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二十七章 越危险越美丽
    谢远没来由的有些心慌。

    毕竟书上说不要小觑女人的直觉。

    不过很快他又镇定下来,自己又没做对不起她的事情,慌个锤子呢?

    而且他发现这个蠢女人的目光只是在内门弟子当中打转,这注定是一场没有结局的寻找。

    林清浅果然很快收回了目光,不少人察觉到她的异样,但林清浅眼眸如同深泉,让人看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这时,一个身材魁梧腰间别着一把石锤的光头男子从远处走来,这个没有选择从天而降的男子,又重新转移了众人的话题。

    男子上身只围了块披肩,露出了爆炸性的肌肉,在皮肤上有不少烫伤,平添了几分狰狞。

    “伟师兄!”

    “这就是望秋峰的伟师兄吗,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不少人出声打招呼,不管谁叫男子,他都回以憨厚的微笑。

    甚至走到近处,他还主动冲谢远这边招了招手,谢远也回应了一下。

    真算起来,这人应该是谢远唯一认识并且打过交道的首席弟子。

    七长老座下,望秋峰首席,阿伟。

    谢远估计没人知道他的真正姓名,陈知秋一般就这么叫他,他也很少在外走动,谢远看到他的时候,他基本都待在望秋峰的那间炉房里。

    “打铁的都来了,陈之桃也在,望秋峰看来也是全力以赴了。”田幸啧啧道。

    “凌阳峰和长生峰的首席还没露面吗?”李晟左顾右盼,颇为激动。

    其实不止是他,就算是内门的不少新晋弟子,也是十分兴奋。

    每一峰的首席,都是天阳门的骄傲、青州的传说。

    天阳门青州第一,他们则是青州年轻一代的顶峰。

    “长生峰的首席早来了,喏,那边那个身穿灰衣的就是,只是这家伙比伟师兄还低调,让我想想,他叫什么名字来着……咦,奇了怪了,平日里也没少见面,我只隐约记得他姓王,还真想不起名字了。”田幸苦恼的抓了抓头。

    谢远顺着他手指过去,看到长生峰的人群当中,一个不偏不倚的位置,正有一个灰衣青年默默站立,长相平平无奇。

    谢远心中一惊,他赫然发现自己连对方什么时候出现的都不知道,他可以肯定,之前他往这边看的时候绝对没有这么个人存在。

    似是察觉到了谢远的目光,灰衣青年抬起头来,冲谢远和善的笑了笑,笑容人畜无害,让人生不出敌意,但又看不到亲近的意思。

    不知为何,谢远莫名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意味……这笑容,有点东西啊!

    谢远也报以一笑,挪开了目光,心中却是感慨,目前看来,这些各峰首席不愧是一派之精英,看起来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由此可见,和天阳门争斗多年的龙虎山和浮光剑宗也不能小觑,此次大比,他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

    在心中将提前演练的可能出现的三十七种情形重新过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明显的疏漏后,他这才放心下来。

    “长生峰是六长老座下吧?”李晟瞥了一眼那王师兄,很快收回目光,“那除了大师兄以外,就剩下二长老的凌阳峰没有人现身了。”

    “凌阳峰估计不会有人来了。”田幸摇头,“都说大长老神秘,其实我倒觉得二长老才是最神秘的一个,我入天阳门七年,只远远见过对方一次,据说常年不在凌阳峰,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不过凌阳峰好像是有一个亲传弟子的,但那人也神秘至极,基本没人接触过。”

    仿佛是印证田幸的话语,半空灵气动荡,一人踏刀而来,长发飞舞,黑色衣衫猎猎作响,声势极大,正是天阳门大师兄赵无极。

    看到赵无极现身,众人也知道人到齐了,灵鹫峰和凌阳峰都不可能有人再来了,这是礼数。

    “见过大师兄!”

    众人齐齐行礼,包括各峰首席也不例外。

    “诸位晨安!”

    赵无极轻轻点头,目光在林清浅身上略微停留了一下,随后自空中落下,站在了最前方。

    和各峰首席点头示意后,赵无极转向灵鹫峰的方向,躬身朗声道:“各峰此次参与大比之弟子已经到齐,请大长老示下!”

    数息过后,一道略显慵懒的声音在灵鹫峰上空响起:“都上山来吧,至峰顶即可。”

    “卧槽,大长老……是女人?”李晟有些震惊。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谢远耸肩,这声音倒是挺好听的。

    “你们不知道吗?”田幸奇怪的看了两人一眼,“大长老可是门主的道侣,当然是女的。”

    许多外门弟子都是第一次听说此事,不由暗暗称奇。

    谢远瞥了一眼眼中似有八卦之火在燃烧的谢远,忍不住说道:“等会上山以后你注意点,别乱说话,强者感知都很敏锐的,等会被拍死了别说我没有提醒你。”

    谢远还真怕这逼冷不丁张口又来个“卧槽”,就算大长老未必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这对女性终究有些不太尊重,万一被联想到了什么呢?

    “不能乱说话倒是真的!”田幸也罕见的严肃了起来,“传闻门主和大长老似乎关系不睦,不管是不是真的,总之我们内门平常可没人敢议论这件事,因为据说大长老的脾气很差,小心点没错。”

    李晟等人都是连忙点头,天阳门的长老座次似乎是按照实力来排的,可见大长老修为之高。

    谢远跟随着众人一路上山,目光所及,山道左侧是片片花海,右侧则是桃李相映,灵鹫峰的景色竟十分美丽,望秋峰比之远远不及。

    不过谢远一路上山都没看到什么什么活人,直到快到山顶之时,才看到山道两侧立着几个紫衣侍女。

    赵无极加快步伐,来到峰顶,身后众人一一跟上,在灵鹫峰顶的一片平台之前驻足。

    谢远等人落在最后,当迈上最后一层台阶的时候,谢远还是没忍住好奇,略微抬头往前看去。

    灵鹫峰主殿之前,泛着青玉色的石阶之上,一个约莫二三十岁身穿红色长裙的窈窕女子伫立,站得随意,笑得灿烂,瓜子脸,桃花眼,美得极不真实。

    谢远只看了一眼就低下头去,都说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险,但这个女人给谢远的感觉却反了过来,好像是因为危险才变得美丽。

    是的,危险。

    谢远都快忘记这种感觉了,但这一刻心头又萦绕上了淡淡的危机感。

    记忆中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一年半前第三次进山、大意之下被五头二品妖兽包围在一颗树上的时候。

    自那以后,谢远再没有给过后山的那群妖兽合围他的机会。

    “三百一十七人,不错,外门竟然也有二十九人参与,小家伙们都很勇敢啊!”殷素环视了一圈,轻笑道:“你们都是我天阳门的精英,此次大比虽然重要,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记住,凡事以性命为重,切莫逞强,须知性命才是根本,若是死了,那才是最彻底的失败。”

    不少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大长老真容,超然的地位加上那画中人的容貌,以及一些不好的传言,让众人心中都极为紧张,但此刻见大长老语气柔和,并未严厉压迫,大家都放松了些许。

    “大长老好像很好说话啊?”李晟冲谢远眨了眨眼睛,比了一个口型。

    “怎么,看你们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莫非本座在传闻之中是个不近人情的魔头不成?”殷素俏皮一笑,犹如邻家少女的既视感让不少人愣了神。

    但下一秒,殷素陡然俏脸生寒,冷声道:“你们竟敢如此盯着本座?”

    空气恍若冻结,在那若有若无的冰冷气机环绕下,所有人都额头冒汗,脸色苍白。

    “咯咯,一群单纯的小家伙,逗你们呢!”殷素掩嘴而笑,所有压力瞬间消散,她的笑容好似比身后的桃花更灿烂。

    众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只觉得冷汗浸湿了背脊。

    差点跪下的李晟冲谢远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我收回刚才的话。”

    谢远哭笑不得之余,也直接将殷素划进了“不招惹、不接触、不靠近”的三不名单之中。

    这种看不出深浅又实力恐怖的女人,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大长老莫要逗弄这些小辈了。”这时,陈知秋从天而降,他无奈的看了一眼殷素。

    众人看到陈知秋终于表情恢复了正常,七长老是公认的老好人,面对他可要轻松许多。

    “七长老来了吗?”殷素浅笑道,“那正好麻烦七长老讲解一下大比规则,我还需要一点时间与‘门’沟通。”

    殷素说完闭上了眼眸,四周似有灵气翻滚,隐约间,天地颤动,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虚空之中挣脱出来。

    陈知秋转向众人,轻吐一口气道:“你们这次前往的‘神陨之地’是一个极其特殊的所在,不知可有谁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