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十七章 三脉大比
    山林之中,一道风尘仆仆的身影走了出来。

    前方外门在即,谢远的身体放松了一些,眼中浮现了难掩的疲惫之色。

    半个月,为了巩固境界,掌控力量,他深入了万重山至少四百里。

    以前的谢远虽然也经常入山,但最远的一次,也不过走了两百里。

    根据天阳门的典籍记载,反正两百里范围内是没有四象境强者出过事的。

    然后再远到五百里范围,也没有五行境强者出过事的记载。

    谢远再自动拔高一个境界,不说万无一失,也算是很稳了。

    即便如此,毕竟孤身在外,谢远还是时刻保持着警惕,到了他这个境界,半月不合眼基本没什么影响,只是对精神有一些负担。

    不过半个多月的苦修,也基本达到了他的目的,如今力量重新隐于体内,“风雷九动”也趋近小成。

    除此之外,谢远还有一个意外发现,即便是以他沉稳的性格,此刻也有些隐隐的激动。

    “此外,收获了不少三品和四品的妖核,给那胖子炼制了一颗三品的‘升元丹’,我还剩下不少,也没算白辛苦。”谢远满意的点了点头。

    临回来之前谢远还去了一趟林清浅遇袭的地方。

    那口清澈的山泉已经毁在了交战之中,谢远没有动那些破碎的乱石,而是耗费了一天时间,就着地势又开辟了一个密室。

    做完这件事,谢远才赶了回来。

    此刻回首西望,远处山峦叠嶂,影影绰绰,连绵天际,似乎永无尽头。

    谢远眼中浮现一丝好奇。

    万重山有多长有多深没人知道,从地图上看,万重山位于整个青州的西侧,好似一道天然屏障,将整个青州包裹在内。

    那若是翻过万重山,又是哪里?

    “臭小子,你总算回来了!”一道笑骂声惊醒了谢远。

    谢远转头望去,就看到张子默带着些惊喜之色走了过来。

    “张哥,你怎么在这?”谢远笑道。

    “你走的时候不是说就请几天假吗?”张子默捶了一拳谢远的肩膀,不悦道,“一消失就是半个月,你他娘的再不回来,老子都打算去大王村找你去了!”

    “抱歉,张哥,家里有些事耽搁了。”早有准备的谢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从包袱里摸出了一只状似羊腿的东西,“张哥,这个给你!”

    “赤兔腿?”张子默先是一愣,随后讶然,“你从哪里搞来的这个?”

    赤兔是一种低等凶兽,寻常猎户也能应付,但其肉质却是极其肥美,以前后山还算常见,如今却是越来越少了。

    “反正这次不是能得到一块灵石的奖励吗,我回来的时候,看到路上正好有人在叫卖,就一狠心买了条大腿。”谢远笑道,“上次过年的时候张哥你下厨做的红烧兔腿,那味道我可忘不了,看见就眼馋了。”

    “这少说得四五两银子吧?”张子默摇头,“你小子倒真是舍得!”

    “半块灵石对我起不了什么作用,却能换来一顿美食,我觉得挺划算的。”谢远砸了砸嘴,说着说着倒是真的有点馋了。

    “你小子,整天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样子,偏偏就对这些吃食上心,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张子默失笑,“那这赤兔腿我就收下了,回头你叫上二狗和李小子过来,张哥好好露一手给你们看看!”

    “你不叫我也得来的,不然张哥你以为我真会把这兔腿送你吗?”

    “哟,这是把老子当工具使了啊!”

    两人谈笑着,踏入了外门。

    谢远扫了一眼,看到那纤尘不染的主道以及两旁新立的松柏,不由挑眉,“来客人了?”

    “是啊,再过些时日就是三年一度的‘三脉大比’了,三年一轮换,这次刚好到咱们天阳门主办,前几天龙虎山和浮光剑宗有人过来了,大概就是商量此次大比之事吧。”

    “三脉大比?”谢远若有所思。

    重生前的谢远应该是经历过一次,不过记忆很模糊,毕竟这是三派精英的争锋,实际上和普通弟子也没什么关系。

    “今年好像会有些不一样,估计不是传统的擂台战,不然那两家也不至于大比前还要来人沟通了。”

    “外门的人都进去帮忙了?”谢远扫了一眼,见外门区域空空荡荡,不由奇道。

    “上次一战过后,还没来得及招纳新人,除了守门的,都去帮忙接待了。”张子默骂道,“娘的,我巡逻完外门也得赶回去,那两家人来的可不少,实在忙不过来了!”

    “那张哥你等我会,我回去收拾一下,和你一起进去。”谢远点点头就要转身离开。

    “小子,要不……你别去了。”张子默犹豫了一下却是叫住了谢远。

    “怎么?”见张子默面有异色,谢远不解道。

    “嗨,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来回一趟大王村也够折腾的,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张子默挥挥手,不愿多说。

    “张哥,到底是因为什么?”谢远皱眉。

    “这……”张子默迟疑了一下,还是压低声音道,“你也知道咱们天阳门一直号称‘青州第一’,浮光剑宗和龙虎山早有不服,这么多年虽说大家都在克制,但不代表就没事了,这几日内门之中的氛围可不是太好,况且,最近内门之中还有一些流言……”

    “流言?”

    “有人说……”张子默左右看了看,面露紧张,声音更低了,“有人说上次我天阳门遇袭之事,说不定就和这两家有关。”

    “嗯?”谢远一惊,愕然道,“不是逐日魔教吗?”

    这些时日闲暇之余,谢远也翻了翻以前的《青州志》,虽说对二十年前那一战有些语焉不详,但天阳门、浮光剑宗和龙虎山,却都是剿灭逐日魔教的主力无疑。

    也正是那风云激荡的一战,彻底改变了青州乃至整个极东之地的局势。

    三大顶级宗门的地位,也是自那时奠定。

    按照如此逻辑,假如逐日魔教死灰复燃,浮光剑宗和龙虎山与其也是死敌,又怎么会勾结在一起?

    “传言如此,谁知道呢!”张子默摇头,“上次遇袭,虽说内门没有被攻破,但在后山历练没来得及撤回的内门弟子也死亡了数十,其中甚至包括两个三才境的精英弟子,这可不是小事。

    偏偏这个时候有这样的流言传出,你琢磨一下,有意思吧?

    此刻三脉弟子聚集,若不是长老出面镇压,恐怕早就出事了,就算如此,内门如今也是剑拔弓张,风雨要来啊!”

    “……是‘剑拔弩张,风雨欲来’吧?”谢远嘴角一抽。

    “咳,反正就那个意思,妈的,你小子烦不烦,整天挑老子的语病!”

    谢远只好随他去,心中却是想到另一件事。

    上次他一直在疑惑,那一战对双方到底有什么好处,现在回想一下,似乎对方也没有真的攻破山门的意思,倒是在后山的精英弟子死了不少……精英……林清浅!

    谢远一惊,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什么了关键。

    如果那晚他没有出现,林清浅必定在劫难逃。

    对方的真正目标,莫非是林清浅……不,或者说是那些在万重山历练的内门精英弟子!

    三脉大比在即,若是天阳门精英弟子折损过多,尤其是林清浅这样的真正天才,是不是会对大比的结果有直接影响?

    这么说来,浮光剑宗和龙虎山就有极大的嫌疑,说不定对方只是故意打扮成了魔教徒,欲盖弥彰。

    是这样吗?

    “想啥呢!”张子默拍了一下谢远,“总之听你张哥的,这次还是别进内门了,不是什么好差事。”

    “他们内门弟子之间有火气,跟咱们这些外门弟子关系也不大吧?”

    “谁说的!”张子默白眼一翻,愤愤道,“累死累活伺候浮光剑宗和龙虎山这帮孙子也就算了,关键你还得小心羽羽,如踩薄冰,稍有不慎就要招来一顿打骂,人家奈何不了咱天阳门那些挑衅的内门弟子,对付咱们还不简单?”

    “这么跋扈?”谢远眉头一挑,“那我更得去看看了……还有,张哥,是‘小心翼翼’和‘如履薄冰’!”

    见谢远一溜烟的跑了,张子默愣了愣,随即大喊道:“哪个‘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