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三十七章 少女情怀总是诗
    谢远回头瞥了一眼穷追不舍的陈之桃,忍不住叹息。

    “她怎么又嗑了一颗奔雷丹,这都是第七颗了……这丫头到底是带了多少药啊?”

    谢远的嫉妒不止于此,还在于对方居然有一条储物腰带。

    “为什么我接触过的女人都有点富?”

    谢远想不太明白。

    陈之桃如此,林清浅也是如此……

    如果不是因为读书系统的存在,谢远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呸,快住心,你谢远不是这样的人!

    又跑了一会,见少女还是没有放弃的意思,一直维持着四象境初期神秘师兄人设的谢远无奈的停下了脚步,转身注视着渐渐逼近的少女。

    “之桃师妹,你这又是何必?”

    陈之桃香汗淋漓,剧烈喘息了好一会,才勉强平静下来,声音却还是有些颤抖,“你……你干嘛一直跑,我……”

    “师妹!”谢远抬手打断了她,负手看天道:“古语有云相逢何必曾相识,俗话又说留不住的才是最美好的,子也曰过你一直苦苦追寻的就真的是你最想要的吗?”

    “师兄言尽于此,不要再跟来了,珍重!”

    话音刚落,在陈之桃一脸懵之中,谢远的身形开始在原地消散。

    等陈之桃回过神来,谢远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留丝毫痕迹。

    这般身法已经超过了陈之桃的认知,她左右看看,俏脸茫然,却是不知道该往何处追去。

    无意识的在林中走了一截,陈之桃忽的脸色一白。

    “噗!”

    一口鲜血自陈之桃嘴中喷出,她的脸色转为晦暗,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一种紊乱、毁灭的气息在她的身上浮现。

    数息过后,陈之桃开始口吐白沫,眼神涣散,生机以可以感知的速度衰弱下去。

    林间一片寂静。

    又过了数十息,眼看陈之桃就要彻底死去,一道身影自天而降,面色凝重的把少女的躯体抱了起来。

    “真走火入魔了?”谢远在树上隔得远也看不出什么破绽,不可能真的见死不救,只好现身出来。

    只是他刚准备把神识探入少女体内,忽的感觉脸上一凉,却是面具被人摘了。

    低头看去,正对上少女明亮和狡黠的眸子,好似白月光、清水塘,让谢远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咦,什么嘛,我好像真没见过你哎?”陈之桃看清了谢远的面容,不由大感失望。

    眼前这张脸帅是挺帅的,但对她来说却完全陌生。

    “你演我?”谢远脸色不善,将陈之桃直接丢在了地上,“早知道之前就不该救你……”

    想到这个,谢远也有些头疼。

    距离进入“神陨之地”,已经过去三日了。

    谢远一路游荡,捕猎妖兽,获取妖核,也顺手救下了不少天阳门的弟子。

    半天之前,谢远在进入第五处古战场的时候,遇到了陈之桃。

    一处破败的宫阙之前,陈之桃拖着那把几乎比她还要长的刀,独自一人伫立在宫阙门口。

    在她的身后,是四个负伤的望秋峰弟子以及两个外门弟子。

    在她的身前,是一只体形堪比巨象全身披着黑色鳞片的怪物。

    那是四品妖兽,魃牛。

    谢远也不知道不过三才境后期的陈之桃是哪来的勇气敢与魃牛对峙,但从她眼神之中的疲惫和衣襟上的血迹来看,双方已经不是初相遇了。

    说实话,当时风沙卷起,那个拖着刀却不肯后退一步的娇小身影带给谢远的震撼是比较强烈的……

    谁知道之后谢远就被缠上了。

    “喂,你是不是已经不是第一次救我了?”陈之桃“哎哟”一声,揉着屁股站了起来,却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滴溜溜的转。

    “之桃师妹,这真的是我们第一次打交道。”谢远否认道。

    “可我怎么不记得青竹峰有你这号人哩?”

    “天阳内门八百弟子,难道你个个都见过?”

    “可是四象境的核心弟子我肯定都见过啊……算了,不管你,你为什么要一直跑?”

    “那还不是因为你一直追吗,之桃师妹,我真的没时间陪你胡闹了……”

    “谁胡闹了?我是有正事要找你帮忙的!”

    见陈之桃一脸委屈,谢远不禁狐疑道:“什么正事?”

    “我找不到阿伟师兄了,不仅阿伟师兄,三师兄也找不到了,我不知道他们出了什么事,但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等等,你们又没一起进入‘神陨之地’,你怎么知道要如何找他们?”

    “有传讯符啊!”陈之桃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谢远。

    “……你们望秋峰弟子都有?”谢远眼皮一跳。

    “也不是啦,就二师兄、三师兄、五师姐、九师兄还有我有啊!”陈之桃掰着手指头数了一遍。

    这还不够多吗?

    谢远想了想,还是把这句话憋了回去,他倒是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以前一直去的那个望秋峰的宝库,怕不是个假的吧……

    “之桃师妹,你们望秋峰有几个宝库啊?”谢远想到就问。

    “嗯?”陈之桃茫然道:“望秋峰没有宝库啊,师尊的宝物都放在储物戒里的……”

    “可我分明记得你们山上有一个储藏室来着……”

    “储藏室?”陈之桃眨了眨眼睛,好半晌才恍然道:“哦,你说的是那个堆垃圾的仓库吧,那个地方……”

    “停,别说了!”谢远捂住胸口,“我们来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说你联系不上你们望秋峰的人了?”

    陈之桃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表情扭曲的谢远,点头道:“是啊,其他师兄师姐也就算了,可是二师兄和三师兄都是四象境的强者呢,特别二师兄最疼我,不可能收到我的传讯却不理我的,所以很害怕他们出了什么事,想让你帮我去找他们……”

    说着,陈之桃眼睛泛红,声音也哽咽起来。

    见她担忧的模样不是装的,谢远心中一软,又有些好气的道:“既然你找我是为了这件事,那你怎么不早说?”

    “你还好意思提?”谁知道陈之桃立马不哭了,鼓起嘴巴,却是比他还生气,“你杀了魃牛,拿了妖核,扔了几瓶疗伤药,只丢下一句‘青竹峰吴彦祖’就跑了,整个过程从头到尾不超过十息,我有时间跟你说什么吗?”

    谢远仔细一想,好像是这么回事,不由讪讪,他刚想说什么,陈之桃的面色忽然变得惨白,体内气息也变得紊乱。

    “喂,你又演我?不用了吧,我没说要跑啊!”

    “我……我才没有……我刚才为了骗你真的逆,逆转了经脉……好像转……转不回来了……”

    陈之桃断断续续说完,身子一歪,直接栽倒在了谢远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