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六十四章 阴影之下
    望秋峰的山腹竟然是中空的。

    而此刻谢远站在隧道的尽头,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纵横交错方圆超过千丈的地底世界。

    到处都是黑色的森冷囚笼,每一处岔道都有一个身穿黑衣的执事守卫。

    这望秋峰的山腹之中,竟然是一个庞大的类似监狱的存在!

    “很吃惊吗?”

    陈知秋不知何时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过来,他站在谢远身旁,负手看着眼前这迷宫一样的地底世界,脸上有着感慨之色。

    “十多年前,我刚接手望秋峰的时候和你一样吃惊,直到看到地底被关押的数百囚犯,我才明白为何门主会选择我来做这七长老……”

    “我陈知秋修炼上的天赋平平,但若论阵法、炼器、风水、杂术……在整个青州我自信也可排进前三。”

    “当时我接手的时候,这山腹之中不过是凿了十几个山洞,简陋至极,而眼前你所看到的一切,便是我这十几年以来最大的心血……”

    “一处专门关押修士的囚牢,一个不存在天阳门正式记载之中的炼狱!”

    听着陈知秋低沉的叙述,谢远渐渐回神,奇道:“那……这里关押的都是什么人?”

    “什么人都有。”

    陈知秋说着往前走去,谢远和阿伟则跟随在他左右。

    “有背叛了天阳门的叛徒,有和天阳门结下生死之仇的修士,也有天阳门曾经灭亡过的门派的家小……”

    “太多太多了。”

    “当然最多的……还是这些年陆续抓捕的逐日魔教的余孽。”

    “天阳门既然号称青州第一,自然不是靠用嘴说说就能走到今天的。”

    “我天阳门不是魔门,有自己的道,有太多人因为罪孽不够所以不能全杀,但又不能随意放过,因为他们的确犯了‘错’……”

    “所以,就有了望秋峰,有了我这个史上修为最弱的七长老。”

    听着陈知秋自嘲般的话语,谢远却是肃然道:“我却认为,七长老或许不是最强的长老,但绝对是天阳门最重要的长老之一!”

    这是谢远的真心话。

    看着眼前到处都印刻有阵法痕迹、守卫森严却又井然有序的牢狱,谢远才赫然发现,原来望秋峰这个在大家印象中最弱的一脉……

    竟然有着最强的武力!

    上百执事看守……

    这是什么概念?

    天阳门的执事标准,以三才境为限。

    须知天阳门三才境的弟子,也绝对不过百。

    而这,便已经是无可争议的青州第一宗门。

    此地凭空又多出上百三才境以上的强者,而且外界几乎无人知晓。

    这是何等强大之底蕴!

    谢远以前觉得自己足够了解天阳门了,此刻忽的有一种才看见了冰山一角的感觉。

    望秋峰有自己的秘密,那其他七脉呢?

    浮光剑宗和龙虎山真的有资格与天阳门并立吗?

    可就算天阳门如此强大,为何还是如此低调……

    谢远不信若自己是蒋天明,明明有掀桌子立规矩的实力,却还有耐心和青州其他势力玩过家家。

    他的顾忌,又是什么?

    走了一段路,谢远才蓦然惊觉这地底囚牢好似安静的有些过分了。

    恰好路过了一处镶嵌在山壁之中的黑色囚牢,谢远好奇的看去,透过黑色的栅栏,能看到里面关着一道蓬头垢面的身影。

    那身影四肢都被刻画着暗红色符箓的锁链捆住,就这么呆呆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乱发遮蔽,谢远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能隐约透过头发的缝隙看到一双麻木的眼眸。

    “他的名字我不记得了,但曾经是青州一个二流宗门的宗主,修为应当是初入五行境,七年前四长老亲自将他关进来的。”

    见谢远驻足,陈知秋轻声说了一句。

    “五行强者?”

    谢远有些悚然。

    能修炼到五行之人,在青州可称之为顶尖,必然是心志坚定之辈。

    而此刻,谢远从他晦暗的眼神之中看不到任何光亮。

    这只能说明,他虽然还活着,但心已死,道已灭,就算能够脱困,此生也无望再进一步。

    到底是经受过何等的折磨,才会让一个五行强者磨灭了道心?

    而整个地底囚牢关押了数百囚犯,此刻却是几乎无人出声,没有呻吟没有呼救没有谩骂……

    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陈知秋在谢远的印象之中称得上平易近人,老好人一个,性格上几乎没有什么明显的缺点,但他却亲手打造了这样一个囚禁修士的炼狱……

    谢远深吸一口气,没有再继续深想下去。

    “五行强者毕竟是少数,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享受‘炼魂锁’的待遇……走吧,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另外一件事。”

    陈知秋简单解释了一句,不愿再多说,脚步加快了一些。

    谢远点点头,没有再多问什么。

    几人一路沉默前行,直到拐进了一条岔道,再也看不到那些黑色囚牢,气氛似乎才松弛了一些。

    岔道的尽头是一个约莫十丈方圆的山洞。

    山洞被特意布置过,有个小型的瀑布,有一些花草,还有几只猫狗。

    数十盏以奇特矿石打造的明灯镶嵌在四周山壁上,散发着鹅黄色的光亮。

    与刚才经过的黑色囚牢相比,这里好似另外一个世界,充满了温馨的色彩。

    而在山洞的正中,则是一个铺着柔软毯子的石台,此时一道身影正躺在其上,眼眸紧闭,俏脸上有着痛苦之色。

    一把约莫四尺的青色封皮的长刀,则是插在石台旁一个阵盘之上。

    那阵盘刻着不知名的符箓,有些古老意味,但此时已经满是裂痕,似乎随时都会破碎。

    “小桃?”

    看到床上那道双手抱肩蜷缩着沉睡的身影,谢远愕然道:“她怎么了?”

    “这便是我今日找你来的原因。”陈知秋疲惫的说道:“这一次,恐怕得请你出手救救之桃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远皱眉走近了一些。

    近距离观察,能看到少女紧蹙的眉心在微微颤动,似乎即便是睡梦之中也在忍受着某种痛苦。

    “之桃……是个弃婴。”

    “这我好像知道。”

    谢远点点头,那晚陈之桃来找他的时候絮叨了许多话,其中便提及过她是个孤儿。

    “那你可知道她被遗弃的地方是哪里吗?”

    “哪里?”

    “万重山深处,更准确的说,是极深处,据门主推测,或许再往西边前进一些,便能……走出万重山。”

    谢远先是一怔,随后惊讶道:“这怎么可能,不是说万重山深处危险重重,边界甚至有不可敌的恐怖存在吗?”

    “一个婴儿,怎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

    “这就不知道了。”陈知秋摇头,“十五年前,门主将之桃抱回来的时候是这么说的……诡异的地方可不止这一点。”

    “还能有什么?”

    “当时最善医术的六长老查探过,发现之桃竟然天生缺失了一魂一魄……”

    “魂魄缺失?”

    谢远一惊,以前谢远就发现,这方世界的许多理念和华夏古老相传的一些说法相近。

    比如人皆有三魂七魄,只是普通人的魂魄皆隐于体内,而修士的神念,其实就是一种魂魄的集合力量,而神识则是魂魄的具现。

    魂魄有损,精神不在,活人就会变成活死人。

    可问题是……

    “小桃看起来很正常啊。”谢远疑惑道,“她甚至还能修炼……”

    “那是因为之桃缺失的魂魄一直都在她身边。”

    “什么意思?”谢远听得有些懵。

    “那把刀,是门主当时一起带回来的。”陈知秋却是突然看向了那插在奇异阵盘之中的长刀。

    “你是说……”谢远隐隐想到了什么。

    “不错,之桃缺失的魂魄……”

    陈知秋点点头,声音低沉:

    “就在那把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