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八十五章 牧羊城
    这里是青州东南方的一处山坳,距离天阳门已经有近两千里远。

    谢远负手站在山腰上,正默默注视着山脚两方人马的厮杀。

    这数百人的混战其实在谢远眼里颇有些可笑,只因两边的首领也不过是一元境的修为,而混战中的大部分人甚至连修士都不是,顶多算是先天武者罢了。

    然而这在谢远眼中无异于小学生打架一般的战场,却是惨烈至极。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地上的伏尸已经有七八十具。

    而这一场混战的起因,不过是数十块残缺的灵石。

    自天阳门一路行来,这算得上谢远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行走青州。

    到此时,这般景象已经让他有些麻木。

    在一个叫茯苓镇的地方,谢远看到有人插标卖女,只为了换取一本低等的修炼功法,在一个名为太河宗的二流宗门,谢远看到上千几乎没有修为的少年悍不畏死的围杀二品妖兽,只为争一个入门的名额……

    太多太多。

    曾听闻修炼之残酷,但亲眼所见还是让谢远有些默然。

    与之相比,天阳门不过是用一些入侵的妖兽来考验守山的外门弟子,简直算得上温柔。

    “‘源地’也是这般模样吗?”听到背后有脚步声响起,谢远问道。

    “我也只去过一次,但差不多吧,或许……更残酷一些。”

    张青木与谢远并肩而立,目视着山下的厮杀,回忆道:“那里曾经是逐日魔教培养核心弟子的地方,当年那一战之后,有人提议毁去源地,门主也曾动摇,不过最后还是保留了下来……

    可能你不知道,当年据理力争想要保留源地的便是二长老。”

    “二长老?”谢远忽的想起什么,“二长老是不是还和门主打了一架?”

    “原来你也知道此事。”张青木笑道:“不错,好像是理念之争,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二长老便离开了天阳门,入了源地,这一去就是十几年。”

    “姜夜就是二长老在源地收的弟子?”

    “也不是。”张青木迟疑了一下方才说道:“你可能不知,其实当初二长老的凌阳峰也算是人丁兴旺,那时二长老刚立道统,门下的亲传弟子也有数十人……”

    “那怎么……”谢远一怔,随即意识到什么,“难道……”

    “不错。”张青木默默点头,“那时二长老入源地,几乎带走了所有亲传弟子,如今,好像只剩下姜师兄了。”

    “养蛊吗?”谢远喃喃道。

    “咳咳,师弟慎言,养蛊乃是邪道之术,那时二长老开坛讲座,我也去听过,按照二长老所说,这是优胜劣汰,门主主张的则是教化无类,两人这才产生了冲突……”

    “但若是按照目前来看,似乎还是门主更胜一筹,姜夜虽强,但比之大师兄还是差了一筹。”谢远摇头道。

    姜夜的修为接近五行巅峰,但赵无极却是有些让谢远看不透,之前在神陨之地的时候,赵无极表现出的修为不过是五行境后期,但连荆不归都已经突破,谢远不信他还在原地踏步。

    张青木疑惑的看了一眼谢远,似是不明白谢远为何如此肯定。

    但他也没纠结这个问题,转而道:“这些上一代的恩怨都是传言,真假谁人知晓,二长老和门主的确打了一架,但谁又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况且,这些年门主也默认了二长老坐镇源地的事实,否则,也不会有放逐源地一说了。”

    谢远点点头,注视着山下接近尾声的争斗,没有再开口。

    他隐约有种感觉,蒋天明之所以让自己去源地,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正好急缺灵石的缘故。

    青州的天地间有一层浓雾,而谢远已经离那所谓的真相越来越近了。

    ……

    极东之地有三州,分别是青州、海州与荒州。

    三州交界之地,是一处宽阔超过千里的巨大城池。

    只是这占地堪称极东之地第一宽广本该雄伟无比的城池,从高空看去却是颇为畸形。

    不仅四面城墙高矮不一,便是形状也是歪歪曲曲,城中街道宽窄不一,方向也是各不相同,一眼看去混乱无比。

    “这便是牧羊城吗,看上去也太丑陋了些。”

    高空之上,一只巨大的鹤形妖兽背上,谢远等人正俯视着这座城池。

    负责控制鹤形妖兽的是一个形容猥琐的老者,此刻满面谄笑,闻言答道:“起初牧羊城只是一个边陲小镇,后来不断有修士聚集而来,城池也就不断扩充,只是这里的势力五花八门,太过混乱,所以造就了现在的景象。”

    这老者是青州境内一个三流宗门的门主,此宗门善御兽,张青木便直接登门借来了对方的镇宗神兽苍天鹤,将众人直接送到了牧羊城。

    用一小袋灵石打发走了老者,众人落入了牧羊城之中。

    随即谢远便是皱眉,因为自四面八方,一瞬间起码有数十道觊觎目光投射而来。

    一路上都沉默寡言的姜夜忽然冷哼一声,抬手一挥,便有璀璨刀光一闪而逝。

    血腥味忽的浓烈起来,街道四周,有着七八道失去了生机的身影倒地。

    周围窥探的目光转瞬散去,这片街道骤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牧羊城零零散散怕有数百个势力,虽然其中罕有顶尖强者,但这些人却大多是刀口舔血的亡命徒,即便是青州三大宗门的名头也无法震慑他们,所以有时候只能采用铁血手段……”

    张青木主动替姜夜解释了一句。

    谢远失笑道:“张师兄,何须解释,我看起来很像那种迂腐的烂好人吗?”

    张青木笑了笑,“源地的入口就在这牧羊城中,不过要等午夜才能开启,天阳门在这边也有些产业,我们先去修整一二吧。”

    姜夜带路,众人行走在牧羊城中,或许是因为姜夜刚才的出手,路边的修士都刻意避开了众人,那投向天阳门众人的目光也是复杂无比,但谢远却敏锐的发现,其中竟是没有多少恐惧……

    更多的是漠然、探究,还有贪婪。

    一路前行,谢远也渐渐对这牧羊城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没有秩序,没有规矩,路边的抢劫争斗随处可见,甚至谢远还看到几个七八岁的孩童在拿着刀剑生死相搏。

    与这牧羊城相比,青州的所谓争斗反而显得“秩序井然”了。

    谢远也第一次看到了海州和荒州的修士,虽然陈之桃的形容有些夸大之处,倒也不是乱说,荒州人几乎衣不蔽体,穿的很是随意,而海州人则是皮肤黝黑,长相一言难尽,极好辨认。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谢远感觉那些海州和荒州的修士看向他们的目光似乎格外阴沉。

    张青木似乎注意到了谢远的疑惑,低声道:“海州和荒州资源极为贫瘠,整个海州只有两条灵脉,而荒州更是只有一条,因此他们一直对青州修士都有些敌视,你进入源地后务必小心,那其中这两地的强者可是不少。”

    谢远若有所思。

    他忽的想起那日姜夜回归山门时,开口便问的是“荆不归为何不归”,现在想来,如果荆不归顺利从不周山折返,归的地方便应该是源地。

    天阳门和浮光剑宗争斗多年,但在源地之中却似乎有联手之势,显然是因为荆不归的失约,导致了某些变故,所以姜夜才会身受重伤。

    这么说来,只怕在那源地之中,青州一方的局势还真不怎么乐观。

    此时,众人已经来到了一处名为“天阳商行”的楼宇。

    商行门口竟是颇为热闹,不时有修士进进出出。

    “天阳门还做生意?”谢远好奇的打量着眼前高五层装饰不凡的楼阁。

    “当然,你不会以为青州第一宗门的名号就靠门内那一条灵脉就可以撑起来吧?”

    张青木笑道:“整个青州所有城池,几乎都有天阳门的产业,最主要的便是当铺和商行,还有部分客栈酒楼……

    说起来这些也是门主的布局,浮光剑宗和龙虎山后来也跟着有样学样,喏,旁边那家龙虎商行便是龙虎山的产业。”

    “这样一家商行一月的盈利有多少?”

    此时那迎出来的执事刚好听到,略带傲然的笑着接话道:“上月的盈利抹去零头的话刚好是两千灵石。”

    谢远在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

    整个青州大小城池三十八座,加上一些零散的城镇,假如都能保持在每月一千灵石以上的利润,那光是这些产业的进账每月就在五万灵石以上。

    而以谢远对那老狐狸的粗浅了解,他不太相信对方真的就只做这些正经生意。

    如果加上那些见不得光的灰色产业,那光是这些生意一年给天阳门带来的利润就堪比一条灵脉的产出,甚至不止。

    想到这,谢远也有些叹服。

    蒋天明说他是天阳门的中兴之主,可能还真没有多少吹牛的成分。

    ……

    晚霞自窗户洒入,商行五楼的客房内,谢远盘膝而坐。

    再一次试图冲击六合境五重天的关卡失败后,谢远看了看储物戒中所剩无几的灵髓,也只能暂且放弃。

    即将进入源地,谢远又将身上的所有物品重新清点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后,这才拿出了商行执事刚才给他的玉简。

    玉简之中,记载着关于源地的一些介绍。

    谢远粗粗看了一遍,眉头不由拧起,隐隐还有一丝震惊。

    他完全没想到,所谓的“源地”竟然是这样一个所在。

    ……

    同一时间。

    天阳门主峰之巅。

    还是那块通天的石壁之旁,蒋天明负手而立,忽的若有所觉,皱眉道:“你又来做什么?”

    “所以……他才是你真正选定的那个人吗?”

    柔媚的声音响起,一身红色宫装的殷素出现在蒋天明身后。

    在这夕阳西下时,她好似画中之人。

    “关你何事?”蒋天明冷哼道。

    “你这个时候让他去‘源地’,到底为了什么?”殷素美眸紧盯着蒋天明,似要看穿他心中所想,“你明明知道那个地方凶险无比,远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这些年来,赵无极数次要求前往你都不应允,为何却是主动让他前去?”

    “若说只是为了所谓的灵石,我不信你连供他修炼的灵石都拿不出来。”

    “他再如何天才,只怕也最多初入六合境罢了,又需要多少灵石?”

    “一万?两万?还是十万?”

    “蒋天明,若他真是破局的希望,你此举未免太过儿戏!”

    “虽然不知道其中过程,但你培养他只怕也花了不少心血吧,你倒真是舍得……”

    蒋天明一直沉默,直到此时才忽的笑了笑,“若我说他不是我的布局,你会信吗?”

    “这怎么可能……”看出蒋天明不是在说笑,殷素有些失神。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蒋天明忽的有些烦躁,“别拿你那肤浅的把戏来试探我,我可以直接了当的告诉你,他不是本座的所谓私生子,本座也没有什么私生子!”

    “是吗?”殷素一时无言,过了许久,她才忽的伸了个懒腰,“那好吧,不过有个消息你恐怕不知道。”

    “什么?”

    “季有德三日前离开了青州,不知所踪,同时消失的,还有大批青州卫。”

    “那又如何?”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难道连这你都不明白?”殷素冷声道,“别总把别人当傻子,你不会以为他的行踪真的无人知晓吧?”

    “虽然不知道是谁泄露了消息……”

    殷素说到这里忽的戛然而止,美眸中有恍然和震惊一闪而逝,随即她霍然抬头,看向了蒋天明。

    “是你对不对?”

    蒋天明皱了皱眉,却是没有接话。

    “为什么?”殷素的表情有些迷茫,喃喃道:“你若真想杀他,为何多此一举……蒋天明,你到底在想什么?”

    一阵冷风拂过,两人都久久不语,这山壁之上的场景好似雕塑。

    直到殷素转身离去,蒋天明又一个人在这山巅伫立了许久,才有一道梦呓般的低语欢欢飘出,很快又消散在风里。

    “他……得先进来,才能出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