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七十六章 一力破万法(求订阅)
    “有点像雪碧,凉凉的……”

    谢远回味了一下,这弱水的味道还算不错。

    在谢远內视之中,进入体内的弱水竟是化为点点光芒,直接融入了灵台之中。

    原本因为吞噬了大量妖核,谢远的神识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芒,每当谢远沉浸在神识之中,都有一种黏黏的不太舒服的感觉。

    虽然不太清楚这红芒是什么,但必定是不小的隐患。

    而此刻,那红芒却是消散了不少。

    谢远也感觉精神一振,莫名的有一种轻松感。

    “原来这弱水有净化神识洗涤道心的作用,若是普通六合以下的强者服用,或许对神念的凝实也会有一些不小的好处……”

    谢远猜测了一句,随即睁开了眼睛。

    周围的人如梦初醒,随即纷纷冲向了石台边的大树。

    谢远看着躁动的人群,却是摇头一笑。

    他知道,这些人即便学他,恐怕也是一无所获。

    谢远之所以会选择用木瓢去接,并不是木瓢有什么特殊,只是一种心境罢了。

    这弱水应该是有着某种灵性,可以洞察人心,越是想得反而越是不可得。

    说起来有些佛学的意味,但根据谢远的猜测,事实应该就是如此。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这句在华夏流传已久的古话,却是直接道出了“弱水”的特性。

    谢远隐约感觉,即便他再喝第二瓢,估计也没什么作用了。

    “算是难得之物,却也不能算至宝,只是数量庞大,又是对最难修炼的神念有些帮助,才被放在了第四关后,否则可能还比不上那神农草。”

    没有多做停留,也没有理会石台上的骚乱,谢远朝着第五关卡走去。

    在踏入关卡的时候,谢远隐隐听到了后方的一声冰寒怒喝。

    “李白!”

    回头瞥了一眼,自那山腰的迷雾岭之中走出了一道身影,正是高靖。

    “阴魂不散?”

    谢远皱眉。

    ……

    第五关,血石林。

    这是一个完全由各种暗红色的嶙峋怪石组成的“林子”,或者形容为一个血色迷宫更加合适。

    无处不在的可怕凶兽,步步惊心的诡秘陷阱,找不到尽头的黑暗道路……

    都在谢远的神识之力下无处隐藏。

    大概只花了两分钟的样子,谢远就走了出去。

    ……

    第六关,青云梯。

    在这里谢远终于遇到了一点麻烦。

    这是通往山顶的最后一处阻碍。

    抬头看去,那隐藏在云雾之中的峰顶看不清晰,即便神识也无法伸展过去。

    但谢远脚下,却没路了。

    在这山腰的末端到那峰顶,出现了一片长约数百丈的巨大真空。

    除了白云微风,其中什么都没有。

    环视四方,这里也看不到任何人影。

    “走到这里的人都过去了?还是……都坠落了?”

    谢远挑眉,又仔细看了看那石碑上的记载。

    除了“青云梯”三个大字以外,便只有一行小字:“青云铺路,扶摇直上。”

    神识探出被吞没,谢远尝试着伸出手掌,体内元力也被压制。

    这一关不同于谢远之前所遇到的任何关卡,一时间谢远也看不出破关的门路也哪里。

    “哼,故弄玄虚!”

    “已经耽搁了太久时间,谁还有耐心和你猜哑谜?”

    谢远抬头看去,刚才山顶传来“轰隆”声响,而过了第六关便是神石矿脉所在。

    如果他没猜错,神石或许已经被他人得手。

    待最后关卡的“气运之冠”出现,这不周山的考验便算结束了,谢远若是赶不上的话,这次就算白跑了。

    “世间万法,皆可以力破之!”

    左右无人,谢远毫无顾忌,低喝一声,体内元力躁动起来,一拳轰出。

    “不灭杀拳!”

    “不灭杀拳”也是《风云》之中的武学,绝无神凭借此招甚至认为自己可以和全盛时期的无名一较高下,足见其强大。

    折算下来,这门拳法在这方世界大概是玄阶下品武技的程度,破坏力比“万剑归宗”强上不少,只是对元力的消耗较大,而且蓄势时间太长,谢远一般不喜欢动用。

    不过此时,为了最快速的毁掉眼前拦路的关卡,谢远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轰隆!

    明红色的拳芒好似璀璨的水晶,凶狠的撞击在了虚空之中。

    炸响过后,自那虚空之中,隐隐浮现了无数半透明的符箓,纵横交错之间又连成一体。

    见强攻有效,谢远也完全放心下来,元力涌动之间又是一拳轰出。

    不需要任何技巧,每一拳的破坏力,都超过了六合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

    谢远吞下小块灵髓,完全是凭借着堪称无穷无尽的元力和这“青云梯”的阵基对抗。

    他还真不信,一个荒废千年无人主持的试炼之地,还能硬扛住自己的蛮力破坏。

    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炸响在这虚空之中不断传播,甚至形成了不绝于耳的回声。

    渐渐地,整个不周山都听到了那恐怖的声浪。

    ……

    “打雷了?”

    “地震了?”

    李晟和田幸对视一眼,讶然道。

    随即两人又是摇头,脸色复杂的注视着横亘眼前的“迷雾岭”。

    “李晟,这关也太神经了……”

    田幸叹息道,“老子一进去就成了天阳门主,简直荒谬,幼稚,可笑……这谁他妈抵得住啊?”

    “就是,这种幻境完全是反修士反人类的存在,强烈建议取缔。”李晟也一脸气愤,“我一进去就看到了谢远跪在我面前喊爸爸,真是可笑……这种简单的事情还需要幻境来帮我实现吗?”

    “看不起谁呢?!”

    两人声讨了一阵,但还是不得不面对他们沉沦其中的事实,因为这关……

    实在过不去。

    正在两人愁眉苦脸的商议计策的时候,那天际的轰鸣声好似更加巨大了,渐渐地,所有正在闯关或是休憩的年轻修士都讶然的仰起了头颅。

    因为在这不周山的虚空之间,浮现了许多半透明的“脉络”。

    那些脉络层层叠叠,不断延伸,竟是覆盖了整个不周山。

    “这是……”

    “整个不周山的阵基?”

    在场不乏有见识之辈,很快便惊呼出声。

    众人先是茫然,随后变得惊骇,因为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咔嚓!

    不知是何处传来了一道碎裂声响,随即“咔嚓咔嚓”声不绝于耳,在所有人震惊的眼神之中,不周山的阵基竟是在崩塌!

    轰隆!

    在李晟和田幸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中,眼前的“迷雾岭”骤然塌陷了小半,露出了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来。

    ……

    谢远收手而立,脸上掠过一阵意外之色。

    他也没想到,只是轰击“青云梯”的阵基,却是引发了整个不周山的对抗,但谢远又岂会收手?

    于是最终的结果便是这不周山的阵基也受到了损伤。

    不周山虽神秘庞大,但也许数百上千年都无人维护,扛不住谢远的轰击也算正常。

    要知道在刚才那半个时辰间,谢远起码出了上千拳。

    就算一个“上三境”强者站在那里不动任由谢远轰击,只怕也化成了渣。

    虚空之中的符箓已经消失了大半,在谢远脚下,出现了一条在浮云间连绵的残破栈道。

    不过对谢远而言,只要有个落脚点即可,倒也无须在意这栈道是否完好。

    身形化风,谢远快速通过了那栈道,朝着山顶掠去。

    ……

    与此同时,整个不周山都沸腾了。

    阵基受损,所有关卡皆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破败,无数人开始疯狂朝着山顶涌来。

    即便无缘得到那“气运之冠”,但也没人愿意错过这等场面。

    ……

    谢远大概察觉到了一些异样,不过也懒得搭理了。

    在踏过“青云梯”之后,谢远来到了最后一方休憩的石台。

    在石台正中有一个硕大的地洞,除了一些坑洼的石壁之外,这地洞一眼看去十分普通。

    “补天石。”

    看了一眼地洞旁石碑上的三个大字,谢远皱眉。

    果然来迟了一步,神石已经被他人夺走了。

    不过……却也还来得及。

    抬头看去,那通往山顶最后关卡的阶梯上,隐隐传来元力碰撞的声音,应当是有人在交手。

    “气运之冠”的争夺尚未落定,便无人可离开不周山。

    ……

    第七关,即是峰顶。

    连绵而上的山道,在那耸立的石碑面前戛然而止。

    石碑上刻有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争天台!”

    石碑之下,一人懒散站立,却是死死卡住了那踏入峰顶的山道。

    另有两人站在下方,正与之对峙。

    哗啦!

    后方隐约传来了喧闹的声响,几人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自山腰有无数人影正飞速涌来。

    “不周山的阻路关卡都消失了?”

    三人都是略微愕然,但也没有多在意,很快又收回了目光。

    “秦观,休要欺人太甚!”

    齐欢眉头微皱,注视着那拦路之人,藏在衣袖中的手掌因为刚刚的碰撞而轻微颤抖。

    “你们天阳门倒真是不弱,没想到你和这男不男女不女的周生生竟然也都不声不响的突破了五行!”

    “再加上赵无极和张青木,哦,还有那个从未露面的姜夜,一门弟子至少有五个五行强者,不愧是青州第一宗门!”

    秦观赞叹了一句,随即又话音一冷,“可惜……”

    “光凭你们两人在此,还不够!”

    秦观身上的气势再度上涨,眨眼便到了五行境四重天,甚至还在不断增强。

    齐欢和周生生对视一眼,略微有些无奈。

    两人都是在“神陨之地”一行后,在大量资源支持下,相继突破五行,可惜时间太短,只是初入五行,即便两人联手,在秦观身上也讨不了好。

    “荆不归、狄阳、万俟嫣还有李开雄等人,都已经踏上了峰顶,你在此阻碍我等,就不怕‘气运之冠’被他人夺去吗?”

    周生生淡淡道。

    李开雄也是“惊天七子”之一,周生生话中之意十分明显。

    “这等低劣的挑拨之计就别用出来了。”秦观不屑道,“别说‘气运之冠’还没出现,就算是出现了又如何?”

    “我秦观就是不想给你们天阳门一丝机会,你们待如何?”

    齐欢和周生生不再言语,下一刻骤然出手。

    “我说了,你们太弱!”

    秦观冷笑一声,一拳轰出。

    轰隆!

    碰撞过后,秦观巍然不动,齐欢和周生生则是脸色一白,身形不受控制的往山道下方跌去,直到……

    一道人影接住了他们。

    “李师弟?”

    两人先是警惕,等看清那银色面具后不由惊喜。

    “两位师兄,有些丢人了啊。”

    谢远笑道。

    “他比老子大一岁!”齐欢翻了个白眼。

    “也比我大三岁。”周生生也淡淡道。

    谢远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将两人扶正,问道:“两位师兄可知神石被谁拿走了?”

    “绝大部分被荆不归拿走了,他好像要重铸自己的剑,为此还拿出了几株神农草和一些宝物来交换。”

    “可知他拿了多少?”

    “应当有数斤吧。”

    “嗯。”

    谢远点点头,这样也好,全在一人手中,也省得麻烦。

    “走吧,上山顶看看。”

    谢远说着,便当先踏山道而上。

    周生生和齐欢也相视一笑,大步跟上。

    而秦观已经收起了懒散的神态,神色多了几分肃然,他死死盯着谢远:“你……竟然还敢回来?”

    谢远没有拿正眼看他,只淡淡说了一句:“好狗不挡道。”

    “呵呵。”

    秦观笑了,那在见龙镇外便无处发泄的莫名怒火,此时成功的被谢远重新挑起。

    “我不管你是叫李白还是叫吴彦祖,亦或者是什么阿猫阿狗,但记住,就算是赵无极也不能这么对我说话!”

    “老子为了摆脱万俟嫣那娘们的纠缠捧了你两句,你就以为自己真的无敌了?”

    轰!

    话音刚落,惊天的拳芒已经迎面而至。

    恐怖的气势升腾而起,那强大的气机甚至驱散了四周的云雾,这一刻,正往峰顶赶来的无数年轻修士都看到了这一幕。

    “五行境七重天!”

    “是秦观!”

    “嘶,他竟是五行境七重天的强者……”

    “是谁在和他交手?”

    谢远在踏步而上的时候便已经开始蓄势,“轰”的一声,身上的气机溢散而开,竟也是分毫不差的五行境七重天!

    “李师弟好强……”

    这还是第一次清晰感受到谢远的修为,周生生和齐欢都是有些恍惚。

    “不灭杀拳!”

    谢远低喝一声,那璀璨如水晶的拳芒,瞬间将整个天际都染成了绮丽的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