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五十章 血红
    内城青铜宫殿之前。

    当三大宗门的天骄出现,朱蓟看了林镇州一眼,林镇州摇摇头,叹息一声,放弃了围攻掘墓人,脚步一转,朝林清浅掠去。

    “清浅,放弃吧,将惊龙剑交出,不要再逼老夫了。”

    一柄湛蓝色的阔刀从天而降,“轰”的一声插在了林镇州的身前。

    “赵无极在此,谁敢当着我的面对清浅出手?”

    似乎早料到赵无极会出手,林镇州脸上并无意外之色,单手一圈,将赵无极拉到近前,两人瞬间交起手来。

    刀芒四射,元力惊天,林镇州则是海中磐石,归然不同,两人瞬间斗了十数招,却是旗鼓相当。

    “你这老头有点意思,一身修为倒是不在我之下,倒要看看你能接我几刀!”

    赵无极长啸一声,战意灼烧,眼眸也染上了一丝红色,手中刀法越发狂暴起来。

    林镇州被赵无极所阻,掘墓人以一敌三拦下了朱蓟等三人,但在场青州宗族强者还有二三十人,此刻在朱蓟的高声命令下,都是纷纷出手,目标只有一个……

    林清浅!

    “保护林师妹!”张青木大喝一声,一挥手,一樽赤红色的古鼎出现,迎风便涨,瞬间笼罩住了五六个青州强者。

    “咫尺之间,生死有剑!”周生生轻声呢喃,一抹轻盈几乎不可见的剑光飘出,随后隐没。

    唰!

    一条断臂冲天而起,那后知后觉的青州强者惨叫一声,但双眸通红之下,竟是毫无退意,一路鲜血淋漓的冲了过来。

    鲜血落入地面,在无人注意的浓雾之下,血液变成了扭曲的蛇形,盘旋着朝不远处的一条沟渠爬去。

    天阳门弟子在场的一共八人,此刻除了齐欢被半路冲出的龙虎山圣子狄阳拦截,其他人俱都突进到了林清浅身旁,浴血厮杀。

    “张师兄,不必管我的,你们走吧……”林清浅眉头轻蹙,摇头想要制止众人。

    “林师妹,莫要说这些傻话!”张青木随手抛出了一瓶丹药,沉声道:“速速疗伤,我们为你争取时间,等会一起杀出去!”

    “哈哈哈,林师姐,和我们还客气什么,难不成你以为是因为大师兄我们才来的?”

    “天阳门第一门规,同门之间当守望相助,风雨同舟,如有违背,身死道消!”

    “是啊,我们可是都背过入门誓言的,师姐你难道要让我们背弃宗门训诫吗?”

    林清浅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她抿了抿嘴唇,不再言语,将丹药服下,闭目调息了起来。

    龙虎山和浮光剑宗众人陆续赶到,看到现场的乱象也是一惊。

    不知为何,眼前的战场处处都透着一种惨烈的意味,不过片刻间,青州宗族之中便有两个四象境强者殒命当场。

    而所有人都没有停手的意思,甚至对这平日里注定会掀起波澜的一幕视而不见。

    “荆师兄,怎么办?”

    有龙虎山弟子看向一旁的荆不归。

    “不若趁机将天阳门弟子尽数屠光,如此天赐良机……”

    “闭嘴!”荆不归凝视着被围杀的天阳门众人,却是无动于衷,他冷然道:“我荆不归想取人性命,何须借助他人之手?”

    “你们谁想趁乱出手,自己动手便是!”

    那开始出言的龙虎山弟子正想带着其余人出手,变故陡然发生。

    一个刚刚逼近林清浅却被掘墓人一掌拍飞的青州强者,恰好落在了那龙虎山弟子面前。

    龙虎山弟子皱眉,下意识退后了一步,刚想说些什么,那青州强者却是抬起了头,狞笑一声,在所有人惊愕的眼神之中骤然将手中长刀狠狠捅入了龙虎山弟子的腹中。

    一切发生的太快,青州强者出手也没有丝毫迟疑,龙虎山弟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慢了,虽然避过了内脏要害,但却是瞬间重伤。

    一击之后,青州强者似乎也意识到不妙,转身便逃。

    “放肆!”

    “混账,杀了他!”

    龙虎山弟子纷纷勃然大怒,追杀了上去。

    荆不归眉头一挑,隐隐觉得其中有些问题,他脚步刚动,一道身影从某处战团脱身掠出,飘然而至。

    “我青州宗族无意与浮光剑宗为敌,荆不归,带着你们的人,离去吧。”秦雷淡淡道。

    “你要阻我?”荆不归眼睛一眯。

    “只是一个给年轻人的忠告罢了。”

    “我荆不归一生行事,何须他人指手画脚?”

    荆不归冷笑一声,下一刻,四周温度骤降,一道快到了极致的剑光已经斩出。

    ……

    场面不知何时已经乱到了极点。

    在那隐隐泛着黑芒的青铜古殿门口,超过了五十个四象境以上的强者在混乱厮杀。

    天阳门众人时而抵御青州强者,时而会与龙虎山和浮光剑宗弟子缠斗,而青州强者也是见人就杀,甚至有两个结怨已久的小家族强者也互相厮杀了起来。

    一个、两个、三个……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已经有九个强者命陨当场。

    而所有人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噗嗤!

    手中火焰缠绕,正催动着古鼎砸人的张青木刚刚重伤了一人,听到耳边转来声响,略带猩红的眼眸转了过去,随即便是一怔。

    “杀,杀光他们……”

    倒在地上的是一个天阳门的青年,那还略有稚嫩的面颊此时死气缠绕,口中血沫不断吐出,但他竟是面色狰狞,口中还念念有词。

    “三师弟……”

    张青木茫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不明白那个平日里一直念叨着要研究出几种长寿丹药、连被虫子咬了都会嗷嗷大叫的三师弟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的胸口那么大一个血洞,他不疼吗?

    他为什么不哭不叫?

    “三师弟!”

    藏于张青木体内的一颗三色金丹骤然爆发出光芒,他瞬间清醒了过来,悲痛的大喊一声,扑了过去。

    抱着生机已绝的三师弟,张青木在短暂悲戚之后,骤然站起,大吼道:“不对劲,这里不对劲!”

    他环顾四周,绝大多数人都是眼眸通红,招招搏命,平日里无比慎重的四象境强者对决,此时在这里却如同混混斗殴,毫无章法。

    每个人都不择手段,不惜代价,想要杀死别人……或者被别人杀死。

    张青木这一声大吼,还是震醒了少数人。

    “幻境?心魔?是谁在算计我赵无极?”

    正在疯狂出刀的赵无极猛地抬头,眼中血色瞬间淡薄了不少。

    “停手,所有龙虎山弟子都停手!”

    龙虎山狄阳放弃了与齐欢继续厮杀,和夏侯无极汇合,两人齐声高喝道。

    但诡异的是,所有人都和没听到一样。

    狄阳和夏侯无极见状都是眉头大皱,两人正要出手阻止厮杀,一道低低的笑声响起,只见朱蓟身形一动,却是放过了掘墓人,笑容满面的朝两人冲了过来。

    “二位,既然都已经开始了,又何必那么急着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