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七十九章 灵石告急(求订阅)
    谢远将所有的补天石都交给了陈知秋,又去看了一眼沉睡的陈之桃,这才离开了望秋峰。

    陈知秋承诺替谢远打造一柄合身的灵器,不过灵器的打造至少需要一月时间,谢远也只能慢慢等。

    ……

    “张哥,你受伤了?”

    回到外门的谢远有些诧异的看着手臂被绷带包裹的张子默。

    张子默骂骂咧咧道:“别提了,回娘家的路上遇到了山匪,要不是老子跑得快,这次就真的栽了。”

    谢远笑了笑,又和张子默寒暄了几句这才离去。

    谢远走后,张子默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半天,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目光有一瞬间的茫然。

    ……

    日子恍若突然平静下来。

    除了望秋峰骤然封山的消息让一众天阳门弟子有些诧异。

    偶尔自那山上传来雷霆声响也会引起众人的好奇,不过渐渐习惯之后就无人关注了。

    ……

    “问曰:脉何以知气血脏腑之诊也?师曰:脉乃气血先见,气血有盛衰,脏腑有偏胜……”

    小院的凉亭之中,谢远靠在躺椅之上,正专注的读书。

    《伤寒杂病论》的阅读难度的确颇高,不过好在谢远炼药术的造诣颇深,医药相通,读起来也算顺畅。

    某一刻,谢远气息忽的一滞。

    院中灵气骤然暴动,但很快便在谢远的压制之下平息。

    呼出一口浊气,谢远握了握手掌,感受着体内又强大了三分的元力,喃喃道:“六合境四重天了啊……”

    突破的喜悦很快便被烦恼取代,谢远瞥了一眼储物戒之中明显开始见底的灵髓,有些头疼。

    “神陨之地”过后,谢远本以为自己短期内都不用再考虑灵石的问题,却没想到这才两个月的时间,那堪比十万灵石的一大团灵髓就见了底。

    十万灵石是什么概念?

    以谢远在五行境时的突破为例。

    他一般就两个渠道来获取灵石,第一是通过望秋峰的“接济”,第二是通过在后山猎杀一些妖兽,然后下山以妖核换取灵石。

    大致算一下的话,谢远从五行境一重天到九重天,总共小半年时间,所耗费不过数千灵石。

    但自从变异了“吞噬”体质以后,谢远的修炼速度变得贼快,甚至超过了五行境之时,但消耗的灵石却是十倍往上。

    仅此而已也就算了……

    谢远又将目光投向系统界面的解析书架。

    此刻,那解析书架之上除了《风雷九动》、《剑二十三》、《万剑归宗》等谢远原本的战技之外,赫然又多了一门崭新的战技。

    《生死剑》!

    这是荆不归的战技。

    只可惜那日对方只施展了一半,便被圣灵剑法二十三硬生生毁灭。

    之后谢远便发现了这门战技出现在了书架之中。

    这时他才意识到这解析书架的逆天之处,只要他见识过的战技,皆可以解析!

    荆不归被谢远瞬杀,是因为“剑二十三”太过无解,能被系统评级为“地阶中品”,而地阶以上的战技,至少在谢远的认知之中,在青州属于传说。

    “生死剑”是一门玄阶上品的战技,光从等阶而言,超过了“万剑归宗”和“风雷九动”。

    “剑二十三”虽强,但对神识的负担极大,以谢远如今的神识之力,大概可以连续施展两次。

    “生死剑”则不同,单体杀伤力不俗,但消耗的只是谢远最不缺的元力,因而谢远都没多想,就直接将这门剑法解析到了“大成”境界。

    为此,谢远又消耗了万余灵石。

    “灵石,灵石……”

    谢远思索了一会,将神识沉入了体内。

    内视之中,在谢远的灵台两侧,此刻有两团光芒,一明亮一晦暗。

    明亮的是“气运之冠”,晦暗一些的则是当初在“神陨之地”得到的灵脉投影。

    以前谢远对这条来路不明的灵脉没有太多的想法,但此刻,谢远却是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了。

    照目前的修炼速度来看,最多再有两月,他手中的灵石便会消耗一空。

    轻盈的脚步声响起。

    林清浅端着一个果盘走到了谢远身边,她将果盘放下,又默默替谢远换了茶水,正要离开,谢远却是放下了手中的书本,叹息道:“其实你没必要如此……”

    “这些果子不好吃吗?”林清浅疑惑道:“那你喜欢吃什么果子?”

    “还行……不过不是果子好不好吃的问题。”谢远头疼道:“你说你天天都往我这里跑,是不是不太合适?”

    “嗯?”林清浅俏脸上的茫然之色更甚。

    “每天都给我送吃的送喝的,又是扫地又是洗衣服的,不累吗?”谢远见林清浅准备摇头,连忙接着说道:“你难道就没有自己的生活吗?”

    林清浅一怔,开始托着光洁的下巴思索起来。

    见似乎有效果,谢远继续谆谆善诱道:“我们还年轻,应该以修炼为重,而不是每天都纠缠在这些琐事当中,这一两个月你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进步速度都变慢了……

    比如说你是三个月之前突破的四象境吧,你看看现在都过了三个月了,以你的天赋,起码得突破三个小境界才算合格吧?

    可现在,你才……卧槽,你什么时候四象境五重天了?”

    “三天前,伤好了就突破了。”

    “……”谢远憋了一下,干咳道:“既然你天赋不错,那就更应该珍惜现在的大好时光啊,你也知道骨龄三十以下才是修炼的黄金时段,而且……”

    谢远何等人,说着说着就顺畅了起来,什么“当我们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什么“注定风是不羁的旅人,你我也不过是一季过客”之类的金句那是张口就来,听得林清浅连连点头。

    等谢远感觉到口干舌燥的时候,回头一看,见林清浅正眼神明亮的注视着自己,他感觉火候也差不多了,一边喝茶一边问道:“所以你懂了吧?”

    “嗯。”

    “那回去吧。”谢远松了口气。

    “好。”

    林清浅站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的回头,眨巴了一下眼睛问道:“那明天你想吃什么?”

    “……”

    谢远无力的摔倒在躺椅上,过了一会才闷闷道:“还是鱼吧……要红烧的。”

    ……

    夜色已深。

    谢远却是忽的从床榻上坐起,睁开了眼睛。

    推门而出,只见内门的某座山峰上,有着点点光芒在闪烁,那光芒忽明忽暗,隐约间组成了某个图案。

    但这般动静,内门却好似无人察觉,依旧是一片寂静。

    “该来的还是来了么?”

    谢远低语一声,身形化作烟雾,缓缓消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