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二十六章 聚集
    很快,各峰弟子都陆陆续续的赶来,一个面带愁容的胖子也出现在道路尽头。

    田幸四处打量了一下,最后摸到了谢远等人身旁,也不知怎么的,他莫名觉得这几个人很有亲近感。

    “田师兄,你也参加此次大比吗?”李晟奇道。

    “你这是什么话?”田幸面色一肃,“我身为大鼎峰亲传弟子,第二高手,此等事关宗门荣辱的大事自然要略尽绵薄之力……不过其实我更愿意留守宗门,毕竟我真正的才华是绝世无双的炼药之术,在战场上根本施展不开啊!”

    说着说着,田幸脸色又垮了下来,嘀咕道:“也不知道师尊咋想的,这次大鼎峰倾巢而出,这要是全死光了,那不是灭门了吗?”

    他声音极小,在场能听到的人寥寥无几,谢远忍不住嘴角一抽。

    张青木则是脸色一黑,呵斥道:“田幸,休要胡言乱语!”

    “不说就不说。”田幸声音大了几分,虽然仍旧是嘀咕,却有不少人听到了:“我这二师兄也是脑子不好使,七峰首席全都没露面,就他一个人傻不拉几的先跑了过来,多没排面啊,得,这还没比呢我大鼎峰就变成垫底的了……”

    张青木脸色已经黑到了极致,众人则是憋笑憋得辛苦。

    谢远见田幸还要说,为了避免他参与大比之前就被打死,谢远只得干咳一声,岔开了话题,“田师兄,今日各峰首席都会参与吗?”

    田幸有些遗憾,他其实就是想激怒张青木暴揍他一顿,然后他直接来个重伤在身行动不便,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回去睡觉了。

    不过张青木似乎也看穿了他的打算,不然放在平常的话,对方早就出手了。

    听到谢远的问话,田幸懒洋洋的说道:“那是当然,这次大比事关百万灵石的归属,不容有失,宗门内所有精英弟子基本都要参与,除了灵鹫峰没有首席,剩下七峰的首席应该都不会缺席。”

    “百万灵石?”谢远等人听得震撼。

    “咦,你们不知道吗?哦,也是,你们毕竟平常在外门,消息要闭塞一些……简单来说,此次三家宗门各拿出了百万灵石,依据大比的结果来评定座次,第一可取走两百万灵石,第二得一百万灵石,若是第三,那就什么都没了。”

    “一条灵脉可产多少灵石?”谢远忍不住问道。

    “其他地方不知道,不过咱们天阳的话,据说一年的新生灵石也就十来万吧。”

    “这岂不是说,百万灵石相当于整个天阳门十年的产出?”

    谢远是真的惊讶,说是十年产出,但那是不吃不喝才能攒下这么多,实际上天阳门要供养这么多修士,积攒百万灵石就算花上三五十年也不奇怪。

    “不是说三脉大比是以切磋交流为主吗,怎么听起来像是在玩命啊?”李晟目瞪口呆。

    “以前的三脉大比的确比较温和,多半就是在擂台上比试一番,我记得上一届的时候三家也就各拿出了十万灵石,这一次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师尊好像也不愿意多提。”田幸纳闷的挠头,“总之这事情有蹊跷,百万灵石若是输了,就算我天阳门号称青州第一,只怕没有个五六年也缓不过来。”

    “恐怕不仅如此!”这时,旁边一个青竹峰的内门弟子忍不住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我听到一个小道消息,说是咱们天阳门的灵脉快枯竭了,这百万灵石就是宗门的全部积蓄了!”

    “什么!”

    “这不可能吧?”

    此言一出,不管内门外门,听到的人尽皆哗然。

    “你们别看我,我也是听说的,而且据说不仅是咱们天阳,就连龙虎山、浮光剑宗的灵脉也都快枯竭了,这次说好听点是三脉大比,说穿了那就是三大宗门的生死存亡之战!”

    “这也太夸张了吧?”

    众人都是听得心神动摇,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觉得这等传言完全是子虚乌有,青州虽大,但总共也就四条灵脉,三大宗门占其三,照你这么说,岂不是整个青州都面临灵脉枯竭之势?”张青木摇头。

    大部分人闻言也是稍安,只有少数人面露沉思,眼神之中有着担忧。

    灵脉,修士立足之根本!

    若是整个青州的灵脉都在枯竭,那简直是灭顶之灾。

    “谢远,你说这事是真的吗?”李晟忧心忡忡的问道。

    “多半是假的吧。”谢远不在意的说道,“就算是真的,也轮不到你操心,等你成了修士再来忧国忧民吧。”

    李晟一想也是,顿时又咧嘴笑了起来,“放心吧,我有强烈的预感,这次我肯定能突破!”

    看着李晟陷入了傻乐之中,谢远摇摇头,没有理会他,实际上他内心远不如表现的那么平静。

    空穴未必来风,这次三脉大比,只怕会比预想的还要残酷。

    “我是不是准备的还是不够充足?”

    谢远捏了捏手中厚实的包裹,有那么一瞬间的担忧。

    “青竹峰的齐师兄来了!”不知是谁的惊呼打断了众人的议论。

    抬头看去,便看到一个面如冠玉的蓝衣青年扶摇而下,他腰间别了一根翠竹打造的长笛,通体碧绿,闪烁着莹莹光华,与人相衬,便多了几分洒脱意味。

    “这就是青竹峰的首席齐欢吗?”谢远打量了一番,暗暗点头,“不错,这人倒有我七分俊俏了。”

    “张师兄已经到了吗?”齐欢落地,扫视了一圈,只随意的和张青木拱拱手算是打了招呼。

    “见过二师兄!”见齐欢到来,周围的青竹峰弟子纷纷聚集了过去,恭敬行礼。

    因为赵无极的存在,各脉皆称呼首席为二师兄,这是宗门规矩,也是对赵无极的尊重,却是无人不遵守。

    至于林清浅的“大师姐”称呼,更多是一种善意的笑称,号称对林清浅痴情十年的赵无极也不会在意。

    “藏剑峰首席周生生也来了。”又有人惊呼。

    谢远听到这名字多少有点愣神,这名字怎么似曾相识的感觉。

    浮云飘动,一个面目柔和背负着一柄黑色木剑的长发男子从天而降,桃花眼薄嘴唇,竟是男生女相,单从审美角度而言,五官简直毫无瑕疵,让在场不少女弟子自惭形秽。

    谢远一惊,终于叹服,原来这天阳门还有长相略胜我一筹的存在,果然不能小觑天下颜雄!

    “卧槽,这死人妖怎么也来了?”田幸低骂了一句。

    藏剑峰、藏书阁都是四长老掌管,田幸上次“借书不还”,周生生曾两度登门讨要,让大鼎峰颜面尽失,这才引得张青木起了清理门户的念头。

    “你怎么也会说‘卧槽’?”谢远顾不得打量周生生,惊讶的看向田幸。

    “哦,上次听李晟这小子说了一句,感觉挺有意境的,不自觉就说出口了。”田幸耸肩道。

    谢远无语,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照这个趋势下去,若干年过后这两个字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修炼典籍之中他都不会奇怪。

    “林师姐来了!”一道明显比之前声音大的多的惊呼骤然响起,隐约还有几分激动蕴含其中。

    谢远抬头,看到那个女人依旧身穿一身雪白长裙,踏空而来,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而是独自飘落在了一块山石上,安静伫立。

    只是她的眼神却开始在人群之中打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