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七十七章 剑二十三(求订阅)
    白色与红色交织。

    这一刹那的不周山好似笼罩在氤氲之中,美得惊人。

    那刺眼的光华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闭了一下眼睛,等再睁开的时候,那通往山巅的道路上,已经有一人倒飞而出,沿着山道跌落。

    “不可能!”

    蕴含着无尽屈辱和怒火的吼声响彻不周山。

    所有人都震撼无比。

    秦观……败了?

    一招败北不可怕,强者之间的搏杀除了极少数情况,大部分时候胜负也就在十招之内。

    真正可怕的是,两人同样都是五行境七重天。

    何谓天骄?

    能人之所不能,修为碾压同龄,实力碾压同阶。

    秦观号称青州宗族第一天才,不仅仅是修为,更是战力。

    寻常五行巅峰强者,只怕秦观也可一战。

    但此时,一拳之下,秦观竟是正面落败……

    这一拳,是元力质量的差距,是战技之间的高下,更是精气神的比拼。

    秦观不甘心的想要再度出手,谢远却没有理会他,已经一步踏上了山巅。

    这般轻视让他更加疯狂,好似在谢远眼中,他真的只是一条拦路的狗,一拳打飞了事,何须多费周折?

    “李白,可敢一战?”

    在这片刻间,一道身影也从那后方的青云梯疾掠而出,昂然喝道。

    高靖!

    一路追逐,即便此刻看到秦观败北,战意却反而更加高昂的高靖。

    不过谢远恍若未闻,身形已经消失在了“争天台”的边缘。

    ……

    争天台,出乎意料的宽阔。

    整个不周山从外看去就好似一只倒扣的大碗,山顶才是最为宽广的所在。

    云雾飘荡,不时遮蔽地面,让站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好似身处云雾之中的天上客。

    此刻天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隐约漩涡,好似有什么东西要从其中挣脱出来。

    而各自占据了一个方位的年轻天骄们,正注视着那漩涡,似在等待。

    只是山道上的动静却也惊动了这峰顶的所有人,当谢远出现的时候,七八道目光便聚焦了过来。

    荆不归、万俟嫣、狄阳、李开雄,除了这几个谢远认识的,还有两个陌生的青年强者,看穿着应该是来自青州宗族。

    “李白!”

    站得最近的李开雄和狄阳同时冷声喝道。

    但谢远却是没有看他们,而是直接掠向了负手站在最里面的荆不归。

    “神石给我,否则你死。”

    谢远言简意赅的说出了八个字。

    荆不归一怔,皱眉看向了谢远。

    原本想要出手的狄阳等人动作也是一滞,都是异常的惊愕。

    自荆不归五年前一招生死剑诛杀一个成名已久的宗派之主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会这样对荆不归说话了。

    惊天七子?

    那只是外界的称呼罢了。

    无论是狄阳还是李开雄,亦或是刚刚踏上峰顶的高靖,即便不愿承认,但也知道,荆不归比他们所有人都强。

    只是剑客是为杀戮而生,在一片承平的青州,荆不归出手的机会甚少。

    “李白,你的对手是我!”

    掠上争天台的秦观表情冰寒,毫不犹豫的朝着谢远冲了过去,显然对那一拳依旧耿耿于怀。

    “滚!”

    谢远有些烦了,原地驻足,转身又是一拳轰出。

    秦观低喝一声,身上气势竟是隐隐有突破七重天界限的迹象。

    在极大的压力下,在众目睽睽的羞辱下,秦观反而变得更强了。

    轰隆!

    拳芒碰撞,在所有人惊讶的眼神中,秦观的身影再次倒飞而出,甚至差点跌出了争天台的边缘。

    夹杂着诸多情绪的怒吼声响起,秦观稳住了身形,终于清醒下来。

    而高靖、狄阳等人,也惊疑不定的停下了脚步。

    “有意思。”

    荆不归第一次正视谢远,不再关注那天空之上的漩涡。

    轰隆!

    冷冽的气势好似平地生风,将这争天台上的迷雾尽数吹散。

    “五行巅峰!”

    感受到那几乎让人窒息的冰冷气势,即便是数里外的人群也爆发出了惊呼。

    谢远的银色面具让人看不透他的表情,但他的步伐却没有停下。

    在距离荆不归千步时,谢远的气势也开始攀升。

    五行境八重天、五行境九重天……五行巅峰!

    看着那两团不断旋转碰撞的灵气风暴,周生生和齐欢愕然之余,不禁再次苦笑。

    李师弟到底是什么修为啊?

    荆不归的眼神渐渐明亮起来,他将背上的长剑取下,冷声道:“以前我便说过,要你接我一剑。”

    “见龙镇上,你不断逃避,今日,便做个了结。”

    谢远摇头,在两人相距八百步的时候,他手中也出现了一柄剑。

    “我刚才说的话,你为什么就不相信呢?”

    “我知道我你不会相信,但我还是想要你相信,其实我不喜欢杀人,真的不喜欢……”

    “另外,你也说错了,今日不是我接你一剑,而是……”

    “你接我一剑。”

    听着谢远的自言自语,荆不归皱眉,正想说什么,他忽的瞳孔一缩。

    因为此刻,谢远的身形在他眼中骤然变化了一个模样。

    他的脊背挺拔,眼神漠然,便是那一直隐而不发的气势,也慢慢锋锐起来。

    剑客!

    这是独属于剑客的气机!

    荆不归甚至来不及问谢远“你竟也会用剑”,因为冥冥之中,一种强烈到极致的危机感笼罩了荆不归的心头。

    荆不归先是恍惚,这种感觉已经有多久没有体会过了?

    随后荆不归又觉得荒谬,谢远甚至连剑都还没拔出来,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危机感?

    难道这世上还有什么剑招,是在未出招之前便已经定下了生死吗……

    荆不归不相信。

    但气机牵引之下,他却知道自己必须要出剑了,否则……

    他也许再无机会。

    这是剑客的直觉和不能,而荆不归不会违逆。

    锵!

    好似惊天的龙吟,又好似绝颠上的低语。

    那剑在拔出的瞬间,便将这片天地映得雪亮,随即黯然。

    好似所有的光亮,在惊鸿一现后便被收纳进剑中,包括所有的希望,所有的美好……都统统一起埋葬。

    一种难以言明的晦涩绝望,浮现在所有人的心头。

    “生死剑!”

    “荆不归直接用出了生死剑……”

    争天台上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是荆不归最强大的一剑,但也是最不应该的一剑。

    因为……

    是他先出的剑。

    他放弃了剑客的骄傲,但又是何等巨大的压力,才让他放弃了这份骄傲?

    很快,众人便有了答案。

    因为在两人相距五百步的时候,谢远也拔剑了……

    不,不是谢远!

    那是什么?

    所有人都骇然的瞪大了眼睛。

    因为谢远的身形还立在原地,但一道近乎金黄色的身影却从谢远体内投射而出。

    这一刻,整片天地都寂静了。

    也许有山崩海啸,也许有风雷大作,但众人只能感受,只能思考,却是听不到,看不到……

    “怎么会?”

    狄阳惊骇的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不止是他,所有人都是如此。

    时间,恍若凝滞。

    这世上有什么剑法可以凝滞时间?

    所有人的大脑都是一片空白,这刹那间,天地间唯有那金黄色的身影和他身边环绕的无数金黄色剑光在熠熠生辉,夺尽了所有人的目光。

    荆不归也无法动弹。

    他保持着出剑的姿势,眼睁睁看着那好似神灵一般的金黄色身影,携无数毁天灭地的剑式,朝着自己绞杀而来。

    一丝苦涩,几分释然,出现在了荆不归勉强牵动的嘴角。

    “原来如此……”

    “这世上,果真有注定了结局的剑法。”

    一切都发生在暴裂无声间。

    好似寂静的油画,又或者是被关了声音的电影,金黄色的剑光淹没了那孤独伫立于天地间的荆不归。

    极致刺眼的光芒,让天地失去了色彩。

    良久良久。

    没人知道到底过了多久。

    当身体终于开始恢复知觉的时候,田幸和李晟第一时间抱在了一起,随即又赶紧嫌弃的分开。

    哗啦啦……

    周围人的惊呼和大喊好似延迟了一般,这时候才喧嚣尘上。

    “天呐!”

    “刚才发生了什么?”

    那些被时间割裂了的记忆,这时才重新浮现在他们脑海之中。

    所有人都顾不得议论,第一时间将目光重新投射到争天台上。

    荆不归……死了吗?

    是的,他们甚至没有关心胜负,因为谁都知道这已经注定。

    争天台上的光华闪耀了许久,终于慢慢消散。

    天地重归寂静,而云雾被吹散的争天台,也重新露出了样貌。

    边缘处,是无比警惕聚在了一起的狄阳等人,而在那争天台正中,只伫立着两人。

    他们依旧相距五百步,一切恍若没有发生过。

    只是谢远握在手中的剑,却开始寸寸断裂,随即灰飞烟灭。

    荆不归将手中完好无损的长剑入鞘,缓缓问道:“这一剑有名字吗?”

    “有。”

    “是什么?”

    “剑二十三。”

    “剑二十三?”荆不归一怔,“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你傻吗?”谢远翻了个白眼,“因为还有剑一到剑二十二。”

    “真想把前二十二式也见识一下啊……”荆不归笑了笑,没有在意谢远的语气。

    “我不会。”

    “你不会?”

    “嗯,我只会这一招。”

    “为什么?”

    “废话,会最强的一招不就行了?”

    “也是,这一剑……已经超越了人道,不愧为最强。”

    谢远惊诧,没想到荆不归倒是看出了这一剑的本质。

    在《风云》之中,剑圣以生命为代价才创出了这一剑,这的确不是凡人能施展的剑法,假如谢远没有凝聚神识的话,这一剑过后,他将变成活死人。

    若按照战技等阶划分,“剑二十三”绝对是地阶以上的剑法。

    《风云》阅读进度达到100%没有额外奖励,只有这一式剑法。

    这本身也说明了“剑二十三”的不凡。

    谢远走到了一动不动的荆不归的身边,从他手上摘下了储物戒,正要离去,想了想,脚步还是停顿。

    “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能见识到如此剑法,此生无憾……”

    “哦。”

    谢远转身就走。

    “等等……”

    “嗯?”

    “把我的剑也带走吧,此剑名为‘生死’,或许……”

    “别,你还是留给有缘人吧,我其实不怎么用剑。”

    荆不归略微一窒,缓缓道:“过分了。”

    谢远没有再回应,大步远去。

    荆不归忽的笑了,不过他似乎不太习惯这种表情,使得那原本冷峻的脸孔变得有些扭曲。

    同时扭曲的,还有他的身体。

    一条条裂缝开始在他的身躯上蔓延,好似破碎的泥塑。

    有微风拂过,荆不归的身体便开始一点一点的湮灭。

    眼看着最后一点痕迹也要消失,自荆不归的体内,便出现一团巨大的光亮,将他残存的身体包裹住。

    谢远皱眉停下了脚步。

    那光亮应该是某种极为珍贵的秘宝,正在努力护持着荆不归的最后一丝生机。

    意外又不算意外。

    毕竟是浮光剑宗的圣子,怎么可能一穷二白?

    谢远正要再次出手,高空之上骤然传来一股吸力,将那光亮抓起,随即远遁。

    一道传音突兀的在谢远耳边响起。

    感受着那莫名有几分熟悉的气息,谢远怔了怔,静静听对方说完后,沉默了一会,才摆手道:“随便吧。”

    转过身,当谢远抬头的时候,争天台边缘一阵骚动。

    狄阳、高靖以及李开雄等人俱都警惕的后退了一步。

    谢远莫名想笑,随即他就真的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反应过来的狄阳等人脸上都露出了羞恼的神色。

    “李师弟!”

    齐欢、周生生带着随后赶到的一堆天阳门弟子都围了过来。

    “荆不归没死吗?”

    齐欢好奇道,他们都看到了那光芒远遁的一幕。

    “是也不是,他的生机几乎寂灭,未必死,但也很难活。”谢远点头又摇头。

    众人了然,正想再问什么的时候,天空之中忽的有七彩光芒闪烁起来,那原本若隐若现的巨大漩涡骤然清晰。

    这一刻,从不周山的四面八方,好似是极远的地方,都有匹练般的彩光投射而来。

    还沉浸在刚才那惊世对决之中的年轻修士们,俱都反应了过来,纷纷朝着争天台涌来。

    被谢远和荆不归这一打断,倒是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来这不周山的目的,此刻才醒悟过来。

    “‘气运之冠’要降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