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十一章 孩子跟我姓可以吗
    确认那把长刀已经灰飞烟灭后,谢远心情很不愉快。

    话说自己从稳健作品得来灵感又耗费数月心血配制的“灭尽一切不留因果粉”是不是威力过于巨大了?

    虽然谢远不擅长炼器,但也知道星辰铁之珍贵,按理说变为灵器后应该更坚韧才对,怎么眨眼的功夫就没了?

    第一次使出“因果粉”的谢远不禁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剂量用的太多了,下次得注意才成。

    犹豫了一下,谢远放弃了再念上几十遍往生咒替他们超度的想法。

    这好像太过分了一点。

    谢远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看向了林清浅。

    总觉得这女人是故意的。

    就算被自己堵住了,事后还要说出来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存心添堵吗?

    可自己分明是救了她,她就算不感激涕零以身相许,也不应该扎心吧……女人真奇怪!

    算了,谢远也懒得想这些,将目光定格到了林清浅手中的长剑。

    这应该是谢远见过的最好的剑。

    光泽和质地,不知道超出那星辰铁打造的长刀多少倍。

    仅仅是盯着,就有些刺目。

    可以说若不是这把剑的加持,林清浅也许连一招都接不下。

    毕竟她只是三才境巅峰的修为。

    而且谢远刚才通过林清浅的手掌用过这把剑,虽然隔着一只手,但那剑上透露出的血腥气还是让他有些作呕。

    这是一把杀过无数人的剑。

    但林清浅身上却没有与之匹配的杀气。

    有点迷……

    谢远猜测这把剑的原主人应该不是她,不过谢远也懒得寻根究底。

    “惊龙剑……不能给你。”林清浅似乎从谢远的目光之中察觉到了什么,微微后退一步。

    “我好歹救了你的命,这剑再值钱,比得上你的命吗?”虽然谢远的本意不是如此,但林清浅眼中的警惕还是让他有些不舒服,因此谢远的口气也森冷了下来。

    “抱歉。”林清浅迟疑了一下,然后摇头。

    “如果我非要不可呢?”谢远上前一步,抓住了长剑。

    林清浅咬着嘴唇,手中却不肯松动丝毫,那漆黑的眸子就这样和谢远对视着,好似有几分倔强的味道。

    谢远更不爽了。

    其实他自认是一个儒雅随和的人,每天还会读书陶冶一下情操,甚少真的发怒,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谢远却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火气。

    “我……可以给你其他。”林清浅略微避开了谢远的眼神,低声道,“丹药、功法、灵石……”

    “我看起来像是缺这些东西的人吗?”谢远冷笑。

    林清浅瞥了一眼被谢远紧紧攥住的那个包裹,那里面装着刚刚摸尸得来的十几块灵石。

    “你什么意思?”谢远有点炸毛。

    林清浅不语,嘴唇咬得更紧,泛出丝丝血迹,和那苍白的脸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竟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不知是不是错觉,谢远还在那双眸子深处看到了些许雾气。

    谢远更郁闷了。

    搞什么啊!

    为什么会有一种在抢夺小朋友棒棒糖的罪恶感?

    还有,你这女人不是走高冷路线的吗,能不能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

    有些受不了的谢远手中一用劲,强行夺过了长剑,手指灵巧的在剑柄上一拨,那镶嵌其上的白色宝石顿时被剥离。

    “不许哭!”几乎是眨眼间谢远就完成了一系列动作,又把长剑塞到了林清浅的手上。

    林清浅眨巴了一下眼睛,脸上浮现些许意外。

    “救你一命,拿你一颗妖核不过分吧?”谢远恶狠狠的说道。

    林清浅看了一眼手中的长剑,失去一颗六品妖兽心核的惊龙剑煞气依旧,只是光芒黯淡了许多。

    心核到手,还是极其罕见的六品妖兽的心核,谢远也觉得心气顺畅了许多……该死,不要再想那把长刀了!

    “谢谢。”林清浅从愣怔中回过神来,轻声道。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江湖路远,有缘……卧槽?”谢远摆了摆手,正准备头也不回的潇洒离去,但是下一秒却是绷不住了。

    因为林清浅手中光华一闪,出现了一个小巧的宝箱。

    而那箱子里,赫然摆放着数十颗大小不一、闪闪发光的妖核。

    敏捷扑过去的动作暴露了谢远极不平静的内心。

    “你家做妖核生意的?”谢远很想这么问一句。

    还有,你有这么多妖核你早说啊!

    好似看穿了谢远在想什么,林清浅抿嘴道,“我不知道你要这个,我也忘了我还有一些积蓄了。”

    听听,这是人话吗?

    谢远嘴角一抽,忘了?

    故意的,这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谢远一眼扫去,五品的妖核七颗,四品的妖核十一颗,三品的可能不下二十颗,若是等价换算,价值起码超过了五万灵石。

    确定了,这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谁家里摆着几个亿还会忘记的啊?

    等等,谢远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这女人从哪里掏出来的箱子,还有那道光华……嘶,她有储物戒!

    谢远确定陈知秋都没有的东西,林清浅竟然有。

    谢远忽然有一种打劫她的冲动。

    “你家里做什么的?”谢远目光灼灼。

    “嗯?”林清浅一怔。

    “孩子跟我姓可以吗?”

    “啊?”林清浅微微张大了嘴巴,思维停滞了一瞬,模样竟有些萌。

    “第二个可以跟你姓。”谢远决定做出一些让步。

    “也罢。”见林清浅久久没有回应,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谢远遗憾的摇了摇头,从她手中拿走了两颗五品的妖核,转身就走。

    “你……你是谁?”如梦初醒的林清浅问道。

    谢远一直没有脱下斗篷,面目也是模糊不清,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甚至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

    “我?”谢远摆摆手,哈哈笑道,“一个来自遥远国度的靓仔罢了。”

    笑声还在林中回荡,人已经眨眼不见。

    靓仔?

    林清浅有些茫然。

    过了一会,林清浅恢复了平静,她摊开了一直低垂的手掌,只见掌心中,赫然躺着一块造型古朴的令牌。

    令牌背面是鼎炉模样,正面篆刻着两个大字:“田幸。”

    又抬头看了一眼谢远消失的方向,林清浅秀眉微蹙,若有所思。

    轰隆!

    还没等林清浅想明白,天阳门的方向陡然燃起了惊天火光,那激荡的天地灵气便是相隔十里也能清晰感觉到。

    林清浅脸色微微一变,快速换了一套衣裙之后提剑疾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