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十章 何处染尘埃
    这里的地势很奇怪。

    一片陡坡从斜刺里延伸出,在那古老的苍翠树木掩映下,刚好在下方形成了一块凹地。

    但若是不走到极近的地方,甚至不拨开那些丛木,根本就不会发现这其中还另有一片小天地。

    这是一方不过数丈方圆的清泉。

    水中雾气缭绕,在月光的渲染下,犹如梦幻。

    沿着岸边,长满了一圈红白相间的不知名植物,给这孤寂的清泉添了几分色彩。

    此刻一只伸出来的枝桠上,挂着一件雪白色的长裙。

    雾气升腾之中,隐约可以看到一道人影仰卧在泉水中,黑发如瀑一般散开,只有精致的面容漂浮在水面上,随波荡漾。

    林清浅怔怔的注视着天上的明月,漆黑的眸子好似没有焦距,表情无意识之中透着些许柔弱。

    良久,她忽的眼神一动,无声息的坐直了身体。

    林中依旧一片寂静,但她心中却浮现了一丝不安。

    修炼到三才境之后,天地人相通,冥冥中总会对一些事物有所感应。

    没有丝毫犹豫,林清浅越水而出,右手顺势一扯,将长裙裹在了身上,一抹寒光乍现,一柄样式狰狞的长剑已然在手。

    长剑闪烁着淡淡的红光,剑柄上还镶嵌着一颗白色的宝石,光辉流转。

    剑一出,好似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不少。

    这一切都在无声中完成,面容恢复冷肃的林清浅也没有说话,只是赤足点着枝桠,静静的等待着。

    林中之人似乎知道已经暴露,渐渐的不再隐藏,“哒哒”的脚步声逐渐清晰起来。

    眨眼间,三道身影在不同方位出现,围住了林清浅。

    赤色长袍、白色面具。

    除了体形不一,三人装扮却是一模一样,在胸口处还统一绣着一个奇怪的图案。

    一截好似牙齿一样的东西,捅穿了一轮太阳,那图案栩栩如生,好似在滴血。

    “杀!”

    没有任何的交流,只有一道机械似的低语,三人长刀出鞘,一出手就带起浓烈的杀气。

    林清浅只在看到三人胸口图案时略微有些失神,但很快也是眼神一冷,手中元力激荡,一道月牙似的剑芒斩出,向三人横扫而去。

    轰!

    剑芒和刀芒相撞,散发的劲气瞬间将周围十丈的树木尽数摧毁,漆黑的夜色也被照亮了一瞬间。

    闷哼声响起,林清浅落入了水中,又连退数步激起了大片水花才停了下来。

    她脸色苍白,一丝血迹自嘴角流下。

    三人,俱都是四象境修为,比她要强横太多。

    为首之人,更不是初入四象。

    必杀之局!

    林清浅抿紧了嘴唇,手腕一动,剑光惊天。

    体内的元力,也在沸腾。

    她知道自己撑不过第二招了,那不如……玉石俱焚!

    围杀的三人默契的往后退去,并没有迎接她拼死一击的打算。

    “唉,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就在这时,一道无奈的叹息声响起。

    林清浅愣怔,三个赤袍人却是警惕。

    “撤!”

    仅仅是犹豫了半息时间,为首之人吐出一个字,转身就跑。

    来人无声无息,只能说明比他们强,不,强得多。

    哪来的什么“不见棺材不落泪”,能活着修炼到四象境之人,没有蠢货。

    “靠,害我沾染是非,还想跑……算了,尽量少沾染一点吧。”

    当林清浅回过神来的时候,一道身影贴了上来,她的手腕已经被人握住。

    “借你长剑一用!”

    话音未落,一道无比炽烈的剑芒已经吞吐而出。

    黑夜,彻底亮了。

    一切说来话长,不过发生在瞬息间。

    其中一个赤袍人只是堪堪转身,剑芒已至。

    噗嗤!

    连同手中横举的长刀,赤袍人一分为二。

    谢远借用林清浅的手斩出这一剑后却是看都没看,揽住了林清浅的腰,脚下一动,已经朝着第二道身影疾掠而去。

    快,无以伦比的快!

    甚至没有残影,恍若瞬移一般,谢远眨眼出现在十丈开外。

    看到谢远的速度,不仅第二个赤袍人止住了脚步,就连最先逃跑的为首之人也停了下来,全身元力沸腾,回身一刀斩出。

    “爆!”

    伴随着接连两道怒吼,一前一后两道璀璨光华在林中升腾而起。

    两个赤袍人毫不犹豫的自爆了手中的长刀。

    兵器,经过修士元力的不断淬养之后,可成灵器。

    自爆灵器,杀伤力极大,但自身也会重伤。

    两个赤袍人爆了兵器之后完全没有停下来看结果,而是一东一西转身遁逃,全身元力疯狂燃烧,只会更快一点,再快一点。

    爆炸中心,谢远有点手忙脚乱,毕竟第一次杀人,没想到这些人都这么果决。

    自爆灵器,元力燃烧,全是拼命的招数。

    “妈的,还是得亲自动手啊!”谢远有些懊恼的看了一眼分开遁逃的两人,不得已之下放开了身前的林清浅。

    林清浅微微喘息,眼神却是异样,刚刚明明也是你动的手啊。

    “还看个锤子,快追啊!”谢远瞪了一眼林清浅,脸色不善道,“你不会连一个残血都杀不死吧?”

    不再废话,谢远脚下一动,三息之后追上了那燃烧的身影,一掌拍出,已经毫无抵挡之力的赤袍人瞬间气绝身亡。

    谢远提着尸体折了回来,又等了一会,才看到林清浅提剑折返。

    “尸体呢?”谢远皱眉。

    林清浅一怔,二话不说的转身就走,过一会提着一具残破的躯体又走了回来。

    谢远将三具尸体放到了一起,开始摸索了起来。

    “搞什么,三个人加起来就十几块灵石,就这还四象境高手?”很快,谢远无力的叹息了一声。

    其实谢远最想要的是一个传说中的储物戒,为什么这种明明在普通玄幻小说里烂大街的玩意,在这里却那么难找?

    空间系魔法真的很高级吗?

    不高级吗?

    高级吗?

    谢远有点混乱。

    抬起头,见林清浅目光奇异的注视着自己,谢远和她对视了那么三秒钟,然后转过目光,“……把衣服穿好。”

    林清浅不动声色的将腰间滑落的长裙整理了一下,耳根略微泛红,终于开口道:“你……”

    “别说话,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今天没有人出现过,如果有,那也是你凭借一己之力反杀三人,记住了吗?”谢远堵住了她。

    这种统一服装统一图腾的杀手,一看就是有组织有后台的,谢远可不想招惹麻烦。

    若不是因为看到了林清浅手中的长剑,谢远很可能根本就不会出手。

    “……”林清浅默然,见谢远将那些灵石收好,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其实……”

    “停!”谢远不想听她说什么,更没有什么兴趣了解这三个人的身份,手脚麻利的摸完尸后,谢远将三人堆在了一起,掏出了一个小瓶子,在三人尸体上撒了一圈。

    接着,谢远又掏出一个水壶,往下一倒,随着“轰”的一声,三人的尸首快速灼烧了起来。

    只是顷刻间,三人的尸体连同一切,都化为了虚无。

    “其实剩下的那把刀很值钱,是星辰铁锻造,或许能卖上万灵石。”不知道是觉得气氛太诡异,还是没忍住,林清浅终归是轻声说了一句。

    谢远身躯一僵。

    “……呵呵,你以为我会不知道吗?”谢远嗤笑了两声,脚掌却是在地上划了划,试图找到一些残留。

    上万灵石!

    开什么玩笑啊?

    他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很多很多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