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八十章 天地为牢(求订阅)
    天阳门除了一座主峰和七脉首峰,还有许多无名山脉,有些是内门弟子的住所,有些是演武场,也有许多山峰空无一人。

    此刻谢远沿着山路而上的便是内门偏僻处一座无人山峰,在那山顶隐约有光芒折射而出,在夜空中组成了一个奇特的图案,若细细看去,会发现这图案有些像是“气运之冠”。

    不过诡异的是,当谢远纯以肉眼看去,夜空中却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不多时,谢远来到山顶。

    夜风徐徐,有灯火阑珊,靠近断崖的山巅处支了一张矮几,而在案后则坐着一人。

    白发飘飘,面孔却是俊朗如青年。

    岁月的风霜沧桑了他的眼眸,给他带来了一种独特气质,即便谢远也不得不承认,单从卖相而言,此人比起自己也是不遑多让。

    “来了?”

    “来了。”

    “尝尝我这自酿的‘仙王酒’如何?”

    “不了,还是喝茶吧。”

    正要斟酒的白衣人闻言一挑眉,“为何?”

    “门主,情分未到,喝起来……很尬。”

    “很尬?”蒋天明品味了一下这两个字,大笑道:“哈哈哈,这两个字有趣,也罢,那就喝茶吧。”

    随着蒋天明一挥手,矮几上的酒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壶清茶。

    “多谢门主。”

    谢远道了一声谢,接过茶水,两人俱都没有再开口,只是默默喝茶。

    良久,还是蒋天明率先打破了寂静,“你就真的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有,很多。”谢远诚实的点头。

    “那你还憋着?”

    “我年纪小,懂的不是太多。”谢远微微笑道,“不过书上说,这种时候先开口的那个肯定是吃亏的。”

    “放你娘的屁!”蒋天明绷不住了,破口大骂道:“你什么时候吃过亏了,从神陨之地到不周山,哪次的好处不是全都被你吞了?”

    “门主这是变相承认那遮天大手便是你吗?”谢远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反问道。

    “你说呢?”蒋天明也突然平静下来,淡淡道。

    “所以青州无上三境一说是假的了?”

    “不,是真的。”

    蒋天明走到悬崖边,负手叹道:“青州的天地规则有缺,无人可破上三境,与天赋、机缘无关,不可破就是不可破。”

    “可门主你,还有逐日魔教那人,展露出的气息分明都超过了中三境。”

    “假象罢了。”

    “假象?”

    “你可知六合如何破七星?”

    “不知。”

    “那六合境如何从一重天至九重天?”

    “不就是力量整合吗?”

    “那力量整合的极致呢,又是什么?”

    “蜕变?”谢远若有所悟。

    “不错,更准确的说,是生命层次的迁跃,五行境凝道体,但那只是肉体上的增强,而七星境,则是由里到外,一种彻底的蜕变!

    这种蜕变需要无数多的灵气来支撑,因人而异,但最少也要一条完整的灵脉……

    不仅如此,更需要一个引子。

    而这个引子,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了。”

    “星辰之力?”谢远联想到典籍上的记载,接口道。

    “不错,想成为上三境强者,必须承接星空之力,可惜青州的这方天地,早在千年前便被封锁了……

    换言之,在青州甚至整个极东之地,你都不可能承接到星辰之力。

    没有星辰之力,哪怕你有足够的灵石,体内元力也无法完成蜕变。”

    谢远下意识看向夜空,他以前便发现,青州不仅天气古怪,便是那些繁星日月也好似蒙上了一层薄雾,看不清晰。

    “是谁有如此本事,可以遮蔽上万里的天地,甚至让天地规则出现缺陷?”谢远不可思议的问道。

    “你真的想知道吗?”

    蒋天明忽的转过身来,脸上似笑非笑。

    “如果门主这样问的话,那还是别说了。”谢远立刻摇头。

    “若我告诉你,这方天地就是一个吃人的牢笼,无人可独善其身呢?”蒋天明冷哼道。

    “可我不是个子最高的那个。”

    “万一有一天你是呢?”

    “到时候再说,我这人没什么追求,只要别人不来招惹我,我一般懒得惹事。”

    “可修炼就是争!

    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

    你不争如何变强?”

    “我十八岁,现在六合境。”

    “哼,你在外门时是隐藏的很好,可从神陨之地到不周山,若是你不争还会得到现在的大量好处吗?”

    “我之前也六合境。”

    蒋天明一窒,随即冷声道:“看来本座还小觑你身上的隐秘了,我倒是十分好奇,是何等的际遇让你天才至此?”

    “门主是在询问呢还是逼问?”

    谢远一口饮尽杯中茶,缓缓道。

    这片山峰好似陷入了凝滞。

    飞舞的浮尘和流离的月光都被无形的力量冻结在了原地。

    一只刚刚展翅的黄鸟定格在了半空。

    数息过后,黄鸟继续飞翔,浮尘和月光也重新变得生动,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

    “你看,所以你骨子里并不像你说的那么淡然。”蒋天明重新坐回了矮几前,摇头笑道:“你依旧有棱角和锋芒,又如何完全退避?”

    谢远不语。

    “人活在这世上,便会有羁绊,有束缚,哪怕是神魔也不例外。”

    蒋天明感慨道,“三十七年前天阳门招收的那批弟子,许多人都是因为被逐日魔教害得家破人亡,所以一心想要变强报仇,而我不同,我只是为了讨口饭吃罢了……

    谁知走到最后,我一个只想混日子的人却是成了天阳门主,甚至亲手覆灭了逐日魔教。”

    “那人真的是林惊龙吗?”谢远问道。

    “不好说,不管是在神陨之地还是在魔教据点,我和那人都只是隔空交手,不过从对方流露出的气息来看,不像是林惊龙。”

    “他在神陨之地也出现过?”谢远奇道。

    “废话,若不是我出手牵制,你以为你们能如此轻松的拿走那灵脉?”蒋天明翻了个白眼。

    “所以你刚才说的假象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真的不是上三境强者?”

    “怎么,你当真以为你是青州千古第一奇才了,就你一人可以在王侯境之下便凝聚神识?”蒋天明冷笑。

    “你的意思是你们幻化的那遮天手掌,也只是一种神识的运用之道?”谢远挑眉。

    他是真的来了兴趣。

    谢远对神识的运用之法还处于摸索阶段,但蒋天明和那逐日魔教的神秘人所使出的手段,层次却显然更高,而且威能极为强大。

    谢远隐约感觉,若自己可以掌握,也许不动用最后的底牌,也有了匹敌六合境高阶强者的战力。

    “想学吗?”蒋天明忽的奸笑道。

    “想。”谢远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

    “可惜你现在学不了,至少得一转神识才行……”

    蒋天明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谢远头顶忽的浮现出了一个插兜而立的小人,小人背后有一圈近乎凝结成实质的金光,甚至可以隐约间看到第二圈金光正在成形……

    “咳咳……”蒋天明被茶水呛到了,他注视着那小人震惊道:“一转神识,不,甚至快要突破二转了……你怎么做到的?”

    “谁知道呢,可能这就是天分吧。”谢远耸肩道。

    蒋天明一时无语,知道这是谢远对他刚才讥讽话语的回应,他狐疑道:“你莫非懂得神识淬炼之法?”

    “没有。”谢远摇头,神色坦然。

    “也是,就算是神识淬炼之法,没有三五年的功夫也不可能见效,你才多大,骨龄总做不得假的……”蒋天明自言自语了几句,又盯着谢远道:“你不会是什么上古强者的转世身吧?”

    “门主,承认别人比自己优秀真的有那么难吗?”谢远无语道。

    “小子,你不会真觉得自己比我强吧?”蒋天明淡淡道,“我蒋天明作为天阳门中兴之主,无论是天赋、修为、人品还是声望,在历代门主之中自称第二,无人可排第一……你不信?”

    或许是谢远仰头看天的动作刺激到了蒋天明,蒋天明冷笑一声,负手道:

    “别的不说,天阳门传承至今一千余年,以前不过是个二三流宗门,是我蒋天明让天阳门成为了青州第一,哪怕再过一千年,人们记住的也只会是我。

    就比如现在,难道你还记得天阳门第一代门主是谁?

    你看,你没话说……”

    “赵子阳。”

    “……你说谁?”

    “天阳门第一代门主是赵子阳。”

    “呵呵,立宗之人,你记得也不奇怪,那第二代门主呢?”

    “周见川。”

    “那第三代呢?”

    “凌风。”

    “第四代?”蒋天明不信邪的追问道。

    “第四代门主孔山,第五代门主是郭问天,第六代是耿千秋……第三十六代也就是上任门主是薛名。”谢远喝了口茶润了下嗓子,又补充道:“对了,他还是你的二师叔。”

    “……”

    蒋天明沉默了一阵,冷哼道:“想不到你知道的还挺多,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别以为本座会轻易将神识化形之法交给你,似这等珍贵秘法……”

    “门主,别累了。”谢远叹息一声,打断了蒋天明,“您不就是想要‘气运之冠’吗,拿去就是,我又没说不给您。”

    蒋天明再次无言,负手转身,许久许久才幽幽开口。

    “你他妈的……能给本座留点面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