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七章 好人田幸
    告别了陈知秋,谢远开始干活。

    与其他山峰相比,望秋峰的建筑群并不算太大,有人居住的地方更少,谢远清扫起来也颇为轻松。

    堪堪中午时分,谢远清扫完毕,来到了储藏室前。

    “谢家小子,来了?”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看门的是一个身穿灰衣的糟老头子,谢远也见过许多次了。

    修为不详,不过应该不是太强。

    实际上也无人会来这里偷东西,就算得手了,又能跑到哪里去?

    “只剩储藏室没有清扫了,另外,七长老赏赐了我两块灵石。”谢远丢了一壶酒过去,“您老慢用!”

    “还是你小子懂老头子我!”糟老头笑眯眯的接过酒壶。

    酒不是好酒,毕竟是李晟给谢远的。

    但内门禁酒,所以任何酒都是好酒。

    “两块灵石是吧?”老头灌了一口酒,眯眼道,“你走的时候直接拿走吧。”

    谢远笑了笑,拎着扫帚和木桶进了储藏室。

    储藏室不大,除了一些丹药典籍以及兵器,就只有角落里一字排开放了十数个巨大的箱子。

    天阳门真正的好东西都在主峰的万宝阁内,这里的储藏室只是摆放些寻常宝物罢了。

    谢远没有看其他东西,来到了那一排有些沾灰的箱子前。

    打开其中一个箱子,顿时有蒙蒙的光华亮起,只见其中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上百枚灵石。

    灵石,不仅是修炼必需品,也是通用货币。

    万重山之内有灵脉,这是天阳门立宗的根基。

    谢远不知道七长老每个月能得到多少灵石,又消耗多少,但这储藏室里的箱子却是越摆越多。

    显然弟子最少的望秋峰,在灵石的需求上并不大。

    “这些资源,都浪费了啊!”谢远喃喃道,手腕一翻,手中出现了一片寒光森森的刀刃。

    拿起一块灵石,谢远手中元力涌动,刀光纷飞。

    片刻后,那六边形的灵石被切割了一圈,变成了一个稍小一些的六边形。

    将切下来的残破灵石放到一边,谢远又拿起了第二块灵石。

    第三块,第四块……

    短短一会儿,整个箱子里的灵石都被谢远削了一圈。

    将灵石重新摆放进箱子里,一眼看去依旧是整整齐齐,毫无毛病。

    “我如今学会了‘吞噬’秘法,倒是可以就地消耗一些,这样也能带走更多。”沉吟间,谢远有了决定。

    边嗑灵石边干活,一炷香的功夫,储藏室已经清扫完毕。

    “嗝!”打了一个饱嗝的谢远,有些无奈。

    偏偏他到了晋级边缘,体内的元力已经接近饱和,淬炼肉体更消耗不了多少,这才堪堪将所有灵石碎片嚼完,就已经吃不动了。

    “罢了。”谢远回到箱子前,重新打开了一个箱子。

    唔……这个好像之前切过了。

    换了一个箱子,谢远掏出刀刃又如法炮制了一番,将切割下来的碎片打包装好,放进了木桶中,又重新开了个箱子,取了两块完整的灵石。

    做完这一切,谢远伸了个懒腰,拎着东西出了储藏室。

    “李老,弟子已经打扫完毕,您要不要进去清点一下?”

    “去吧去吧,回头再说,老头子心中有数,难不成你小子还敢多拿走几块灵石不成?”还在院中独酌的老头摆了摆手。

    谢远一笑,又微微躬身,这才出门而去。

    路过半山腰的果园时,谢远顺手摘了几颗半生不熟的果子,这才下了山。

    “虽然尚未熟透,药力一般,不过毕竟不是主材,凑合着用吧。”看了一眼手里的几颗仙果,谢远盘算了一番。

    接下来再拿到丹方,然后去后山杀两只妖兽,就可以正式开始炼丹了。

    “若是可行,今日将丹方也拿到手吧,免得再跑一趟。”

    有了决定,谢远在内门游荡了一番,很快拦住了一个身穿紫金道服袖口有鼎炉图案的青年。

    “敢问这位师兄,可是大鼎峰之人?”

    “何事?”青年皱眉扫了一眼谢远。

    “打扰师兄了,请问师兄可知道田幸师兄在何处?”谢远恭谨道,“弟子有些紧要事务要找他。”

    “你说田师兄?”青年挑眉,思考了一下摇头道,“早上晨课结束,他好像与几位师兄弟去灵湖捉鱼去了,你要寻他,今日怕是难见。”

    “这样吗,弟子明白了,多谢师兄!”

    青年没有再理会谢远,径直离去。

    谢远也不在意他的态度,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就足够了。

    灵湖在天阳门边缘地带,接壤后山禁地,百里之遥,田幸去了那里,恐怕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又去抓鱼,这胖子……倒是个奇葩。”谢远失笑。

    灵湖之鱼,常年被灵脉浸染之下,味道极其鲜美,不过对修炼作用寥寥,且极难捕捉,少有弟子为了口腹之欲专门跑那边去抓鱼的。

    谢远找了一处公共茅房……别质疑为什么修仙门派还有茅房,不拉屎的都是仙人,这不还在成仙的路上吗?

    可能只是频率和数量的问题罢了。

    从小背包里拿出一块镜子,又掏出一些瓶瓶罐罐,谢远开始了忙碌。

    化妆术并不单纯是化妆术,“精通”级别的化妆术其实已经可以易容了。

    前世一些网红想变谁就能变谁,谢远自然不可能连她们都比不上。

    修士抵达两仪境之后,体内元气形成两极循环,鼓荡气血之下,改变形体更不是什么难事。

    谢远将身上的外门道服反过来,变成了一件袖口镶鼎的紫金道服。

    将东西都塞到怀里,不多时,一个满面油光的胖子就出了茅房,晃悠着朝天阳门的主峰走去。

    “见过田师兄!”

    “田师兄好!”

    “师兄今日真精神!”

    一路上,恭敬的问候声不断。

    田幸修为一般,但作为大鼎峰亲传,地位却是着实不低。

    “田师兄,师弟有一个炼药上的问题想要请教,不知道师兄是否能指点一二?”一个貌似萌新的内门弟子拦住了谢远。

    一些资历老的弟子都等着看笑话,谁不知道大鼎峰田胖子说话最难听,基本无人会去找他请教问题。

    “说来听听。”

    “是这样的……”

    “哦,你这个问题很简单,先这样,再那样,然后这样,懂了吗?”

    然而在一干人等愣怔之中,田幸竟然真的为那个萌新解了惑,而且态度平和,全程没有半句嘲讽。

    “田师兄,好人啊!”

    看着那萌新满脸激动的远去,众人对视一眼,有些懵逼。

    田胖子……转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