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四十一章 无主灵脉
    古城之上,风暴之中。

    谢远眉头微蹙,注视着周围将自己包围的三派精英。

    天阳门之人他大多都见过,大师兄赵无极、大鼎峰首席张青木、藏剑峰首席周生生、青竹峰首席齐欢、望秋峰首席阿伟……还有几个叫不出名字的四象境强者,总共八人。

    核心弟子之中,林清浅和那个长生峰叫王什么的弟子却是没看到,其他人都到齐了。

    浮光剑宗为首的则是那个毁容青年,而龙虎山为首的则是两人,一人领口绣金龙,一人领口绣银虎,双方在场弟子加起来超过了二十人。

    在谢远现身之前,双方只怕厮杀已久,个个都是衣襟染血,两边不少人都气息不稳,明显有伤在身。

    但他体内灵气阻塞,元力流转不畅,消化需要一些时间,此刻却是无法动用太多实力。

    况且,就算是全盛时期,谢远也不会小看在场的任何一人。

    至少单是赵无极一人,就给了他一种略微危险的感觉,更多的东西,因为没有交过手,谢远也不好说。

    但对方稳坐天阳门大师兄之位超过二十年,又岂是无能之辈?

    绣有金龙的龙虎山青年上前一步,冷肃道:“我不管你是何人,交出灵脉之秘,否则死!”

    在这片刻间,谢远也大概瞥了一眼脑海之中多出的信息。

    那竟然是一条无主灵脉的隐藏之地!

    饶是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谢远还是被惊到了。

    二十年来,青州已知灵脉便只有四条,成就了三大宗门,也撑起了青州首府之地,养活了那里盘踞的大大小小二十多个宗族。

    灵脉,堪称修炼界最宝贵的资源。

    什么天道功法、什么万年灵宝,都绝对比不上一条灵脉。

    它是一切的基础,也是修道之根本。

    三脉大比的“神陨之地”,竟出现了一条新生的灵脉,难怪所有核心弟子都进入了核心地带,想必就是被这灵脉所吸引。

    这一刻,谢远想的更多。

    这突然出现的灵脉是真的吗,三大宗门事前又知晓吗,背后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但看到周围人杀机凛然的眼神,谢远也瞬间明悟……

    这些都不重要。

    无论真假,在场之人都不可能不管不顾,因为它是必争!

    这些念头只是刹那间在谢远心里掠过,他很快平静下来,看向那龙虎山青年轻笑道:“我若告诉你,你会放我走吗?”

    金领青年眼神微动,随即漠然摇头:“你束手就擒便是,我可留你一命。”

    “你们呢,没人考虑一下吗?”谢远转头扫视一圈,“我可以立下本命誓言,保证我所言为真,有人愿意放我离开吗?”

    一片寂静,无人接话,反而有不少人眼中露出讥讽神色。

    “妈的,能修炼到四象境的还真是没有蠢人啊!”

    谢远揉了揉眉心,无奈叹息。

    “说实话,如果可以,我是真的想把这条灵脉拱手相让,我这个人吧,不太喜欢计划之外的变故,但可惜,在它进入我体内的那一刻,有些事情就已经没得选择了。”

    “即便是本命誓言也无法绝对保证言语上的真假,最稳妥的办法,自然是连人一起打包带走了。”

    谢远喃喃自语一阵,忽的又笑道:“可你们如今有两方,不,应该说是三方人马,我却应该跟谁走呢?”

    众人有短暂的骚动,但很快又平息下来。

    赵无极、毁容青年以及龙虎山的绣龙青年对视一眼,毁容青年冷冷道:“你若不愿束手就擒,唯有死!”

    “哈哈哈,指望我们鹬蚌相争,你恐怕还没有那个资格。”

    “我们宁愿谁都得不到这个秘密,今日也不会放过你!”

    三人一人一句,却是瞬间达成了一致。

    “嘴炮小说害人不浅,谁说反派都是弱智的?”谢远心中吐槽,正想说什么,忽然没来由的一阵心悸。

    他霍然转头,看向了古老城池的深处。

    在刚才那一瞬间,谢远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威胁。

    什么东西?

    谢远的眼神首次凝重起来。

    在场之人都是天骄,谢远从这些人身上或多或少都能感受到隐晦的威胁,但这些人加起来,也不如刚才那一瞬间的感知。

    “这‘神陨之地’,果真藏有大秘密……”

    见谢远迟迟不语,毁容青年失去了耐心,手腕一抬,一道惊天剑光霍然劈下。

    谢远身体一动,堪堪避开了那剑光,见龙虎山和天阳门众人也是蠢蠢欲动,谢远只得临时改变计划,手掌之中出现了一块令牌。

    赵无极等人一愣,手上动作不由停滞,谢远又避开了银领青年的一拳,往后退到了天阳门的阵营之中。

    “你是?”

    赵无极等人疑惑看来。

    “二长老座下,你们可以叫我李白。”

    “李白?”青竹峰首席齐欢眉头一挑,疑惑道:“据我所知,二长老就收了姜夜一个弟子,却是从未见过你。”

    赵无极眼中光芒一闪,却是没有再追问谢远的身份,踏前一步护住了谢远,淡笑道:“不必问了,他的确是我天阳门之人,二长老座下。”

    在场的天阳门弟子先是一怔,随即心中了然,众人皆是相视一笑,脚踏八卦方位,隐隐将谢远护在其中,却也封死了他所有去路。

    谢远深深看了一眼赵无极的背影,眨眼便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无论他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此刻和天阳门站在了一起,不管他愿不愿意,都要一直站到最后。

    “赵无极,你要庇护此人?”龙虎山和浮光剑宗众人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可笑!”赵无极哈哈大笑,“我赵无极若连同门都无法庇护,也敢妄称天阳门大师兄吗?”

    “此人分明就不是你天阳门弟子,什么李白,从未听说过!”

    “我说是,他就是,你荆不归算什么玩意,也敢质疑老子的话?”

    毁容青年眼中寒光大盛,“你天阳门既然想独吞这条灵脉,那就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胃口!”

    天色瞬间黯淡,在这无尽晦暗之中,唯有一剑,好似泥沼之中挣脱的白莲,直刺而来。

    赵无极刚要动作,但有人比他更快,一道堪称悦耳的轻笑过后,黑发飞舞,周生生站在赵无极面前,长剑出鞘。

    “你也配和我们大师兄交手?”

    容颜秀气如仕女,手中乍现的剑光则如同自天上摘下的寒月,这不带烟火气的一剑,好似画卷。

    剑光交错而过,没有剧烈的声响,但所有人都被逼得步步后退,剑气纵横,空中弥漫的云气如玻璃寸寸碎裂,延绵数里。

    “一起出手,今日不可放过天阳门一人!”荆不归看了一眼手中碎裂一角的长剑,脸色更加冰寒。

    龙虎山众人没有废话,阵形变幻,早已结成密不透风的大网,守住了灵气乱流的所有薄弱出口,朝着天阳门众人笼罩而来。

    “大师兄,突围吧!”阿伟拎着大锤,瓮声瓮气的说道,“我打头阵!”

    谢远见阿伟想拼命,皱眉出声道:“突围希望不大,就算可以,也必然死伤惨重……先退吧,退回城池再说。”

    赵无极看了一眼谢远,略微沉吟后出声道:“退!”

    谢远跟着众人往古老城池退去,手中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页薄薄的金色纸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