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四十八章 掘墓人
    谢远迟疑了一下,随即“谢远”伸出了手指头,轻轻蘸了一点绯红雾气含进了嘴中。

    眼底有红光一闪而逝,“谢远”一个哆嗦,脸色微变。

    “这雾……盐淡了啊。”

    摇摇头,谢远在原地停留了几息,转头深深看了一眼被大雾遮蔽的内城,终究是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身影很快隐没在了外城的尽头。

    ……

    “十七年前,你们的叔伯便是埋骨此处……朱家三大四象强者,仅有我一人逃出生天。”

    绯红色雾气环绕之中,一个两鬓染白的中年人负手而立,目视着前方在雾气之中若隐若现的一座青铜大殿,神情感慨。

    在他身后,有三个青年垂手站立,认真聆听。

    “我朱家差点因此从青州除名,所幸我挺了过来,而你们这一代也算争气,出了你们三人,方才让我朱家重新屹立于青州!”

    这里是一片地面狼藉的广场,有上千丈方圆,而在广场正中伫立的青铜大殿,竟是完好无损,丝毫不同于周围的残破模样。

    青铜大殿前方的乱石堆之中,有二三十人分割站立,有老有少,隐隐分成了五群人。

    此时听到白发中年人的感慨,其他人都没有兴趣接话,只是紧紧盯着那人群正中、独自站于一块断石之上的白衣女子。

    “林清浅,如今你已无路可逃,交出惊龙剑,束手就擒,我等念在林惊龙大人的过往情分上,或可饶你一命!”

    林清浅脸色略显苍白,她抿着嘴唇,衣衫染血,依旧是那副清冷模样,只是握剑的指骨因为太过用力而显得有些发青。

    “清浅,你这又是何必?”西南方,一个皓首老者叹道:“我们是一家人,莫非你觉得老夫会害你吗?”

    林清浅不语,身上气机却是不减,惊龙剑轻轻颤动,好似要随时斩出。

    “清浅姐姐,十年前,你执意脱离林家前往天阳门学道,三爷爷也没有拦你呀,为什么你还对我们抱有那么大的敌意呢?”皓首老者旁边,一个翠衫少女笑意盈盈的说道。

    见林清浅始终不说话,老者终于长叹一声道:“也罢也罢,如今林家风雨飘摇,已无路可走,若惊龙在天之灵想要怪罪,那就由老朽一人担之吧……”

    “动手,尽量不要伤了清浅,拿回惊龙剑即可!”

    随着老者下令,他身后便有两个中年人拔剑掠出,一左一右,剑光峥嵘,隐隐化为两条咆哮的长龙,纠缠着朝林清浅撕咬而去。

    林家之外的四群人只是冷冷看着,好似达成了某种默契,却是没有出手。

    一直戒备的林清浅一连点出七剑,剑光如星辰,幻化北斗,只是其中数颗星辰都黯淡无比,却是元力难以为继。

    众人看得摇头,数日逃亡,林清浅早已元气大伤,此刻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叮!

    剑光碰撞,声音清脆,龙影消失,北斗星辰也是寸寸断裂,气机牵引之下,林清浅如遭重创,连退十数步,以剑杵地方才停下。

    血液溢出,给那苍白的嘴唇染上了一丝鲜艳的红。

    “林清浅倒是继承了一些林惊龙的绝世天赋,油尽灯枯之躯,以四象境一重天的修为,竟可挡住两个四象境三重天的联手一击……”

    不知是谁议论了一句,围攻林清浅的两人都是脸色一红,冷哼一声,没有给林清浅喘息的机会,一抬手,又是两道剑芒掠出。

    林清浅面色平静,身躯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她试图再次举剑,但体内溃散的元力却始终无法凝聚。

    轰!

    正在这时,一道人影鬼魅般出现在林清浅身前,他手掌抬起,元力激荡,竟是生生拍碎了那两道剑芒。

    全身包裹在灰袍之中,看不清身材相貌,这突然出现的身影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啧啧,若是林惊龙知道他赖以成名的惊龙剑法却被人拿来对付他女儿,只怕会气得从地底爬出来吧?”来人一声轻笑。

    “阁下是何人?”林家老者皱眉问道,对于灰袍人的讥讽却是并不在意。

    “林镇州,林家果真无人了吗,你这老头这么蠢是怎么当上林家之主的?”灰袍人晒笑道:“我若想告诉你们身份,还会蒙面吗?”

    众人一阵沉默,俱都无言以对。

    “你这人藏头露尾,说话又这么难听,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哩,莫不是逐日魔教的余孽吧?”林镇州身旁的翠衫少女轻哼道。

    “小丫头,你是叫林清雨吧?”灰袍人背负双手冷笑道:“我是不是逐日魔教的余孽暂且不提,但若比好坏的话,有几人能比得过你的歹毒心肠?”

    “当年林惊龙除了惊龙剑之外当真没有任何遗产留下吗?”

    “你不过十六七岁,竟是破了四象,当真是因为天赋卓绝吗?”

    “这些年来,你一口一个‘清浅姐姐’的叫着,逢年过节还假惺惺送些礼物问候,是心有愧疚呢还是故意看笑话?”

    “你们林家男盗女娼,龌龊事不知道做了多少,青州第一宗族?简直笑话,哈哈哈……”

    灰袍人这一番话语说出来,青州其他宗族之人都是震惊的看向了脸色大变的林清雨,或面带鄙夷,或若有所思。

    唯独林清浅依旧是无动于衷的模样,只是眼底深处,闪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黯然。

    林镇州拦下了还想说些什么的林清雨,面色凝重的说道:“阁下究竟是何人,似乎对我林家之事颇为了解?”

    “非要问我名讳的话,你们可以叫我‘掘墓人’。”灰袍人轻轻一笑,“何止你们林家之事,青州虽大,但无论何等隐秘,皆逃不过我的耳目!”

    “大言不惭!”远处负手而立的白发中年人冷笑道。

    “朱蓟,你不信?”掘墓人并不动怒,只是笑呵呵的道:“如今青州四大宗族之中,你们朱家倒是隐隐有取代林家问鼎第一之势,不得不说,你朱蓟也算是个能人。”

    朱蓟并不接话,只是脸上难免浮现一丝傲然。

    “不过你这人总爱把别人当傻子。”掘墓人又接着道:“你以为当年你们那群人假装失忆,真没人知道吗?”

    此话一出,朱蓟脸色也是一变。

    而其他宗族之人,都是狐疑的看向朱蓟。

    “当年活着走出‘神陨之地’的九族一十三位强者,立下誓言守口如瓶,绝不将其中之事说出,这些年来,十三人疯的疯,死的死,倒是你又回到了这里,真是好算计,哈哈哈……”

    众人听得一阵骚动,掘墓人这句话中透露出的东西实在太多,一时间所有宗族之人都是互相警惕了起来。

    朱蓟眼看众人联盟之势便要被这掘墓人三言两语轻易瓦解,不由怒极。

    “妖言惑众,一起动手,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