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七十四章 大道同归?(求订阅)
    谢远漫步而上,一步一层石阶。

    不少还在艰难攀爬的人都是冲谢远投来了惊异的目光,但很快又无暇多看,苦苦对抗着那无处不在的巨大压力。

    “每上一层石阶,压力都会大上一分。”

    “这上古神魔的手段倒是怪异,我竟是无法发现这压力源自何处,而且,这压力似乎有渐渐向着肺腑内脏渗透的趋势……”

    谢远一边感受着,一边保持着匀速向上,以避免因为速度太快而出现什么不可控的意外。

    毕竟只是不周山第一个试炼关卡,对谢远而言倒是没有太大的难度,渐渐地,他还发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

    这压力似乎在凝实他的血肉经脉,甚至体内的元气,都在无形中被压实了一些。

    “按照那石碑上记载,所谓‘天缺’,其实代指的便是一种炼体手段……

    不引天道,方可完全体悟自身的力量。

    而在这天缺路上,神念的确被完全压制……”

    谢远凝聚了神识,其实倒不受多少影响。

    但只怕那些远古神魔,也不会想到有人可以在三十岁之前便凝聚神识。

    毕竟,在惯例认知之中,这是属于上三境的专属领域。

    甚至,其实在谢远的理解之中,只要突破五行凝聚了道体的修士,这“天缺路”都算不得什么阻碍。

    真正能感受到的艰难的,应该是五行以下的修士。

    当谢远走到顶端的时候,回头看去,只见人影无数,略微一估算,起码有着两三万人。

    “这才是第一层关卡,便刷去了十之二三的修士……”

    谢远摇摇头,一步踏出了最后一层石阶。

    全身骤然一轻,与此同时,一股莫名的力量也从四面八方涌来,钻入了谢远的体内,那力量蕴含着浓郁的生机,在谢远的肉体刚刚经受过压迫后,这力量便如春雨,竟是让谢远的肉体隐隐又增强了一些。

    “原来通过关卡还有这等好处……”

    谢远惊异不已,已经成就道体的他,除非刻意修炼,肉体要进步极难,没想到此时倒是有了突破。

    活动了一下身体,谢远这才抬头看去。

    天缺路之上,是一方宽阔的石台,似乎是下一个关卡之前的缓冲地带。

    此时,倒也有不少修士正在这方石台上休憩。

    谢远的到来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不过此时的谢远没有佩戴那银色面具,用的还是之前“吴彦祖”的相貌,除了可能引起个别少女的心灵悸动之外,倒也没几人多看他一眼。

    而且,此时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被站在石台正中的两道身影吸引。

    谢远顺着这些人的目光看过去,不由嘴角一抽。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不周山七大关卡通关详细秘籍,集二十年前十七位天阳门前辈心血之作,吐血甩卖,只需十块灵石!”

    “最后一百份,卖完为止,卖完为止啦……”

    “即刻购买,还附送天阳门绝世炼药天才田大师亲手炼制‘大还丹’一颗!”

    那两道身影一胖一瘦,倒是相映成趣,正在卖力的叫喊着,唾沫横飞,正是田幸和李晟。

    旁边不时有天阳门弟子望天而行,都是脚步匆匆,似乎很害怕别人突然的询问。

    谢远也默默将袍服上的紫金条纹遮住,低着头快步走过。

    不过随意一瞥间,谢远还是看到了两人旁边摆放“秘籍”的包裹已经见底,生意竟是异常的火爆。

    谢远这才明白为什么那几日田幸会询问自己有没有什么新颖的广告词,原来是这样……

    哭笑不得之余,谢远也懒得搭理两人,从石台边缘绕过,最后在一方约莫百丈长宽的水池旁停下了脚步。

    此时,这里同样有许多人驻足。

    通过了“天缺路”,能抵达这里的大多数都已经达到了一元境巅峰甚至两仪境左右的修为,李晟算是个异数,谢远也搞不明白他怎么回事。

    总之,这批人经过了第一关的筛选,到此时都显得慎重许多。

    谢远先看了一眼水池,水池呈现一种诡异的墨绿色,而在水池之上,悬浮着数百个圆形的石柱,一直延伸到对岸。

    不知为何,此时水池上并没有人在通关。

    谢远看了一眼水池边,果然也立着一块苍凉的石碑,上书三个大字:“断魂水。”

    关于这“断魂水”的记载却有些语焉不详,大意就是凝神静心即可过关。

    谢远却不相信会这么简单,否则这些人也不会驻足不前了。

    他想了想,略微往前,将手掌伸到了水池上方。

    自那墨绿水池之中,延伸出了一股极其诡异的力量,似乎要侵入谢远的灵台之中。

    “第一关考验肉体,这一关却是查验神念吗……”

    感受到那完全针对灵台的力量,谢远收回手掌喃喃道,倒是隐约理解了“断魂”是何意。

    就在这时,有两个修士似乎是刚刚商量完毕,互相对视一眼,踏上了最近的两根石柱。

    在众人的注视之中,在两人跃向第二根石柱的时候,有一人脚下的石柱却是猛地掉落。

    几乎没有任何预兆,那人便闷哼一声落入了池水中。

    另一人继续往前,然而那通往对岸的路径,却是瞬间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下一秒哪根石柱便会掉落。

    另一人走得更远一些,但也不过是走了二十来丈,随即便一脚踏空落入了那水池之中。

    惨叫再次响起,落水的两人倒也没有被夺去性命,只是被水池之中的力量弹射了出来,跌落在了石台边缘,脸色萎靡,双眼无神。、

    看那般模样,却是要许久才能缓过神来了。

    谢远又看了一会,不时也有人尝试通关,但走得最远的也不过七十余丈,而且还是一个三才境的强者。

    那人倒是不气馁,回到岸边闭目休憩,准备下一次的尝试。

    谢远思索了一会,尝试着踏上了第一根石柱感受了一下,随后又退了回来,眉头微皱。

    这墨绿色的水池果然有压制神念的力量,在上面竟是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在这般状况下,还要随时警惕跌落的石柱,从中找出一条安全的路径,难如登天。

    最常规的办法便是通过不断的尝试,慢慢适应神念的压制,以得到更快的反应,随后通关,但这需要时间去磨,谢远直接在心中否定。

    第二个办法便是以神识之力强行打破封锁,但这样动静必定极大,更不知道是否会引起这不周山规则的对抗。

    转念一想,谢远重新走到水池边,默默观察了起来。

    一炷香过后,谢远眼睛一亮,喃喃道:“原来如此。”

    他找了一处空地,从石台边的一颗树上折下了一根树枝,在地上比划了起来。

    谢远的这般奇怪举动倒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不过大部分修士在这等秘地都是秉承着独善其身的原则,时刻对他人警惕,倒也没谁会来刻意探究谢远在做什么。

    不过,也有一些好奇心强烈的人走了过来,比如此刻摸到了谢远身边的两人。

    “这位师弟,你也是天阳门的吧,你这是在做什么?”田幸一脸好奇的问道。

    李晟也蹲在了地上,看着地上那些奇怪的字符,挠头道:“好古怪的文字……”

    谢远瞥了一眼两人,估摸着两人应该是已经卖光了秘籍,也在寻摸着怎么通关了。

    或者说,更大的可能是,两人是在看到“断魂水”不易通过后,才起了在这里贩卖秘籍的心思。

    想了想,谢远倒也没有隐瞒,开口道:“找规律。”

    “什么规律?”两人听得一愣。

    “石柱变幻的规律。”谢远见两人依旧一脸茫然,只得一边在地上比划着,一边解释道:“你们看,如果将整个墨绿色水池分割成梯形,那么第一行石柱有两根,第二行的石柱则是四根,第三行的石柱则是七根,第四行是十二根……”

    “所以呢?”两人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

    “二、四、七、十二、十九、三十……你们难道没发现相邻的两个数字之间是存在着规律的吗?”

    “啊?”

    “每相邻的两个数字,比如四减去二等于二,七减去四等于三,十二减去七又等于五……

    二、三、五、七、十一……这些数字是什么?”

    “……是什么?”两人听得满头雾水,下意识问道。

    “质数啊!”谢远像是在给两人解释,又像是自言自语,“全都是连续的质数,而这些质数又刚好等于每次掉落的石柱数以及掉落的石柱间的最远间隔,再结合整个梯形来看,只要掌握了这个规律,闭着眼睛也能走过去……”

    “有意思有意思……这里是上古神魔的布置?”

    “那究竟是随手为之,抑或大道殊途同归,其实所有的阵法都是建立在华夏所谓的数学基础上,才会隐隐相合?”

    谢远眼睛明亮,阵法其实一直是谢远的软肋,因为这是一门需要耗费大量时间钻研的道法。

    但此时,谢远感觉自己似乎掌握了一种快速入门的诀窍。

    一边自语着,谢远一边朝着“断魂水”走去,只留下了面面相觑的田幸和李晟,俱都是一脸懵逼。

    “他到底在说什么?”

    “你问我,我问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