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二十一章 深藏不露田师兄
    无形的神识之力,化为一根长钉,狠狠刺入了向青的脑海。

    谢远脸色微微一白,这般攻击手段虽然近乎作弊,但对他负担也极大。

    不过向青这一瞬间的失态,已经足够改变一切。

    陈之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手上的刀鞘却没有停,反而又加了一分力道。

    啪!

    刀鞘抽在了向青的左脸上,他的惨叫声嘎然而止。

    完全不设防的脸颊先是瘪了进去,然后又高高的鼓起,向青在半空中侧翻数圈,随即如同破败稻草一般重重摔在地上。

    “噗!”

    有血液飙射而出,夹杂着七八颗牙齿,在正午的阳光照射下,白的耀眼。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向青已经躺在地上,身体兀自在无意识的抽搐,脸上残留着痛苦之色。

    场中一静,随即天阳门众人爆发出了快意的欢呼。

    “小师妹牛逼!”李晟兴奋的大吼道,全然忘记了他是应该喊对方师姐的。

    呆滞的龙虎山众人如梦初醒,最前方的一个青年箭步冲出,将向青扶起,看了看对方灰败的脸色和涣散的眼神,他不由脸色一变,冲陈之桃怒喝道:“贱人,你对他做了什么?”

    天阳众人皆是脸色一变,本来想要出口解释几句的天阳执事也闭上了嘴,脸色铁青的冷哼一声。

    陈之桃茫然的站在原地,乌黑的眼睛眨啊眨的,还在努力回想着那个熟悉的声音到底属于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倒是李晟先忍不住了。

    只听他张口就骂道:“刚才这丫的躺地上的死狗伤我们四个人你怎么不说话,不要脸的王八蛋,冲一女的吼吼算什么本事,脑袋被门夹了的沙雕,你母亲的骨灰盒炸了!”

    谢远瞬间对李晟刮目相看,这逼都是哪学的这些词,简直是太低俗了!

    谢远完全没有联想到一贯温文尔雅的自己身上,只是认真思考着莫非这天阳门还有其他穿越者?

    此时场面安静,李晟的声音尤为刺耳,那扶着向青的龙虎山青年虽然有些懵,不太确定李晟说的个别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你找死!”

    本就一肚子火的青年见出言辱骂的竟然只是一个外门弟子,脸色阴沉至极,将向青放在地上的同时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小心!”

    天阳执事脸色大变,急忙出手阻拦。

    但他一直站在另一侧的内门弟子附近,这青年修为并不比他弱多少,此刻失了先机,却是根本赶不及。

    一道带着狂暴气势的残影直扑五丈外的李晟,附近的外门弟子在那恐怖气机的压迫下都是僵硬在原地。

    李晟连呼吸都困难,更别说拔腿逃跑了。

    谢远一抬眼,见旁边的二狗竟然龇牙咧嘴,面色凶狠,一副想要拼命的模样,他不由眉头一皱,不动声色的一脚踢出,将二狗踢到了一边,同时他自己也往后退去。

    “卧槽!”李晟见身边两人瞬间没了踪影,不由脸色一绿。

    说好的永不翻船的友谊呢?

    你们这也跑得太果断了吧!

    正在李晟满脸绝望的注视着那越来越近的身影的时候,猛然间眼前一黑,一道宽厚无比的身影挡在了他的身前。

    李晟都感动得快哭了,看着那厚实的背影,他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田师兄,以后谁再敢说你好吃懒做、贪生怕死,我李晟第一个不答应!”他暗自咬牙。

    一脸懵的田幸不知道李晟哭没哭,但他是真的要哭了。

    什么情况啊?

    刚才那龙虎山青年扑过来的瞬间,田幸就感觉到不妙,正准备悄悄撤走的时候身形却是没来由的一滞。

    紧接着,田幸就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难以抵挡的巨力,然后他就不由自主的扑了出来,刚好站在了李晟的身前。

    不仅如此,田幸此刻还惊悚的发现,他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握成了拳,正朝着半空中那扑来的身影狠狠击出。

    田幸想收手,想冲那满目狠辣的身影解释一句,但一切发生的太快,已经来不及了。

    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臂,在他的手肘之中还残留着一股神秘力量,那力量拉扯着他的手臂,不偏不倚的与刚好赶至的青年撞在了一起。

    “田师兄!”

    天阳门众人惊呆了。

    谁也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竟然是田幸!

    田幸虽然不是大鼎峰首席,但在内门也算是声名远播。

    一个入门七年,却连一节战法课都没有上过的内门亲传,在天阳历史上仅此一人。

    他虽有三才境七重天的修为,但恐怕一个寻常的五重天修士都可以轻松挑翻了他。

    此刻田幸与那展露了八重天气息的龙虎山弟子相撞,众人……不忍的闭了闭眼睛。

    嘭!

    “噗!”

    沉闷的撞击声过后,便是吐血的声音。

    众人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到一道身影如断了线的风筝轻飘飘的飞出,随后重重砸在了二十米开外。

    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三师兄!”

    直到龙虎山众人焦急的冲了出去,围在了那落地之人旁边,广场上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

    “我,我看到了什么?”

    “没想到平日里毫不起眼的田师兄竟然……恐怖如斯!”

    “嘶,深藏不露,深藏不露啊!”

    惊喜的李晟率先抱住了田幸,天阳门的内门弟子也疯了,越了解田幸的越疯。

    世界观崩塌之余,他们也欢呼着冲了过去,将田幸举了……几次没举动,众人便放弃了,只是围着他兴奋的讨教起来。

    “田师兄,刚才那是什么拳法?”

    “田师兄,你是故意隐瞒实力的吗,你为什么要这样?”

    “哈哈,龙虎山这群蠢货都傻了,田师兄干得漂亮!”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只把围在其中的田幸吵得头晕脑胀,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根本都还来不及思考其中的细节。

    另一边,谢远扶起了在地上打滚的二狗,见状微微一笑道,“我们走吧。”

    “走了?”二狗一呆,有些迟疑。

    谢远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淡淡道,“暂时没事了,龙虎山在场最强的人都趴下了,他们应该不会再挑事了,至于浮光剑宗……一直没出手,明显只是想看个虚实,此刻应该也满意了。”

    谢远早猜到今天的这切磋大概是三脉大比之前互相的一个试探,毕竟除了那些极有名的弟子,其他弟子实力如何三方都想有个大概的了解。

    他扫了一眼脸色凝重紧紧盯着田幸的浮光剑宗众人,暗暗祈祷田幸不会参加接下来的那什么三脉大比吧,不然谢远担心他很有可能会被打死!

    “这胖子应该能认清自己的吧?”

    谢远不确定的咕哝了一句,和二狗并肩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