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四十九章 棺木
    “妖言惑众?哈哈哈……”

    掘墓人被众人围住,却是毫无惧意,依旧在大笑,只是他笑声低沉沙哑,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杨家,秦家,还有你们这些附尾其后的宗族,当真清楚朱家和林家的算计吗?”

    “‘神陨之地’真有魔教宝藏?”

    “如果有,为何朱蓟不自己来取,非要带上你等?”

    “惊龙剑是打开宝物的钥匙,或是……你们亲手为自己立下的墓碑?”

    “就算真拿到了宝物,你们这么多人怎么分呐,总得死上个七八成才能皆大欢喜吧,哈哈哈……”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们进入这内城禁地已经数个时辰,至今却是安然无恙,这禁地之名……莫非是假的吗?”

    “连三大门主和青州巡守使都不敢轻易涉足的地方,你们哪来的底气敢出现在这里!”

    掘墓人的声音好似有着某种蛊惑人心的作用,众人围上来的动作却是渐渐变得迟缓。

    尤其是最后两句话,不知怎么的,莫名让众人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朱蓟,林镇州,他所言有几分为真,你们到底还对我等隐瞒了多少东西?”杨家强者之中,为首的中年人喝道。

    “杨三鼎,诸位,我青州宗族一向连枝同气,坑害你们对我们又有什么好处?”朱蓟怒道:“我朱蓟以本命立誓,此地若是没有宝库,则我魂断当场,永世不得超生!”

    听到朱蓟立下如此誓言,众人的脸色缓和了一些。

    “那宝物又归谁呢?”掘墓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大家都是明白人,我朱蓟也不会承诺什么,只能说待合力打开封禁之后,各凭本事罢了,难不成我现在说分出多少宝物你们就会信吗?”朱蓟冷哼一声,“我朱蓟可以再立誓,绝不会主动对任何人出手!”

    见众人不再言语,林镇州也是轻叹一声道:“青州宗族这二十年一直在走下坡路,若再继续如此,只怕百年后青州只有宗门,再无宗族!”

    “当此危难之际,大家应摒弃前嫌,携手共进,又何必再互相猜忌?”

    “惊龙剑本是我林家之物,如今无偿与各位分享其中隐秘,难不成大家还不相信老朽?”

    朱蓟适时冷声道:“我和林老言尽于此,若是再有三心二意者,休怪我号令众人共伐之!”

    “此人来历不明,言语极尽挑拨,分明不安好心,一起出手,杀了他,夺下惊龙剑,然后开启宝库!”

    见朱蓟指向掘墓人,众人不再迟疑,一时间灵气激荡,周围的雾气都被冲淡了几分。

    唯有那无处不在诡异的绯红之色,好似越加浓郁了。

    甚至许多人眼底,也在不知不觉之间出现了一丝绯红,只是他们却若无所觉。

    “杀!”

    瞬间有超过十个四象强者一起出手,一直风淡云轻的掘墓人也不由怪叫一声,急忙闪避。

    轰隆!

    空气炸鸣,元力纵横,掘墓人在众强者的围杀下可谓险象环生,但又总能在危急关头闪避过去,看得朱蓟眉头大皱。

    但他却也没有出手的意思,眼中闪过一抹嘲讽之色,他身形掠动,单手朝着重伤的林清浅抓去。

    掘墓人陡然一个加速,竟是后发先至的出现在了林清浅身前,抬起手掌,和朱蓟的手爪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轰!

    周围的雾气被扫开数十丈,整个空间为之一清,只留下在空气之中飘荡的绯红。

    这时众人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这绯红竟不是雾气的颜色。

    “五行!”朱蓟阴沉的声音重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你竟是五行强者!”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朱蓟的半边手掌都已经变得血肉模糊,竟是在碰撞之中吃了不小的亏。

    众人看得一惊,朱蓟本身便是五行境中期的顶级强者,竟是不敌掘墓人,那对方的修为又是何等恐怖?

    “今日除非你是六合修士,否则别想走了!”朱蓟冲林镇州等人喝道:“一起出手,此人不除,如何安心开启宝库!”

    人群中又掠出三人,正是林镇州、杨三鼎和秦家之主秦雷。

    四大五行强者一起出手,掘墓人顿时真正的险象环生起来。

    “他妈的,你们别逼老子!”

    一直淡然的掘墓人爆了句粗口。

    “真以为老子没有帮手吗?”

    “呵,我说怎么你们如此有恃无恐,原来是在这遗迹外围布下了隔绝阵法!”

    “内城之中还有这么多年轻天骄在游荡,你们怎么忍心拦着他们?”掘墓人狂笑一声,“人多才热闹啊……给老子破!”

    一道流光从掘墓人手中掠出,眨眼消失在百丈之外。

    咔嚓咔嚓……

    一阵阵好似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空气之中的雾气流动骤然加快,远处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不少身影。

    “林师妹?”

    “是林师妹吗……过去看看!”

    “赵无极,李白何在!”

    “齐欢,给老子滚开,让李白出来受死!”

    诸多杂音传来,有元力碰撞,有衣衫破空,有大声惊呼,有质疑怒喝……

    总之,一片混乱。

    ……

    逐日城东城门的破败城墙之上。

    一道身影遥望天空,银色的金属面具之下,是一张因为惆怅而又凭空增长了几分帅气的容颜。

    “耽搁太久,出不去了。”

    谢远有些懊恼。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包裹整个逐日城外围的灵气乱流已经化为了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灰色锁链,在那些锁链四周,不时会显现出一条条黑色的裂缝,好似张开的丑陋大嘴,尽头则是不知名的深渊。

    空间裂缝!

    这玩意谢远只在古籍上见过,所有的记载都是只字片语,诸如“折骨之地”“深不可测”“有去无回”之类。

    谢远光是注视,也能从其中感受到一丝心悸。

    掠上千丈高空,谢远环视着四周,眼中有神光乍现。

    渐渐地,所有映照在他眼中的灵气锁链,组合成了一个巨大的图案……

    棺木!

    这一片方圆数十里的天地,竟然是一口棺木,一口以灵气乱流和空间裂缝打造的棺木!

    谢远又低头看去,那笼罩在逐日城上方的雾气也在不断幻化,当最终定格,出现在谢远眼中的,是一个狰狞的骷髅头颅……

    “果然出现第三十七种情形了,虽然麻烦,但至少我还是可称之为算无遗策了。”

    谢远安慰了自己一句,将手中的小册子随手一丢,转身又朝着内城的方向掠去。

    一阵风吹过,将飘荡的小册子吹得“哗啦”作响,隐隐露出了上面某一页凌乱的字迹……

    “第三十六种情形:如遇女子被人下药要与之苟合方可救她性命(注:可能为绝色)

    论据:红粉骷髅,因果业障,色字头上一把刀

    应对方法:送人

    ……

    第三十七种情形:未知

    应对方法:随机应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