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九十四章 说话算话的谢远
    “狄阳,机会!”

    在谢远刚和“冥神”半空交手的时候,本已经有了退意的狄阳忽然听到了孟不惑的传音。

    “什么机会?”

    正在观看着半空战斗的狄阳一怔,不解的转头。

    “机会不在半空,在姜夜那里!”孟不惑低声道。

    狄阳沿着顺着孟不惑手指的方向看去,此时“古浪”被半空战斗吸引退出了战圈,姜夜依旧在和那玄冥王蟒交手。

    不知是出于何等心思,姜夜好似也开始搏命了。

    一种好似远古般的符咒浮现在他的体表,那暗红色的光芒分外鬼魅,将姜夜的满头长发也映射成了猩红。

    而姜夜身上的气息,竟是瞬间突破了某种界限,踏入了六合之中。

    本就伤痕累累的玄冥王蟒嘶吼声越加尖锐,却是落入了绝对的下风之中,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腹部便被姜夜的长枪撕裂出了一个长达数丈的口子,却是真正受到了重创。

    “你是说……那玄冥王蟒?”狄阳很快明白了孟不惑的意思。

    “不错,道果已经被李白所得,无论他是否能保住和我们关系都不大,但这玄冥王蟒却也是六品妖兽,最少也值两万到三万灵石。”孟不惑笑道。

    狄阳也不甘心就此离去,闻言怦然心动。

    “出手!”既然作了决定,他也没有犹豫,招呼了孟不惑一声,身形已经掠出。

    两人本也是五行中的顶尖强者,此刻身形雷动,只是眨眼间便来到了姜夜和玄冥王蟒的旁边。

    “‘夜王’,我等来助你!”

    “滚!”

    姜夜哪里不知道两人的心思,不由怒喝出声。

    只可惜姜夜对付玄冥王蟒已然出了全力,却是根本没有余力阻拦两人。

    同时被三人围杀,玄冥王蟒嘶吼连连,身上的气息极速衰弱,眼看就要毙命。

    “吼!”

    终于,随着一道不甘的嘶吼声,玄冥王蟒的头颅被孟不惑一剑斩下。

    而也就在同时,狄阳却是陡然转过手中长刀,朝着姜夜一刀劈出。

    用出了禁忌战技的姜夜已然力竭,被这一刀直接劈得吐血倒飞。

    玄冥王蟒的尸体开始晶化,而此时半空之中的战斗已至白化,海州修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谢远和“冥神”身上,却是无人顾及这边。

    “快,收走灵石!”

    狄阳和孟不惑将玄冥王蟒所化的灵石尽数收走,丝毫没有顾忌姜夜以及张青木等人森冷的目光,带着浮光剑宗和龙虎山的强者直接脱离了战场。

    也就在众人遁出数里外的时候,听到了“冥神”那撕心裂肺的绝望大吼。

    “不!”

    狄阳和孟不惑回头看去,恰好是看到了“冥神”被一剑诛灭的一幕。

    “李白诛杀了‘冥神’?”

    “这怎么可能,‘鬼尊’就这么看着吗?”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孟不惑忽的有些惶然,“你说……天阳门之人不会还能活下来吧?”

    他敢肆无忌惮的从姜夜手中夺食,无非是笃定天阳门之人今日必定尽数陨落。

    但此刻,他却是有些不自信了。

    “不知道。”狄阳眉头紧皱,随即轻叹道,“走吧,但愿之后不会再遇到。”

    ……

    高空之上,谢远瞥了一眼狄阳等人离去的方向,随即重新握住了斩月剑。

    在斩杀一个五行巅峰强者过后,斩月剑似乎也多了几分灵动和煞气。

    直到此时,斩月剑才可称之为“灵器”,对元力的爆发也开始有了增幅作用。

    以斩月剑的材质之珍贵,是完全有希望达到地阶灵器的,到时候对谢远的战力增幅至少有两成。

    而此时斩月剑还未经过长时间的孕养,刚刚开锋后的战力增幅大约还不到一成。

    但即便如此,也可称一句顶级灵器。

    须知大部分极东修士手中的灵器连半成增幅都没有,而这还是在孕养多年的情况下。

    此时谢远在意的倒不是斩月剑,而是这“叠浪法”带给他的惊喜。

    这“叠浪法”等阶和“生死剑法”一样也是玄阶上品,但只要修炼到高深境界不仅威能奇大,而且消耗也极少,第一次使用就颇为顺手。

    他以五行巅峰的修为,最后斩杀“冥神”那一剑的威能却是已经近乎六合境三重天!

    论瞬间爆发力,它不如“生死剑法”,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叠加,却能以弱胜强,增幅极为可怕,算得上逆天。

    在谢远看来,“叠浪法”已经不逊色于一般的地阶下品战技了。

    “你们海神宗创出这门战技的强者也是个人才。”于是谢远不自觉地感叹了一句。

    一众海神宗强者面面相觑,而“鬼尊”则是面色阴沉。

    “吴彦祖,莫要欺人太甚!”

    有点点白色粉末自半空之中飘零,也不知那是白骨权杖的粉末亦或是“冥神”残留的骨灰。

    至于“冥神”所化的灵石以及他的储物戒,却是早就被谢远幻化出的那巨手抓走。

    此时下方呆滞的众人才如梦初醒。

    “‘冥神’陨落?”

    “那可是纵横源地近十年的‘冥神’啊!”

    “竟是连逃遁都没有机会吗……”

    不管“冥神”是因为何种原因错失了逃走的机会,但此刻“冥神”已经陨落。

    最可笑又可怕的是,他竟是在十数个海神宗强者面前被人生生斩杀,甚至其中还包括号称源榜第七的“鬼尊”。

    “敢杀我海神宗强者,很好!”

    “鬼尊”脸色铁青,似乎已经愤怒到了极致。

    “这算什么?”谢远哂笑一声,“你似乎忘记了,我刚才便和你说过,我这人有个原则,那就是……斩草必除根!”

    话音刚落,谢远的身形已经鬼魅般消失在了原地。

    “小心!”

    “鬼尊”先是一怔,随即感应到了什么,不由冲下方的海神宗强者喝道。

    同时,他的身形也跟着冲了下去。

    但令“鬼尊”感到无比愤怒的是,他竟然没有谢远快。

    他自号“鬼尊”,不仅是因为他的道法神鬼莫测,更是因为他的身法。

    至少在海州同代修士之中,从来没人比他快。

    但此刻,他竟然跟不上谢远的身形,甚至都只能勉强看清。

    愤怒和不解过后,一丝忌惮也出现在了“鬼尊”的眼底。

    身法如此强横,手段更是难以揣测,甚至连谢远的修为都好似迷雾。

    对方真的只是五行巅峰的修为吗?

    若真如此,对方安敢在自己面前如此猖狂?

    为何人人对他“鬼尊”惊惧,那是因为许多人都猜测他“鬼尊”是六合强者,那对方难道就真的只是个无所畏惧的愣头青?

    还有那幻化巨手阻挡自己的手段,“鬼尊”也是闻所未闻。

    也正是出于心底那一丝不安,他才在犹豫之间错失了救援“冥神”的机会。

    “鬼尊”越是深想,越觉得前方那道模糊的身影深不可测。

    他能成为源榜第七,甚至以师弟身份超越了“冥神”那个蠢货,成为海神宗这一代的神子,靠的可不仅仅是天赋。

    “‘古浪’,出手拦住他!”一念及此,“鬼尊”一边追逐着谢远的身形,一边大喊出声道。

    “古浪”所在的位置,恰好是卡在了谢远和一众海神宗强者之间。

    他闻言眼神闪烁片刻,竟是像没听到一般退了开来,让出了去路。

    “多谢。”

    谢远见“古浪”如此识趣,不由轻笑一声,直接从他身边掠过。

    “混账!”

    见“古浪”如此狡猾,似乎识破了自己让他出手试探的心思,“鬼尊”也只得怒骂一声,但却不敢放慢脚步。

    “联手,缠住他,围杀之!”

    冷哼一声,终归有些不信邪的“鬼尊”下令道。

    即便海王教不出手,在场的海神宗强者也超过了十人,其中更是有四个五行强者。

    谢远再强,还能翻天不成?

    因为谢远诛杀了“冥神”的变故,原本在围杀张青木等人的海州修士都已经停手,此刻见谢远丝毫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竟是孤身一人杀来,也早就怒极,闻言纷纷呼喝着冲上前来。

    “不必插手,护住姜夜。”

    见陈星辰和张青木有过来帮忙的意思,谢远却是断喝一声。

    姜夜力竭之时又被狄阳一刀劈飞,此时的状况的确有些凄惨,况且两人也是强弩之末,魏旭轩也受了重伤,两人迟疑了一瞬倒也没有再凑过来,过去扶起了姜夜退到了一旁。

    而此时,谢远已经和第一个海神宗的强者交上了手。

    锵!

    好似惊天的龙吟,又好似绝颠上的低语。

    谢远蓦然拔剑这一刻,斩月剑将这片天地映得雪亮,但随即又变得黯然。

    好似所有的光亮,在惊鸿一现后便被收纳进剑中,包括所有的希望和美好……统统一起埋葬。

    一种难以言明的晦涩绝望,浮现在所有人的心头。

    “是‘生死剑’,退!”

    “鬼尊”脸色大变,想都没想的出声怒吼,同时手掌一挥,遥遥一掌劈出,试图干扰谢远。

    那海神宗的年轻强者也怔了怔,但却是一咬牙,抽刀迎了上去。

    他见过荆不归的这一招,虽然强,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没有机会。

    因为,他如今也是五行境七重天的强者,差距并没有大到可怕的地步。

    但很快,他也陷入了真正的绝望之中。

    只因谢远的气机,在剑光斩出的刹那,竟是又生生提升了一截。

    “六合境!”

    谢远这一刻,展露出了六合境一重天的修为。

    一步之差,天壤之别!

    再加上荆不归的成名战技,刀光仅仅刚出现便被湮灭,同时湮灭的,还有那海神宗强者。

    一剑,瞬杀!

    “鬼尊”脸色铁青,但也更加心惊。

    因为谢远手中的“生死剑法”,给他的感觉竟是比荆不归还要强大!

    而对方展露出六合境的修为,更是说明了谢远一击必杀的决心,绝不留一点机会。

    至于“鬼尊”劈出那一掌,不出意外,再度被那突兀出现的遮天巨手挡住。

    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鬼尊”抓狂的同时又有些迷惑,因为他总觉得这遮天手掌给他一种不安的感觉,那其中除了元力还有另外一种力量,一种他难以理解的力量。

    也正是因为那力量的存在,他的一切攻势都被轻松挡住。

    一切说来话长,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众人略微回过神,谢远已经冲向了第二个海神宗的强者。

    一模一样的起手,一模一样的光芒漫天,随后暗淡。

    当众人终于看清场中局势,第二个海神宗强者已经陨落。

    而谢远,已经掠向了第三人。

    “吴彦祖!”

    “鬼尊”怒吼连连,但被遮天巨手牵制,加上速度不及谢远,救援的动作却是始终慢了一拍。

    “五个了……海神宗的强者已经死了一半!”

    “他是真要把海神宗强者都屠尽吗?”

    众人眼睁睁看着谢远在这山巅之上掀起阵阵血色,胆寒之余也不禁想起了谢远之前的话语。

    他说海神宗所有人都要死,谁都以为那只是个笑话。

    但此时……

    究竟谁是笑话?

    众人不自觉看向追逐在谢远身后已经近乎疯狂的“鬼尊”,竟是觉得莫名悲凉。

    那可是源榜第七的强者,对他们来说近乎无敌的存在。

    此时,竟是拿谢远毫无办法,甚至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肆无忌惮的屠杀。

    “逃!”

    “快逃!”

    剩余的四五个海神宗强者终于被吓破了胆。

    在谢远的速度面前,他们所谓的联手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况且,谁又能挡下谢远一剑给他们汇合的时间?

    剩余的海神宗强者四散而逃,甚至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古浪”也在悄悄带着海王教强者退去。

    “死!”

    谢远的银色面具在此刻看来分外冷酷,他淡淡吐出一个字,手中长剑化作流光,洞穿了一个逃遁的海神宗强者的头颅。

    同时,他猛然一拳,朝着另外两个逃遁的海神宗强者的方向挥出。

    “天霜拳!”

    这一拳因为距离遥远好似落在了空处,但那百丈空间内却是起了一层寒霜,那逃遁的两人动作也是一滞。

    噗嗤!噗嗤!

    剑光如穿梭的皓月,接连陨灭了两人的生机。

    至此,在场的海神宗强者,仅剩一人存活。

    而那还在拼命逃遁的四象修士,在听到身后越来越近的雷霆声响之时,脸上不禁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谢远如闲庭散步,眼看就要追上那人,身后忽的传来一道不可置信的惊呼。

    “‘鬼尊’……也跑了?!”

    谢远也有些错愕,不禁停下脚步转身看去。

    果然,刚才还一直疯狂追在他背后的“鬼尊”,已经化作了残影,朝着天的另一边疾掠而去,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