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四章 炸炉的女人
    处理完一切,回外门的路上,李晟表情诡异,几次欲言又止。

    “谢……”

    “不管你想说什么,都闭嘴。”

    谢远丢了一块残破的灵石过去。

    李晟果然闭嘴,表情也正常了许多,还不断喃喃道,“今天好累啊,都不太记得做过些什么了……啊,二狗好像约了我今天吃烧鸡,我先走了!”

    看着李晟哼着小调远去,谢远不由摇头。

    八成又去找二狗炫耀今天的收获了!

    就知道欺负老实人。

    话说回来,外门其实都是些苦哈哈。

    李晟是孤儿,他口中的二狗,也是贫困人家出身,被父母丢进仙门求一口饭吃。

    除了少数通过上供获取机会的富家子弟,大部分人进入仙门都是在玩命。

    超过五成的死亡率,这就是天阳外门。

    没有再多想,早已变得淡漠的谢远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七拐八拐的绕到了外门的一处偏僻地带。

    周围是一片残壁断垣,这里属于外门的荒废区域,曾被凶兽袭杀过。

    在谢远面前,有一口干涸多年的枯井。

    “出来吧,我看见你了。”

    谢远不动声色的等待了片刻,见始终毫无动静,这才轻轻一跃,落入了井中。

    枯井中昏黄一片,但谢远眼睛却似有微光亮起,纤毫毕现。

    走到一处被落叶堆积的角落,将枯叶扫开,谢远又脚上微微一震,便有大片的泥土被掀开,露出了一块圆形石头。

    将那上百斤沉的石头拨开,一个洞口便露了出来。

    谢远钻入其中,石头合拢,片刻后,黑暗被烛火驱散,出现在眼前的是一间三丈方圆的密室。

    四周墙壁上,有三面贴满了密密麻麻的纸张,上面写满了各种字符,偶尔还有些令人看不懂的怪异符号。

    剩下的一面,则是挂着一块形如黑板的东西。

    除此之外,角落里还有个支架,上面摆了不少瓶瓶罐罐。

    在房间的正中,则是一方形状有些奇怪的鼎炉,那模样,就好似几块碎片被人硬生生捏合在一起一般,十分丑陋。

    谢远来到支架前,将肩膀上的包袱卸下,解开,里面都是今天在垃圾场的收获。

    灵石灵果被谢远单独拿出,剩下的则是分门别类的整理起来。

    “石墨草,可惜只有半束,长得倒是挺像特蓝星的含羞草……”

    谢远自语着,将手中那呈黑紫色的小草捏碎,残余的汁液流淌进了一个尚有剩余的白色小瓷瓶当中。

    “百叶花。”

    “龙涎粉……这个不错,倒是能直接用。”

    一样样,或捣碎,或入水,谢远慢慢整理着。

    不知过了多久,包袱中只剩下最后一样东西,一件天青色的肚兜。

    谢远没在意那肚兜上隐隐残余的淡香,只是盯着那块褐色的污泥。

    肚兜材质不凡,寻常泥土根本不可能沾染其上,根据气味来辨别,这所谓的污泥其实是丹泥。

    至于为何丹泥会粘在贴身小衣上,也很好解释。

    不管是谁在炼药,唯一的可能就是……她炸炉了。

    ……

    与此同时。

    天阳内门,大鼎峰上。

    大鼎峰是天阳门三长老莫闲的道场,如在云中,仙气飘渺,偶有丹香外流,百里生香。

    今日正值莫闲讲道,凡是贡献值达到一定标准的内门弟子皆可来听道。

    此时那明亮宽阔的主殿之内,济济一堂,上百内门精英聚集此地。

    “自有修行一道,便有炼药一道。

    人力有时尽,丹药却可逆天。

    今日开堂讲道,尔等疑惑,尽可提来……”

    大殿前方,一个黑发老头高坐主位,虽胡子邋遢,气质却是不凡,笑容和蔼。

    “三师叔祖,我有一惑!”话音落,便有一个俊朗少年迫不及待的躬身问道。

    “且说!”莫闲淡淡道。

    “炼药书籍千万,各类丹方又有千万,且同一种丹药又有不同手法十数种,弟子越是求索,越感迷惘,炼药一道知识如此浩瀚,当真是弟子可以掌握吗?

    弟子苦学炼药术七年,如今炼制一枚区区破元丹竟也时常失败,是否弟子无此天赋?”

    不少人闻言也专注的看向莫闲,显然有着同样的疑惑。

    “青木,你来答。”莫闲淡淡一笑,却是随手一指落座前排的一个中年男子。

    被唤作青木的男子正是早些时候在垃圾场训斥田幸之人。

    大鼎峰首席,张青木。

    “是,师尊!”张青木行礼,随后朗声道,“我修行炼药之术八十载,前后阅览典籍不过百,掌握丹方药方不过二十!”

    “什么!”

    不少人哗然。

    张青木可被称作天阳门炼药第二人,在众人想来,自然是博览群书,哪知对方看过的典籍竟不过百?

    即便是刚才问话的少年,修行七载,看过的典籍也超过了这个数量。

    “这……这是为何?”

    不少人已经隐约明白,但刚才问话的少年仍在迷茫。

    “炼药一道,首重基础。”张青木面无表情,“你若能将九本入门典籍吃透,无需丹方,也可轻松炼制破元丹!”

    少年呆滞,随后若有所悟,赶紧行礼退下。

    又有人想要起身询问,却是猛然被同伴拉住了手臂。

    这人一怔,随后看到前方一道倩影缓缓起身,顿时醒悟,赶紧坐了回去。

    林清浅!

    大殿中都安静了下来。

    即便嫉妒,这世上,也有许多人生来便是焦点。

    比如此刻走出座位的这个高挑女子。

    眉似远山不描而黛,唇若涂砂不点而朱。

    除了人如其名,气质略显清冷,可以说几近完美。

    “林师姐是宗主亲传,一贯神龙见首不见尾,今日怎会来大鼎峰?”

    “我倒是听说昨日夜间,林师姐……咳咳,好像炸炉了……”

    “这倒是真的,当时我恰好路过清浅山,看到火光了,势头不小。”

    “呃,纵然林师姐天资无双,但并未专修过炼药之术,炸炉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据说,林师姐炼制的是淬元丹。”

    不知是谁幽幽说了一句,满场皆惊。

    破元丹,可凝元力,寻常凡俗百姓梦寐以求之物,食之,晋入一元境、踏上修途的把握大增。

    淬元丹,则是下三境破关专用!

    何为下三境?

    已知的修炼境界分九重。

    一元、两仪、三才,是为下三境。

    淬元丹则是用来破除下三境之间关卡瓶颈所用,效果极好,比如一元破两仪。

    但淬元丹的炼制难度,比破元丹还要高数倍。

    “林师姐又要突破了?莫非是晋入三才境?”

    “天呐,她才修道十年吧!”

    “诸位,重点不应该是她在修为突飞猛进的同时,竟还有余力钻研炼药之术吗?”

    “而且竟已开始接触‘淬元丹’的炼制,恐怖如斯,我不如矣!”

    身穿白色衣裙的林清浅对后方的议论和哀叹恍若未闻,躬身冲莫闲行了一礼,“清浅见过三师叔!”

    “清浅啊,你可是许久没来三师叔这里走动了。”莫闲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日夜苦修,空闲极少,三师叔见谅。”林清浅轻声道。

    “你年岁尚轻,不必给自己太多压力,有些事,欲速则不达啊。”莫闲对林清浅的冷淡并未在意,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林清浅颔首,却是没有接话。

    莫闲心中一叹,也没有再多说,恢复了笑容道,“你今日登门,有何疑问,可是为丹药炸炉一事而来?”

    “不错。”林清浅点点头,径直道,“我已尝试数次,均是失败,有些疑惑想要请教三师叔,按照丹方所说,最低两枚三品妖兽心核为引……”

    随着林清浅的叙说,除了少数几人,大部分人都是一头雾水。

    不对啊!

    淬元丹需要用到三品妖兽的心核吗?

    而且还是两枚?

    有那么高端吗?

    须知三品妖兽对应的就是三才境的修士,可想而知有多生猛。

    “一群白痴!”一个躺在角落里不知道吃什么吃得满嘴流油的胖子,可能是实在听不下去了,不屑道,“狗屁的淬元丹,这是升元丹的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