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五十六章 玉棺,夺宝!
    “李白!”

    浮光剑宗和龙虎山都传出了声声怒喝。

    因为厉鬼骤然的分流,两大宗门无端承受了极大的压力,不防之下两边弟子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折损。

    谢远就当没听见了。

    反正从见面开始,两大宗门便已经对他产生了仇恨,也不差这一点了,况且……

    谢远实在是搞不懂,他们是怎么对一个长相都没有见过的人恨得起来的?

    “咳咳,李师弟,你对驱鬼之术也有研究?”

    或许是觉得眼前的场景太过诡异,张青木忍不住说道。

    “嗯,看过一本九叔的书,学了点皮毛……”

    谢远脑海中还在盘算着假如真出现了一个上三境的强者自己底牌尽出的胜算有几分,闻言随口答道。

    九叔是谁?

    众人面面相觑,却并没有从互相的眼神之中找到答案。

    “小心!”

    这时,齐欢突然神色一凝,出口喝道。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那已经完全洞开的青铜大殿之中,忽然有一道身影掠出。

    那人上身赤裸,面目虚幻不清,满头长发扎成了一条条鞭子,身上挂满了不知名的兽骨,形似蛮夷。

    但在他出现的一瞬间,只是看着那道身影,所有人便有一种窒息的错觉……

    在那难以言喻的威压鼎盛到极致的时候,那身影却是忽的消散在了天地间,一切恍若幻觉。

    “这是……”

    “不用紧张,这是长期缺氧的密闭空间内,颜料遇到空气的挥发现象。”

    谢远目视着那身影消散,眼中满是疑惑。

    为何,会觉得这身影有一丝熟悉的意味,但谢远确定他没有见过对方……

    只是一道画像,就有如此气势,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那本尊又该有多强?

    谢远难以想象。

    不过这画像的气息和之前谢远感受到的那道气息倒是不同,这一点让谢远略微安心。

    在这虚幻身影消散后,透过敞开的殿门,所有人终于都看清了青铜大殿之内的景象。

    粗重的呼吸声,几乎是瞬间响彻了这方空间。

    只见在那方圆百丈的宽阔大殿之中,恍若星辰点灯一般,悬浮着一具具尸骸,这些尸骸大多残缺不全,一部分保存完好,身上还有淡淡五色光芒流转,也有许多只剩下枯骨……

    但此时甚少有人将注意力放在这些尸骸上面,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了那些发光的“星辰”。

    灵器、丹药、秘宝、图录……

    每一颗星辰,竟都是一件宝物!

    “太上长老的尸骸果然在此处,王家强者,收敛遗物!”

    “那是父亲遗失的断龙刀!”

    短暂的寂静过后,青州宗族强者之中率先有一些小家族反应过来,带领家族强者冲了进去。

    朱蓟和林镇州却是并不着急,待率先进入的强者并未遭遇什么危险后,这才纷纷掠入。

    “大师兄?”

    天阳门众人转向赵无极,露出了征询的神色。

    很显然,眼前的青铜大殿之中,竟是埋葬了这些年来消失在逐日城的所有强者的尸首和遗物。

    那些宝物是不知道多少四象以上强者的遗产,而天阳门众人此时还能勉强保持理智,只是因为天阳门底蕴深厚,他们对于修炼资源的渴望,并没有其他人那么强烈。

    “此地情况不明,那上万的厉鬼竟是在门开后被吓得四散而逃,我们已得灵脉,却是不必进入冒险了。”

    “我早就捏碎了传讯符通知宗门,应有强者前来接应,我们直接去往外围……”

    在赵无极沉吟的时候,浮光剑宗和龙虎山弟子却是在第一时间动了,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也从众人身边一掠而过,直入大殿……

    “李师弟?”

    看清那道冲出去的身影,天阳门众人都愣住了。

    从之前的种种表现来看,李师弟虽然年轻,但分明是一个很稳重的人,为何此刻竟会如此?

    ……

    谢远脸上略微有些无奈。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主动进入这等情况不明的凶地。

    只因在门彻底打开那一刹那,一种几乎是从灵魂深处蔓延出来的渴望便油然而生。

    门内,有东西在吸引他……

    当谢远冷静思索的时候,他发现并不是他被吸引了,而是他体内的系统被吸引了。

    从得到系统以来,谢远也探查过无数次,但系统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机械的死物,除了那冰冷的合成音和一排等待填满的书架,并无其他。

    以前在外门混迹,实力低微,朝不保夕,谢远从没想过太多。

    但随着实力不断增强,谢远对系统的探究欲也越发强烈。

    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也是他从不曾想过加入内门的最大原因。

    修士必争,争天命争机缘争资源,但身负系统的谢远,可以最大程度避免这种残酷的争斗。

    而且,凡事皆有规则,修行更是如此,再天才之人也不可能在短短数年内踏入六合,而谢远做到了。

    这是无法解释之事,以最大恶意揣测,暴露一切的谢远将永无宁日,成为众矢之的。

    因此谢远只希望自己再强一点,更强一点,他求长生,更求无敌。

    他不需要什么声名。

    他也莫得感情。

    虽然在不断融入这个世界的过程之中,这点好像变得……

    越来越难。

    总之,此刻感知到青铜大殿之中竟有什么东西可与系统产生共鸣,谢远忍不住了。

    无论那是好处还是威胁,事关立身之本,谢远不可能坐视。

    而且整个逐日城外围都被封锁,此时出不去,也进不来。

    根据谢远的推测,破局的关键,应该就在殿中。

    ……

    “你们就待在此处,不要走动,我去去就回来。”

    谢远丢下一句话,没等天阳门众人反应过来,人已经如离弦之箭,眨眼掠入了大殿之中。

    进入大殿,谢远才发现眼前这方空间比想象的更加浩瀚。

    前厅四周的墙壁上有许多残缺的壁画,而正对大门的墙壁,则是出现了一片明显的空白,只残留了一个淡淡的人形痕迹。

    “那里应该就是刚才那虚幻人影所在的位置,可惜没看清面目……”

    谢远转过前厅,来到了正殿之中。

    进入大殿的所有人都汇聚在此处,看到谢远进入,一些离得近的四象强者都是警惕远离。

    以谢远刚才表现出的实力,在此地已经可称之为顶级。

    朱蓟、林镇州、秦雷等三人负手伫立,包括率先进入的青州宗族,此时也重新聚集在一起,注视着前方的景象。

    身边破空声响起。

    龙虎山的狄阳和夏侯无极,还有浮光剑宗的荆不归,也纷纷赶至。

    “想不到天阳门竟又不声不响的出了你这等人物。”狄阳扫了一眼谢远,淡淡道,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化虚为实的诗文、神秘的驱鬼术、挨打会变强……

    这些奇怪的字眼组合在一起,让谢远身上蒙上了一层说不出的色彩。

    简而言之,他们发现自己有些看不透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李白。

    看不透,这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

    刚才四人差不多是同一时间动身,但谢远却最先赶到,这等事实让三人有些心惊。

    谢远没有在意狄阳窥探的眼光,他从不一厢情愿的认为这世界上其他人都是蠢货,况且……

    就目前这点实力,谢远觉得自己真的没有暴露任何东西。

    目视前方,谢远一怔。

    在这大殿之中,竟是有一汪湖水。

    湖水充斥着半个大殿,清澈见底。

    在大殿深处出现一汪湖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汪湖是竖着的。

    刚才在殿外众人见到的尸骸和宝物,都飘荡在湖水之中,刚才离得远,看起来便如悬浮空中一般。

    而正对众人的湖底则满是深寒色的晶莹,只看了一眼,谢远就为之震撼……

    那不是灵晶,而是……灵髓!

    谢远只在典籍上见过。

    灵气匹练进一步凝结是灵晶,而灵晶进一步凝结就是灵髓。

    据说,只有在灵脉的深处才能找到一小部分灵髓,还必须是新生灵脉。

    但此时此处,竟是出现了一汪湖,整个湖底都是以灵髓铺设!

    “这就是曾经统治整个青州的魔教的底蕴吗?”谢远震撼。

    可惜没有手机,要是能拍个照就好了……

    谢远有些遗憾。

    所有人在惊讶之余,都是目光炙热。

    因为与灵髓相比,这满湖的任何宝物都黯然失色。

    但此时无人轻举妄动,哪怕是最先冲入的小家族强者,此时也冷静下来。

    因为在湖水正中,还飘荡着另外一样东西……

    一座数丈长宽的巨大玉棺。

    玉棺晶莹剔透,但却被牢牢封死,看不清其中到底有什么。

    在玉棺之上,雕刻着无数奇异符文,阅遍天阳门典籍的谢远也认不出那些符文是什么,只知道这些符文的力量必然异常强大,因为仅仅是盯着,谢远就有一种刺目的感觉。

    玉棺之上,还延伸出了九条巨大的锁链,这些锁链拉扯着玉棺,一直延伸到了大殿之外,谢远透过那九道缝隙看去,竟是看不到锁链的尽头,好似直达天际,最后隐没于云雾。

    玉棺、锁链、湖水……这诡异的一幕让所有人都心生忌惮,不敢贸然进入。

    “朱蓟,这玉棺之中是什么?”秦雷开口问道。

    “不知。”朱蓟摇头。

    “不知?”

    秦雷冷笑道,“事到如今,你还要隐瞒吗?”

    “十七年前,你们三十多位强者结伴进入,最终却只有十三人活着回来,当时我还觉得蹊跷,现在想来,只怕当时你们就已经开启过一次这大殿吧?”

    “我那堂哥被迫立下本命誓言,无法说出实话,只以失忆遮掩,三年前又离奇暴毙,现在想来,与你脱不了关系!”

    “难不成我秦家数条强者的性命,还换不得你现在开口吗?”

    众人都是冷眼看着朱蓟。

    在经历过刚才一幕幕,再结合掘墓人所说,众人都已经发现了异常。

    朱蓟对这里的一切都太过熟悉,而且刚才绯红雾气侵袭,他也根本没有受影响,显然是早有准备。

    “你有脑子吗?”朱蓟冷冷道:“当年我们是进入了这大殿不假,但我若真对此地的一切都了若指掌,你觉得这里还会有宝物残留吗?”

    秦雷哑口无言。

    “但据说当年你们是拿走了一些灵宝功法的,所以你们必定进入过这湖水不是吗?”

    狄阳冷笑道,“你们没有拿走全部,说明当时发生了意外,让你们仓促逃离……那这意外,究竟是什么?”

    朱蓟一阵沉默,随后才开口道:“当年我们进入湖水的时候,那玉棺……开启了一丝缝隙。”

    “里面有什么?”

    “不知道……”

    “事到如今,你还要隐瞒?”

    “真不知道。”朱蓟淡淡道,“当时玉棺之中有极其恐怖的气息流露,光是感受到那气息,我们所有人便都被吓破了胆,只顾着逃命,谁还敢过去查看?”

    众人听得都是面露凝重。

    一道气息,吓得十数个四象强者仓皇而逃?

    谢远若有所思,朱蓟曾经感受过的那道气息,与自己之前感受到的那气息……是一道吗?

    略微让谢远心安的是,无论这玉棺之中是何等可怕的存在,但玉棺之上还有封禁,对方只怕也无法轻易出来。

    果然,便听朱蓟继续说道:“诸位不必担忧,当时我们只顾逃亡,其实事后细想,这玉棺被牢牢封死,其中的东西也不可能出来,不然的话,以对方展露的气息,焉有我们活命之理?”

    众人纷纷点头,的确,若不是如此,朱蓟只怕也不敢再回到此地了。

    谢远见朱蓟不再开口,也没有再继续浪费时间,他忽的走上前去,以手触碰湖水。

    龙虎山和浮光剑宗弟子略有骚动,朱蓟却是冷眼旁观,并未阻拦。

    他淡淡道:“这湖水之上还有一层封禁,当初我们十数人联手攻击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打破了一个缺口,就凭他一人之力……”

    朱蓟的话还没说完,谢远已经拨开水流走了进去。

    朱蓟神色大变,他疾掠而出,却是撞在了湖水之上,又被弹了开来。

    “这怎么可能?”朱蓟脸上浮现了难以置信之色。

    谢远没有理会后方众人的躁动,他站在湖水之中,五行道体运转,呼吸重新流畅起来。

    碰触之时,谢远感受到这湖水上的封禁似乎是以神识之力布下,而对于同样拥有神识的谢远来说,只是打开一个缺口不要太轻松。

    转头看了看后方开始疯狂轰击封禁的众人,谢远又转回头来,目视着眼前这因为无数宝物的光芒而突然“浩瀚”起来的湖水。

    这一切……都是朕的了?

    穷了两年的谢远,在这一刻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不过他也知道时间紧急,封禁在这么多强者联手下,只怕撑不了多久就会完全破碎。

    既然已经出手了,那就要利益最大化!

    不然自己今天暴露这么多东西不是太亏了……

    身形一动,谢远恍若游鱼,朝着湖水深处掠去,一边顺路收走沿途的宝物,一边寻找着那令他体内系统悸动的源头。

    一枚造型古朴的玉钗被谢远随手抓住,他正要往黑袍里第十一个口袋塞,却是忽的一怔。

    这是……储物灵宝?

    看了看手中精致的玉钗,谢远狂喜和茫然交错而过。

    终于找到你!

    只是怎么是个发钗……

    犹豫了那么半秒钟,谢远把玉钗插进了头发里。

    不管了,大不了之后再想办法重新熔炼一下,至少……

    造型不要这么娘。

    有了储物灵宝,谢远也不用担心黑袍上的十九个口袋不够用了,他开始绕更多的路。

    除了那玉棺附近谢远出于顾忌没有去,其他地方,只要谢远所过之处,都是瞬间变得空空如也……

    这湖水之中林林总总漂浮着数百件宝物,只是片刻间,便已经少了五分之一。

    甚至谢远连那些尸骸也没忽略,他总要亲切的替那些死者整理一下衣领,顺便将它们的尸体摆放整齐,确定对方是毫无留恋的逝去后,这才会安心离去。

    “李白!”

    “贼子尔敢!”

    “混账,你连尸体都不放过!”

    “那是我王家祖宗的尸骸,你竟敢如此亵渎……”

    一水之隔,看着那疯狂掠夺的谢远,轰击着封印的所有强者都快疯了。

    尤其朱蓟,脸色更是阴沉到了极致。

    他怎么都没想到,他耗费一切算计至此,以十八条性命破开了第一层封禁,竟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谢远就这么直接走进去了,连招呼都不带打一声的,简直是……

    过分到了极致!

    咔嚓!

    湖水外围透明的封禁在众人持续的轰击下出现了一丝裂缝。

    谢远也顾不得再继续捡宝物了,他身形一动,直抵湖泊的最深处。

    在湖底灵髓的映照下,立着三根玉柱。

    每一根玉柱上都摆放着一件宝物,分别是一把古铜色的钥匙,一幅残破的图卷以及一截断裂的尖牙。

    谢远的目光停留在那图卷上,他体内的悸动更加明显了……

    没有犹豫,谢远一手朝着那图卷抓去。

    与此同时,伴随着“轰”的一声,湖水之上的封禁终于彻底破了。

    无数强者冲进了湖水之中。

    轰隆!

    又是一声惊天的巨响,正愤怒冲杀进来的众强者都是愕然抬头看去。

    只见这青铜大殿的穹顶炸裂开来,一只遮天的巨手从其中穿透,朝着下方的湖水抓来。

    谢远也猛地抬头,眼中有凝重掠过,这气息强大到了极致,远远超过了谢远,如果他没感应错的话,这是……

    “上三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