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六十九章 尽折腰(求订阅)
    “大人,都安排好了。”

    见龙镇外围,一方高石上,一个皓首老者负手而立,遥望灯火通明的见龙镇。

    在他身后,一个穿着银色战甲的卫士正恭敬说道。

    “嗯,此次有多少人参与?”

    “回禀大人,进入见龙镇的年轻天才已经超过十万,来自青州大小上百个宗门家族,甚至万重山巫族也有人参与,若不是已经封镇,最后参与的人数或许能达到十三万左右。”

    “十万吗……”季有德喃喃道:“二十三年前,林惊龙那一次,参与的青州天才不过三万,二十多年时间,却是翻了数倍。”

    “青州,倒是越来越鼎盛了……对了,逐日魔教可有什么动静?”

    “起初动静不小,不过后来大人……大人下令无须刻意追查,便失去了许多线索,唯一能确定的是,此次见龙镇之中,应当有不少余孽混入,不知意欲何为……”

    “哦,那也不管了,记住,此次,你等只需做个见证者就好,至于其他事,便随他们去折腾吧。”

    “是!”银甲卫士躬身,随即迟疑道,“大人,有一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直说便是。”季有德笑道,“你追随我已经超过三十年,还有什么顾虑?”

    “大人教训的是!”银甲卫士低声道:“不周山封闭多年,恐怕其中又诞生了不少神石、神水、神草等物,此次开启,不如属下提前派人进入,先运走一部分……”

    “不可!”

    季有德断然否决道,“我季有德若只是贪图其中的资源,又何必再次开启气运之争?

    你啊你,格局还是小了一些……

    若不是怕太过刻意,我甚至还想再放一些资源进去。

    不周山上的资源越多越好,如此,才会更有趣啊……”

    银甲卫士先是迷惑,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悚然而惊,急忙垂首不语。

    季有德没有在意,遥望见龙镇方向,眼神中意味难明。

    “二十三年了,也该是下一个轮回了,林惊龙啊林惊龙……人人皆龙?可笑!”

    ……

    见龙客栈。

    大堂之中,狄阳、秦观两人正在对弈。

    客栈门外的街道上,万俟嫣背着手在那临时形成的繁华集市中东看看西瞧瞧,似乎对一切都颇感兴趣的模样。

    而在客栈门口,有一处五尺见方的地界,却是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避开……

    只因此处有一人,一剑。

    除此之外,见龙客栈附近的屋顶上,也有一道道气势不凡的身影站立,有的闭目养神,有的悠然煮茶,也有的正隔空论道。

    “连惊天七子都来了五人,青州这一代的天骄,却是十之八九都在此地了。”

    “已经过去两天时间,那天阳门的神秘人还未露面,却不知道是没来还是怯了……”

    所有人看似都漫不经心,在等待着不周山开启,但言语谈论间也不时会提起那个提前引动了见龙镇的未知存在。

    人的心理很奇怪,起初许多人都未必相信真有这样一个人物存在,渐渐地大家便开始讨论此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在后来便成为了此人一定存在,甚至已经在见龙客栈当中。

    而正在下棋的秦观和狄阳抬头对视一眼,都是一笑。

    “困局已成,当如何破之?”说着,狄阳拈起黑棋下了一子,对白棋形成了围杀之势,淡淡道。

    “或可断尾求生。”秦观直接舍弃了一大片白棋。

    “即便断尾,却也无力回天!”

    “正是如此,输了,输了啊……”

    黑子再落,终将白子压得动弹不得……

    这时,周生生和齐欢并肩从楼上走下。

    唰!

    见龙客栈短暂安静了一瞬,随即所有人又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情了。

    齐欢脸色阴沉,一边和周生生往外走去,一边低声道:“欺人太甚,这是真将我天阳门当作‘囚犯’了吗?”

    “此事怪我。”周生生轻叹道,“昨日我便该醒悟,狄阳和那秦观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真正在意的并不是‘李师弟’会不会出现,如今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盯着天阳门,无论‘李师弟’是否出现,我们天阳门此次要想有所作为却都是难了……”

    “谁能想到呢?”齐欢苦笑,“秦观和狄阳分明是早有默契,昨日竟是唱了个双簧,如今我天阳门倒是骑虎难下了。”

    “雪中送炭难,落井下石之人却是从来不缺,无论是有心也好,无意也罢,困局已成,我倒希望‘李师弟’如果真的来了,也最好能隐藏到底吧。”

    “嗯……我等或许无望登顶,但‘李师弟’若能隐藏到最后,说不定能有什么意外收获。”

    “却不确定‘李师弟’到底在不在见龙客栈之中……”

    “此次见龙镇之中,还有我天阳门弟子数百人,但几乎也都被盯上了,每个人的身份都被翻查了个干净,我倒宁愿‘李师弟’就在这里,至少我等还能见机帮衬一二。”

    “唔,对了,周师弟,昨晚……你有没有听到天字三号房里好像有些什么奇怪的动静?”

    “天字三号房……你说林师妹的房间?”

    “我路过廊道之时,那窗户似乎没关严,我总感觉我好像,似乎,可能……听到了男子的声音。”

    “师兄,此话可不能乱说,林师妹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在这方面好似一直有些木然,否则大师兄也不会苦苦追求多年毫无结果……

    你真的听到了动静?”

    见周生生的声音陡然压得极轻,眼眸中似乎有某种火焰在燃烧,齐欢干咳一声,“走远点再说……”

    ……

    啪啪啪!

    天字三号房之中,炭炉燃烧,发出了“噼里啪啦”作响的声音。

    谢远抹了抹窗沿上飘落的雪花,随后将窗户关紧,嘀咕道:“又下雪了,青州这鬼天气还真是看不懂啊……”

    回身,在那炭炉之上,已经架起了一个分作两半的铁锅,此时其上热汤沸腾,一面浓白,一面鲜红,却是相映成趣。

    林清浅捧着碗筷坐在另一侧,五官在蒸腾的热气之中有些朦胧,眼眸之中满是好奇和期待。

    “再等会,等汤汁开始沸腾就可以涮肉了……这玩意叫辣椒,算是耗费了我不少心血才栽种出来,平日里我也舍不得多用,今天你倒是有口福了。”

    谢远说着,一边将一把鲜红欲滴的辣椒捏碎,都洒入了红锅之中。

    等汤水沸腾,谢远便从旁边的菜架上夹了一片毛肚放进红锅之中轻涮,一边跟林清浅讲解“七上八下”的要领。

    林清浅认真的听着,然后也学着谢远的样子涮肉。

    等毛肚微微卷曲之后,她便迫不及待的塞入了口中。

    “呼……”

    第一次吃辣的林清浅脸颊红了三分,眼眸之中似有水雾在氤氲,呼吸也急促起来。

    “真是笨死了,我不是告诉过你,第一次吃辣先尝一点看看,你怎么一口就吞进去了?”

    谢远一边嫌弃的说道,一边将桌子上刚用元力榨出来的西瓜汁递了过去,自己则从储物戒里摸出了自酿的啤酒。

    林清浅喝了一口冰凉的西瓜汁,又砸吧了一下嘴唇,却是忽的一笑。

    谢远呆了一下,印象中,这好像还真是他第一次看到林清浅露出完整的笑容。

    不得不说,从来不笑的人忽然展颜,还真是有点惊心动魄的意味,当然……

    前提是在有一定颜值的基础上。

    林清浅好似察觉到谢远的目光,略微垂下头去,耳根也染上了一丝晕红。

    房间中安静了下来,谢远咀嚼着嘴中的牛肉,不知怎么的,忽然觉得有些没滋没味,只能一口一口的喝酒。

    “所以,这种锅是叫鸳鸯锅吗?”良久,还是林清浅打破了寂静,轻声问道。

    “嗯……”

    “那‘鸳鸯’是什么?”

    “就是一种很腻歪的鸭子,去哪都是成双成对,还有人作了诗……”

    听谢远解释了一番,林清浅呢喃道:“只羡鸳鸯不羡仙?好美的句子。”

    “爱情是毒药,别太憧憬这种虚幻的东西,我告诉你,在我的家乡,所有相信爱情的人都被叫做傻子哟。”

    林清浅怔了怔,没有反驳谢远,转而问道:“你的家乡还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那可太多了,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我可以听三天三夜的。”

    “哎,真拿你没办法,嗯,让我想想该从哪说起……算了,就跟你讲讲我一个朋友的故事吧。”

    “你的朋友?”

    “嗯,一个很好的朋友,我看着他长大的,就是人有点傻……

    后来他去书店兼职打工的时候出了事,这傻子可以跑的,却非要逞英雄用身体去帮别人撑住倒塌的书架,然后……

    就被砸死了。

    死的时候连跟父母交代几句遗言的机会都没有,你说可不可笑,哈哈哈……”

    ……

    夜色已深。

    火苗渐渐熄灭,在阴影之中,林清浅手杵着光滑的下巴,就这么静静注视着靠坐在床榻上已然睡去的谢远。

    不知过了多久,在月上中天,林清浅也有了些困倦之意的时候,她手边的惊龙剑忽然轻轻颤动了一下。

    林清浅骤然惊醒,看向惊龙剑的目光有些怔然。

    嗡!

    惊龙剑再次颤动起来。

    林清浅骤然起身,握住了震颤的惊龙剑,目光之中满是不可思议。

    唰!

    林清浅的身形已然消失在了屋内,唯独半开的窗户还在“吱呀”摇摆。

    “这女人又跑哪去了……”

    谢远眼眸半睁,但很快又不在意的闭上。

    ……

    晨雾消散。

    连续下了数天的大雪在这一日却是停了。

    无数年轻的修士从见龙镇的各个地方走出,来到了街道上、屋顶上,不少人目光之中满是憧憬。

    今日,便是不周山开启之期。

    无论是否有所收获,单是能参与到这等二十年一遇的盛事之中,便已经让许多人心潮澎湃。

    见龙镇南面的宽阔空地上,所有人都在青州卫的指示下朝着这个方向聚集。

    只是在某个方向,有一群人却是格外引人注目。

    那是数百聚集在一起的天阳门弟子,虽然无人敢轻易上前挑衅,但众人看过去的眼神却都有些玩味。

    在今日凌晨,随着荆不归从地面上拔剑,只冷冷丢下一局“我很失望”便转身离去,也宣告着对天阳门的“封锁”告一段落。

    众多天阳门弟子此刻站在一起,倒也是一览无余。

    空地外围的一处高墙上,狄阳和秦观并肩而立。

    “看来,那人果真没来……”

    目光扫过那数百个天阳门弟子,他已经审视过每一个人,但却是没有找到那熟悉的气息。

    这数百人,每人的身份都被推敲翻查过,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其实来不来都已经没差了,天阳门此番被围堵在见龙客栈,在我看来就是一种羞辱,那人若是来了却又不敢出头必定是怯了,如此心性又岂配与我秦观为敌?”

    “也是……”

    转念一想,狄阳也是笑了笑。

    就算来了又如何?

    现如今在他们的推动下,所有人都对天阳门生出了忌惮之心,在无数人目光的聚焦下,天阳门此次又能有何作为?

    那人再强,强得过十万修士的围攻吗?

    “既然那人没有露面,我们的合作也即刻终结,进了不周山,便各凭本事吧……狄阳,希望你不会也让老子失望,哈哈哈!”

    秦观丢下一句话,大笑着走开。

    狄阳冷哼一声,眼眸中杀机一闪而逝。

    十万修士聚集在此,场面可谓壮观,但又隐隐有着泾渭分明之势。

    三大宗门在最前方,稍后则是青州宗族的天才,而那些在青州堪称顶级的天骄们,却是各自选了个方向站立,即便不用刻意为之,也是鹤立鸡群,引人注目。

    而他们每个人,最少明面上都是三才境巅峰的修为。

    众人都在互相打量着,尽可能的收集一些信息,以确定在不周山之中要如何行事。

    而在天阳门弟子之中,有一人却是眼神飘忽,注意力似乎不太集中,好似有着某种心事。

    “梁师弟,不用担心,别看这几天我们天阳门好像是被针对,实际上这些人也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多数人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思,又有几人敢真的与我们天阳门为敌?”

    “是啊,梁师弟,进了不周山,你可以和我们一同行事,我等自会尽力护你周全!”

    周围几个年纪较大的天阳门弟子,都是对这看起来尚存几分青涩的俊朗师弟笑道。

    天阳门内门八百弟子,彼此间自然不可能做到完全熟识,比如这新冒出来的梁朝伟师弟,就没有几人认识。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彼此之间的亲近。

    这是天阳门立宗百年遗留下来的最为人称道的传统。

    一朝入门,则皆为同袍手足,无论在门内如何竞争,但一旦出了山门,则生死同仇,携手而战!

    谢远摸了摸鼻子,腼腆一笑,心中却是莫名有些烦躁……

    这蠢女人到底干嘛去了?

    两天前,林清浅半夜忽然消失了。

    谢远当时只以为她又找地方去发呆了……

    也不怪谢远如此想,实在是因为在谢远的印象中,这女人经常干这事儿。

    是在一天之后,到了约定的“红酒牛排”时间,林清浅都未露面,谢远才察觉到不对劲。

    他化身内门普通弟子梁朝伟,凭借着足以改变气机的神通“翻脸”,倒也轻易骗过了无数人的探查,只是谢远在走遍见龙镇都没有看到林清浅的时候,他才意识到……

    这蠢女人应该是离开了见龙镇。

    是何等紧急之事情,可以让林清浅毫不犹豫的放弃近在咫尺的不周山的机缘,就这么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即便没有刻意了解,但数日相处,谢远其实也知晓,林清浅除了那曲折的身世之外,在其他方面完全就是白纸。

    她人生的所有阅历都来自天阳门。

    那她能有什么事?

    谢远用不太纯熟的卜卦之术算了一二……十卦,得到的结果都不是太好。

    所以他莫名烦躁……

    很烦躁。

    ……

    轰!

    平地生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众人抬头看去,却见半空之中浮现出一道身穿银甲的身影来。

    那身影气势凛冽,压得不少修为低下的人喘不过气来,他面色漠然的注视着众人,开口道:“时辰已到,不周山即刻开启!”

    “不周山是上古神魔考察后代之所,其中险峻无数,诸如断魂水、天缺路等等,还有许多尚未探明的危险,尔等自己小心。”

    “此次气运之争没有特定规则,其中一切机缘宝物也各凭本事,青州卫不会干涉……但记住,唯有成功走到山顶的人才有那一丝机会授冠!”

    “气运之冠落定,则一切结束,尔等须在一日内退出不周山,违者杀无赦!”

    银甲身影说完,也不看众人如何反应,转身低喝一声。

    伴随着他的喝声,空中又有八道银甲身影浮现,九人各自祭出一面古老令牌,在半空中结了一个晦涩难明的手印。

    好似有来自远古的歌声在吟唱,九面令牌合而为一,在半空之中映射出一道光芒。

    那光芒往前笼罩而去,好似撕裂了某种屏障。

    轰隆隆!

    在所有人震撼的眼神之中,云雾拨开,一座高不知几千丈雄伟无比的山峰便凭空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山峰的外形极为奇特,好像是刀剑,又好像是星辰,第一眼看去好似倒扣的大碗,再看时那碗口又变成朝上……

    一时间,竟是没有人能准确的形容这山峰的样貌。

    伴随着山峰出现,一条宽敞无比的通天大道也自远处延伸而来,一直蔓延到了众人的脚下。

    “不周山已开,即刻进入!”

    银甲身影最后高喝一声,随即便隐匿不见。

    而下方的人群,也变得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

    谢远脸色变幻不定,刚往前走了几步,便止住了脚步。

    “梁师弟,怎么不走了?”身旁那大胡子师兄奇道。

    “女人真是麻烦……”

    “梁师弟,你在说什么?”谢远声音太低,大胡子师兄有些没听清。

    “没什么,只是在想,人若能孑然一身,无羁无绊,那还是人吗?”谢远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洒脱一笑,“也罢也罢,只能改用B计划了。”

    在大胡子师兄茫然的眼神之中,谢远拍了拍他的肩膀,“师兄,你们先行一步,我去去就来。”

    说着,谢远已经转身,便在无数人奇怪的目光之中,逆流而行,竟是往见龙镇外走去。

    ……

    在无数人往前走去的时候,谢远的身影便陡然变得突兀起来。

    狄阳察觉到人群有些骚动,便随意的往这边瞥了一眼,但只这一眼,他却再也挪不开目光。

    只因那背影在某个角度,竟然莫名和记忆中某道身影重合起来。

    他皱了皱眉,直接冲天而起,死死盯着那道背影,带着些不确定意味的低喝一声,“李白?”

    那身影一顿,竟是真的停下了脚步,转头看来。

    那张脸如此的陌生,但那眼神好似迷雾驱散,却是渐渐清晰起来,和记忆中那眼睛完全相同。

    随后,那人笑了,他取出了一个银色面具,就这么慢吞吞的戴了上去,随后身形一动,便在体外多出了一件黑袍。

    然后,他将握拳的手举起,缓缓地……

    伸出了一个中指。

    “傻哔。”谢远无声的吐出了两个字。

    天阳门弟子皆受他牵累,在见龙镇遭到围堵,谢远当真一点火气都没有吗?

    他只是打算,待进入不周山再慢慢清算罢了……

    但此刻,谢远暂时不入不周山,倒是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帮天阳门弟子减轻些压力。

    这一刻,看到那有着莫名羞辱意味的手势,狄阳终于确定无疑。

    这人……就是那人!

    “李白!”

    “你竟真敢现身?!”

    狄阳身周元力激荡,那一声暴喝,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

    而此时谢远也不再行走,而是冲天而起,那一身黑袍银面,却是被所有人看在眼中。

    “这就是那传说中的……谁谁?”

    “为什么这会却露面了?”

    众人惊诧莫名,都是停下了脚步,疑惑的看向那朝着见龙镇外掠去的身影。

    “拦住他!”

    不用狄阳指挥,刹那间已经有着数十道身影冲天而起,直奔那半空中的黑袍身影。

    “李白!”

    剑气纵横,荆不归冲天而起,手已经握住剑柄。

    秦观眼神炙热,双手之间浮现了一森冷的拳套。

    “呀,你就是那个号称最强的人吗,接我一招试试!”

    绿衫飘动,那轻飘飘的手掌击出,像是情人的安抚,却有着死亡的寂静。

    除此之外,还有超过二十个四象强者离地而起,一时间,天上地下,到处皆是纵横的人影。

    而正中,只有那孤零零的黑袍而在往前冲去,好似浑然察觉不到四周的天罗地网。

    “没时间陪你们过家家了,所以……”

    “都给我滚。”

    伴随着一声轻描淡写的“滚”字出口,时间恍若凝滞。

    轰!

    在无数人惊呆了的眼神之中,荆不归、狄阳、秦观……

    那数十个号称绝世的天骄,竟是纷纷闷哼一声,身形被压得往下坠去。

    无形的气机蔓延,方圆百丈……

    无一人可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