气!”

    “那倒也是,这些源榜上的强者谁不是身经百战,历经无数屠戮才得到源榜认可,少有人如这般,一战便引得源榜天降……”

    “还有人说‘青帝’的实力不止第六呢。”

    “这不太可能吧,源榜前五,谁不是真正的顶尖强者,而且恐怕都已经踏入了六合境,听闻那‘青帝’只是初入六合,怎么比得上前五之人?”

    “不好说,毕竟源榜前五的强者除了一个来自荒州王庭的‘石尊’身份明确,其他人皆是神秘莫测,而且多年未出手,谁知道如今又如何了?”

    “我倒觉得,说不定‘青帝’的实力并不逊色于前五,只不过还没有真正交过手,源榜自然也无法比较。”

    正在众人讨论的热烈的时候,一声轻笑忽的从某个角落响起。

    “数年未入‘源地’,如今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和我相提并论了吗?”

    这轻笑声并不是太大,却是诡异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广场上一静,随即众人纷纷转头,只见那角落处的人群分开,一道身穿黑袍头戴毡帽的身影缓缓行来。

    无声而又暴烈的气势四散,附近的人竟是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他取下了帽子,露出了一张饱经风霜但却无比年轻的脸庞,眉角有一处明显的伤疤,却不知道是因何而留。

    这人是谁?

    众人看着那陌生的面孔,都是一阵迷惑。

    但也不乏一些有心人联想到刚才的话语,再加上一些传言,不由试探出声道:“大人可是‘云尊’?”

    黑袍人闻言淡淡道:“想不到还有人能猜出我的身份。”

    听到这黑袍人承认,广场上顿时一阵哗然。

    云尊,源榜排名第五的顶级强者!

    他怎么会突然出现?

    很快,众人便知道了答案。

    “云尊”说完后,身形便是直接离地而起,那广场中央的石碑好似感知到了什么,蓦然间,四周的光束不断聚集而来,在那石碑上空形成了一道介于虚实之间的青玉古门。

    “‘云尊’要入源地?”

    “莫非是要找那‘青帝’一决高下吗?”

    还未等众人回过神来,天际又有一人疾掠而来,待到近前,才看清那是一个赤果着上身无比强壮的男子,果露在外的皮肤呈现一种诡异的青灰色,恍若岩石。

    如此外形,加上那无比狂暴的气势,瞬间便有数人想到了什么。

    “是‘石尊’!”

    “天呐,源榜第二的石尊也出现了!”

    “他也要入源地吗?”

    咻!

    伴随着破空声响,“石尊”停在了青玉古门之前,他瞥了一眼“云尊”,以沙哑声音开口道:“拓跋,你也来了。”

    “云尊”皱了皱眉,冷哼道:“大石头,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随便叫我的名字。”

    “石尊”面色漠然,继续说道:“听闻你前段时间身受重伤,是谁打伤了你?”

    这广场上寂静下来,所有人都不敢发出声音,只是听着高空之中的两人对话。

    此时听到“石尊”所说,众人也是好奇的竖起了耳朵。

    似乎,石尊对云尊颇为了解,不仅知道对方的身份,便是连对方的近况都一清二楚。

    “关你何事?”云尊冷哼一声,脸上似乎有着羞恼一闪而逝。

    “哦。”石尊也并不追问,耸了耸肩便要踏入那门户。

    云尊此时却是眼神一凝,“你也是为了那东西而来?”

    “什么东西?”石尊先是疑惑,思索了一会才恍然道:“你说的是那‘神魔遗刻’吗?”

    云尊闭口不言。

    石尊见状不禁摇头,“你还是这个样子,什么都喜欢藏着掖着,若真的实力足够,何须惧怕别人和你抢?”

    见云尊还是不说话,石尊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放心吧,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我来这里,只是因为……他可能会来。”

    云尊眼神一动,想到了什么,终于接话道:“都已经三年了,你还是耿耿于怀。”

    “就算是三十年也不行!”一直表现的颇为平和的石尊骤然怒道,“他只出了一刀就跑了,这算什么?”

    “可是你已经败了不是吗?”云尊淡淡道,“这是源榜认可的结果……”

    “若他只有那一刀呢?”石尊不服道,“那他就不是我的对手!”

    云尊默然,仿佛也是认同了对方的说法。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下方的众人却是听得云里雾里。

    那先前挤进人群身穿灰色斗篷的年轻人,好奇的问身边众人道:“他们说的是谁啊?”

    此刻众人也正在猜测着,闻言开始讨论起来。

    “听‘云尊’话中之意,那人似乎一刀就压住了‘石尊’,再加上源榜认可的话,那就只有一个人了……”

    “没错,也只可能是他了!”

    “到底是谁啊,你们别打哑谜啊!”

    “废话,还能有谁,自然是‘源榜’第一的‘修罗’了!”

    “嘶,莫非‘修罗’也来了?”

    “这谁知道呢,不过‘源地’之中的禁地最近开启,听闻其中有诸多神魔秘宝,只怕源榜上的不少强者都会出现。”

    “那是自然,连源榜第二的‘石尊’和源榜第五的‘云尊’都出现了,其他人只怕也不会错过。”

    “哎,真想入‘源地’一观啊,可惜今年牧羊城的名额都已经分配完毕,也只有源榜强者可以随意进出了。”

    在众人议论的时候,半空之中的“云尊”又重新开口了,“依我看,‘修罗’只怕未必会来,他已经消失了三年,这次出现的机会也不大。”

    “他不来也有别人。”石尊脸上蓦然涌现了狂热的战意,“比如那‘青帝’,既然能吓得‘鬼尊’仓皇逃窜,我倒是想见识一二。”

    “多半是浪得虚名之徒。”云尊却是不屑道,“整个青州年轻一代,除了那赵无极稍微有点本事,又还有谁……”

    云尊的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只因他脑海中忽的浮现出一道影子来,还有那人张狂无比的话语……

    “我今年不到二十岁,修道不过三年……”

    云尊的手掌握紧,脸色也是阴沉下去,却是再也说不出后面的话来。

    石尊虽然有些奇怪云尊怎么话说到一半就站在那里玩变脸,但也没在意,只是耸肩道:“我不管谁有名没名或者浪得虚名,总之有架打就行,你死我活才叫痛快!”

    “疯子!”云尊低骂一声,转身欲走,忽的又犹豫道,“‘血魔’也来了吗?”

    “反正三天前我去找他,他不在,那只能在这里了。”‘石尊’说着,忽的看向人群某处,眼神瞬间锐利,“你又是谁?”

    众人的视线随着他看去,却见定格在一个全身笼罩在灰色斗篷的身影上。

    那身穿灰色斗篷的年轻人一怔,忽的挠头笑了笑道,“他们好像是都叫我‘天臂’吧?”

    这年轻人是天臂?

    周围的人都是呆了一下,那之前曾对着年轻人有些嫌弃的路人此刻不由冷汗直冒。

    天臂,源榜排名第四的强者!

    “哦,你就是‘天臂’?”石尊的眼神瞬间明亮,“可敢与我一战?”

    “不打。”“天臂”摇头道,“我只是来‘源地’取点东西。”

    话落,“天臂”已经飞身而起,越过两人抢先进入了那青玉古门之中。

    “跑什么,战过再说!”石尊低吼一声,身形一纵也跟了进去。

    “云尊”注视着两人消失的背影,在“天臂”身上多停留了片刻,眼中似乎有着疑惑之色,但很快,他又是摇头,也跟着掠进了青玉古门之中。

    随着三人消失,但这广场上的议论声却是没有停歇,甚至变得更加喧嚣。

    最终不少人都将目光定格在了那半空之中的“源榜”投影之上。

    冷清了快一年的源地恍若突然就热闹起来,但这一次,又有几人能够继续留名?

    ……

    云尊默然,仿佛也是认同了对方的说法。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下方的众人却是听得云里雾里。

    那先前挤进人群身穿灰色斗篷的年轻人,好奇的问身边众人道:“他们说的是谁啊?”

    此刻众人也正在猜测着,闻言开始讨论起来。

    “听‘云尊’话中之意,那人似乎一刀就压住了‘石尊’,再加上源榜认可的话,那就只有一个人了……”

    “没错,也只可能是他了!”

    “到底是谁啊,你们别打哑谜啊!”

    “废话,还能有谁,自然是‘源榜’第一的‘修罗’了!”

    “嘶,莫非‘修罗’也来了?”

    “这谁知道呢,不过‘源地’之中的禁地最近开启,听闻其中有诸多神魔秘宝,只怕源榜上的不少强者都会出现。”

    “那是自然,连源榜第二的‘石尊’和源榜第五的‘云尊’都出现了,其他人只怕也不会错过。”

    “哎,真想入‘源地’一观啊,可惜今年牧羊城的名额都已经分配完毕,也只有源榜强者可以随意进出了。”

    在众人议论的时候,半空之中的“云尊”又重新开口了,“依我看,‘修罗’只怕未必会来,他已经消失了三年,这次出现的机会也不大。”

    “他不来也有别人。”石尊脸上蓦然涌现了狂热的战意,“比如那‘青帝’,既然能吓得‘鬼尊’仓皇逃窜,我倒是想见识一二。”

    “多半是浪得虚名之徒。”云尊却是不屑道,“整个青州年轻一代,除了那赵无极稍微有点本事,又还有谁……”

    云尊的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只因他脑海中忽的浮现出一道影子来,还有那人张狂无比的话语……

    “我今年不到二十岁,修道不过三年……”

    云尊的手掌握紧,脸色也是阴沉下去,却是再也说不出后面的话来。

    石尊虽然有些奇怪云尊怎么话说到一半就站在那里玩变脸,但也没在意,只是耸肩道:“我不管谁有名没名或者浪得虚名,总之有架打就行,你死我活才叫痛快!”

    “疯子!”云尊低骂一声,转身欲走,忽的又犹豫道,“‘血魔’也来了吗?”

    “反正三天前我去找他,他不在,那只能在这里了。”‘石尊’说着,忽的看向人群某处,眼神瞬间锐利,“你又是谁?”

    众人的视线随着他看去,却见定格在一个全身笼罩在灰色斗篷的身影上。

    那身穿灰色斗篷的年轻人一怔,忽的挠头笑了笑道,“他们好像是都叫我‘天臂’吧?”

    这年轻人是天臂?

    周围的人都是呆了一下,那之前曾对着年轻人有些嫌弃的路人此刻不由冷汗直冒。

    天臂,源榜排名第四的强者!

    “哦,你就是‘天臂’?”石尊的眼神瞬间明亮,“可敢与我一战?”

    “不打。”“天臂”摇头道,“我只是来‘源地’取点东西。”

    话落,“天臂”已经飞身而起,越过两人抢先进入了那青玉古门之中。

    “跑什么,战过再说!”石尊低吼一声,身形一纵也跟了进去。

    “云尊”注视着两人消失的背影,在“天臂”身上多停留了片刻,眼中似乎有着疑惑之色,但很快,他又是摇头,也跟着掠进了青玉古门之中。

    随着三人消失,但这广场上的议论声却是没有停歇,甚至变得更加喧嚣。

    最终不少人都将目光定格在了那半空之中的“源榜”投影之上。

    冷清了快一年的源地恍若突然就热闹起来,但这一次,又有几人能够继续留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