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二十八章 神陨之地
    众人一片安静,绝大多数内门弟子都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青竹峰首席齐欢沉吟片刻,开口笑道:“七长老,我曾听闻这‘神陨之地’和二十年前那一战有关,不知是真是假?”

    “不错,简而言之,‘神陨之地’其实就是二十年前最后一战的战场。”陈知秋点点头,不知想起什么,眼神有片刻恍惚。

    众人议论纷纷,但脸上的迷惑神色不减。

    在场绝大部分是年轻一辈,二十年前要么没有出生要么还是孩童,对那传说中一战的了解也仅限于典籍上的只言片语。

    “我在外游历,倒也偶尔听人提起,据说那是一方完整的天地对吗?”赵无极也开口了。

    “也算也不算,若是按我的认知,它更像是一个影子。”

    “影子?”

    众人听得更加迷糊,不明白一片战场怎么会和“影子”这两个字扯上关系。

    “你们当中其实有人去过那个地方,张青木,你可愿意跟其他人说说?”陈知秋笑着转向了一直沉默的大鼎峰首席张青木。

    谢远抬头看去,瞬间了然。

    张青木应当是现任弟子之中资历最老的,即便是赵无极貌似也没超过三十岁,而张青木看面相却至少三四十了,极有可能经历过那一战。

    修士在成就“五行道体”之前,身体容貌依旧会随着岁月而变化,五行境之后则随心所欲,假如刻意保持,就算老死也可以是少年模样。

    比如殷素的实际年龄必然极大,但看上去依旧青春靓丽。

    张青木点头,回忆着开口道:“应当是二十三年前,当时我还年少,青州……不,连同海州、荒州,整个极东之地都在围剿魔教,彼时魔教已经由盛转衰,不得不全面退守,也就是那时候,追杀的青州强者中,有人首次发现了‘神陨之地’的入口。”

    “等等,照你这么说,‘神陨之地’其实是逐日魔教开启的?”赵无极皱眉问道。

    “不,更准确的说,‘神陨之地’当年就是逐日魔教的地盘,至于这个地方是不是他们打造的,那就不清楚了,甚至‘神陨之地’这四个字也是魔教命名。”

    “‘神陨之地’与魔教有关?”

    谢远若有所思的转头,却是一怔,因为他看到不远处的林清浅身体略微颤抖了一下,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这时,陈知秋又开口了:“不错,‘神陨之地’的确曾是逐日魔教的根基所在,核心地带因为是强者战场,危险至极,不过一场大战过后,那里已经被元力乱流封锁,你们此次大比的主要场地是在外围区域。”

    轰隆隆!

    正在此时,半空之中的颤动更加剧烈,在所有人震撼的眼神之中,一道青玉为边的巨大门柱便从虚无之中挣脱出来。

    殷素脸色略微发白,缓缓自空中落下,指着那落地生根的门户浅笑道:“这便是通往‘神陨之地’的‘门’,如此门户整个青州共有四座,三大宗门各镇守一座,剩下的一座门户则在青州城内。”

    “这么多年,不时有强者入内探索,‘神陨之地’许多地方已经探明,但遗漏的地方也不少,可能存在未知的危险,你们进入其中一定要加倍小心!”

    “而且‘神陨之地’本身就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就算是已经探索过的地界也可能发生改变,一会我会将部分地图种入你们脑海,切记,地图只可成为参考,不能依赖!”

    殷素说完,手中出现了一个泛着光华的罗盘,她白皙手掌一挥,那罗盘上的光华顿时化作万千星光,点点落入众人脑海之中。

    一切发生的太快,谢远刚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一股无形的力量自谢远脑海之中扩散而出,将靠近的星光统统湮灭。

    若不是谢远及时遏制,只怕附近几人都要受到影响。

    “糟糕,这星光似乎也是某种神念力量,才会引得神识自动护体。”谢远脸色一变,随即控制住了表情,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殷素轻“咦”一声,转头看来,似乎察觉到了一些异样。

    全场寂静,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殷素峨眉轻蹙,目光定定的注视着某个方向。

    众人一头雾水的看去,却只能看到一群茫然的外门弟子。

    良久,殷素眉头舒展,收回了目光,轻笑道:“还有一事需告知你们,此次‘神陨之地’开启,青州也会有一些宗门家族派人进入,他们名义上不参与三派的争斗,但实际如何谁也不知,若是遇到这些人,你们多留个心眼。”

    谢远见殷素没有细细追究,也不由松了口气,幸好对方应该不是上三境强者,否则神识监察之下,谢远必定暴露。

    这时,殷素将纤细洁白的手腕仰起,只见在那手腕之上,系着一个小巧的银色铃铛,她指着铃铛笑道:“此次大比的规则很简单,在‘神陨之地’之中,已经事先放入了五百只品阶不等的妖兽,每个妖兽脖颈上都系着一个类似的铃铛。”

    “你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拿到多的铃铛,最后的排名,将会依据各宗门所得的铃铛数目而定。”

    “除此之外,你们身上的身份令牌也很重要,最终,只有携带令牌的人身上的铃铛数才是有效的。”

    “这是为何?”赵无极问出了众人的疑惑。

    “你们可以将之视为一种保护规则。”陈知秋笑着接话道:“这毕竟不是真正的生死争斗,若是遇到不可敌之情形,你们只要将身份令牌和身上的所有铃铛给出,对方便不得再对你们出手,一会你们都要立下本命誓言,龙虎山和浮光剑宗弟子也是如此。”

    众人恍然,多少也放松了一些,虽然明眼人都知道,死伤注定不可避免,不过有这条规则存在,心里多少踏实一些。

    “那这些外门弟子进去有什么意义?”一个藏剑峰的弟子忍不住问道,“按照大长老所说,铃铛都与妖兽共存,难不成外门弟子还能对付妖兽不成?”

    他的声音不大,但也有许多人听到了,外门弟子更是个个面露忐忑。

    “外门弟子原则上不用管大比之事,你们此次进去,寻机突破一元境便可。”陈知秋似乎早料到有人会如此问,淡淡笑道。

    张青木也点头道:“诸位不必质疑宗门的决定,‘神陨之地’的天地规则比较特殊,在那里的确更容易突破,这不仅是外门弟子的机会,也是诸位的机会。”

    见张青木也开口,众人都不再出声。

    “诸位,若是再无疑问的话,便随我入‘门’吧!”

    陈知秋一拂衣袖,冲殷素点头示意,当先踏入了那道巨大的青玉门户之中。

    空气如水波一般荡漾,陈知秋的身形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无极没有迟疑,紧接着入内。

    在他身后,林清浅等主峰亲传弟子纷纷跟上。

    随后是大鼎峰、藏剑峰、青竹峰……一众内门弟子在各峰首席的带领之下,纷纷踏入门户消失不见。

    很快,便轮到最后方的外门众人。

    “二狗,我有点紧张……”李晟咽了口唾沫,脸色发白的扯了扯二狗的衣袖。

    二狗挠了挠头,闷闷道:“没关系吧?咱们连修士都不是,龙虎山和浮光剑宗的人应该看不上咱们才对。”

    “有道理!”李晟心态调整的很快,站在那十丈高的门户前,瞬间又变得踌躇满志,握拳道:“不就是三百妖兽和上千修士的混战吗,小意思,我李晟封神惊天之传奇路,便从这里……啊!”

    惨叫响起又转瞬消失,李晟以狗爬的姿势跌入了门户之中。

    谢远收回了脚骂骂咧咧道:“有完没完,真把自己当主角啦?”

    等二狗也踏入了门户,谢远刚刚迈步,忽然若有所感的回头,却正正对上了一双明媚的眸子,没等谢远有什么反应,一股巨力拉扯而来,他已经消失在了门后。

    ……

    天旋地转,谢远很快稳住了身形。

    他皱着眉头,不太确定大长老那最后一眼是否有什么深意,希望只是自己想多了。

    “卧槽,谢远,你快看!”这时,从地上爬起来的李晟甚至来不及找谢远算账,只是震惊的指着四周。

    谢远循声抬头,也是一惊,我们还在灵鹫峰上?

    但随即谢远察觉到不对,四周的景色的确和灵鹫峰一模一样,但是大长老居住的灵鹫宫却不见了。

    除此之外,这片天地的模样也很诡异,到处都充斥着灰蒙蒙的雾气,一切都是若隐若现。

    四周不时响起惊叹声,还有许多人站在峰顶的边缘眺望,很快,有人发现了什么。

    “你们看,那是不是藏剑峰的模样?”

    “我好像还看到了主峰……”

    “怎么回事,这里是另外一个天阳门吗?”

    谢远闻言好奇的走到一处边缘,举目望去,谢远也是一呆。

    四周那些山峰的模样分外熟悉,分明就是天阳门一模一样,只是所有该有的建筑都没了。

    “影子?”

    谢远呢喃着念出了这两个字,他恍惚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难道所谓的“神陨之地”,其实就是天阳门的一个倒影……不对,天阳门只是一处门户所在,龙虎山和浮光剑宗的人也不从这里进入,再加上青州城还有一道门户,那岂不是说……

    谢远是真的被惊到了。

    这“神陨之地”莫非是整个青州的倒影?

    什么秘境什么洞天福地,谢远发现自己的所有猜测都错了。

    感受了一下,空气中也有灵气流动,而且较之外界仿佛还要浓郁一些。

    更奇怪的是,谢远感觉从进入这个地方开始,他身体就莫名放松了许多,就好像卸下了什么无形的枷锁一般,体内的元力运转都顺畅了不少。

    “就如你们看到的一般,‘神陨之地’就像是青州的影子,它是如何形成的无人知晓,但它的确是几乎还原了青州的一切地貌,不过还是那句话,‘神陨之地’神秘无比,变幻多端,切不可将之看成青州。”陈知秋悬浮半空,等众人平静下来,方才开口道。

    仿佛是在印证陈知秋的话语一般,只听“轰隆”一声,高空云层骤然裂开,在所有人惊骇的眼神之中,一条百丈长的金色神龙钻了出来,冲着众人张牙舞爪。

    鳞片耀眼,金龙一出,遮天蔽日,风雨大作。

    众人大惊失色,正要后退,陈知秋却见怪不怪的笑道:“无妨,这是我天阳门的灵脉所化,伤不了人,大家无需惊慌。”

    “这是灵脉?”众人难以置信。

    “‘神陨之地’很特殊,你们可以将这金龙当作是介于虚实之间的幻象,真正的灵脉依旧藏于天阳门地底,并不在这里。”

    听着陈知秋的解释,众人虽然依旧迷糊,不过也安定下来,很快发现这金龙果真并无威压,虽然近在咫尺,但又恍若位于另外一个世界,触摸不到。

    金龙在灵鹫峰顶盘旋了一圈,随即又钻入云层,消失不见。

    这时,伴随着破空声响起,两道身影出现在陈知秋身旁。

    其中一个黑发老者众人都认识,连忙纷纷行礼道:“见过四长老!”

    现出身形的四长老唐东微微颔首,指着旁边那个陌生的中年男人介绍道:“这位是龙虎山的叶志武叶堂主,他来此监督立誓一事。”

    众人又客套的行了一礼,叶志武面色漠然,略微点头道:“时辰差不多了,你们现在便立下本命誓言,天道鉴之!”

    赵无极闻言当先立起手掌,肃然道:“我,天阳门赵无极,请天道见证,以本命起誓,在此次大比之中若敌对一方放弃令牌交出铃铛,则绝不伤之!”

    冥冥之中,好似有什么东西落下,钻入了赵无极的体内。

    赵无极的元力出现了短暂的动荡,很快平息。

    “我,藏剑峰周生生……”

    “我,内门周通……”

    众人纷纷效仿,很快,所有人都立下了本命誓言。

    唯独一众外门弟子有些茫然,谢远见状,正要带头起誓,却被叶志武皱眉打断:“你们就不必了,一群连元力都未修出的蝼蚁,誓言立下也无用。”

    “哦。”谢远闻言耸了耸肩,从善如流的放下了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