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九章 秦时明月汉时关
    藏书阁门口。

    余涛背负双手站立着,那张僵尸脸格外阴沉,来往弟子都是匆匆而过,又有些奇怪余执事为何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一旁负责登记的两个内门弟子也是大气都不敢喘。

    这时,一道肥胖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径直向门口走来。

    “田幸!”余涛不知道为什么田幸花了那么长时间才出现,但他已经憋的快爆炸了,刚才一时失神之下让田幸溜了进去,余涛决定先声夺人,不再给田幸开口的机会。

    “哼……”

    然而,余涛刚刚吐出一个字就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谢远怀里那一堆闪闪发光的玉简。

    “你……你上了四楼?!”余涛满脸震惊,声音因为扭曲而变得尖锐。

    这怎么可能!

    四楼,需要四象境的修为啊!

    周围不少人也震惊的看了过来。

    “哦,禁制好像坏了,我随便试了一下就上去了。”谢远面不改色。

    “禁制坏了?”余涛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脸色大变,拔腿就往楼上走。

    四楼还好,五层可不是对任何人都随意开放的,绝不容有失。

    “快,我有急事,麻烦帮我登记一下。”谢远将手中玉简统统递给了那两个还在愣怔的内门弟子。

    “可是……”

    “十息之内登记完,一人一枚淬元丹,回头到大鼎峰找我,我田幸若背信弃义,猪狗不如!”谢远语速极快,脸色郑重。

    两人对视一眼,二话不说开始了登记,手指都化作了残影。

    于是当余涛面带不解的下楼时,只看到了那肥胖又不失灵活的身影在门口一闪而逝,眨眼不见了踪影。

    “田幸,这次你若再敢逾期不还,我必定扣光你今年的贡献值……不,还有明年的!”

    一道带着些许不甘的怒吼声远远的从藏书阁传了出来。

    “这次好像真的会把这胖子坑惨啊!”

    已经走远的谢远摸了摸鼻子,许久没有动静的良心终于有点痛了。

    “也罢,若是能炼制出升元丹,回头送他一颗吧。”

    升元丹,不属于常规资源,以林清浅之地位尚需要自己炼制,虽然自己炼制的丹药效果会更好,但也可见其难得。

    谢远琢磨了一下,寻常内门弟子一月可得贡献值一百,胖子是亲传,或许能有个三五百。

    一颗“淬元丹”大概价值一千贡献值,那么“升元丹”怎么也该值个一万吧?

    今年已经过了大半,就算加上明年一年,一颗“升元丹”的价值应该也足以抵扣他损失的贡献值了。

    这么说来,其实胖子还赚了,而且是躺赚。

    “我真是个好人啊!”

    谢远感慨了一句,脚步越加轻快起来。

    ……

    与此同时,内门深处一片粼粼湖泊旁。

    哗啦!

    一个肥硕的身影从水中探出头来,没有管手中那挣扎跳动的鲤鱼,只是满脸狐疑之色的揉了揉鼻子。

    奇怪,莫名的想打喷嚏是怎么回事?

    自己什么修为,难不成下个水还会感冒不成?

    “不过今天的灵湖水好像是有点凉,总觉得身上阴冷阴冷的。”

    抹了抹手臂,田幸摇摇头,又扎进了湖水之中。

    一条铁定不够吃,怎么也得逮他个三五十条再说!

    ……

    当谢远回到外门时,天色已经向晚。

    他抬头瞥了一眼那近乎血红的残阳,忽的有些出神。

    这方世界也有太阳,是平行时空吗,还是另一颗恒星?

    将手中的木桶放下,谢远感觉到了孤独。

    是的,孤独。

    他不知道别人穿越的时候会不会这样,但他对这个世界其实没多少认同感。

    接纳了记忆就可以自然而然的融入吗?

    反正谢远做不到。

    这具躯体没有什么苦大仇深的前尘往事,这方世界的父母也不过是普通的农民,而且健在,谢远见过两次,却也找不到什么血浓于水的自然代入感。

    常常午夜梦回,谢远怀念的还是特蓝星吃货共和国的一切,游戏、火锅、操碎了心的父母、买房子的渴望……只是让谢远有些悲伤的是,那些记忆的确在渐渐模糊。

    拼命的修炼,恨不得利用每一分资源,不断的保持低调……那只是一种求生的本能罢了。

    当谢远回过神,他自嘲的笑了笑。

    “妈的,看来我心底始终是有点慌啊,矫情!”

    批判了自己一句,谢远跳进了井里。

    半个时辰之后,一道身穿斗篷看不清面目的身影又从井里跳了出来,直奔后山而去。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漆黑。

    ……

    万重山很大很大,天阳门占据的,不过是一小块地方罢了。

    以天阳门为中心,方圆百里的山林被天阳门统称为“后山”。

    大概就意味着,这片区域没有什么大的危险存在,可以供天阳门弟子自由活动。

    当然,危险都是相对的。

    实际上万重山真正的主人永远都是那些无穷无尽的凶兽。

    凶兽中的王者,即为妖兽。

    妖兽分九品,对应着人类修行的九大境界。

    后山,只是意味着没有妖兽的固定栖息地罢了,实际上后山的妖兽并不少,有的从更深处而来,有的是本土凶兽进化而成。

    每年陨落在后山的内门弟子,总会超过两位数。

    不过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生死有命,倒也没有谁看不开的。

    光靠门派给那点资源,想要出人头地纯属做梦,更多的还是要依靠自己去争。

    幽深的山林之中,披着斗篷的谢远漫步而行。

    后山他也来过不少次了,有两次还是和李晟一起,不过李晟最多也就只敢走到十里处,倒是谢远,对后山的环境已经差不多摸了个透。

    “要找到两枚五品以上妖兽的心核,还真不是一件易事。”谢远叹息。

    他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毕竟后山经常被天阳门清理,遇到五品妖兽的概率太低,甚至,如果最后实在找不到,谢远可能要踏出后山的范围。

    “也不知道我以前留下的那些种子,有没有成长起来的,哪怕一两头也好啊!”

    谢远有些头疼,虽说妖兽记仇,但毕竟时间太短,他也没有什么把握。

    “闲来无事,不如读书。”

    随手敲爆了一头凶兽的脑袋,谢远心念一动,手中一本书籍已经呈现,蒙蒙光华亮起,映照出去,倒也省得谢远再探路。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喃喃低语响起。

    谢远读着诗,踏夜而行。

    步伐不快,却是一步一丈。

    不时有凶兽扑杀上来,在月下激起朵朵血色。

    嗯?

    堪堪读到《相思》的“红豆生南国”,谢远皱眉抬头。

    前方,似乎有什么奇怪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