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九十三章 “冥神”陨!
    “我一直以为荒州人眼高于顶,而你们青州人却总是还遮遮掩掩,生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底牌,想不到青州人之中也有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

    凌空站在最高处的“鬼尊”轻轻一笑,这时众人才注意到他的身后隐约有一道虚影,在他笑的时候,那虚影也跟着轻轻颤动,颇为诡异。

    “李白,或是该叫你吴彦祖,又或者是叶孤城?”“古浪”脱离了玄冥王蟒的纠缠,此时也冷笑着道:“你当真以为我等对你一无所知吗?”

    “善易容伪装,以剑法最强,但我若没猜错的话,你寂灭荆不归那式剑法,只怕也不能连续施展吧?”“冥神”也冷笑着接口道。

    张青木眉头拧了起来,陈星辰见状不由凑过去低声道:“他们说的都对吗?”

    “差不多吧,门主似乎知道李师弟的不少事,四长老曾经问过他关于李师弟的那式剑法,大概是想让其入藏书阁,供有资格的剑修弟子修行。

    但是门主好像没有同意,我听我师尊和四长老聊天时说起过,似乎是因为那式剑法消耗的是生命及魂魄之力,非一般人可驾驭。”

    听着张青木的解释,陈星辰和魏轩都是皱眉。

    若真是如此,这等剑法已经可以列进禁忌战技当中,一般都是搏命的招数,不能连续施展也很正常。

    “对方有三个顶级强者,姜师兄又被那玄冥王蟒纠缠,对方既然清楚吴师兄的底细,那就真的有点凶险了。”陈星辰担忧道。

    至于逃跑,别说海州修士已经截断了几人的所有退路,在外围还有如此多虎视眈眈的散修强者,这些人只怕在关键时刻也不会吝于出手,因此几人都没有过这种想法。

    “要不然……”魏轩犹豫了一下突然说道,“让吴师兄将那道果交出去吧,再多灵髓也只是身外之物,但性命只有一条啊!”

    “你没听对方说吗?”张青木摇头道,“他们要的可不只是道果,还有李师弟的命,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可对方要的也只是吴师兄的命,我们……”

    “闭嘴!”张青木脸色一变,呵斥道:“你在胡说什么,我天阳门的门规第一条是什么你莫非忘记了吗?”

    “我的意思是对方也只是口头说说,未必就真要吴师兄的命。”魏轩声音小了一些,但还是兀自坚持道,“更何况真到了那一步,难不成我们都要为他陪葬不成?”

    “够了,魏师弟你少说两句!”见张青木已经勃然变色,陈星辰连忙拉住了魏轩,不满道:“大丈夫生死有命,更何况我们未必没有一搏之力,你在怕什么?”

    魏轩嗫嚅了几句,但见张青木眼神冰冷,终归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谢远虽然站在前方,但几人的对话他却都听见了,不过谢远没有理会,他笑了笑看向“冥神”道:“想不到我的名声都已经传到海州去了,还真是荣幸啊。”

    “所以,你想怎么死?”“冥神”冷笑道,“跪下,我可留你个全尸!”

    谢远看了一眼那暗红色的天空,却是自顾自的接着说道,“你们说的也没错,‘剑二十三’我的确不会连续施展,但并非不能,只是……

    对付你们,似乎不需要如此。”

    话音落,一柄闪烁着森冷寒芒的长剑已经出现在了谢远手中。

    只是瞬间,这山顶上的温度好似都凭空降了几分。

    “好剑!”

    冥神几人都是眼睛一亮。

    “想不到你竟然还有这等灵器,看来今天,我们要得一笔横财了。”古浪眼中出现贪婪之色。

    谢远瞥了他一眼,又将注意力转回到冥神身上,轻声道:“我的剑名为斩月,还未饮过人血,今天,便拿你开刃吧。”

    “死到临头依旧如此猖狂,我倒是有点欣赏你了。”

    冥神说完,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而同时,谢远的身形也变为了残影,瞬间破碎。

    所有人若有所觉的抬头,两人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高空之上。

    轰隆!

    长戟和剑芒相交,狂暴的元力似乎将那暗红色的天空都照亮了几分。

    在下方负手而立的“鬼尊”瞥了一眼蠢蠢欲动的一众海州强者,轻笑道:“去吧,屠尽天阳门修士,我为你们压阵。”

    咻咻咻!

    早就按捺不住的一众海州强者汹涌而出,朝陈星辰、张青木等三人冲了过去。

    “杀!”

    呼喝声四起,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几乎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三人便落入了下风之中。

    “夜王,当初那一战没有结果,不如在今天了结如何?”

    古浪大笑一声,蓦然冲进了姜夜和玄冥王蟒的战圈之中。

    “吼!”

    玄冥王蟒已经被姜夜伤得不轻,即便此时又有一人进入视线,它却也是不管不顾,只是疯狂的朝姜夜攻击着。

    “今日此地,便是你埋骨之所!”

    古浪笑的越发肆无忌惮。

    他与姜夜的实力本来只是在伯仲之间,但此时有了玄冥王蟒的牵制,他却有了击杀对方的可能。

    ……

    高空之上。

    试探性的一击过后,谢远原地不动,冥神却是连退数步。

    冥神的脸色凝重了不少,“你的元力如此凝实,只怕已经半只脚踏入六合境了吧,果然,能击杀荆不归之人,倒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知道你不如我,还敢与我交手?”谢远淡淡道。

    “你比我强又如何,我可不是荆不归,况且……有‘鬼尊’师弟为我压阵,即便你用出那式剑法,今日也是必死无疑!”冥神淡漠道。

    谢远瞥了一眼下方负手而立的“鬼尊”,不由失笑,“原来你的依仗就是他吗?”

    “张师兄!”

    正在此时,下方传来一声怒吼。

    谢远垂首看去,却是张青木等人已经岌岌可危,此时张青木承受着最大的压力,只因围攻他的四人,竟然俱都是五行修士!

    张青木身上有着黑白二气缠绕,让谢远目光一凝。

    若非真的生死危机,只怕张青木不可能这么早就服用珍贵至极的“阴阳造化丹”,如此只能说明……

    他真的快撑不住了。

    谢远收回目光,四周的灵气波动骤然强烈起来。

    一团不断缠绕着变大的风暴,出现在了“斩月”周围。

    “冥神”一怔。

    这风暴为何有点眼熟?

    没有理会对方疑惑的目光,谢远握住了剑柄,淡淡道:“本来想用你磨下剑的,可惜你们没有给我这个时间……

    下辈子,记得靠自己。”

    时空恍若凝滞了一瞬。

    下一刻,无比璀璨的剑芒如恶龙般咆哮而出,直扑惊愕到了极点的“冥神”。

    “冥神”是真的有点愕然。

    他听出了谢远速战速决的心思,他起初以为谢远是要用出那式剑法,因此警惕到了极致,甚至已经做好了逃遁的准备。

    他不是傻子,不断的挑衅谢远也不过是一种战术罢了。

    他知道自己不是谢远的对手,连源榜一度排名第九的“生死剑客”荆不归都被谢远一剑斩了,他可不认为自己真的比荆不归强。

    他只是想探清谢远的虚实,真正的杀招来自于下方的“鬼尊”!

    但他此时逃遁的步伐却是一滞,只因他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叠浪法!

    这怎么可能!

    你怎么会用海王教的叠浪法?”

    惊怒交加的大吼过后,那环绕着风暴的剑芒已至眼前。

    或许是因为不可置信,或许是因为来不及,“冥神”转身暴喝一声,迎上了那剑芒。

    其实真正惊呆了的人是“古浪”,此刻他手中动作一缓,姜夜也获得了喘息的机会,身形一闪避开了他手中的长戟。

    但“古浪”却毫不在意,只是死死盯着半空中的战斗。

    “叠浪法”可是海王教的不传之秘,非发过毒誓的核心弟子不可学。

    “冥神”已经把他也想喊出来的话都给喊完了,此刻他只想知道,谢远用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叠浪法”?

    毕竟如果只是模拟那元力风暴的话,只怕谁都可以轻易做到,但“叠浪法”真正的精髓却是在体内元力运转的方式上,繁复无比,不经过数年苦修绝不可能领悟!

    甚至下方围攻张青木等人的修士都忍不住抬头,朝半空看去。

    此时,“冥神”也祭出了兵刃,却是一把以白骨打造的权杖,死气森森。

    轰隆!

    斩月剑和白骨权杖狠狠碰撞在一起。

    虚空战栗,白骨权杖被压下了一截距离,但光芒依旧耀眼。

    但还没等“冥神”松口气,斩月剑在所有人愕然的目光之中轻轻弹起,随即又是毫不停歇的斩下!

    轰隆!

    再一次剧烈声响过后,白骨权杖的光芒明显是暗淡了几分。

    轰隆!轰隆!

    斩月剑不断的弹起落下,那其中蕴含的元力也是越来越狂暴,而白骨权杖甚至已经开始出现了裂痕。

    “四十重……五十重……已经超过了六十重,这怎么可能!”

    “古浪”呆呆的伫立在半空,好似疯了一般的梦呓道。

    “叠浪法”最高有一百零八重,但那属于传说中的境界,而如今海王教的历史记载之中,最惊才绝艳之人施展出了九十六重。

    一般而言,能将“叠浪法”施展到八十四重之人,已经是修炼到了至深境界。

    但此刻,就在“古浪”发呆的时候,谢远的斩月剑已经如电光火石一般斩出了七十九剑。

    “‘鬼尊’,救人啊!”“古浪”如梦初醒,见“鬼尊”还在愣愣看着,忍不住怒吼一声道。

    “鬼尊”回过神来,也顾不得为什么谢远竟然会“叠浪法”,甚至有施展出九十六重的趋势,只因……

    就在这片刻间,“冥神”已经是濒临死亡。

    “叠浪法”本就是可以以弱胜强的可怕战技,而在谢远手中和“古浪”手中施展完全是两个概念。

    那斩月剑恍若已经化为天神之剑,在叠加超过八十重的时候,威能甚至已经超过了一般的六合境初期修士全力一击。

    只不过五行巅峰的“冥神”又如何阻挡?

    轰!轰!轰!

    当那斩月剑第八十四次落下的时候,“冥神”的白骨权杖已经黯淡无光,甚至出现了多道裂纹。

    而“冥神”也是脸色惨白,气息萎靡到了极致。

    “不!”

    当白骨权杖在第八十五次剑芒下破裂,“冥神”不由发出了绝望的嘶吼。

    “叠浪法”只要能施展出八十五重,那九十六重也是板上钉钉。

    “冥神”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救我!”

    所幸,在白骨权杖完全破碎之时,“鬼尊”也终于赶到。

    “停手,否则,我必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鬼尊”一面伸手抓向斩月剑,一边轻声道。

    那笃定的语气,好似只是在陈述一个微不足道的事实。

    谢远恍若未闻,直到“鬼尊”瘦削的手指快要抓住斩月剑的时候,他才淡淡道:“你……也不如荆不归。”

    虚空恍若被撕裂,一只擎天般的遮天手掌从中伸出,挡住了“鬼尊”的手掌。

    “这是……”

    错愕和惊惧从“鬼尊”脸上掠过,只是短短一瞬,见那遮天手掌轻易的擒住了自己的手,脸色大变的“鬼尊”毫不犹豫的断裂了自己的手臂,身形暴退。

    噗嗤!

    遮天大手将“鬼尊”的断臂捏爆,再向前抓的时候却抓了个空。

    谢远也没有在意,在“鬼尊”逃遁之后,斩月剑也爆发出了第八十八重剑芒,向着“冥神”斩下。

    “冥神”疯狂的嘶喊着,手中出现了一个奇异的盾牌,远古苍凉的气息也随之出现。

    轰!轰!轰!

    咔嚓……

    在连续替“冥神”抵挡了数剑之后,那有着龟背纹路的盾牌开始出现了裂纹。

    第九十六重!

    这一剑的气势明显远远超过了之前的任何一剑。

    有了某种预感的“冥神”也发出了绝望的咆哮,“不!”

    他最后看了一眼“鬼尊”。

    但已经逃遁到数里之外的“鬼尊”面色阴晴不定,却是丝毫没有施与援手的意思。

    “吴彦祖,你想好了,这一剑若是斩下,我海神宗与你……不死不休!”

    “呵呵。”

    对于“鬼尊”苍白的威胁,谢远只是笑了笑,斩月剑却没有丝毫停顿,如啸月,如灼日,如怒浪,自天而地,自亘古到如今,一剑,斩天!

    没有任何的喧嚣,“冥神”的身形定格在半空。

    随着剑芒消散,他的身形也如枯萎飘飞的残叶,片片凋零。

    源榜十三,冥神,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