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四十二章 一两个时辰很久吗
    或许是天阳门的选择出乎意料,龙虎山和浮光剑宗的动作都慢了一拍。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赵无极等人已经下坠数十丈。

    但空中,却还停留着一人。

    赵无极仰头,神色刚刚转冷,却又变为了惊疑不定……

    这是什么气息?

    “小心!”赵无极一声断喝,天阳门众人都摆出了戒备的姿态。

    他们的目光,缓缓凝聚到了谢远的手中,那一页薄薄的金色纸张不知为何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龙虎山和浮光剑宗众人也是疑惑,但看到谢远停留,他们并没有任何迟疑,一出手便是杀招。

    漫天剑气混杂着各种元力幻象,排山倒海一般朝着谢远侵袭而来。

    赵无极脸色阴晴不定,不太理解谢远为何主动找死,但如此密集的攻势,即便是他也不敢硬接,只得硬生生停下了脚步。

    谢远不慌不忙,手中纸张翻转,一只以妖兽筋骨铸造的毛笔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以魃牛血为墨,谢远在那已经写满了文字的圣页上添上了最后一道笔划。

    轰!

    虚空战栗,平地生雷。

    在所有人的视角之中,周围的天地好似扭曲了那么一瞬间,很快又恢复如常。

    一抹灿烂到极致的金光从谢远手中升腾而起,随即在天空之中化为了二十八个丈高的大字——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

    不教胡马度阴山。

    ……

    “神陨之地”的天穹通往哪里谁也不知。

    只知亘古以来,这里便没有日月,没有星斗,只有极致的黑暗。

    但就在这片枯寂了上千年的深邃之中,一颗星辰虚影陡然亮起。

    正在疯狂碰撞的两团神识骤然一惊,眨眼分开。

    “这里怎会出现星辰投影?”

    “完全陌生的星辰之力,还蕴含一股苍茫正气,奇怪,奇怪……”

    ……

    冥冥之中,有百丈虚影伫立,吟诵之声响彻虚空。

    “这是……诗文?”

    龙虎山和浮空剑宗众人先是茫然,当最后一个“山”字话音落下,他们却是惊骇的发现,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变了。

    二十八个金字幻化,刚刚还近在眼前的谢远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横贯虚空的连绵山脉。

    山脉半虚半实,但却将众人牢牢圈住。

    轰隆隆!

    众人的攻击尽数落在了山脉之上,轰出了无数裂缝缺口,但对于厚实的山脉而言,这明显只能算是皮肉伤……

    变化还没有结束,一轮明月当空,在那山峰之上,一座座雄关拔地而起,关卡之上,有着无数甲士的虚影浮现。

    战鼓雷鸣,一个身穿金甲看不清面貌的将军大手一挥,那成千上万的虚影便喊杀着冲了下来。

    荆不归一剑挥出,瞬间击杀了上百军士,但立刻又有更多的军士涌了过来。

    悍不畏死,杀之不尽。

    “这到底是什么战技?”

    所有人都是骇然,他们好似落入了幻境,但一切又都是如此真实。

    一个龙虎山弟子在一时不慎之下中了那金甲将军的一箭,竟是真的受伤了。

    ……

    凌空而立的天阳门众人都是一片静默,只能从不断跳动的眼皮之中看出他们内心的不平静。

    “一页诗文……也可阻敌?”张青木喃喃道,“似阵非阵,这是什么道?”

    超过二十个四象境以上的强者,就这样生生被圈禁其中,张青木自诩见识广阔,但眼前这一幕也超过了他的认知。

    谢远这时已经落下,瞥了一眼呆立的众人,“我这圣页阻挡不了多久,还愣着干嘛?”

    圣页的威力出乎了谢远的预料,不过谢远已经得到了三张圣页,不出意料读完《唐诗三百首》还能得到两张,相比之下,这只是一张无关痛痒的底牌,用了就用了吧,谢远也不觉得可惜……

    最让他苦恼的是动静似乎太大了,这和谢远低调做人的准则不太符合。

    众人如梦初醒,都是深深看了一眼谢远,闻言也知道时间紧迫,纷纷落入了古城池之中。

    “大师兄,此面出口已不可行,现在怎么办?”齐欢看了一眼那遮天蔽日的连绵山脉,几乎将整个西面都阻挡,不由皱眉道。

    “‘神陨之地’外围的灵气乱流变幻多端,宗门记载曾有五行强者陨落的先例,稳定的出口只有两处,一面在西,一面在东,如今西面出口不可行,那只有往东面去了。”周生生说话的时候眉头不时轻皱,似在强忍着某种痛苦。

    “可是去东面的话,就必定要穿城而过……”一个谢远不认识的女子蹙眉道。

    穿城……

    这两个字好似蕴含着某种禁忌,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一向张狂的赵无极也只是挑了挑眉,什么都没说。

    “等等,大家是在讨论什么,什么东边西边的?”谢远奇怪的插话道:“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赶紧找个地方恢复一下伤势吗,我看周师兄都快站不稳了啊。”

    “李师弟,若不趁现在及时撤走,等龙虎山和浮光剑宗破开了你那……圣页,恐怕就走不了了。”张青木叹息着摇头,“连续缠斗数日,我们伤势都不轻,短短时间内也恢复不了多少。”

    “一两个时辰也没用?”谢远皱眉。

    “若是一两个时辰的话,辅以丹药调息,倒是能恢复不少……”

    “那不就行了?赶紧的,找个地方吧,我看那边那座庙宇就不错……”

    “可是哪来的一两个时辰啊?”张青木苦笑,众人也莫名其妙。

    “我的圣页啊!”谢远指了指天上,脸上的表情比众人更加莫名其妙,“你们该不会觉得,它连阻拦对方一两个时辰都做不到吧?”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阻挡不了多久吗?”张青木一怔。

    “一两个时辰……很久吗?”

    听着谢远理直气壮的反问,众人又变得沉默了。

    一两个时辰很久吗?

    不久吗?

    久吗?

    不久吗……

    众人仰头看天,见龙虎山和浮光剑宗众人正在疯狂劈砍,山石崩塌,碎屑纷飞,成片的军士消亡,而在那****般凌厉的攻势下,数十丈宽厚的山脉竟已经被生生削去了一丈不到……

    “时间紧张,别墨迹了!”谢远招呼了一声,当先往那庙宇掠去。

    “咳咳咳……”赵无极不忍心再看,抚平了抽动的嘴角,干嗽几声道:“诸位,既然李师弟如此有把握,那我们就先去那庙宇歇息一番,再做打算,如何?”

    “……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