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十三章 第一个朋友
    “我真不是那个意思。”一处残破的屋顶上,鼻青脸肿的李晟讪讪道,“不是你说的,资源要懂得最大化利用吗,这叫什么‘资源整合’来着对不对?”

    “你还想继续体验一下社会的毒打吗?”谢远冷哼一声。

    李晟瞬间闭嘴,随即又有些不服气的咕哝道:“我已经有点气感了,咱俩谁先踏入一元境还不好说呢!”

    这分明是弱者最后的倔强!

    谢远懒得理他,我有挂,你有吗?

    “二狗,你的身体还是老样子吗?”谢远转头看向了旁边一直摸着脑袋傻乐的二狗。

    二狗明白谢远在问什么,点点头,脸上的笑容也黯淡了不少。

    谢远皱起了眉头。

    虽然没有什么“达则兼济天下”的高尚理想,但谢远还是想过帮助两人的。

    李晟……纯属资质太差,两年下来,谢远早已经放弃治疗了。

    明帮暗扶,他愣是无法凝结元力。

    其实这也没什么,青州亿万人口,可成修士者不足百一。

    没有那个资质,不如就当个普通人的好。

    娶妻生子,怡弄田园,慢慢变老,谁说这就不是另一种恩赐?

    至于二狗,谢远还真有些搞不懂什么情况。

    他虽然可以粗略的探查一下二狗的经脉,但毕竟没有真正的神识,也无法搞清楚二狗身体的症结在哪里。

    神识,唯有传说中的上三境强者才可以凝聚。

    现在的谢远还差了一截。

    从表面来看,二狗虽然有时候脑子不好使,但资质却没什么问题,甚至可以说极好。

    一身经脉,都处于半打开的状态,按照典籍记载,这是真正的天赐仙缘。

    换句话说,二狗本应该是那种在修行路上一日千里的绝世天才。

    但不知为何,二狗却始终无法修炼。

    无论是灵石还是丹药,一入体内便如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对此谢远也束手无策。

    “再试试吧。”沉默了一会,谢远将背上那个装着灵石的包裹递给了二狗。

    那日穿越而来,谢远一睁开眼就看到了漫天风雪。

    一道瘦弱的背影,正背着他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狂奔,要带他去三十里外的青牛镇上治病。

    高烧其实已经烧死了当时的谢远,带来了另外一个谢远。

    那是他初识这方世界。

    也就在同时,他有了第一个朋友。

    二狗愣愣的接过包裹,打开一看,他顿时一缩手,连连摇头道,“我不要!”

    “给你你就拿着,我既然能给你,就说明我自己还有。”谢远拍拍他的肩膀,“放心,我绝对比你多。”

    二狗闻言顿时安心了下来,嘿嘿傻笑着将包裹捂到了怀里。

    一旁,眼珠子早就瞪成了灯笼的李晟终于反应了过来。

    卧槽,我看到了什么?

    完整的灵石!

    这么多?

    当机立断之下,李晟来到了谢远面前,“啪”的一声单膝跪地,热泪盈眶的喊道,“义父!”

    “义子!”谢远笑眯眯的回应道。

    “好义父!”

    “好义子!”

    “义父啊……”

    “义子啊……”

    接连叫了几声,却始终见不到什么沉甸甸的东西落在自己手上,李晟脸色终于有些变了,忍不住问道,“说好的灵石呢?”

    “我没了啊。”谢远摊摊手无辜的说道,“刚才给二狗的就是全部了。”

    “啊,老子跟你拼了!”李晟悲愤欲绝的大吼一声,就要冲上来跟谢远拼命。

    谢远只是冷笑着看着他,一动不动。

    李晟发现自己连吓都吓不到谢远,心中顿时升起了浓浓的幽怨。

    你特么就不能跑几步吗!

    留点面子啊,哥?

    这时,一道身影跃上了屋顶,李晟看到有人来了顿时松了口气,若无其事的攀着二狗的肩膀就去旁边嘀嘀咕咕了。

    谢远也懒得管他,二狗虽然脑子不灵光,但也对李晟的套路基本免疫了,李晟能骗走三五块灵石就算他本事大。

    “张哥!”谢远对刚刚出现的张子默招呼了一声。

    “呼,敌人好像都退去了,内门的动静也渐渐变小了,应该没什么大事。”张子默擦了一把额头的血汗,关切道,“你们都没事吧?”

    “我们没事,倒是张哥你好像受了不少伤。”谢远瞥了一眼张子默身上的数道伤口。

    “都是皮外伤,不碍事,你张哥好歹在一元境停留了这么多年了,战斗经验还是有点的。”张子默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随即又低沉道,“我只恨我本事低微,不能保护更多人……”

    “死了多少?”谢远问道。

    “具体的还无法统计,但外门弟子近四百,刚刚你看到的基本就是全部了,或许有个别幸运儿躲了起来,但是……”张子默摇摇头,眼眶泛红。

    谢远也沉默了一阵。

    也就是说,外门死伤的人数超过了三百。

    此刻谢远才忽的意识到,空气中那浓烈的难闻气味来自何处。

    他倒是犹豫了一下是否要给张子默一些灵石或者一本战法典籍,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除了有更大的风险暴露自己,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帮助。

    靠张子默一人,能改变什么?

    路都是自己选的,今日死三百人,明日还是会有无数孩童少年踏入外门。

    他们真的不知道有可能会死吗?

    没有对错,活下来的人不会后悔,死的人也没法后悔。

    “一将功成万骨枯,或者说……一人登天万骨枯?”谢远摇了摇头。

    他看了一眼地上那十数具身穿赤袍的尸体,问道,“张哥可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来路?”

    “我不是太确定,不过看他们胸口的图案,似乎是……”张子默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似乎是来自传说中的逐日神教。”

    “逐日神教?”谢远皱眉,总觉得这四个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才记起自己以前看《青州志》的时候曾经读到过这个名字。

    “那个已经湮灭在青州历史之中的魔教?”谢远讶然,“不是说这个魔教二十年前就灭绝了吗?”

    “是这样没错,我也觉得奇怪,不过你张哥活了快四十年,还是经历过那段黑暗岁月末期的,应该不会认错这个图案。”张子默也很是纳闷。

    “哦。”谢远若有所思,但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管他什么神教魔教,死灰复燃也好,别有隐情也罢,反正和自己无冤无仇,这不是他该关心的问题。

    什么?

    你说谢远杀了对方三个四象境强者?

    不,分明是林清浅杀的。

    当时有好多凶兽都看到了,不信去问它们!

    在谢远想到林清浅的时候,正好听到张子默又感慨了一句:“当年带头覆灭魔教的林惊龙也是一代天骄,我还和他一起喝过酒呢,可惜了,现在也没多少人记得‘惊龙剑’的传说了……”

    “林惊龙?惊龙剑?”

    不知怎么的,谢远忽然想起了林清浅手中那把剑。

    她也姓林,有什么联系吗?

    靠,怎么又想起这个女人了……谢远眉头大皱,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