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五十九章 掀桌子的蒋天明
    古神图和系统竟然有关联……

    而且好似能让系统直接升级。

    谢远在惊诧之余,想不通也就没有继续纠结了。

    距离三脉大比截止的时间还有数日,谢远打算将体内的灵气完全消化。

    总是处于胃胀的状态也不是个事儿。

    ……

    轰隆!

    在谢远安静闭关的时候,青州核心地带的某处平原上,却是乱作一团。

    这里本应是三脉大比的结算场地。

    但此刻,在高空之中却是有数道身影纠缠在一起,元力纵横,连天边阴云都被生生打散。

    “四长老,停手吧,别再打了!”

    莫闲和陈知秋一脸无奈的站在下方,试图劝解。

    “竟敢污蔑我天阳门,今天老子非把这两个老匹夫揍得爹娘都不认识!”

    唐东的怒喝声从空中传来,震得下方的三脉弟子们都是耳朵嗡嗡作响。

    “唐疯子,本座爹娘三十年前就入土转世了,老子现在本来就不认得他们!”

    一道身影嗤笑道,出手间有龙吟虎啸,气势不凡。

    “你天阳门卑鄙无耻,竟然伪造大量铃铛充数,我浮光剑宗焉能受此羞辱?”

    另一道冷肃声音也在长空响彻,伴有剑光一闪而逝。

    “你们没见过长满铃铛之树,说明你们见识浅薄,不像老子……虽然也没见过,但我天阳门弟子就是拿得出来,你们不服又有何用?”

    “混账,那我浮光剑宗无故失踪的众多弟子又作何解释?”

    “我龙虎山不关心这么多,交出你们内门李白,关于逐日城之事,本座需要一个交代!”

    “徐老鬼,你少在这装蒜,你们龙虎山叶志武和天阳门勾结之事还未彻查清楚,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一伙的?”

    三人时而站作一团,时而又两人联手攻击一人,混乱到了极致。

    莫闲听得头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转头看向后方从“神陨之地”出来的天阳门弟子们,先布下了一道隔绝阵法,这才问道:“你们说都遇到了一个蒙面人?”

    众弟子点头。

    “不仅救了你们,还给了你们许多铃铛?”

    众弟子再点头。

    “还杀……超度了许多龙虎山和浮光剑宗的人?”

    众弟子继续点头。

    “那他到底叫什么名字?”

    这一次,众弟子不再默然,都是纷纷开口。

    “他说他是藏剑峰的叶孤城!”

    “不对不对,我遇到的那位师兄分明是青竹峰吴彦祖。”

    “你们都错了,那位师兄明明叫木村拓哉,来自凌阳峰……”

    莫闲见众人的答案依旧无法统一,说出来的名字也是五花八门,只得叹口气不再询问下去。

    再加上那在逐日城出现过的李白……

    这到底是一个人还是好几个人?

    莫闲揉了揉眉心,索性不再多想,仰头往天上看去。

    也罢也罢……

    就让掌门师兄一个人去烦恼吧!

    ……

    数百丈高空之上,有四人对面而坐,在中间悬浮立着一张茶几。

    坐在主位的蒋天明丝毫不带烟火气的一抬手,便有一白玉茶壶飞起,为三人面前的茶杯一一斟满茶水。

    “王掌门、云宗主,还有远道而来的巡守使大人,不用理会唐东三人,我辈修士修身养性,怎么能随便动手呢?

    不用理会不用理会,等会本座一定严惩唐东……

    诸位且尝尝我这开春新摘的‘天峰茶‘,一般人却是喝不到的。”

    龙虎山掌门王守松尝了一口,满脸狐疑道:“蒋天明,这茶的味道怎么和去年你夫人寿辰之时我送你的那‘雾里青’如此相似?”

    “是吗?”蒋天明面不改色的道:“兴许你尝错了吧,本座何等身份,岂会喝去年的陈茶?”

    “你那‘雾里青’实在难以下咽,却是早就被本座给扔进灵湖喂鱼了。”

    王守松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有心想争辩,但也知道自己绝不是这厚颜无耻之徒的对手,只得冷哼一声算是作罢。

    “诸位,按理说老夫这青州巡守使是管不到你们三大宗门内部事务的,只是此次受青州宗族委托,再加上龙虎山和浮光剑宗也邀请老夫来做个裁判,老夫也只有却之不恭了。”

    坐在右首位的是一个白发老者,此刻一片品着茶一边笑眯眯的说道。

    蒋天明等三人连道不敢,语态却是颇为恭敬。

    “你们无需如此客气。”老者摆了摆手,叹息道:“我季有德代东荒王朝巡守青州已有五十余年,可惜万重山乃天堑,非上三境的绝世强者不可跨越……”

    “算算日子,上一次王朝来人却是三十年前了。”

    “这三十年王朝杳无音信,却不知是不是已经遗忘了这极东之地的三州……”

    “现如今,极东三地之民众,又有几人还记得自己是王朝子民?”

    “我这巡守使,却早就是个摆设席位了。”

    听到老者自嘲般的言语,浮光剑宗之主云天翔淡笑道:“季老说笑了,我等安敢忘却王朝威严?”

    季有德摇摇头,失笑道:“也罢也罢,年纪大了就爱唠叨,你们不要往心里去,我们还是说正事……”

    “先说说青州宗族吧,此次他们进入‘神陨之地’,却是和你们三大宗门发生了不小的摩擦,事情经过我已经大致知晓。”

    “此事算是青州众宗族有错在先,但那逐日城之中竟是有迷魂凶阵,这一点谁也无法预料,算是意外,更何况此次他们也是损失惨重……”

    “依老夫看,不如就此算了如何?”

    三人闻言表情不一,蒋天明没有什么表情,而云天翔和王守松却是面色森寒。

    “季老,这不能说是意外吧?”王守松怒道:“那朱家和林家事先分明知晓一切,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算计!”

    “不错,我浮光剑宗也在那逐日城之中无故折损五人,俱都是天骄弟子,此事焉能如此作罢?”云天翔也是寒声道。

    “朱蓟和林镇州行为确有不妥之处,老夫已经责令他们闭门思过三月,之后他们会专程登门致歉,并送上厚礼。”

    季有德依旧笑眯眯的说道:“况且那逐日内城本就是禁地,你们三大宗门弟子擅自入内,发生了意外就能全怪别人吗?”

    王守松和云天翔阴沉着脸不说话。

    倒是蒋天明目光一闪,笑道:“巡守使大人,我倒更好奇一事,那逐日城青铜殿之中的玉棺,到底封印着何人?”

    “二十年前那一战,唯有林惊龙踏入了青铜殿,最后也是巡守使大人亲自入内确认,说林惊龙与魔教上任教主邢灭天同归于尽,为何此刻又突然冒出一樽玉棺来。”

    “难道说……两人之中有人未死?”

    “绝无可能!”季有德立刻摇头道,“我亲自确认过,两人气息确已消亡!”

    “至于那玉棺……此事是老夫大意了。”

    季有德略一犹豫,随后说道:“当年大战,逐日城死亡生灵百万计,怨气预结,为了防止‘神陨之地’被污染,我便以‘王侯令’为引,布下了封锁大阵。”

    “此事当年对你等隐瞒,也是迫不得已,毕竟事关重大,自然是知晓的人越少越好,以免被有心之人利用。”

    “谁知二十年过去,怨气不得宣泄,却是催生出了这玉棺中的存在……”

    “照季老这么说的话……”蒋天明淡笑道,“那玉棺之中其实是一个强大的怨灵?而季老也不知道此事?”

    “我当然不知道,那‘神陨之地’的门户一直交由你们三大宗门看管,我之前也通报过将逐日内城列为禁地,谁知道你们却还背着老夫偷偷进入其中探索……”

    季老收敛了一些笑容,流露出不悦。

    “那怨灵又吞噬了无数强者魂魄,如今越来越强,恐怕已经……破入王侯之境!”

    蒋天明三人都是面色微变,王侯之境也就是青州修士口中的上三境。

    “不过还好,毕竟‘王侯令’也不是凡物,却是自动衍生出层层大阵,老夫已经去看过,那怨灵想要走出逐日城却是绝无可能!”

    “然,还有一事不得不防!”季老的面孔彻底严肃起来,“我前日进入查探时,在逐日城还发现了一些其他痕迹,也就是青州宗族口中的那遮天大手……”

    他的目光扫视着三人,“那也是一个王侯之境的存在,却不知三位宗主,对此人可有什么知晓?”

    “这不可能!”蒋天明率先摇头道:“整个极东之地天地规则有缺,无法诞生上三境强者,这不是我们公认之事吗?”

    “不错,怨灵是鬼物,做不得数。”云天翔点头,“但青州难以诞生上三境却是事实,就算真有人突破,动静必定极大,又岂会瞒得过我们?”

    “我们三人困于六合巅峰多年,若真能突破,本座也不信有人会比我们快。”王守松淡淡道。

    见三人都是矢口否认,季有德笑道:“老夫自然也是不信,只是还请三位多多留意一二。”

    “至于刚才对青州宗族之处理,我知道云宗主和王掌门都有些怨气,老夫倒是有一个提议……”

    “什么提议?”两人抬头。

    季有德瞥了一眼蒋天明,“此事却还是需要蒋门主点头才行。”

    “哦?”蒋天明挑眉,笑道:“本座的面子又变大了吗?说来听听。”

    “此次进入逐日城,天阳门的损失最小,依旧青州宗族说法,诸多好处也全被你们天阳门的弟子得去,甚至包括一条灵脉……”

    “呵呵,原来大家都知道了吗?”蒋天明脸上的笑容更盛,“真是没办法啊,我蒋天明不过随手指点了一下,天阳门就人才辈出,一代强过一代,本座真是无奈啊!”

    季有德嘴角略微一抽,继续说道:“此次浮光剑宗和龙虎山损失的确甚大,看眼下情形,只怕三脉大比也是天阳门胜出,依老夫看……”

    “不如那大比的赌注就此作罢,这样一来,浮光剑宗和龙虎山不用再拿出巨额灵石,也算是弥补了逐日城的损失,便放过青州宗族一马。”

    “而天阳门本就收获颇丰,大比之赌注就算失去也无关痛痒,如此一来,大家各退一步……”

    “此事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岂不是皆大欢喜?”

    场面一时寂静。

    “所以说,这所谓的‘各退一步’,其实就是我天阳门多退个几百丈呗?”蒋天明脸上笑容已经变得灿烂,“没问题啊,小意思,我蒋天明何等大度之人,岂会斤斤计较?”

    季有德等三人先是愕然,似乎没想到蒋天明如此痛快的就答应了。

    但等蒋天明将手中茶杯一饮而尽,然后轻轻放到茶几上的时候,三人才隐隐觉得不妙。

    “蒋天门,若有异议可以慢慢商榷……”

    “老子商你奶奶的祖宗一百八十代!”

    蒋天明霍然起身,“啪”的一声将茶几掀翻,脸色已经变得怒火冲天。

    “茶不好喝?”

    “那就都他妈的别喝了!”

    轰隆!

    ……

    天阳内门。

    许多未参加大比的弟子也都跑去“神陨之地”的出口看热闹,因而此刻诺大的山门显得越发冷清。

    此刻,在看不到人影的山道上,却有一道窈窕身影踽踽独行。

    即便经过了两日的休整,她的脸色依然苍白无比,但那双漆黑的眸子,却莫名多了一些明亮的色彩。

    不多时,林清浅停下了脚步。

    在她的前方,是一处被苍翠掩映的玉砖高台,其上堆砌着无数杂物碎品。

    “就是这里么……”

    林清浅喃喃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了一物。

    她本来毫无血色的面孔,也在这一刻染上了一丝醉人的嫣红。

    在她手中的,是一卷被撕扯成了长条状的缠绕在一起的青色丝巾。

    一般而言,只有包扎用的麻布才会是如此形状,但她手中的……

    分明以前就是她的东西。

    这时,有两个外门弟子推着小车从山道上走了过来。

    两人看到仙子一般的林清浅竟然站在垃圾场面前,都是莫名紧张起来,踌躇着不敢上前。

    林清浅将丝巾收起,却是主动走了过去,轻声问道:“所以,会来这里收取秽物的,都是你们外门之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