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下无敌从读书开始 > 第一百五十章 考古(求订阅啊)
    少女面目清秀,眉眼婉约,被谢远扼住喉咙先是一怔,随即面露惊恐之色。

    “大人,别杀我……”

    “回答我的问题。”

    谢远释放威压,压住了水中两个企图逃跑的女子,冷漠道。

    “我叫汀儿,是……是镇守使大人的侍婢,她们两个和我一样……我,我们都是青州城普通人家出身,被抓来这里的……”

    少女结结巴巴的说道。

    另外两个女子口不能言,但也是连连点头,眼中露出祈求之色。

    “这方天地中还有些什么人?”谢远接着问道。

    “除了一些妖兽就没,没了……”

    “就你们三个人?”谢远脸色一冷,“你确定?”

    “汀儿不敢欺瞒大人……除了最深处的‘无量殿’我们没有进入过,其他地方确实没有人了……”

    谢远闻言不禁皱眉。

    他虽然不是什么白莲花,但滥杀无辜的事情也干不出来。

    只是谢远略略觉得有点奇怪,但一时间又想不出哪里奇怪,至少在他神识探查之下,这三个女子看起来都很正常,只是体温很低。

    想了想,谢远放开手掌,“你们对这小无量天应该很熟悉吧,给我带路……若你们没有说谎,我可以带你们回青州。”

    “谢过大人!”三人齐齐低头致谢。

    “把衣服穿好。”谢远又多说了一句。

    水中的两个女子闻言也披了一层薄纱,比没穿也强不了多少,谢远又皱了皱眉,不过三人好似的确没有多余的衣服,他也就不再理会。

    谢远虽说是让三女带路,但他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的任由三人带领。

    带路只是一种试探罢了,而谢远的神识却是一直没有放松过。

    又走过了数座大殿,三女倒的确尽心,哪里是存在灵髓的地方,哪里栽种了一些灵植,都一一给谢远指明。

    虽然只是一些零散的收获,但胜在品质不错,谢远还是满意的。

    而且到现在都没看到季有德的宝库,如果季有德真有什么秘宝存放在这,那多半是在最高处的那无量殿之中,谢远倒也不是太着急。

    他必然要先把整个小无量天都探查清楚,才会去那最后的大殿。

    “大人? 前面就是藏书阁? 存放了镇守使大人收集的许多典籍。”

    汀儿停下脚步,指着前方一处缭绕在云雾中的两层小楼说道。

    谢远微微点头? 正要迈步而入? 自藏书阁之后忽的蹿出了两头妖兽。

    妖兽好似大蛇,十丈大小? 背生双翼,竖立的双瞳凶光闪烁? 嘴巴张合之间腥风扑面。

    “葵蛇?”

    谢远眼睛一眯。

    这算是极东之地比较常见的妖兽? 不过一般的葵蛇也就是三品妖兽,眼前这两头多半是葵蛇之中的王者,修为已经接近六品。

    不过很快,两头葵蛇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又低低的伏下了身躯? 任由四人走了过去。

    谢远一怔,随即让三女在外等候,他直接走进了藏书阁。

    藏书阁一层除了一处喝茶的地方,还有数排书架,谢远一眼扫去? 基本都是各种功法战技。

    这些功法战技虽然琳琅满目,看上去不下百门之多? 但谢远却没有什么兴奋的感觉。

    他有“吞噬”体质,修为进境基本没有瓶颈? 功法对他无用,至于战技……一般而言? 压箱底的战技只怕也不会放在这种地方。

    毕竟? 这里是私人领域? 不像天阳门,还需要传承弟子。

    果然,谢远翻阅了一圈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对他有太大吸引力的战技。

    储物戒中还躺着一块据说记载了七十二种神通的遗刻没来得及参悟,谢远倒也不是太在意,随便挑了几样算是不错的准备带回天阳门,他转身又上了二楼。

    二楼只放置了一排书架,其中零散有典籍数十本,玉简一块。

    这些典籍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但谢远随手拿起一本后却是瞬间眼睛一亮。

    《青州通鉴》!

    四个大字吸引了谢远。

    这本《青州通鉴》谢远之前在天阳门也看过,但是厚度却显然不如手中这本。

    因为种种原因,整个极东之地的历史其实都是残缺的,这一点谢远之前就有察觉。

    完整的历史只记载了二三十年前,也就是逐日魔教的统治末期,林惊龙开始崛起之后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

    而更早的历史,哪怕是逐日魔教统治时期的历史,却出现了不少断层。

    天阳门号称建宗千年,但直到百年以前,在极东之地都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宗门,门派记载的东西相当有限。

    至于更久远的历史,追溯到近千年甚至是所谓的上古时代或者说神魔时代,流传下来的更是只有只言片语。

    谢远又看了看书架中其他书籍,全都是各种奇闻秘史,年代各不相同,甚至有石刻的远古典籍。

    按捺不住好奇心的谢远,用神识瞥了一眼外面安静等候的三女,见没什么动静,他便席地而坐,摸出了一壶茶,开始翻阅起来。

    很久以前,谢远就有感觉,极东之地的天好像蒙了一层大雾,掩埋了太多的真相。

    谢远知道的越多,反而越加茫然。

    今日,或许他能找到一些答案。

    ……

    谢远的神魂强大,读起书来自然极快,小半个时辰未到,除了那单独放置的玉简,所有典籍他都已经看了一遍。

    此时谢远合上最后一本名为《神魔后志》的残缺典籍,眼中遗留着思索之色。

    若按时间来排序,再综合谢远从这些典籍之中得到的信息,那他现在认知的极东之地的历史大概是这样——

    很久很久以前,具体多久谢远也不太知道,姑且称之为上古时代。

    神魔主宰一切,人类如奴仆,侍奉神魔。

    谢远还看到了关于一种力可拔山、喜群居、被所谓“神主”收为近卫的种族,名为“河神”一族,倒是跟源地之中的巨灵神一族很是相似。

    而当时那名为“炽”的巨灵神,曾说他沉睡了千百年,而千百年前那位神主还在。

    但源地的时间流速和外界不一样,谢远进去不过三天,外界已经过了月余。

    若从这个角度来说,那“炽”很可能并没有说谎,而神主存在的岁月,很可能是数万年之前。

    可惜的是,虽然这藏书阁二层中有不止一本典籍都提到了那位神主,但却没有一本记载了姓名,似乎都在避讳什么。

    神魔时代是如何衰败的谁也不知,历史在这里又断层了,只知道前一夜天地变色,斗转星移,还下了一场陨石雨。

    神魔时代之后就是百族时代,有一个叫“祖地”的地方被尊之为百族圣地,那语焉不详的神主依旧存在,是百族图腾,但神魔却是逐渐衰落。

    也就在这个混沌时期,百族之中的人族慢慢崛起,出了几位大能。

    这段时期可能是八九千年,也可能是一万年之前,关于百族的描写倒是不少,不过大多是一些恩怨情仇。

    真正引起谢远注意的是,在百族时代有一场名为“征西之战”的战役,“神”发动,百族参战,而这战役指的不是某一场单一的战争,它几乎贯穿了整个百族时代的历史。

    百族时代的末期,约莫千多年前,按照典籍最后一场“征西之战”中,一个叫桃族的部族叛乱,导致征西战败,陨落神魔八百。

    自此,神魔彻底消失在了极东之地的历史中。

    这一刻谢远记忆发动,想起了初入“神陨之地”之时,曾在一个上古战场之中看到的石碑。

    “和那石碑上的记载又吻合了,这么说那些古战场就是百族时代留下的战场,那‘祖地’莫非指的是神陨之地,可是……我在初入源地时看到的那景象又是怎么回事?”

    这是谢远唯一觉得矛盾的地方。

    还有征西之战……

    极东之地的西边是万重山,再往西就是东荒王朝。

    那征西之战,难道是和东荒王朝的战争吗?

    征西之战败了,所以极东之地才被纳入了王朝范围?

    这么一说,似乎又能解释许多事。

    可是,那为何极东之地又被封闭了呢?

    虽然典籍上的线索很少,但谢远从一些蛛丝马迹之间,又隐约感觉极东之地的封闭应该就是百族时代末期发生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呢?

    还有那位神主到底是何时消失的,死了还是离开了?

    想不通的问题谢远先放一边,继续往下梳理。

    也大概是百族时代末期,一个叫“离天”的人族大能崛起,收纳百族残存的强者,成立了“逐日神教”。

    “逐日神教”信奉的也是那位不知名神主,并以神迹作为图腾……

    “魔教的印记是一颗血色尖牙刺穿了太阳,那牙齿不太像是人类的,这神主看来不是人族了。”谢远喃喃道。

    而在约莫千年之前,逐日神教成立的时候,那神主的踪迹已经完全消失。

    可逐日神教为什么还要以神主为图腾?

    后来也有人探寻过这个问题,这里典籍上出现了几种不同的说法。

    有人说逐日神教第一代教主是那神主的后裔,或者说是曾经的部下,也有人说逐日神教只是借曾经统治极东之地万年岁月的神主之名,以方便后续的统治,还有人说逐日神教的成立是有着某种特定目的,可能是找寻什么东西之类的……

    不过谢远倒是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逐日神教在极东之地传承千年,也换过七八次教主,而每一任教主的名姓都是以“天”字结尾。

    比如最早的“离天”,之后还有“战天”、“梵天”等等。

    而魔教上任教主为“邢灭天”,那疑似林惊龙的新任教主又名为“载天”……

    “这又有什么说法吗?”

    谢远摇摇头,思绪倒是转到了另外一个很奇怪的点上。

    逐日神教被称为魔教,但按照这些典籍上记载的事迹来看,除了行事作风比较霸道之外,好似也没有做多少天怨人怒的事情。

    甚至连被称之为魔教曾经死敌的荒州王庭,也就是轩辕氏,都并没有赶尽杀绝。

    诸如天阳门这些在夹缝之中生存的小宗门,也都是放任自流。

    不过其中可能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千年之间,逐日神教一直和所谓的“西边来人”在争夺对极东之地的控制权。

    在五十年前,万重山虽然是天堑,但是并没有完全封闭,那时候“西边来人”才是极东之地的正统。

    再之后的历史就追溯到五十年前,万重山彻底隔绝。

    早就势大的逐日魔教彻底控制了极东之地,从五十年前到三十年前,就是张青木曾经説过的所谓“黑暗时期”,季有德也被逼得狼狈隐匿。

    直到二十三年前大战开启,那场战争持续了三年。

    以林惊龙和青州三大宗门、荒州王庭再加上海州的海王宗和海神教为首的势力一举覆灭了逐日魔教,然后就到今天了。

    ……

    “呼……”

    在脑海里大致理顺了所知历史的谢远长长出了一口浊气。

    曾经他对这些漠不关心,直到所经历的越来越多,谢远开始生出一种“自己也是局中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非空穴来风。

    “泷”那若有深意的话语和怜悯的眼神一直萦绕在脑海深处,至今谢远还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在企图给自己种下心魔。

    ……

    挑了几本重要的典籍放入储物戒中,谢远打算回去找老狐狸探讨一下。

    “有些隐患也该解决一下了。”站起身来,谢远将杯中茶饮尽,随即朝着楼下走去。

    出了藏书阁,汀儿等三女依旧垂首立在原地,静默无语,模样颇为乖巧。

    谢远盯了三女一会,忽的笑了笑。

    “汀儿,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大人请问。”

    “为什么……你们都没有影子?”

    谢远轻声问道,但三女却是瞬间脸色大变。

    “果然……真不经诈。”谢远叹息道,看着骤然昏暗起来的四周,他不禁遗憾道,“你们这定力不够啊,其实你们的肉体确实挺美丽的,我还想再多欣赏一会来着。”

    下一刻,三女的瞳孔都变了颜色,或黑或红,最可怖的是她们的身体,全都被一种不知名的黑气覆盖,她们得血肉在消退,骨节在疯狂生长。

    她们的体形开始膨胀,身躯上出现了无数残缺的面孔,那种感觉就好似她们每个人都只是一张布,有人用无数的魂魄,将她们缝合到了一起……

    很难形容,反正前后之反差,让谢远多少有点想吐。

    因为这一幕真的太恶心了!

    “淦!”

    谢远毫不犹豫的单手一引,施展出了“万剑诀”。