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七十八章 落定
    轰隆!

    半空中先是雷鸣,随即渐渐化为悦耳,好似远古的吟唱,又好似仙人的低语。

    这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悸动,好似这方天地忽的苏醒了过来。

    “声势倒是整的挺大。”

    谢远抬头注视着那巨大的渐渐化为七彩的漩涡,淡淡一笑。

    对这什么“气运之冠”他是真的不太在意,况且,他始终不相信天上有掉馅饼的好事。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详情参考林惊龙即可。

    只是谢远左右看去,却愕然的发现,这诺大的争天台上,好像……

    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狄阳、秦观等人面色复杂的站在边缘,遥遥注视着谢远。

    至于最开始叫嚣的最凶的高靖,也是退到了山道之上。

    此刻,山道上站满了人,但无人越过山道一步。

    “就这般眼睁睁看着他轻易获得那气运之冠?”

    有人低声的发出了疑问。

    但是没有人回答。

    圣灵剑法二十三的画面还在许多人脑海中挥之不去,连荆不归都接不下一剑,谁敢自认比荆不归强?

    便是秦观之流的顶级天骄,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有任何动作。

    骄傲,不等于愚蠢。

    于是谢远也有些无语。

    他看了看同样退到争天台外的天阳门众人,喊道:“齐师兄,周师兄,你们随便来个人啊,这'气运之冠'我不要啊!”

    围观的众人一愣,随即纷纷露出冷笑。

    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认定谢远是在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众人,大多都有些气愤。

    便是齐欢等人也只是僵硬的微笑着,思考该如何接上谢远这句话。

    “我说真的,我来不周山只为神石。”

    谢远有些无奈,他真的不是在装逼啊!

    “你们随便来个人,把这气运之冠拿走吧。”

    齐欢一脚将跃跃欲试的李晟踢了下去,同时牢牢按住了满脸无辜状的田幸,微笑摇头道:“不了不了,李师弟何必谦逊,这青州之子,对你而言算是实至名归!”

    “正是,李师弟不用顾忌我们,自便即可。”周生生也点头道。

    谢远还试图挣扎一下,但这时,半空之中那声势浩大的七彩漩涡却是终于成形了。

    一顶以七彩云为边,刻画着诸多图纹的虚幻冠冕,出现在了漩涡消失的地方。

    仔细看去,那些图纹无所不包,青州的人文地理尽在其中,隐约间还有鼎沸人声,似包含了亿万人心。

    “气运之冠”缓缓垂落,在争天台上盘旋了一圈,似乎有些迟疑。

    但很快,“气运之冠”还是飞速下落,别无选择的冲向了谢远。

    它想要落到谢远的头顶,但在靠近谢远的一刹那,却是被谢远直接伸手握住。

    谢远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布袋,在众人嘴角抽搐之中,想要把“气运之冠”强行塞进去。

    “气运之冠”似乎也感觉到了羞辱,在一阵剧烈的抖动之后化为了一道流光,没入了谢远体内。

    谢远愕然的看着空荡荡的手掌,心中有些遗憾。

    他刚才还寻思着找齐欢打听一下青州最出名的拍卖行……

    用神识暂时压制住了体内在乱窜的“气运之冠”,谢远朝着山道走来。

    齐欢等人迎了上来。

    “李师弟,感觉如何?”

    田幸第一个好奇问道。

    齐欢等人翻了个白眼,都对这胖子有些无语。

    你什么修为也敢喊人家师弟?

    各峰首席算是身份特殊,虽然和谢远师兄弟相称,但更多是一种礼节上的客套,心中却是无人真把谢远当做后辈。

    谢远倒是不在意,毕竟田胖子帮他挡了那么多枪,一个称呼算什么?

    “一般吧,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谢远没有放任“气运之冠”在体内消融,又不太好解释,只能含糊说道。

    众人也识趣的没有再问,齐欢开口道:“李师弟,你现在作何打算,要与我们一起返回山门吗?”

    “不必了,我习惯了独来独往。”谢远摇头。

    他的回答也在众人意料之中,看到好多天阳门弟子欲言又止的模样,周生生轻轻摆手没有让他们再多问什么,“一路顺风!”

    谢远点头,告别了天阳门众人,沿山道而下。

    站在山道口的狄阳等人警惕后退,谢远却是漫不经心,只是在路过的时候扫了一眼高靖。

    高靖脸色一变,猛地后退了几步。

    谢远忽的大笑起来,大步离去。

    所过之处,所有人都远远的让开了道路,眼含敬畏。

    “哈哈哈哈……”

    随着那身形渐远,那笑声却是越来越大,最终响彻整个不周山,久久不散。

    ……

    见龙镇外。

    谢远目视着那石碑。

    即便饱经风霜,石碑上那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依旧凌厉,隐隐折射着某种光芒。

    谢远默然站立一会,随后手掌一挥,石碑上的字迹顿时变幻。

    当谢远身形消失,远处才有几个修士好奇的靠近,只见“见龙镇”三个大字已经被抹去,取而代之的,是五个方方正正的大字。

    “愿世界和平。”

    ……

    见龙镇十里外的一处荒山。

    谢远的身形自高空掠下,最后驻足在一个枯叶遮蔽的隐秘山洞门口。

    谢远看了一眼四周却是皱眉,因为这里的不少细节都有变化,按理说林清浅有伤在身,应该不会随意乱走才对。

    收走了山洞口的阵盘,谢远踏入山洞之中,一股香味顿时萦绕在谢远鼻间。

    他愕然看去,只见略显幽暗的山洞之中,林清浅正提着裙摆蹲在角落,往一个临时架起来的炉子里添火。

    炉子上煮着一锅浓汤,汤里有滚烂的肉块,青青的菜叶,还有一些山菇果实,混杂之下,便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鲜美。

    听到动静的林清浅抬起头来,那原本清冷的脸颊在火光映照之下有些泛红,甚至可以看到细密的汗滴,平添了几分烟火气。

    “你回来了?”林清浅眼眸好似明亮了一些,嘴角略微牵动。

    “你这是……”

    “我看到了不周山的动静,想着你应该快回来了,就提前煮了点东西,你应该饿了吧?”

    “……谁让你擅自跑出去的?”谢远却是冷哼道。

    林清浅垂首不语。

    “你神念两次受创,实力十不存一,随便一头四品妖兽都能轻易宰了你,是一顿饭重要还是性命重要?”

    谢远却是越说越气。

    见林清浅一直不说话,只是默默的低头加火,谢远忍不住怒道:“你倒是说话啊?”

    “你吃吗?”

    林清浅终于抬头,轻声道。

    “哼……拿碗来。”

    ……

    淡淡的火苗跳动。

    谢远看了一眼旁边蜷着身体熟睡的林清浅,嘀咕了一句什么,把她卷起的裙摆整理好,盖住了那一抹雪白。

    平心静气,谢远这才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储物戒。

    不知道是不是规则克制,一个储物戒是无法装进另外一个储物戒的,谢远也只能先揣在怀里。

    神识侵入,显现出的空间并不算大,只有八尺方圆,远远不如谢远的手表。

    不过谢远也不在意,他只是审视着储物戒里的种种物品。

    最显眼的便是那两株神农草,以荆不归的实力,一人独占两株或许已经是没有刻意争夺的结果了。

    如此一来谢远手中便有三株神农草,自己服用一株,林清浅身体虚弱勉强给她一株也可以,谢远还能留下一株充实家底,倒也不错。

    随后,谢远的目光落到了几颗拳头大小五彩斑斓的石头上。

    神石,或者叫……补天石。

    好奇的拿起一颗,谢远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什么东西来,看上去只是一种比较奇异的矿石罢了。

    四颗补天石重量超过了三斤,倒是超额完成了陈知秋的预期。

    随后谢远目光再转,除了最珍贵的神农草,储物戒里还有两枚传讯符算是值钱,然后便是一堆大约几千块的灵石以及几小块灵髓,一些疗伤的丹药,数十本各门派的基础剑法……

    嗯?这是什么?

    谢远从储物戒的角落里抽出了一本装订精良的书册,上面写着《青州志》三个大字。

    谢远先是奇怪,因为储物戒里一般都是放一些紧要物品,这荆不归怎么弄一本五年前的《青州志》摆在这里?

    好奇的谢远翻开第一页,当看到那栩栩如生的荆不归人物彩图时,谢远立刻合上了《青州志》,同时嘴角一抽,想不到这荆不归……

    原来如此闷骚。

    又翻了翻储物戒里的其他东西,谢远不禁摇头。

    总体而言,相比较他的身份,荆不归的储物戒算得上寒酸。

    不过谢远虽然略微有些失望但也不算意外。

    就如他自己很难真正的积攒多少身家一样,一个修为高深且处于上升期的强者是不可能有多少积蓄的。

    不能用到刀刃上的宝物算不得宝物,大多都被用开换取有用的宝物了。

    而能用上的,既然可以用,还留着干嘛?

    清点完此行的收获后,谢远想了想,忽的面色一阵苍白,随即硬生生从体内逼出了一小团晶莹的液体来。

    捏住林清浅的下巴,在对方半开半合的懵懂眼神之中,谢远直接把那团液体塞了进去。

    “吞了。”

    见林清浅投来疑惑的眼神,谢远只说了两个字。

    “哦。”

    林清浅听话的咽了下去,随即眼眸之中有金色光芒一闪而逝。

    见这弱水果真对林清浅的神念强势有帮助,谢远也微微点头,他耗费了极大功夫才保存下来这一团弱水,总算没有白费。

    待林清浅再次入眠,谢远才从怀中掏出了一株神农草。

    他想了想,咬了一小片叶子呑入腹中,慢慢感受着神农草的药性。

    因为强大的“吞噬”体质,很快谢远就感受到了一些变化。

    神农草叶化作一种翠绿色的光芒,溢散进谢远的四肢百骸。

    那点点绿芒没有给谢远的肉体带来什么明面上的增强,反而是隐匿进了经脉和肺腑的深处。

    “我大概明白了……”

    “这绿芒便是解百毒的关键,似乎是一种很强大的生机力量,在有毒药侵入时便会苏醒,有点像人体的免疫机制……”

    确定这神农草无害之后,谢远便将剩下的神农草叶全部吞服,片刻后他便获得了“百毒不侵”的体质。

    其实以谢远如今的修为,神农草只能算是锦上添花,不过多加上一道保险总是不亏的……

    待神农草完全吞噬完毕,谢远也没有闲着,一边拿出了《伤寒杂病论》读着,一边掏出一袋子灵石当零食磕了起来。

    这世上从没有躺赢的天才,谢远最多起点比别人高那么一丢丢罢了……

    有时候想想,谢远也挺佩服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依旧那么努力的自己。

    ……

    不周山之事引发的轰动在整个青州随处可见,每个茶楼,每个酒肆,甚至风月场……所有人都在议论着。

    “一剑西来荆不归被一剑诛杀!”

    “天阳门神秘天才出世,惊天七子不可敌!”

    “气运之争尘埃落定,天阳门成最大赢家。”

    那桩桩惊天的秘闻随着无数见证者的口口传播,一时间将那神秘的天阳门天才甚至整个天阳门都推上了风口浪尖。

    ……

    在外界喧嚣尘上的时候,谢远却是带着林清浅一路荒郊野地的低调回归了天阳门。

    在距离天阳门数十里的时候,谢远便和林清浅分开,只是临走之际将一株神农草塞进了林清浅手中。

    回到外门,按照惯例检查了一下院落周围后,谢远只是短暂的休息了一下,又立刻去了内门,直奔望秋峰。

    谢远刚刚踏上望秋峰不久,阿伟便出现在了路口,一向神色木讷的他此刻却是有些激动。

    谢远尚未归来,不周山之事便已经传了回来,若是刚才谢远经过内门的时候稍微留意一下,就会发现他的“名字”在无数人口中相传。

    等谢远随着阿伟又走了一段路来到后山,便看到在后山入山口等候的陈知秋。

    谢远一怔,没想到陈知秋也会自降身份在这里等候,而陈知秋没有在前山等,只怕也只是因为不想暴露谢远的身份罢了。

    陈知秋神色稍显平稳,但不断跳动的眉心也隐隐显出了他内心的急躁。

    “拿到了吗?”

    即便已经有了猜测,但陈知秋依旧忍不住问了一句。

    谢远轻轻点头。

    “幸不辱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