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七十章 寻找林清浅(求订阅)
    方圆百丈,修士何止数百!

    而此刻,绝大部分都在那无形的压力之下呼吸凝滞,连抬头都有些困难。

    这般景象实在太过震撼人心。

    以至于很多人都张大了嘴巴,却迟迟发不出声音来。

    那道蒙面身影看不到面容,也不知道名字,但所有人都意识到……

    他就是他。

    那个引动了见龙镇风云甚至被不少人怀疑为虚构的人物。

    “都说见面不如闻名,原来见面……远胜闻名。”

    这里可不是三脉大比的战场,这里许多少年出身平凡,或是来自各地的小族,或是来自二三流宗门,他们深知修炼的艰难。

    能踏入见龙镇的人,都通过了阵法检测,骨龄绝不会超过三十岁。

    而在这般年纪,修为在三才境便是他们心目之中的天才,四象境则可称之为天骄,而像是荆不归等人,则可称之为绝世。

    那更强呢?

    若以一人之力,镇压数百天才天骄乃至绝世,那又当如何?

    他们的语言匮乏,难以形容这等场面。

    但这一幕,却是深深烙印进了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这是什么手段?”荆不归第一个挣脱了那无形束缚,他怒喝一声,长剑已然出鞘。

    而秦观、狄阳等人也纷纷挣脱。

    他们的脸颊烧得通红,心中怒火燃烧到了极点。

    这是不周山的入口,这是青州所有年轻一辈的众目睽睽。

    他们……无法忍受这等耻辱。

    可惜当他们挣脱的时候,谢远的身形却已经远去。

    啪啪啪啪……

    半空之中有雷霆声响,一连八响,所有人只是一眨眼,谢远的身形竟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点。

    “李白!”

    “混账!”

    “既然出手,何不战个痛快?”

    无数怒骂响起,然而却追之不及,空气之中只残留着那“滚”字的回音……

    “圆满境的‘风雷九动’……李师弟却是又惊了我一回。”

    嘈杂的人群后方,本想出手的齐欢怔怔停下脚步,良久,却是面露涩然的说了一句。

    ……

    脱离了见龙镇的范围,谢远自高空落下,随后皱眉回身看了一眼。

    刚才在见龙镇和荆不归等人短暂交手的时候,有人想要窥探他,但对方似乎距离较远,延伸过来的一缕神识却是被谢远直接掐灭了。

    这也是谢远不愿浪费时间过多纠缠的原因。

    否则他都不一定会选择用神识之力镇压,只不过在那般境况下,也只有诡秘莫测的神识之力可以做到快刀斩乱麻了。

    “又一个上三境强者?”谢远蹙眉,“还是说,也有人如我一般,在六合境便凝结了神识?”

    摇摇头,谢远也没有再逗留,身形再次启动,眨眼便消失在了原地。

    ……

    这里是见龙镇以北数十里外的一处荒山,谢远便站在山头,闭上了眼睛。

    神识如水银般泄地而出,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渐渐地,周围的一切都映射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山川、河流、大地……

    好似一幅三维的地图,包括其上的一切花草树木、生灵风沙,皆是清晰在目。

    自“神陨之地”吞噬了大量妖核之后,谢远的神识便产生了一些他自己也说不清的变化。

    此刻內视,只见那插兜而立的小人面目越加清晰,便是眼神也有了一些神韵,而在小人背后,一层几乎实质化的金光蔓延而出,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圆环。

    隐约间,似乎有延伸出第二层金光的趋势。

    在圆环凝结之前,谢远的神识至多只能蔓延出十数丈,而如今,却是可轻松的延伸百丈范围。

    这种变化,可谓质变。

    可惜谢远几乎找不到记载了神识修炼的典籍,也无法询问任何人,却是只能自己摸索神识的种种妙用了。

    镇压是一,此刻的映射便是二。

    “见龙镇的东面是不周山,南面是一片荒芜沙丘,她极大可能是往北面或者西面,西面是来路,那北面可能最大……”

    谢远一边思索着,一边用神识找寻着各种蛛丝马迹。

    数息过后,谢远眼神一动,身形一个闪烁,已经出现在了数十丈外的一颗枯树下。

    那枝桠上,有着几缕极其不起眼的白色丝绸。

    “这种材质,似乎和那大丝巾有些相像。”

    谢远沿着这个方向继续追寻,很快又发现了几个深浅不一的脚印。

    “脚步凌乱,心神不宁?”

    谢远挑了挑眉,林清浅虽然有点呆,但两次面对生死危机时也算冷静,却不知道是遭遇了什么事才会这样。

    ……

    一路追寻的谢远,最终在一处废弃的古庙停下了脚步。

    本来谢远已经忽略了这残破的庙宇,是又走出一段路之后才发现不对劲。

    庙宇之中,一片破败,却有着一个诡异之处,那就是见不到任何的神像。

    这般情形,却是让谢远想起了逐日城。

    那逐日城之中的诸多神庙,也是如同这般,所有神像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在庙中站定,谢远左右看了看,竟是找不到任何的异样。

    “有趣。”

    谢远笑了笑,忽的一拳砸出。

    轰隆!

    激荡的元力扫射而出,庙中的一切都开始崩塌,随后湮灭……

    但却独独有一根石柱屹立不倒。

    “这种完全内敛的布阵方式还真是奇特,可惜大力出奇迹……呸,是一力降十会,你又如何隐藏?”

    轰!

    谢远又是一拳砸在了那石柱上,伴随着“咔嚓”声响,石柱开始龟裂,一股强烈的阵法波动也随之出现。

    轰隆隆!

    以石柱为原点,周围的一切都在颠覆。

    白天变成黑暗,荒山则化为了一座座矗立在阴影之中的殿堂,谢远所在的破庙也开始下落,成了一方镌刻在地表上的八卦石盘。

    石盘之上,刻画着种种神秘符箓,最后尽数汇聚到那正中伫立的石柱上。

    谢远惊叹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此时就站在诸多殿堂包围的中央,整个人显得渺小无比。

    抬头看去,天顶完全被遮蔽,却分不清这是在一座更加巨大的殿堂的内部,亦或是地底。

    只是四周的殿堂也出现了一些残破迹象,看上去却是荒废已久。

    最显眼的,还是那随处可见的血牙穿日的图案……

    “又跟逐日魔教有关?”

    谢远多了几分小心,此地似乎存在着一种特殊的磁场,探出去的神识之力被大大削弱。

    自石台上跃下,谢远沿着那苍茫的大道一路向前,开始谢远还十分谨慎,后来却发现此地的确是久无人烟,许多长得奇奇怪怪的石像也落满了灰尘。

    这黑暗空间颇为宽广,谢远还急着去不周山取神石,却是不愿多浪费时间,便加快了脚步。

    远远的,前方终于出现了光亮。

    约莫百丈外,有一处门扉开了一个缝隙的大殿,灯火便从其中透射而出。

    谢远一眼看去,便看到了那被灯火折射在墙上的一道影子。

    那影子被拉得纤长,长发在微微晃动,即便只是剪影,也透出了一些秀美的韵味。

    “呼……”

    松了一口气的谢远大步走进了殿宇之中,一眼就看到了那立在一处高台上的倩影。

    林清浅依旧身穿月白长裙,不知何处的风儿吹动,轻轻描动着她越加美好的身形。

    此时的林清浅背对着谢远,一手紧握惊龙剑,另一只手捏着一个灰不溜秋的玩意儿,谢远一时却是没有看清是什么。

    “喂,蠢女人,你又在发什么呆,走了……呃?”

    谢远大喊一声,随即忽的察觉到不对,当眼神下移……

    便对上了上千双直勾勾盯着他的眸子。

    林清浅站在高处,谢远推门而入的时候,也是下意识往高处看去,此刻低头,才发现原来这大殿之中……

    还站着上千道全身被黑袍遮蔽的身影。

    他们俱都寂静无声,分散在四周,加之神识被隔绝,谢远竟是没有任何察觉。

    此刻谢远大喊之下,所有人都转过头来,幽幽的注视着他。

    场面一时寂静。

    “对不起,走错了。”

    谢远一拍脑袋,转头就退出了大殿,还顺手将门给关上了。

    砰!

    上千黑衣人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茫然之色。

    正在他们不知该作何反应的时候,门又猛地被一下推开了。

    “敲里吗,人多了不起啊!”

    谢远骂骂咧咧的跳了进来,左手一扬,数十颗漆黑如墨的丹药漫天洒出,右手一挥,一大叠厚厚的纸钱已经随风飞扬。

    接着谢远掏出一柄大刀,直接砍翻了距离他最近还有些愣神的那黑衣人。

    “都给老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